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好事者从天而降

更新时间:2020-07-16 00:01:28

好事者从天而降 连载中

好事者从天而降

来源:落初 作者:吴三沉 分类:耽美 主角:阿姨林韦赫 人气:

主角是阿姨林韦赫的小说《好事者从天而降》此文是吴三沉原创的耽美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某女惊觉追求自己的人和自己追求的人在一起了,含泪在互联网上寻求解决办法→这是一个校园妻美爱情故事,暴躁老哥校霸慕斯×巨型沙雕学霸司徒在,两个男同学因为个子都不高成为同桌后,发生了一些列爆笑趣事。更令人潸然泪下的是,两年后,司徒在长到184,慕斯还在178(这可咋整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地球上方往下看,一直向下俯冲,穿破云层,加速直到看见城市,听见车声人声,京城一中的3D全景图展现在您面前。

“好高级啊。”司徒在窝在座位上看着手机,“学校搞了个什么玩意儿。”

点击魏霞楼,三楼,高二班,现在您正在走廊上,以独特的视角观赏京城一中。

“靠。”司徒在又轻笑着点了点教室,进不去。只能在走廊上转圈。

学校的绿化占比很高,像四合院一样的教学楼中间是许多的植物,甚至有一颗不知名的树冲天而上,三楼都能摸到叶子。

九月,四合院中间的那颗大树绿得很,走廊上那个男生的头也绿得很。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别再纠缠我了。”女生一脸淡漠地看着男生。

“靠,我们俩什么时候分手了?上学期你就和那个恐龙眉目传情了吧?”男生不可置信地说。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女生不屑地耸耸肩,“你勾搭那么多女生,还好意思问我呢。”

站在我前面的郑智斌痛苦地捂住脸,“靠,俩人都浪。”

方久星站在我旁边,探着脑袋看外面的走廊,也难受地叹了口气,“真是意外啊,我还以为那女的有问题呢。”

“给钱给钱,”听到俩人的话,司徒在从手机屏幕上抬头,看了一眼走廊外的一男一女,收回视线后懒洋洋地拍拍桌子,“我就说俩人都不是好货吧。”

郑智斌鄙视地看了一眼司徒在,“就你一个人押他们俩人都浪,同学,你思想有问题。”

第二节课班会课已经结束,现在是热闹的大课间。郑智斌和方久星这几个和司徒在熟识的,都围到司徒在旁边。

我坐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反正我谁都不认识嘛。新书发了不少,索性我就给一本本的课本写名字去了。不过,听到郑智斌对司徒在说的这句话,我低着头,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哟。”司徒在放下手机,看向我,“笑什么?”

在课本上写“慕”的笔顿了顿,我极为缓慢地转过头,和司徒在面对面。

“我还不能笑了?”我故作无畏地耸耸肩。

司徒在挑挑眉,一派自然地往后靠了靠,脸上的神色有些捉摸不透,不过他说的话很平易近人:“喝不喝东西?郑智斌方久星这俩合起来要给我五块钱。”

五块钱?我无语地转回头,继续写名字,嘴上无语道:“你也就买两瓶矿泉水了。”

司徒在-在自己的桌子上趴下,侧头看着我。“我怎么感觉我们俩像是认识很久了?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有些匪夷所思,我把写好名字的课本合上。“暑假在司嘉广场不是见过吗,还见到了你妈呢,你忘了?”

“唉,也是,我们俩暑假就见过了,不是你先要帮我妈抢东西的嘛。”司徒在的语气软绵绵的,毫不受影响地轻叹。

我拿着笔,手上准备抽下一本书。不经意瞥到他这样子,我的手停在半空。

司徒在趴在桌子上,脸颊贴着桌面所以有点变形了,清澈的双眼地看着前方,嘴巴微张,整个人焕发出一股奇妙的可爱。

“司徒在。”我把手掌平放到桌子上,桌子冰凉的感觉蔓延手心,“那辆电瓶车......”

司徒在眉眼舒朗自然,闻言坐起来,嘴角带着些不太在意的笑。“你的就是你的。当然,如果我某天上学要迟到了,你骑车过来接我,我就这点要求。”

迟疑了一下,我点点头。“行吧。”

“别行吧。”司徒在站起身,把碍事儿的郑智斌推到一边,“要喝什么?我下楼顺便给你买水。刚刚搬书应该流汗了吧。”

反正是郑智斌和方久星的钱。看着旁边,被推开的郑智斌绕到我桌子旁边,和方久星兴致勃勃地围观走廊的伦理大战,我不自觉笑笑,“尖叫吧。”

司徒在点点头,正打算往外走。

“那个,司徒在。”

一个女生突然叫住了司徒在。我和司徒在同时转过头,想看看是谁。

乔鸳儿挽着衣袖站在那儿,面上有汗水,脸颊挺红的。

司徒在脸上没什么表情,安静地等待乔鸳儿要说什么话。

“呃。”乔鸳儿却看了看我,略显腼腆地笑着说,“唔,慕斯,你想喝尖叫是吧?我帮你买吧,我正好要下去买水。整理完书热死了,是吧。”

