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更新时间:2020-07-27 10:49:26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连载中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春花姑娘 分类:穿越 主角:潘瑾瑜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的小说,是作者春花姑娘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竟成饱满艳丽的俏寡妇,这也就罢了,怎住在隔壁的俊相公对她心怀“鬼胎”?堂堂金融系博士后,看着家徒四壁,还有短命丈夫的尸体,连棺材都买不起,如何是好? 成婚后,堂堂荣王妃竟然带着小肉包儿子,仓皇逃跑? 娘亲,到底谁是我爹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啊,瑾瑜妹子,有啥要帮忙的尽管喊你嫂子!”“没错,瑾瑜妹子拿出自己唯一的钱,让大家伙一起赚钱,还给娃子们盖书塾请先生,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喊我们!”

潘瑾瑜闻言忍不住红了眼眶,在场的汉子们无不真诚,黑红色的皮肤上洋溢着朴实的笑。“谢谢大家伙们,刘二哥以后是负责分配种子和采购种子,大花姐则是负责记账......”

大伙儿看到潘瑾瑜这样井然有序的安排后,又是吃惊又是佩服。想到这,众人越发坚定了让家里的女娃子也来读书认字,反正不要钱。

一番安排下来,大家伙也干劲十足,分成三队往后山走去。待人走干净了,周隐煜忽然幽幽道,“倒还真是不需要我帮忙。”

潘瑾瑜一愣,这失落的音色真是......“周大哥,你陪在我身边,就已经是帮我忙了,不然就我一个人,也没办法压得住场子。”温温软软的声音,像那爱娇的猫咪似的,轻而易举的将他心中微微的失落给打消。

“阿瑜真是善解人意。”周隐煜忽然龇牙一笑,幽深的眸子直至她心底一般,她不由自主的红了脸,磕磕巴巴道,“没,没有。”“嗯?”周隐煜弯下腰,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潘瑾瑜不争气的僵住,只觉得心跳快的有些恼人,连呼吸都不由得有些错乱。

“周大哥,你觉着,外面的城镇,哪座比较合适居住和发展些小生意。”这个问题她憋了许久,虽然知道说出来会引发周隐煜新的疑问,但她不知为什么,就觉得他定会尊重自己而不追问。事实证明,她的直觉准的可怕。

周隐煜起初表情微微一深,随即便道,“自然是江南一带,既没有京城的权贵集中,风景也秀丽些。”“那...从这里过去大约需要几日?马车的话。”潘瑾瑜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环境局限,能做的事太少。

周隐煜突然一把握住她圆润的肩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音色难掩坚决,“无论你去哪,我都与你同去。”顿了顿,周隐煜加重了力气,“无论发生什么事,切不可一人硬撑。”

潘瑾瑜的心仿佛被什么悄然握紧了般,喉头有些沉,这么些年,却是没人这般的告诉她,不要一个人硬抗,大家告诉她的,都是同样一句话:你是孤儿,你要坚强,任何事都要硬着头皮做好。

“阿瑜,在想什么。”周隐煜放轻了声音,生怕用力过猛,眼前的小兔子会被吓跑。“好。”潘瑾瑜抬起头,这一刻她忽然觉得,也许来到这个时代,也是一种新的可能。周隐煜松开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把本就松垮垮的螺髻给揉散了。“阿瑜,阿瑜。”

潘瑾瑜红着脸,小声道,“别叫了,在呢。”周隐煜放声大笑,眼前的小兔子真是,惹人怜爱极了。虽然她还是避重就轻,不肯回应他的感情,但她已经松动了态度,徐徐图之,徐徐图之矣。

两人各怀心思的去了后山,这一日便在忙碌中度过。是夜,潘瑾瑜搓澡时听到了门口古怪的声音,不由得警惕起来。

虽然乡村淳朴,但人心隔肚皮。飞快擦干身上的水珠,潘瑾瑜穿好衣裳,拿了把今天干活的锄头,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屏气凝神。可门外却是寂静非常,偶尔还听得到几声虫鸣,再安详不过了。

潘瑾瑜紧张的额头满是冷汗,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快,因为,她闻到了血腥味,忽而,一声极低的痛呼声响起,在这寂静的夜里平添了几分压抑的揪心。潘瑾瑜蓦的睁大了眼睛,这个声音是......

顾不得那样多,她抛下锄头,一把打开门,清冷的夜色里,钩月微凉,杏花香揉着令人不安的血腥味,无限放大她的恐慌。四处探视间,这才看到了青石边,浑身是血的周隐煜,下意识就要尖叫出来,却猛地捂住了嘴巴。

咽下铺天盖地而来的恐惧,她飞快跑上前,只见周隐煜紧闭着那双总幽幽暗暗的眸子,胸口腹部皆是剑伤,最致命的还有他肩上一个钉进血肉的飞镖......

潘瑾瑜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就在她不知道怎么下手将周隐煜搬到屋子里时,脑海忽然传来信息,拔下飞镖,将杏花树下的泥土敷在伤口上。

“......母亲。”周隐煜暗哑的低吟了句。潘瑾瑜想起了他的身世,他是被人贩子拐来这个山村里的。那样小的年纪......

酸酸涩涩的感觉很快就蔓延开来,潘瑾瑜抿紧了唇,走到杏花树下,刨了湿润的泥土,用衣衫兜着,然后撕开裙角,覆盖在那带有剧毒的飞镖上,深吸了口气,猛地拔了出来。

几乎是一瞬间,黑血喷溅而出,她顾不得脖子上温热的血,跑回屋里,拿了把肉刀,用今天刘二郎送的酒泡了泡,放在蜡烛上灼烧,直到闻到了些许金属气味,这才跑回外头,回想起学过的处理蛇毒的办法,又扯了两条碎布,将伤口两处扎紧,又是一发黑血涌出,她深吸了口气,将伤口割了个十字,只见大量的黑血不断地涌出。

这样的出血量,又没办法输血,潘瑾瑜又慌乱起来,放下刀,她想起今日上后山时偶然发现的柠檬......是的,当她今天发现柠檬时差点叫出声音,村子里的村民瞧见她盯着柠檬果发呆,以为是没见过,便告诉她,这个果叫酸果,从来都没人吃的,虽然没毒但实在是难吃至极。

她因着稀罕,便摘了几个回来。跑回屋里,将肉刀洗干净,放酒里泡了泡,置于蜡烛上灼烧一会儿,这才切开柠檬,将汁水挤在碗里,又兑了一些盐巴和酒,这才跑出来,慢慢的,对着那个狰狞的伤口缓缓倒下去......

剧痛使得昏迷的周隐煜不由自主的低吟出声,面部表情扭曲在一起,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只嘴里反复道,“母亲......勍儿好疼,好疼......”

潘瑾瑜眼眶一红,却依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可眼前只能这样处理......“我已处处忍让,为何还要如此相逼!”“终有一日我定要你碎尸万段!”“母亲......荣王府的一切我定会夺回来!”“世子的位置,你休想得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