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水沉香

更新时间:2020-03-30 02:17:30

水沉香 连载中

水沉香

来源:微小宝 作者:阿七 分类:穿越 主角:魏王白龙 人气:

火爆新书《水沉香》是阿七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魏王白龙,书中主要讲述了:水沉香是魏国祖上传下的国宝,女主因水沉香而死,也因水沉香而生。为了与心爱人在一起,女主与男主里尽千辛万苦,收集十二国公主的最后一滴眼泪,眼泪收到,人便寿终正寝。如花的年纪,每位公主都有一段荡气回肠愁肠百结的故事,女主在这期间与男主一起经历生死离别,重重阻碍,其中艰险可想而知。 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相爱相守,许下一生诺言。没想到,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骗局。 原来男主早就知道这一切,跟女主一起,最后不过是为了夺取水沉香,赢得帝位。女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最后决然而死。彼时,男主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已经在不知不觉爱上了女主。 他一直以为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得上权势地位,可是那一刻他才知道,他可以失去所有,唯独不能失去女主。于是,便剜心换血,用自己的命救了女主。 最后女主失忆,男主撑着最后一丝力气,远走他乡,生死未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时辰后,易宸脸色终于有了血色,他睁开眼,看到泪水涟涟的沉香。不由得笑了:“你怕我会死?”

沉香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容易死。”他又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像对待一个小孩,眼睛里有宠溺的味道。

那时候的沉香不过是一个发育不良的少女,单看胸部根本辨不出男女。

他对她的所有举动,都像是一个大哥哥对待一个天真的小妹妹。

可是,沉香看着易宸,却第一次脸红了。

也许是他笑的时候实在太好看,像冬日的暖阳,又像黑夜中的星辰,总之,能让人迷眩其中。也许是萍水相逢,他就能替她当下毒镖,这份情义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所以她便动了心。

那时候的心动只是一种隐约的懵懂的感觉。不具体,就是想到他会笑,看到他也会笑,他随便说什么话,就算不好笑,她也会笑的像二傻子。他稍微靠近她,她就觉得心如擂鼓。

当然,那时候这一连串的奇妙反应,让沉香也吓了一跳。

她情窦初开,却不知道那是喜欢,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摸不透自己的心了。

那是一种难以控制的感情,自己越想追根究底,越是一塌糊涂。

后来,易宸把这些黑衣人都绑了,可是杀手们却集体咬舌自尽,害的沉香又多刨了几个坑。

事情处理完之后,易宸便对她说:“危机已经解除了,你可以走了。”

沉香却突然有些不舍,她对了对手指,迟疑着说:“我不认得路。”

易宸便主动提出送沉香回去,沉香自是求之不得。两个人一路在山林间行走,他背着手,听沉香一路蹦蹦跳跳的讲自己跟陶煋的故事,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的眼神很温暖,看她的样子,像在回忆某些往事。

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很快便能看到云水庵的大门了。易宸停住了脚步,对她说:“你到了。”说完,朝她摆了摆手。

她一路三回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才相处不过两天,却对他有那么多的留恋。

孩子的心总是这么容易收买,很轻易因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把对方想得很好很好。

沉香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什么,折返了回去。她把手伸到他的面前,仰着头,认真的说:“你能送我个东西做纪念吗?”怕他以为自己是贪图富贵之人,沉香接着说,“剑穗、头发,不值钱的就行。”

易宸又笑了,可能觉得她说话很有意思。

他取下手上的白玉扳指递给她。沉香欢喜极了,郑重的许下承诺:“等我长大了,我一定去找你。我师傅说,人生最难还的是人情。我欠你一条命,等将来有机会,我会还你。”说完,转身跑开了。

除了陶煋,那是沉香第一次与外人接触,这趟外出仿佛是一场美梦。

沉香每每想起,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只是,陶煋每次想起,就只剩下满满的哀怨了。因为,沉香离开不久,他就醒了。他向来是皮糙肉厚的,又装死装的快,所以之前是被沉香拖着走山路给拖晕的。

醒了之后,他就到处找沉香,最后没找到,跑到云水庵打听,竟发现沉香还没有回去。

于是,不眠不休找了她两天,结果听到的是她的一段浪漫邂逅。

亏得他跑烂了两双草鞋,脚底都长鸡眼了。

沉香以为等长大了,回到王宫,就可以派人去找他了。到时候,见了他,便大摇大摆的对他说:“你没想到吧,当初救的小姑娘竟然是魏国的公主。”

他肯定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到时,她便拿出那白玉扳指,对他说:“虽然本公主现在已经出落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已与多年前半若两人,但是你若想当本公主的驸马也不是不可能。”

他肯定会高兴的晕过去。

彼时,沉香还不知道,魏国的公主是不能成婚的。

陶煋每次听后都会嗤之以鼻:“他若真高兴的晕过去,我才要笑掉大牙呢。”