说完,乔鸳儿又看了看司徒在,“我和慕斯是高一同学,我帮买他一瓶吧。那个,我们下去买水吧。”

乔鸳儿试探地注视着司徒在,眼中带着期盼。司徒在则看了看我,好像在等我的回应。

实不相瞒,我对乔鸳儿很有好感。要帮我买水,我当然不会拒绝咯。

“那谢谢了。”我顺着她的意图说,微微一笑。

司徒在略带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看着地上的瓷砖,表情有点微妙。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向乔鸳儿:“嗯......你想喝什么,你是女生,我请你吧。”大概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司徒在没记住乔鸳儿的名字。

乔鸳儿脸上的红色更浓了,她不好意思地说:“麻烦你了,我一瓶可乐就可以了。”

司徒在点点头,然后看向我。“慕斯,让女生跑腿多不好意思啊。我们俩一起去给你高一同学买水吧,走。”

?我一脸问号地看着司徒在,不是他本来要给我带水吗?但我也说不出他的话有什么奇怪的,就站起来打算跟着走了。

乔鸳儿表情一滞,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讪笑着退到一边,让我走出来。我朝她点点头,赶紧跟上已经抬脚的司徒在。

走廊上,司徒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手里还捏着郑智斌含泪给出的五块钱。

“三个人的水,五块钱不够吧。”我看了一眼那皱巴巴的五块钱,感觉皱得发紫。

司徒在偏头看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耸耸肩,搞不明白他。

一楼卖水的地方挤成什么样儿了都不知道,我看着里面都是人,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司徒在探头看了看里面的人,然后拍拍我的肩膀。

“让你看看在爷的厉害。”他突然特别中二地说了一句,表情却带着点正经,然后就挤进了人堆。

我有些瞠目结舌又有些无语,最后看着他的背影居然想笑。

一楼卖水的地方外面就是学校大手笔的绿植,我站在围栏边等着司徒在。夏天真的很热,而且是从空调房里走出来,等了一会儿,我都感觉因为汗水衣服有点黏糊。

过了几分钟,终于,司徒在低着头从人堆里挤出来,手上拿着两瓶尖叫和一瓶可乐。

他朝我这边小跑了几步,停下之后把一瓶尖叫递给我,然后甩了甩手。“冰镇的,我手上都是水。”

接过饮料的时候我不小心碰到了司徒在的指尖,湿润的触感,不过很快这感觉被饮料的凉爽覆盖。

我嫌热,就直接打开瓶盖喝了一口。不过这一口下去,我整个人一哆嗦。这他妈也太冰了。

司徒在抱着饮料,看我的样子轻轻笑了笑,“跟你说了冰镇的,等一会儿喝不行吗学霸。”

我砸吧着嘴没说话,然后看了看司徒在手里的可乐。

“可乐杀精。”我下意识说了这么一句常识。旁边一个拿着可乐经过的男生瞅了我一眼。

司徒在挑了挑眉,把可乐扔我怀里。“给那个女生的,杀精又怎么了。”

踉跄了一下接住可乐,我在心里笑自己多事。也是,给乔鸳儿的,杀精怎么了。

“我拿给乔鸳儿是吧。”我看了看怀里常温的可乐,迈开步子往回走,“您好体贴啊,给女生买常温。”

司徒在没说什么,只是开了自己的尖叫喝了一口,然后吸着冰凉的气说:“绅士风度而已。让你给她饮料,你应该挺美的吧,我看,”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歪过脑袋看我。

我不明所以地望向他,“你看怎么了?”

“我看你喜欢她吧。”司徒在说得很随意,我听得很心悸。

这他妈也看得出来?我太明显了?

走廊里人不算少,不少人笑闹着经过。教学楼建得很宽阔高大,我一下子就僵在了走廊里,宽大的廊下,我只感觉一阵风呼呼地吹过来。

“怎么了?”司徒在漫不经心地笑笑。

我摇摇头,慢吞吞地说:“刚认识就说这个,你好奇怪啊,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司徒在看着前方,喝了一口尖叫。他抬起的手臂上甚至能显现出细致的肌肉纹理,这人皮肤又比较白,看着很漂亮。

“所以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他舔了一下湿润的嘴唇,看向我的眼睛没什么特殊的情绪,仿佛只是男生之间很随意的一个询问。

“挺有好感的。”我感受着走廊上的风穿过指尖,犹豫着,最终给了肯定的回答,“高一的时候给了我一些帮助,所以她对我很特别。”

司徒在没说什么了,只是沉默地喝了一口尖叫,嘴巴和腮帮子鼓了股,眼神没什么焦距。

“嗯。”他偏过头看着我,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扯了扯嘴角,我也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了教学楼上,还是热热闹闹一堆人。惹眼的是,四合院形状的走廊里,各个班的男生都走出来,在外面的栏杆上趴着,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又好像没在看什么东西。

我和司徒在走到自己班门口的时候,司徒在转头看我。

“我在这里待一会儿。”

