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情贷

更新时间:2020-07-14 22:52:12

情贷 已完结

情贷

来源:落初 作者:君阅 分类:短篇 主角:叶秋叶绍丰 人气:

经典小说《情贷》由君阅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秋叶绍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通电话,让叶秋本已脆弱的人生规划天塌地陷招惹上高利贷的赌博成为一条导火索轰然引炸,裂开了人心爱与恨相交缠,情与理相碰撞亲情、爱情、友情……开出了不一样的花,绚烂后凋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许莲的反应,似乎还完全没有得到消息,叶绍丰根本就没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而是直接找叶秋,让他去跟许莲说。

不过想想也是,许莲虽然有时做事糊涂,可骨子里也是个刚硬强势的女人,脾气也很冲,她要是不同意叶绍丰也拿她没办法,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法子用过一次有用,用第二次可就未必,而且一个大男人用这种法子来逼迫妻儿,怎么想都觉得怪异,再者叶绍丰不敢直接跟许莲商量这件事的原因,想必他也知道许莲是不会答应的吧,这件事本身他做得就没有道理。

许莲渐渐反应过来,顿时也急了,在电话顿时嚷嚷道:“他想都别想,他当时已经答应我了,三年时间一到就会把地契还我的,地是我的,卖地这事想都别想。”

“你先别急。”叶秋有些无奈,他的母亲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一犯起冲来几头牛来了都拉不住,而且一开始做事糊涂的是她,如今再想来强势又有什么办法,叶秋不想听她那些“豪言壮语”,所以便打断她道,“这段时间他没有跟你说起关于地皮方面的事吗?”

“没有吧……”许莲想了想,突然“啊”了一声,然后道,“前两天他在家吃完饭后,有说了那么一句,说这块地留着也没有办法用,不如卖了有钱可以让家里过好一点儿,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不过这不你以前提醒过我,现在地皮都在升值,让我好好看着那块地吗,我就把你的话给他说了,然后他就打电话给你了?”

这么一说着,许莲的思绪也理通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浓浓的失望还有不知名的情绪,整颗心都凉了下来,然后她又问道:“他跟你怎么说?”

叶秋感到烦躁,道:“还能怎么说?他要我给你做做思想工作,让你同意卖地。”

“他想都别想!”许莲声音也不由得大了起来,“别人都是想着给子女买地置地,他倒好,硬是想着把应该留给子女的地往外送,你姐可还没嫁人呢,他这么糟蹋下去谁还敢跟你姐谈对象,这件事我死活是不会同意的!!”

叶秋还有一个姐姐名字叫叶莹,比叶秋还要大两岁,在初中毕业之后便没有再读下去了,学了一些电脑技巧在隔壁镇的一家小公司里上班,在农村,像叶莹这个年龄的女生都已经当妈妈了,只是叶莹至今仍然还是单身,没有对象,这两年来家里没少为她急,不过谈过几个对象最终都是无疾而终。

叶秋又是感觉一阵无力,许莲会生气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许莲的目光从来只停留在近前,在某方面比叶绍丰也不如,加上她又十分固执,自然是不好劝动的,只是现在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十五万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如果家里有些积蓄还好,只是叶绍丰开着东风汽车拉了几年沙石,赚的钱都往别人口袋里去了,又哪里有什么积蓄?再加上又欠下这么一笔巨款,而且还是高利贷,这地不卖怎么能够还债?

那个人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念及这里,叶秋也是不由得一阵心软,轻轻道:“如果这地不卖,家里哪里有钱可以还债呢?”

许莲就是咬着牙摇头道:“我不管,他自己捅的篓子他自己去补上,还不上那是他的事,反正他别想卖我的地。”

叶秋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道:“如果这债还不上呢?”

