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女计:相女有毒

更新时间:2021-02-22 11:21:19

嫡女计:相女有毒 连载中

嫡女计:相女有毒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凉笙 分类:穿越 主角:苏墨染夏侯 人气:

《嫡女计:相女有毒》是苏凉笙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计:相女有毒》精彩章节节选:成亲十二载,她七年被困冷宫。贤良淑德,换来毒酒一杯,深宫惨死。游魂半月,她生被利用,死被欺辱。她一口银牙咬碎,发下毒誓。若有来生,定不委曲求全,要让那迫害她的人,尝尽苦痛致死。与虎谋皮,步步为营,势要将仇人赶尽杀绝。涅槃重生,毒女归来。姨娘心怀鬼胎,她计上加计杀人全族。庶妹假意示好,她用心不良毁人前程。她是三皇子的霸爱,她是宸王的独宠,她是庶弟一生的眷恋,她是聪慧狠辣恶名远昭的相府嫡女苏墨染。重生毒女,轻笑间掀起腥风血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丽萍虽从苏熙祥那处领命,为苏墨染布置院落,但也并未亲自着人布置,而是交由管家朱明辉安排。 朱明辉乃徐丽萍一手提拔上来,算得上是手握重权,对徐丽萍忠心耿耿,前世徐丽萍更是为拉拢朱明辉为其效力,将家中胆小懦弱的四妹妹低嫁给了管家之子朱君浩,受尽委屈,最终十七年华便被逼死。 回到居住的如意苑,徐丽萍已然收拾好心情,认为苏墨染只是一时给人错觉而已,并不能成大气候,所以打算暂时就让她搬出听雨轩。 “娘,事情如何?”漂亮的流苏后面,缓步行走一女子,女子一张白皙的瓜子脸,面若娇花,她身披淡紫色仙鹤纹布,逶迤拖地金水草纹群,身段纤柔,身如弱柳,乌黑柔亮的黑发,上插汉白玉簪,肤若凝脂的手腕带着一串珍珠手链,精致华贵,绝世的容貌衬着她滑如凝脂的雪白肌肤更显出尘绝代。 这位貌如天仙,自流苏帘后行来的少女,便是相府最受宠的庶女——苏扶摇。 “扶摇,娘不是跟你说,这些事情你不用管吗?”徐丽萍拉过苏扶摇的手,细心的为她整理着耳畔旁垂下的发丝,爱怜的劝慰。“苏墨染自有娘来对付,你是老爷心中最美丽的女儿,只需要好好打扮自己就好了。” 苏扶摇摇晃着徐丽萍的手,撒娇般的扭动如柳身姿,娇气的说道:“娘,我都来了,你就告诉我吧。” 徐丽萍对于自家亲生女儿,疼爱至极,如此撒娇便也不再坚持。“这次你爹让那个小贱人搬进墨玉阁,不过你放心,不出几日,娘就会让她搬出来。” 苏扶摇一听,笑颜立刻消失不见,放开徐丽萍的手。 墨玉阁,是府内风水最好院落,院落外有一片桃花,再不远还有荷花池,可谓是得天独厚的位置,这些年苏扶摇费尽心思,也没能搬进去住,没想到会突然落到苏墨染头上。 “娘,她怎么会突然要搬进墨玉阁呢?”苏墨染自母亲去世后,便一直唯唯诺诺,说话声如蚊,父亲也曾多次说苏墨染难登大雅之堂,将希望全寄托在她身上,如今却偏生让苏墨染入住墨玉阁,其中必定有怪。 “这……”知晓苏扶摇心事如何,若是知晓这是苏墨染自己争取得来,必然无法安心学习,徐丽萍也就不打算与苏扶摇多说。“娘已想好办法,你只管按照你爹的意思去做就好。” 听了徐丽萍自信的回答,苏扶摇心中不安渐消,带着愉悦的心情离开了如意苑。 墨玉阁是座两层阁楼,院子荒废多年,不曾有人入住,院内长了不少杂草,打理需要些时日,但徐丽萍却在当日,就派了两名丫环,四名奴仆将她的东西搬入了墨玉阁。 