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乱江山:神偷皇后

更新时间:2020-05-20 13:21:11

穿越乱江山:神偷皇后 已完结

穿越乱江山:神偷皇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笙歌 分类:穿越 主角:探照灯宣施颜 人气:

主角叫探照灯宣施颜的小说是《穿越乱江山:神偷皇后》,它的作者是笙歌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神偷江小牧穿越了?! 苦逼的是,竟然是亡了国的公主。 她救他,爱他,为他挡下毒箭。 但是,却在醒来之后看着深爱的男人穿红袍,拜天地,娶了南诏国公主。 反正也穿不回去了,不如玩转古代,让那些整过自己的人都一一还回来! 她倾世容貌,一颦一笑,便颠倒众生。 她步步登天,挥兵城下,傲世天下。 褪下纱衣,勾了嘴角,宛然一笑,“臣妾愿侍奉皇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是缘分啊……她不禁啧啧感叹了声,就这种情况都能再碰到单擎啸,果然宣施颜跟他的孽缘怎么也断不了,死了千儿八百年了还要把她的灵魂吸过来。

算了,遇见不平一声吼,好歹也是老相识,就当还了他替她拦下那一巴掌的恩情。

想了想,撕下里面那件破中衣的一角,严严实实遮住自己的脸扎在脑后,看那些人的身手,很可能她和单擎啸两个人也打不过他们,打不过就跑呗,反正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己的脸,不然不仅是单擎啸罪加一等的问题了,自己还要被抓回去。

想想电视剧里对待罪俘的手段,她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寒战,古代的刑罚令人发指啊,更何况宣施颜的身份是敌国长公主!

看着单擎啸像是渐渐抵挡不住的样子,她忙掏出在他屋里顺手牵羊顺出来的金匕首,趁着那帮官差注意力放在单擎啸身上的机会,绕着外围走了小半圈,一路割下几根粗细适中的树枝,削尖了头,伺在离他们最近的位置,静待出手机会。

只见一个官差渐渐退出打斗的包围圈,向她这面退了几步,飞快地抬起右腕瞄准单擎啸,她还未曾弄明白他想做什么,就见一只短小的箭向单擎啸呼啸而去。

感情他们是用阴招!她眼睁睁看着劲弩飞向单擎啸,却又不敢在此时暴露自己,硬生生把到嘴边的惊呼声压了下去。

还好没射中,那支箭被其中一人的刀背一拍,失了准头,钉向旁边一棵树。

“老三,你瞧准了再射!”拍开那只劲弩的官差吼道,“别伤了自己兄弟!”

那叫老三的依言答了一声,往她这里退了两步,举起右腕,又瞄准了单擎啸。

天赐良机!她举起手里削尖了的树枝,迅速往旁侧移了几步,借黄金刀把上配绳的力,千钧一发之际猛地将两根树枝弹了出去,正从旁侧锁住他喉头。

阿三连句警告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向后仰倒跌入灌木丛之中,喉头的血汹涌溢出。

她满意地勾起嘴角笑了笑,俯身将还没死透的阿三拖进丛林之中,顺便解下他藏在袖管中的袖箭。

原来古代就有这种弓弩了,她好奇地看了几眼,忽然觉出不对,弓弩上少了两支箭!她慌忙抬头拨开身前的灌木,却见单擎啸肋间插着一支和她手中一模一样的箭,还好只是钉进去一小半,应该是在她射中阿三时,阿三恰好射出去的。

“好箭!阿三!”其中一人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哈哈大笑了起来,称赞道。

“你们好生阴毒!”单擎啸手里一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风,喝道,“是谁吩咐你们杀本王的!”

“是谁王爷心里还不清楚吗?”同样手持一把大刀的男子讥讽回道,“还有谁会有这样大的胆子,敢杀王爷?”

单擎啸用力抵开他的大刀,怒喝了声,“无耻小人!”

她盯着他们之间的一招一式,只觉眼花缭乱,勉强能辨认出人影。她精通箭术和柔道,也通晓一些旁门左道的功夫,尚且只能在旁边干看着,没有插手的份,却能看出单擎啸捉襟见肘,动作越来越慢。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还没出手,他就死在这些人刀下了!她不知为何,急得焦躁不堪,也顾不上再隐藏自己,轻触机关,将手中的箭咻咻连射了出去,同时往另一面靠近大路的方向跑去。

“阿三!你疯了吗?”众人狂吼了起来,停下手里的动作,向江小牧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王爷!”她努力扯着嗓子大吼道,“跟我来!”

单擎啸愣了愣,诧异地看着江小牧,立即反应过来,横刀劈向离他最近的一人,随即飞身扑向江小牧,与她一齐往山顶的方向奔去。

不过奔了百余步,她猛然发现眼前已经没有路可走了,前方是几乎垂直于地的悬崖峭壁,深不可测,身后是紧随着他们的官差,有五六人之众,想要逃,可能性为零。

单擎啸与她面面相觑,表情有些诡异,“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说,跟着你走么……”

她瞬间有一种想要抽死他的冲动,这是他家王府的后山,他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走!还要来怪她?