许莲固执的声音依然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道:“还不上他自己看着办,反正这地是我的,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想卖地就要先过我这关。”

叶秋不由得笑了,这种笑代表了什么他现在也弄不清楚了,不过他还是提醒了许莲一句,道:“别忘了,他拿那地契去借高利贷的时候,你可是同意了的。”

“但是有一个前提,是他三年一到就得把地契还我。”许莲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对叶秋道,“没错没错,这么一说我想起来的,当时那个放高利贷的把钱送家里来的时候还让我签了协议,我当时就看过了,协议上说好三年后会把地契还回来的,所以这事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你个头啊!!叶秋真想这样爆粗口,胸膛连连起伏,他该说自己这母亲是天真还是愚蠢呀,连协议都签了还好意思沾沾自喜,他几乎不用看就可以知道协议上是什么内容,所以他的话也再没有了好脾气,道:“人家三年期到把地契还你也是有前提的,就是你得把欠人家的钱连本带利全部还上,不然三年时间一到那地契就不是你的了,而是别人的了。”

许莲连忙道:“那样我肯定不会同意的。”

“那是你签下的协议!!”叶秋几乎是吼了出来,“你连协议的内容都没看明白就去签,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找我商量,现在还自以为是地以为地是你的,你债还不上还指望着别人把地契还你,做梦吧你!!”

许莲顿时也急了,道:“你冲我吼啥吼,那地契是我的,我只是给他拿去抵押借钱而已,又不是真的把地给他,债是他欠的又不是我欠的,他没道理拿我的地。”

越听许莲的话,叶秋心里越是急躁了起来,根本冷静不下来,因为不管你说什么许莲根本就听不下去,她一认准了一个道理,不管那个道理正不正确,其他不同的意见她就都听不进去,就像刚刚叶秋已经跟她解释过了,那地契被抵押后导致的结果,只是很显然,那一番话许莲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还是口口声声说着地是她的,跟她讲道理根本就讲不进去。

忍着要摔手机的冲动,叶秋几乎是咬牙切齿,但心中的怨气还是忍不住溢了出来,道:“跟你讲话根本就讲不通,你自己去好好翻翻那协议是怎么写的,还有自己去查查什么叫做抵押,然后你自己跟他说去,这篓子是你们两个捅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也决定不了你们的事情,更管不了你们,说说你们做的这叫什么事,特么的刚有事情一个个瞒着我不让我知道,说什么怕影响到我,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一个个争着抢着把我拉扯进去了,你们这就叫为我好吗?”

话一出口,叶秋就有些后悔了,最近烦恼很多,他忧心这个忧心那个的,突然间又遭遇这样的事情,他的情绪也有些失控了。

听到他的话,许莲阴阳怪气地“哦”了一声,然后道:“那就是我的错喽?你是我的儿子,我一心一意为了你好,不想影响到你,想让你好好念书,我这样掏心掏肺地对你好,现在你反而怪我了,反而是我的错了啊。”

叶秋胸膛不由得又起伏了起来,他心腔里塞满了千言万语,可是张开嘴巴来的时候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从小到大,他最害怕的就是许莲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话像是削铁如泥的宝剑,无往而不利,又像是坚固厚实的盔甲,几乎无懈可击,他能怎么说?

他很想说,是的她就是错了,因为对一个人好并不是这种强势的给予和注入,而是相互的体贴和包容,很多很多次,多少次叶秋已经记不清了,许莲将她认为是好的一个劲儿地塞给叶秋,让他不堪重负,让他想逃,那种不顾叶秋真实意愿的无私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又怕又恨,所以也养成了他反抗叛逆的意识,只是每每在他反对抗拒的时候,许莲的一句“因为我是你妈”、“因为你是我儿子”,还有一句“我这么对你都怪我了”这样的话,便让叶秋丢盔弃甲,只能败逃。

叶秋狠狠地将烟掐灭,道:“是是是,你们都没错,是我错了,我不该知道这些事,你们都是对的,行了吧?那这事你跟他说去吧。”

许莲不依不饶道:“要说让他来跟我说,我才不去管他,这事你也别管,协议上写着的,这地是我的。”

协议!协议!叶秋在心里狠狠地问候了几十遍那该死的“协议”,然后将电话给挂断了,他颓然地坐在走廊上,靠着墙看着星空,这都是些什么事呀!!

伸出手来,慢慢地抓向天空,似乎可以抓到那天空中明亮皎洁的月亮,先前叶秋心中的许多美好和希冀全部都变得暗淡无光了下来,他喃喃着说了一句:“未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