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倾世邪凰:腹黑帝君别撒娇

更新时间:2020-10-13 14:54:32

倾世邪凰:腹黑帝君别撒娇 已完结

倾世邪凰:腹黑帝君别撒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风四娘 分类:穿越 主角:贝尔易川夏 人气:

新书《倾世邪凰:腹黑帝君别撒娇》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风四娘,主角贝尔易川夏,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易川夏是最厉害的特工,代号“白狐夫人”,谁料意外突来,一场穿越,醒来,龙床上卧,龙床下华丽丽的跪倒一大片,直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特工头头一眨眼变成一国之主,女儿身呢?原来是披着男人皮的女人! 风怀轩,东月国皇帝,纯粹希特勒前世,一个超级战争狂魔,他所到之处,必是硝烟弥漫,为人冷血残暴,无情无爱,一张俊美的跟天神似的面孔永远是万里冰封。 特工女皇帝遇上无情暴君主,一场碰撞,无数战斗,情仇交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凌的水波荡漾着,皎洁的月光掠动着,男人水淋淋的脸渐渐清晰--好俊美的一张面孔,乍一眼看去,好似天神下凡,一双眸子深沉的就像万里冰封里的黑宝石,极其耀眼,再加之高挺的鼻梁、单薄的嘴唇,五官巧妙的搭配勾勒出的他独特的气质--一身霸气,更是有一种龙云之气。

易川夏倒吸一口气,这男人的身上酝酿着浓浓的杀气。

怪哉!他是何时潜到水底来的?连最厉害的特工也未发现,可见他的本事之高。夜风吹来,阵阵凉意,易川夏猛得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是退了衣袍的,除了一条短短的亵裤,还有缠胸的白纱巾,其他地方被对方一览无遗。

“你是谁?”男人的眸子瞪得跟圆灯笼似的,两道火辣辣的目光直勾勾地盯在她的脸上,这人到底是男是女?同时他的两只魔手搭上易川夏的香肩,锢得紧紧的。

“放开!死色、狼,你是不是活腻了?”易川夏眉头一皱,喝道。嗬,居然在这荒郊野外碰到这般美男子,莫非是妖精转世,化成人形来诱惑她的。不管是人是妖,敢对她动手动脚的,都是活得不耐烦了。音落同时,她使劲一抓落到肩头的那只“魔手”,想就势把对方摔倒。

若在以前,她这一下下去,对方准是吃亏,不是手骨断裂,就一定摔地不起。可是这次,男人居然纹丝不动,身体硬得就像一块钢铁似的,好厉害的人物!今天怕是遇上对手了!

“好辣的阴阳人!”男人冰封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还笑得那般寒凉,看来他并未认出易川夏是男是女。(还真是够笨的男人)

紧接着,落在她肩上的“魔手”使劲一用力,却将易川夏摔了出去。

易川夏的反应很灵敏,就在被抛起的那一瞬来个空翻,稳稳落向半步之外。

男人的身手好厉害,在易川夏落稳之时,大手猛得一抓,本想是锁她的喉骨,但川夏避了一步,喉骨没被抓着,倒是“魔手”从她的颈脖滑过,正好带住她胸前的白纱布,这一扯一拉可不得了了。

白纱布咝咝落下,呀,春光乍泄。

“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女人!”男人大笑,笑得阴森可怕,从始至终,他的那张脸上都积聚着冰冷,没有一丝人情味。

易川夏又气又恼,反射性的环住前胸,纵身跃上岸,赶紧拾起衣袍,一个旋身,衣已上身,腰带系好。臭男人,敢看本姑娘的身体,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接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一个对付男人最阴最毒的招儿--纵身跃起,正当对方大笑放松警惕的时候,那一秀脚直击他的“命根子。”

笑声嗄然而止,易川夏也不知自己用了多大的力,只知道突然间被一股猛力弹回,落到水中,水花溅得老高老高,她也不知道自己呛了几口水,只是拼命地游,想要逃离水底。谁料,不待她喘上半口气,一个庞然大物压了过来,接着红唇被赌住,“魔手”在她的胸前肆意游走。

水底里,借着月色,终于是看清了,是那个男人!他的脸是狰狞的,也是阴寒的。

他那双深沉的眸子睁得好大,似在说: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易川夏当然不会任由欺负,又一脚狠狠踢过去,接着像水蛇一般窜出水面,男人也跟着窜出水面。

“女人,你很毒!”男人甩了一把脸上的水,眸子阴鸷的可怕。

“臭男人,今天我饶不了你。”易川夏气恨恨地说道,从小到大,在男人面前她还没输过,这口气她哪里咽得下。敌情未刺探到,还被人占了便宜,这事儿要是传到从前的那一帮属下耳朵里,她可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幸好这是在几百年前的古代。

“呵--”男人轻蔑的一声冷笑,脸上的冰封之色愈是明显,“女人,我会负责的,如果我一时高兴了,说不定让你当个暖床丫环。”

天,还有如此无耻的男人。

看着男人不屑的模样,易川夏已猜到,她愈是生气,他就越是得意,呵,难道本姑奶奶还治不了你一个臭男人,她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一步,翻身上岸,很是悠闲地坐上一块青石,长发透湿,水滴未干,再加之优雅一坐,长腿半露,脸上展出一抹甜笑,“其实你的什么什么的,我也都看到了,不如这样吧,以后你只要为本姑娘端端洗脚水,洗洗衣服什么的,本姑娘会考虑对你负责的。”

轰--男人一下子愣住,盯着眼前的女人看了好久,一张俊脸瞬间凝固到零下几十度。“不知廉耻的女人!”他冷冷地骂了一句,脸色愈加的阴沉,眸子有些泛红,仿佛噬血一般,怔了片刻,方才跃身上岸,取了放在草丛里的衣服,毫不顾忌地在易川夏面前穿好。

果然是个完美男人,只是浑身透着好重的杀气,他到底是谁?敏锐的易川夏对他有了一丝好奇,目光一直未曾离开过他的一举一动。

“看够了没有,无耻的女人!”男人怒了,冷光如利剑般瞍过来。

“……”易川夏本想还上一句。

“主上,前面有情况。”不远处的树林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男人的眉头一挑,不曾多看一眼易川夏,纵身一跃,不过眨眼功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臭男人,今天算你走运,跑得比兔子还快。

易川夏也不多做耽搁,行动如风,迅速往不远处的敌军军营奔去。

不愧是位于四国之首的强国东月,连夜间的军营布置都极有阵法,若是外人闯入,想必也是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那个传说中的魔君风怀轩看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这时雾气已散,易川夏隐在高处的草丛里,将敌军军营的一切都看得清楚,只是观察大半夜,丝毫看不出破绽来。无聊之际,她扫目远望,看着郁郁葱葱的树林,眉头一动,计上心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