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鉞之舞

更新时间:2020-10-12 14:41:17

凤鉞之舞 已完结

凤鉞之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微微风 分类:穿越 主角:钟瑾阿瑾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鉞之舞》的小说,是作者微微风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钟瑾,一个佣兵杀手,却穿越到了鉞国苍已年,变成了一个冷宫妃子,只因她爱上了皇上,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娘娘怎么了么?”素素回头看到钟瑾正盯着她看,有些不明所以。

钟瑾淡淡笑了笑,“没事。”

素素诧异的看向钟瑾,“娘娘您笑了……这还是一个多月以来您第一次笑啊。”

钟瑾皱眉道,“是么……我不爱笑么。”

素素摇了摇头,“小姐,您以前可爱笑了,而且是素素见过这辈子最美的笑容,只是您……要不是您爱上了皇上,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你说我爱上了皇上?”钟继续询问道。

钟瑾凭着刚刚与这个交素素的女孩交谈中,可以感受到她一定是一个对她身体这个人知根知底的人,看来不用大费周章的去寻找其他资源了,眼前这个就是。

素素奇怪的走到钟瑾身旁,担忧的问道,“小姐……您没事儿吧?您难道不记得了么?”

钟瑾悠悠的叹了口气,抚上了前额,“我不知道……我刚刚醒来,好像模糊了很多事情。”

素素心疼的牵起钟瑾的手,“都是皇上不好,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小姐呢?小姐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可是他却在夺得皇位之后,这么狠心把小姐您抛弃了。”

钟瑾看向素素那不甘又不平的样子,淡然道,“这么世上不是有付出就会有回报的,人总是靠着欺骗才能去答道自己的目的。”

“小姐……您说什么?”素素不可置信的看着钟瑾。

钟瑾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小姐……您真要是看开了就好,只是千万别憋在心里,您可以和素素说的,素素从小就跟着您,您……”

可能是钟瑾的反应实在是不像从前那人,素素以为钟瑾可能是迷了心智。

“素素……跟我说说,小时候的事情吧,还有我是怎么进宫的,怎么到了这里。”

“小姐您……”

钟瑾给了素素一个安心的笑容,“没什么,我只是想听听了,想听听过去的自己,也顺便想想,现在的我已经有点忘记了。”

素素点了点头,“小姐,在尚书府您从小就懂得了忍让,因为您说过庶出的女儿不该去争去抢,后来您在宮宴上认识了皇上,那个时候皇上还是王爷,您对他一见钟情那个时候的皇上也喜欢着小姐您,你们互许终身……”

钟瑾微微笑了笑,那个所谓的皇上真的也喜欢这个身体的主人么?要是真的喜欢也不会让她沦落至此了吧。

“小姐,您怎么了?”素素不明白钟瑾笑着的含义还以为钟瑾是想起了过往的美好。

钟瑾收起了笑容,“你继续……”

“后来,因为您知道了皇上想要夺皇位,为了帮助皇上您不惜进宫当了先皇的妃子,直到一个月前,先皇突然驾崩,皇上终于得了皇位还娶了矐国公主为后,却把有了孩子的您丢在了这‘出云宫’还害得您失去了孩子。”

“我懂了,素素你先去忙吧。”

“那小姐您记得吃饭,素素先去干活了。”素素担忧的嘱咐好才离开。

钟瑾收起了所有的表情,眼神中也没有任何能让人看出的情绪,只是深深感觉她从一个牢笼逃脱又进入了另一个牢笼。只不过这个牢笼她还是有可以逃走的余地。

只不过……钟瑾用手捂住自己的腹部,本来来不明白为什么那里为这么痛,要不是听素素说起这个身子主人的过去,还真不会想到原来她流过产,现在想来要想立刻想办法逃离还是不太可能的,最好的办法看来还是要等这个身体恢复一些。

这个地方也是冷宫,不一定有人会来,这里也算是最合适修养的地方。这么想钟瑾还是决定先留下来再做打算。

就这样一连过去了三天,钟瑾的身子也在慢慢恢复中,她从素素那里听来不少从前的事情,也差不多了解到了这个皇宫里的人。

钟瑾也尽量不去外面到处乱走,偶尔只会在深夜没有人的时候在附近溜达上一圈,其他时候就在房间内闭目养神,也因为这样她的伤势也好的很快。

冬天的夜晚似乎空气特别的好,隔着窗户,钟瑾还是能够闻到空气中那清新的味道,看向窗外早已拉下的黑幕,钟瑾下床拿了一件白色的棉披风,那还是素素特意去要来的,都说呆在冷宫的人都凄楚不已,那她钟瑾是不是还算是好的了。