两个人仍旧是打打闹闹的,只是为了避免被师傅发现,两人便转入了地下工作,常常学猫叫接头。再相约出去玩。

谁能想到,这样天真无邪的日子,已然不多了。

以前沉香跟陶煋总是天南海北的聊,陶煋见多识广,讲的故事既生动又有趣。

可是自从那次与易宸分别,沉香说的最多的就是易宸。为此,她还偷偷跑去别院找他,却发现那别院早已久无人居住。

沉香坐在枯叶满地的台阶上伤感的时候,幻想自己是一个等待夫君归家的妻子。

也许,总有一天能在这里等到他吧。

沉香用小树枝在地上画圈圈,明明是那么无聊的日子,想着易宸的时候,似乎也变得有意义起来。

陶煋说她这是典型的失心疯前兆,沉香却嗤之以鼻:“你不懂。等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这话似乎戳到了陶煋的软肋,他反驳的时候,倒没了底气:“谁说我不懂了。”

那扭捏的样子,像个大姑娘似的。沉香瞥了他一眼:“那你有喜欢的人吗?她在哪儿,长什么样子?”似乎料到了他说不出来,沉香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不用硬撑,我不会笑话你的。”

陶煋却一把打掉沉香的手,站了起来,眼睛瞪着沉香,憋红了脸,说道:“我喜欢的人,她远在天边……”

沉香看着他欲说还休的样子,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等待他下文。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陶煋着急呢。眼睛里像是藏着很多的心事,看着她的神情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两人僵持了片刻,终究是陶煋败下阵来。他叹了口气,沮丧的坐了下来,有些懊恼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沉香却觉得他这是在替自己找借口,作为朋友,她很贴心的没有再笑话他。

只是,下一秒,却听见陶煋瓮声瓮气的说:“沉香,若是我也走了,你会像想易宸一样想我吗?”

“当然不会。”沉香回答的很迅速。

陶煋抬头,眼睛里有受伤的神色。

沉香难得见他这么严肃,哈哈笑了起来:“你又不是易宸,手上也没有钱,能走到哪儿去呢?”说完,胳膊搭在陶煋的肩膀,很豪迈的说:“你放心好了,等我回到王宫,就让父皇也接你进来,做我的跟班。到时候,你就飞黄腾达,不用再继承你父母的衣钵,在田里种地了。”

陶煋一口唾沫差点呛死,他摆了摆手,一副嫌弃的样子:“大姐,公主身边的跟班,可都是太监。”

“什么是太监?”沉香很奇怪,为什么同样的年纪,陶煋总是比她知道的更多。

陶煋支支吾吾:“那个……”

“就知道你根本不知道。”

“我知道。”

“那你说呀。”

对上沉香懵懂的一张脸,陶煋叹了口气:“算了,我不知道。”

那次回去之后,陶煋很久都没有来找沉香。沉香起初没有在意,可是等到秋天都过完了,还是没有见到陶煋的影子,沉香才有些着急。

她想去找陶煋,可是彼时她才发现,她根本不知道陶煋家住何处,父母是谁。

这是十一岁时发生的第二件大事——陶煋不辞而别了。

她在这一年,同时失去了自己喜欢的人,和从小到大的玩伴。

彼时,她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东西,其实,早就悄然发生着变化了。

陶煋离开后的那几年,沉香变得越来越富有哲理。以前看问题只能看到表面,现在却总是一下子就能看透事情的本质。

比如,她这个所谓的公主,一个被传说限定一生的可怜虫。

看似高贵冷艳被世人追逐,说白了不过是一个政治的牺牲品。那个荒诞的梦,多半是为了蛊惑民心所用。很多时候,迷信的力量是强大的,也是最省事最省时最简单的拉拢人心的方法。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人要想推翻一个旧的王朝的时候,会说自己是天龙降世。

若是再配上种种异象,便可证明自己果真不凡。于是众人便对他十分拥护,愿意誓死追随其左右。

所谓神神怪怪,大都是聪明人制造舆论骗一些不太聪明的人。

可是参透了又如何,有时候命中注定的东西,任谁都无法撼动。比如,魏国的气数,比如她的人生。

一个与国家存亡联系起来的公主,在墙倒众人推的时候,注定了会成为第一个开刀对象。

而那时的沉香不过十四岁,参透了人生,却参不透命运。

那一年夏天,是个多雨的季节。

魏国各地发生洪涝灾害,淹死的人不计其数。洪水退去,又因死人过多,产生了瘟疫。这疫病传播迅速,又无特效药,以至于短短几个月,魏国便死了三分之一的百姓。

连之前纷纷起义的勇士都不见了,大家似乎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拼了命在临死前,张大嘴呼吸。可是,呼吸也渐渐微弱起来,最后终于变成了一片死寂。

再也没有人想要推翻这个王朝,也没有人再积极奔走,准备起义。

这个国,就如果一座坟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