墨玉阁二楼闺房内,两名丫环正在整理房间,苏墨染落座于红木所做的圆桌旁,享受着奉上的下等茶叶泡成的茶水,微微闭上眼睛整理思绪,眉宇间一片淡然。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吵闹,苏墨染睁开眸子,那双平日里总是带着小心翼翼的眼眸,这时如沉静无波的古潭,波澜不惊。 “外面何事如此吵闹?”苏墨染的声音如同地下埋藏多年的陈年佳酿,将浮躁沉淀了,留下的是美味香醇,沉稳中又不失大气。 为以防万一,苏墨染留下两名小厮在楼下院内,留下两名在门外,虽说这些人绝不会是她的人,但也好过无人可用,如今她还收敛着,徐丽萍行动亦不会太快,所以目前六人可用。 外面许久不见回答,苏墨染安然坐在等着上,轻抿一口茶水。 这时,管家朱明辉自门外走进来。“大小姐,都是那些打理院子的粗人,不懂做事,把墨玉阁弄得尘埃四起,我正在责骂他们。” 苏墨染继续喝茶,如细品珍贵茶叶般认真,轻嗅,轻抿,浅尝,每个步骤都表现出了大家千金的优雅风范,让人情不自禁觉得,这是在欣赏一副美人品茶的画品。 放下茶杯,苏墨染用手绢轻轻擦拭唇角,方才露出一抹浅笑,抬眼看向朱明辉。 “何时相府的规矩如此松懈了,身为管家,竟敢私闯丞相嫡女闺房,见到大小姐亦是不知行礼。”还不待朱明辉反驳辩解,苏墨染掩唇微笑,流露出俏皮的神色。“莫不是父亲已与朱管家结拜为兄弟?我倒要去与父亲求证一下。” 苏墨染淡然起身,收拾屋子的两名丫环立刻上前,为苏墨染整理衣裙。 朱明辉急忙跪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怎敢认下,他不过仗着夫人的面子,在丞相府内横行,被苏墨染这一罪名扣下来,指不定招惹什么祸端。 “大小姐,奴才不敢,都是奴才的错,一时情急忘记规矩。”朱明辉将所有错都推到情急身上,为表现他已知错,不轻不重的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半响,苏墨染未曾说一句话,朱明辉跪在地板上,心里辱骂着苏墨染只能一时逞能,这份罪他迟早会还给她的。 腿已发麻,朱明辉微微移动膝盖,抬头怒目望向苏墨染。 今日苏墨染一袭绿色衣裙,身姿盈盈,明眸皓齿,浅笑疏离,她端坐品茶,面容温和,嘴角含笑,好似忘记了周围还有其他人,那份气度与优雅,比二小姐有过之而不及,竟是让人眼前一亮。 苏墨染好似这时才意识到,闺房内还跪着一位管家,放下茶杯,思索半会,淡淡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来日冒犯府内贵人,招惹更大祸端,便是今日我纵容之错,所以不可不罚,方才见朱管家喜欢扇耳光,那便在院子内扇够二十个耳光,这件事就算了了。” 朱明辉震惊,他本料想苏墨染不敢得罪于他,他是夫人底下做事的管家,得罪他就等于得罪夫人,一个不受宠的嫡女,竟敢做出这等事情来,苏墨染她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大小姐可要想清楚。”朱明辉不愿在下人面前出丑,语气带着威胁提醒苏墨染嚣张行为到此结束。 “怎么,朱管家是不服,还是觉得我相府大小姐的身份无法惩戒一个管家?”苏墨染站起身上前一步,凛冽的眼神瞧着朱明辉,以及身后并不通报就放朱明辉进来的奴才,让人心下一寒。 朱明辉做梦也没想到,会被苏墨染惩戒,心中不敢,却也不敢在反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