走出宫门,钟瑾拿起了素素早已放在一旁的伞,这个丫头真的是很心疼这个身子的主人,只要是能做的事情几乎都无微不至的做了。

天空密密麻麻的飘下雪花,地上也厚厚的积了一层雪,钟瑾撑起伞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踩在积雪上,走出了院子。

钟瑾慢慢走在小道上,这个天气加上这个时间,路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就算有人看了钟瑾也不会主动去打招呼。

钟瑾靠着墙漫步在这三天来一直走的小路上,这条路很僻静,一般不会有人走过来,钟瑾一手撑着伞,一只手轻轻靠在石墙上,随着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可是钟瑾的脑子里却有很多东西,懦弱的自杀却重生了,想要逃脱那人的牢笼却又进入一个无形的牢笼,人呐就是这样你越不想得到什么,什么就偏偏到你身边。

一抬头,却看见对面迎面走来一个人,慢慢的靠近才发现这人一袭淡紫色的华衣,未挽的青丝就那么随意的披在脑后,随着风雪飘落,头顶染上了点点雪白。

白皙的皮肤带着俊美的五官让人眼前一亮,但是钟瑾观察到的绝对不是那人一张绝美的脸,而是他那黑色的眼眸中映出的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没有情绪空洞一切,眼睛的伸出冷冽透着点点嗜血的味道,这样的人……如同某一刻的他。

在即将靠近时,钟瑾离开了打量的眼光很自然的往前走,这个人她不想惹,因为直觉告诉她,她不一定惹得起。

擦肩而过中,钟瑾虽然没有去看那人但是她却感受到了那人投来的目光,那是一种很刺人的眼光。

“唐心。”

身后的人突然喊了一声。

钟瑾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但是忽然间想起这整个道上只有她和身后的那人,钟瑾开始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身望去。

果然,一回身那个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中的的光芒很深,让人看不清他的意图,这种人的心最难猜。

“你叫我?”钟瑾淡淡的问道。

“怎么?才一月不见就忘了?”男人的话语中有着一种藏着很深的讽刺味道。

“对不起,我不记得了……”钟瑾坦然的摇摇头。

“不记得了?”男子像是打量着钟瑾一般,随后道,“唐心,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欲情故纵的把戏了。”

钟瑾盯着眼前的男人一会儿,像是在想着什么,走向前去停在男人的跟前,“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不过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你口中的那个唐心已经亲手被你杀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对你,无怨无恨,无情也无爱,你我不过是路人而已,请别再说过去。”

男人的嘴角露出一抹不羁的微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是不是该用在你的身上?”说着俯下头把脸面对面的紧贴在钟瑾的面前,鼻尖点着鼻尖。

钟瑾抬眼冷冷的看向眼前的男人,“人不能太执着,一旦太过执着了就会被伤到,你……知道么?”

钟瑾随后露出了一个微笑,“不过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懂的,也或许当你被人伤着的时候就会懂的。”

“你说的那个人是你么?”男人同样回以一个抚媚的笑容,可是笑意未达眼底反而有着深深的冰冷。

“不……因为能够伤着你的人,那么那个人肯定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我不想当那样的人。”钟瑾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那人的身旁。

“这个世界上能伤我的人只有一个。”钟瑾在心中默默的说着,眼中划过一丝悲伤,但是瞬间消失了。

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害钟瑾的人只有一个,而那个人已经把能伤害的方法都在钟瑾的身上尝试过了,也因为这样或许世界上无论怎么样的伤害,钟瑾都可以承受的了。

钟瑾望向天空,伸手越过伞下的遮挡,让用手感受着飘落的雪花,“你看这雪花,一飘落在手里就会变成水了,快得你都没办法去思考,人呐,就是这样,活着的时候灿烂漂亮,死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有时候连水都不如。”

“唐心……”男人蹙着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他已经无法在从她的脸上看出任何东西了,这个女人变得很难猜。

钟瑾淡淡一笑,没有再理会那个男人,转身离开了。

“小姐,您回来啦。”素素看到钟瑾回来了,赶忙迎上前去,“您的身子还没好呢,外面的雪那么大您就别到处走了。”说着还不忘为钟瑾掸去身上的雪花。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钟瑾微微一笑。

素素笑着端起桌上的盘子,胖子里有两只不大的山芋,两只山芋还冒着热气,“今天管事的给我们一人两个,小姐您吃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