看着身后的官差,又看看手里已经空了的弓弩,她只觉得哭笑不得。算了,大不了让他和宣施颜做一对亡命鸳鸯,自己就当一次冤大头吧,说不定阎王老爷看见她这么好心的份上,能让她投个好人家……

“你跳不跳?”她咽了口唾沫,试着伸头看了眼底下的万丈深渊,颤声问道。

“不跳又能如何?能和你一起死,我死而无憾。”他浅笑了笑,温柔地望着她,腾出捂着肋间的手,轻轻执住她的手。

虽然这句话听着有些不舒服,但是……她长叹了口气,看在他长得这么好看,对宣施颜又这么死心塌地的份上,她就舍命陪君子了!

认命地一把攀住他的脖颈,生怕他反悔似的,不给身后几个官差有发言权的机会,带着他便一头栽了下去。

她是被全身的筋骨酸疼疼醒的,原来魂魄也会有知觉……她闭着眼暗骂了声,生怕一睁眼就会看见自己摔得血肉模糊的躯体。

不对,魂魄不是轻飘飘的么?至少她知道的魂魄都是会飘的,怎么她的身体这么沉?

试着动弹了下,身上更是痛得不行,她尝试着睁开眼一看,天都亮了……这么摔都没死,她的命是有多硬……

身边还躺着一人,她捂着后脑勺呻吟了声,侧头看向单擎啸,他闭着眼,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机,唇色惨白,脸色死灰。

她忍不住哆嗦了下,不是吧,她这满身伤还没好的都没死,这人高马大的男人难道就这么死了?

“王爷!”她吃力地支起身子,一边探手向他的鼻尖探去,一边哑着声音大声唤道,“你醒醒!”

探到他鼻尖的那一刻,她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他气息全无,难道真的是死了!不可能啊!她仰头又看了看顶上,他们应该是走运的,峭壁上长了许多生出枝干来的小树,减轻了他们落在地上的重力,所以才会只觉得躯干疼痛而没有死。

她都没有死,他怎么可能死?她是抱着他一起跳下来的啊!

她忍不住揪住他的衣襟用力摇晃起来,“王爷!王爷你还好吧!你不要吓我啊!”

“本王还没死呢!”被她晃荡了一阵,他忽然睁开眼,猛然咳了起来,皱着好看的眉峰望着她艰难道,“本王没死,你别晃了……箭毒会扩散的……”

箭上有毒?她诧异地低头看向他的左肋,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果然,凝在衣服上的血迹全都是黑的,昨晚她倒没注意,由于翻滚下悬崖,箭头已经折断,只剩半截头露在外面。

“这可怎么办!”江小牧急得手都在发颤,中毒啊!古代还真有在兵器上淬毒这种事!“这……这伤口,这血都黑了……”

“这点毒算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勉强牵起嘴角朝她宽慰一笑,顺手便撕开左边的衣襟,死死咬住牙根,眼睛眨都不眨,徒手钳住那断了一半的箭,硬生生一下拔了出来。

她看得心惊,嘴里忍不住发出一串怪音,盯着那冒黑血的窟窿,眼睛都直了,他就……就这么把毒箭拔出来了!

“无妨,过一会儿就好了,你先去寻一处隐蔽的山洞,趁他们现在还未曾下山来寻人。”他强忍着痛意,又朝她笑道,“待会进去,把毒逼出来就好了。”

江小牧望着那血窟窿,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看着他撕下另一边的衣襟,紧紧扎住冒血的地方,这才一骨碌爬了起来,往身后密林深处走去。

老天爷似是特意眷顾他们,她一路走一路做记号,不过走了一里路左右,便发现一个掩在纠缠的藤蔓后的山洞。

里头有石桌石凳,只是蒙上了厚厚一层灰,她趁着照进来的日头,发现角落里还堆着几把长长的杆子,上面简陋绑着尖锐的铁头,应该是以前猎人打猎的暂住地。

只要没有野兽就好。她匆匆收拾了一下,搬进去了些干草,才顺着原路返回,一路搀扶着单擎啸来到洞中。

单擎啸身上有火折子,她又在干草堆前燃上了一堆旺旺的火,坐在干草堆上,看着单擎啸一点一点把黑血逼了出来。

直到日头西落,她捧了一捧果子和一只处理好了的野兔子进来,单擎啸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了些,只是吃东西时还有些强颜欢笑。

她有些担心他,夜里翻来覆去,睡也睡不着,隔着即将燃尽的火堆望着他,忽然觉得他脸色有些不对,跑过去一摸,果然是发烧了,额头烫得吓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