我点点头,进了教室。到了自己位置旁边的时候,我往外看了一眼。一排男生挂在走廊上,看着下面,颇为壮观的场景。

无奈地摇摇头,我把自己的饮料放到桌子上,抬头去找乔鸳儿。

乔鸳儿就在班级里,看见我之后,她似乎有些失望。

面对略有好感的女生,我有些紧张,尽量自然地走过去,把水递给她。

“谢谢啊。”乔鸳儿朝我笑了笑,然后就转过了头,把饮料搁在了桌子上。我站在原地愣了一秒,才不明所以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外面的一帮男生如鸟兽般散开,各自勾肩搭背地回了教室。

司徒在走进来的正仰头喝着拿瓶尖叫。他仰着脖子,把最后一口饮料全部喝完,然后拧上瓶盖,随手扔到了后面垃圾桶里。

“在爷好准头!”旁边的男生夸张地鼓起掌来,“一扔就进!”

“准你妈呢。”司徒在失笑,然后走回自己座位。

他的嘴唇上还有饮料的水光,舔了舔嘴唇,抽出抽屉里的语文书。

“是语文课吧。”都把语文书拿出来了,他又这么问我。

我点点头,看也没看他,随便地“嗯”了一声。

“你好敷衍啊。”司徒在微眯着眼睛看我,“同桌,你这样是不对的。”

头一次有人这么光明正大地跟我说,我拿起自己的语文书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拍了拍。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桌上放的就是语文书。”

他抓住我的语文书,一脸叹息地看着我。“学霸!你怎么说脏话!我不是狗,是贵族。”

我没反应过来,一脸问号地看着他,“什么?”

他松开我的语文书,转过身坐好,悠然地说:“我是一个优雅的单身贵族。”

贵你个头。我无语地撇撇嘴,也坐好看着老师。

语文老师姓福,叫福满溢。整个人胖得很,长得也像加菲猫。不过讲课很不错,挺有意思。

我认真地听着,然而,在语文老师摇头晃脑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我感觉一阵响声。接着,我太阳穴一痛,扭头一看,地上一个纸团。

我保证,我就是扫了纸团一眼,根本没理会纸团。谁知,过了一会儿,福老师忽然就出现在了我旁边。

“传纸条?我刚刚看到纸条飞过来了。”福老师那加菲猫的脸严肃地看着我,我他妈都想双手合十给跪下来了——真不是我啊。

但我还是沉默地看着老师,暂时没有说话。于是福老师就自顾自开始了动作。

“哟,这里面写着什么东西。”

呵,老师居然好奇心很重地打开了纸团,然后好死不死地念了出来:

“快看,这老师的屁股像不像地球?......谁写的!”

福老师阴森地看着我。我嘞个大操,这他妈谁啊?在心里骂了一句,我抿着嘴唇说:“不知道。”

“是吗?”福老师上下打量着我。

“老师,他确实不知道纸条是谁的。因为这是一个纸团。”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我整个人都有些僵化。

福老师扫了一眼我旁边的司徒在。“你还帮他说话呢?谁传给他的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你们俩都有问题。至少你们上课都不好好听。”

说完,福老师走到讲台桌旁。“说我屁股像地球?”福老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我和司徒在,“那你们俩上来,面对黑板站一节课,让大家欣赏一下你们的屁股?”

我震惊地看着老师。这他妈什么情况啊?我根本想象不出来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

“老师,别人扔过来的,说明肯定不是我们俩写的啊。”司徒在还据理力争。

“我不管。”福老师牛气哄哄地说,“现在我让你们上来给我站着,下课你们去找那个写纸条者的麻烦呗。”

老师,你真的牛逼。我面如死灰地看了看司徒在。司徒在特别浮夸地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十分干脆地站了起来,面色正经地看着福老师。

“老师,要我们俩怎么展示我们的臀部?”

司徒在目光炯炯,等待着福老师发令。

福老师抬起胳膊,小肥手指了指黑板左边,“你过来站在这。”又指了指右边,“你同桌站这儿。”

后面的半节课,我和司徒在背对着全班同学的嘻嘻哈哈你看他俩,在黑板前面一左一右地站着。

“慕——斯——”听到声音,我偏过头,只见两米外的司徒在气若游丝地叫着我。

我直接翻了个白眼,不想理这个二B。我们才认识不到几个小时,我就大概能感受到这个人什么气质了——看似冷漠实则快乐的二B。

“慕~斯~”他越叫越销魂,“站得——难~受~吗~”

我斜着眼睛横了他一眼,然后赶紧收回了视线,以免福老师看到我。

“不——难——受?”

他轻轻地送出这么一句白痴的话。

“难受个头!”我忍无可忍,扭头就大声喝道。

我刚说完,班级里静了一阵。原本窸窸窣窣的小动作全部消失,我甚至能用脊背感受到全班同学加上福老师的死亡凝视。

这他妈才是“脊背发凉”的真实造句啊。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福老师也忍无可忍,钛合金视线戳中我的头颅。

我再一次缓慢地转过身,中途还瞄到憋着笑的司徒在。我冷冷一笑,看着福老师,一字一顿,口齿清晰地说:

“老师,我叫司徒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