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

更新时间:2020-07-27 11:18:02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 连载中

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京墨 分类:穿越 主角:凌烟阁高阁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独宠杀手娘子:夫君不可以》是京墨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烟阁高阁,书中主要讲述了:有的人一生逐鹿,叱咤风云,睥睨纵横 有的人毕生容安,泼墨吹蜡,琴瑟年华 只是多数人不及前者,难成后者,最终是情愫难斩,困于江湖 世人都道,凌烟阁的清和姑娘,虽为刺客,却抚得一手好琴 她每日阁顶抚琴,却从不言唱,不知等的是谁,又念的是谁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怀靳。”我轻唤了他名。 “你会后悔与我在一起吗?” 一语罢了我才觉得自己痴傻,明明已经是两人共同逃离了出来,共同面对了生死,我竟然还在担心此事。 感觉到他身子的轻轻颤动,竟是闻到了他的笑声。 “此生无悔。” 我抬眸,望着那一头黑色浓云,这天地之间纵使有多少危险,也便是值了。 本是一头黑云密布,行了一段路程之后,竟然是见到了太阳。 日暮垂西,我俩还是在山林之间穿梭。 马儿兴许也是有些倦了,一路颠沛过来,步伐也是越来越缓。 他下了马,伸过手接我,我笑着跳下马背,落入其温暖的怀抱之中。 执手漫步,仿若今日白昼我俩杀了数十人,一片血雨腥风,都是未曾发生过一般。 夕阳绯红,将我二人一马的身影,竟是拉的且长且长。树荫摇晃之间,仿若是看不见那影子的尽头了一般。 好似一生那么漫长。 天色已是黑透了,皎洁白月莹莹于高空之中,倾洒了一地的银色。 我取了毛毡,轻轻铺在地上,席地而坐。 他生了篝火,给我取了一件他的衣裳披上,给我驱寒。 “奔波了一日,想必你也是饿了。”他伸手,轻轻将我脸颊之间的落发抚到耳后。 “那你可会做饭菜?”我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我是期待他会的,因为我自幼便是跟着学习杀人,这等女红炊火之事,我都尽是不会。 “一看夫人你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刮过我的鼻尖。惹得我忍不住轻笑。 “你稍作休息,我去给你捕来食物。” 见着他的白衣渐渐消失在密林之中,一时间耳边只闻见潺潺溪水和风过树叶的婆娑声,远处似有鹰鸣,深山有狼嚎。 怕吗? 我阖目,面前摇曳篝火尽是看不见,眼皮之下却还是一片暖黄。 遇见君怀靳之前,我似乎从未知晓“怕”这个字。 此时不见其身影,身侧也没了他的声音,就忽然就觉得空寂了。 倒是有些害怕,但却不是害怕这深山密林的黑夜,而是怕他不会归来。 等待亢长,我不耐地起身四处走走,却又怕走得太远,待会让他瞧不见。只能站在原地,不住地四处张望。 裙摆皆是被草间露水浸湿,绣花鞋头也是湿润一片。 远远闻见有风吹草动,一时转身看去,就见到他衣袂飘飘,是运了轻功而来。 纵使只有分秒,我终是知晓离别之苦。 足尖点地运力而起,迎上他伸出的双臂,落入其怀中。 “让夫人久等。” 他盈盈笑意,看得我一时忘记了已经微觉寒意的双足。 他手中拎着俩灰色肥兔,正扑腾双腿,奋力挣扎着。 见我久久凝视,他双眉微微一颦,“夫人是舍不得吃这兔子?看它们可爱下不了手了吗?要不我还是给你捕鱼?” 我笑了笑,从腰侧掏出一银花雕琢的匕首,递于他。 “我杀人都且是不眨眼,何况一兔子。又不是什么富家千金,还怕了杀生?饿了就吃,我可是要活命的。” 他为我做好了烤野兔。虽是没有任何佐料,却都是已经闻见其香。 轻咬一口,美妙的肉汁慢慢渗出,细嫩爽口,散发到整个口腔间,瞬时间填满了每一个味蕾。 “你还真是贤惠。”我笑着打趣,看见他眉梢一挑,许是心情甚好。 二人吃过饱腹,处理了那残渣碎骨。 他轻轻坐立,倚靠树干,拆开其外衣,将我拥入怀中,包裹严实了。两人合衣而眠。 理应是经历了杀戮生死,终日都是不得安眠的,可这一晚,我却是睡得极甜。 期间有醒来,看见他呼吸长绵,长睫微颤,便甚是心安。 第二天天一亮就上路,休息了好的马匹,今日也是跑的欢快。 越过山岗,竟然是到了一未曾知晓过的小城。 城门并无人看守,我仰望城墙楼上,拱门之上,并无任何题字,想必是无名。正在思量这城莫不是荒废之地,驱马进去,眼前豁然开朗,城中竟是一片繁华。 虽是地处偏远的远城,但却是人群涌动,车水马龙。 吆喝声叫卖声更是络绎不绝。过往行人皆是面带笑意,一片怡然自得之色。 “这城子虽小,却是一应俱全。且人的样貌都同我们那城不一样。兴许是个好地方。”我与他下了马,几分欣喜的与他言说,他自然不过的牵过了我的手,另一只手则是牵着马匹,带着我慢慢走着。 “我们又需要去住店了。”他一路目光搜寻,想必是在搜罗一个好的客栈。 有他去管辖夜宿的事儿,我就有些漫不经心了,当做闲逛一样。 以往对我毫无诱惑的那些姑娘家的胭脂水粉,孩童手中的泥人糖人,此刻看上去都是别有一番新意。 平日里总是命悬在刀尖上的人,看透了生死的人,一旦是得到了难得的悠闲,都是浑然不计昨日的血腥,漫漫闲游,笑侃人生。 既然不知晓何日会死,那就好好享受尚且存在的时日。 他在路边的小贩那里,买了一胭脂赠我。 “夫人样貌生的好看,若是加以修饰,定是倾国倾城。”他是尚且不知,他这微微一笑,周遭路过的豆蔻姑娘,都是红了脸去,看得几分痴傻。 还真是有幸,他是的我人。 我心中忽就涌起此等情绪,让我也有几分羞愧了。 再看他笑靥如花,一时间不由得耳垂微热,只觉得心里几分凌乱。 把胭脂盒收入袖中,指尖摸索上面精致雕花,仿佛探索生命筋脉。 愿是将来我和他一世终了,合葬的棺木上面,也是留下如此精美的痕迹。 我与君怀靳进了城南之处的一间客栈,推门之时。我便发现有一身着青衣长衫的男子,异于众人。 气宇非凡,仅是坐在那里,便是周身布满潇洒之气,带着一股侠士的风范。 他身前紫檀木桌之上,有一壶酒,一碟小菜,和一柄长剑。 剑鞘周身都是铜色,并无过多花纹点缀。看上去甚是普通。但配上其人的非凡气质,却是感觉有些不同寻常了。 身侧的君怀靳却是看见那客栈中的青衣人,微作愣神。便领了我前去。 “兰兄。” 君怀靳拱手以对,那青衣人稍作一愣,看见君怀靳的瞬间,本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眸间骤然明朗,立刻就化作一脸笑意。 杯酒仗剑行天涯,寒衣剑光惹风华。 我曾在江湖听闻这么一句话,这乃是江湖中人,对一名曰兰庭的侠士,所给予的极高评价。 我未曾见过兰庭本人,凌烟阁中也是甚少有此人的流言可寻。 但忽然就觉得,现在我面前这位,想必就是兰庭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