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更新时间:2021-09-20 20:40:11

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已完结

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简姐 分类:都市 主角:赫月许恒 人气:

《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为简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赫月眯了眯眼睛,有些看不懂他。这个男人与她笼总不过见了几次面,所谓的情人她本以为他只是说说罢了。 毕竟,他这样一个样样俱佳的人,怎么会看上她? 爱么?不可能! 而如今他却想也不想的带她来民政局扯了证,还用赫氏来威胁她。 靳席俨,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越想心中就越是惶恐。 见她面露紧张,靳席俨扯了扯唇角,将手中的合同扔到她面前,声调依旧低沉:“签吧。” 并未问出自己的疑惑,赫月拿起合同看了看——她嫁给他,他帮赫氏重振辉煌。 看着已经签了字的证书,靳席俨嘴角的弧度未变,“很快,你就会发现当靳太太的好处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屋里自我舒解了一番的靳席俨似想到什么,打开门。

“总裁,刚刚有个女孩找您。”助理立刻上前报告,“因为您吩咐过不让人来打扰,我就给拒绝了。”

听了助理的话,靳席俨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不由看了助理一眼,语气略冷:“下次见到她,先报我这里。”

助理被他这一眼看得后背发凉,连忙回答:“是。”

赫月离开了无原岛高级会所,开着车回到了家。

她的心无比沉重,娇俏的面容染着愁绪,一双水眸溢出几许悲伤,她抿着唇,只觉心如刀绞。

胡江没了,靳席俨也没见到,要见到靳席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赫氏现在必须找个突破口暂时缓解现在的危机。

而现在赫家唯一拥有的,就只是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子了。

心里几番挣扎之后,赫月才下定决心。

不管怎么样,必须稳住赫氏,等见了靳席俨说服他投资,赫氏便能成功过了这个坎,房子也可以赎回来。

这么一想,赫月心里好受不少。

进入家门,便见着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柔弱的赫静舒。

赫静舒一身白衣,大抵是因为从小体弱多病,所以她生得甚是娇小,分明已经成年,却如同一个洋娃娃似的。

只那眉宇间的病态让她看起来和林妹妹没什么两样,走几步都让人担心她会受不住。

“姐姐,你回来了。”见赫月进门,赫静舒连忙起身,柔弱却不失精致的面庞上染着笑意。

走到赫月跟前,她一脸关心道:“姐姐你累了吧,今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哦。”她的笑容很甜,看上去还带着几分童稚的天真。

她伸出手想要抱住赫月的胳膊撒娇,却被赫月冷漠地避开。

看着赫月匆匆上楼的背影,赫静舒眼里划过一抹失落。

因着身体原因,再加上着急而跑快了些,只爬这么几层楼梯便让赫静舒微微喘着气,感到力不从心。

当赫静舒进入房门时,便看到赫月拼命翻找东西的画面。

“姐姐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找。”赫静舒上前,看着赫月的目光里有几分期待。

皱着眉思量了一会儿,赫月还是开了口:“房产证。”

赫静舒是韩梦娇的女儿,这是赫月对她冷淡的原因。

但她也不得不承认,韩梦娇虽然私生活乱七八糟,但看得出她对赫静舒是极好的,想必她应该知道房产证的下落。

一听到“房产证”这三个字,赫静舒脸色大变,杏圆的眼里似有水光闪烁。

心头涌起一阵愧疚,赫静舒终是眼藏不住自己的眼泪,愧疚地看着赫月,她带着哭腔说:“对不起……姐姐,对不起……房子”她顿了顿,泪流得更多了,“房子已经是母亲的了。”

这是母亲亲口告诉她的,她依然记得那日母亲扬着房产证,眼里的得意似乎都要挣脱出来。

听了她的话,赫月对韩梦娇的厌恶愈发浓郁,手也狠狠的攥成了拳头——

这女人倒是有手段,进不了赫家的门却能把房产证拿到手。

见赫静舒哭得梨花带雨满脸愧疚看着自己的模样,赫月心生不忍。

“别哭了。”只简单的几个字,却带着几分温柔,让赫静舒止住了哭声,看向她的眼里有着欣喜。

此刻的赫静舒就像一只寻求宠爱的小狗,只因她一句关心而满眼高兴的样子让赫月忍不住动容。

低声叹了一口气,赫月的脸色终是带上几许温和。

看着她,又想起那个自私自利贪慕虚荣的韩梦娇,赫月轻启唇:“你好自为之吧。”

转身离去,似有洒脱。

刚出了家门,手机传来短信提醒——“海士酒店见,如不来,后果自负。”

看着这条带有威胁的短信,赫月起初以为是谁的恶作剧,便没有理会。

但没过一分钟,手机又进来一条短信——“赫氏的最后机会。”

同样的号码,可后面这一条短信却让赫月立刻拿起包走出了门。

赫氏已经这样了,她身上也没什么能让别人产生企图的,不管去的结果如何,她都要试一试。

驱车前往目的地,赫月踏着优雅的步伐走进酒店。此刻的她如往日那般,浑身洋溢着自信的光彩。

她要用最好的一面来面对依蓝,她绝不能让自己最好的朋友担心。

踩在走廊的红毯上,赫月走了没多久便又看到了韩梦娇。

难道是韩梦娇耍的计谋?赫月脸色微变,心中更是怒火丛生。

“可真是辛苦啊,这么晚还出来拉投资。”韩梦娇显然也注意到了赫月,并没有避开的意思,反倒直直向她走来,语气有说不出的刻薄。

赫月冷漠一笑,像是怕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连眼角也不施舍给她。

“啧啧,这样也不是办法呀,求人——”韩梦娇抚了抚自己的红唇,妩媚一笑,“不如去求许恒一啊,或许还有点活路。”说完,便捂着嘴笑了起来。

韩梦娇正待说什么,却惊讶看见出现在赫月身后的靳席俨。她心生忌惮,想到自己和霍斯宇的关系,怕他认出自己,她慌忙转身离开。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见到靳席俨呢?

正疑惑为何韩梦娇竟然仓皇离去,赫月刚想转身自己却被从身后抱住。

浑厚的男性气息从身后扑来,温度隔着并不算太厚的布料传递过来,她抓住男人搂住自己的手想让他松开却无果。

男人低着头,在她耳边吐了口气,进而含住她圆润的耳垂轻咬了一口,她只觉一阵酥麻从耳朵传遍全身上下。

身子一阵酥软,她几乎全身的重量都贴压在男人身下。

男人犹似不满足,紧箍着她的另一只手从腰间向上游移,最后落在了她胸前的柔软之上。

而赫月,同样也因为感受到炙热刺激得她身子微颤,她惊呼一声抗拒他的所作所为。

男人也不恼,却丝毫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见到靳席俨呢?”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但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他?难道他真是被靳席俨包养的牛郎?

可若不是的话,他凭什么这么信誓旦旦的对她说这句话?

赫月眼睛瞪大,嘴微张,流露出讶然的神色。

但显然,男人的话起了作用,赫月挣扎的力道变小了不少。

感受到她的顺从,靳席俨露出满意的神色。绕到她跟前,钳着她的下巴,薄唇凑近。

她条件反射地偏了脑袋,双手抵着他的胸膛阻止他的进一步靠近。

“你的条件。”赫月转过头直视着他野性的目光,心中微颤却不表于色。这个男人与她无亲无故,又怎么会那么好心。

她的话像一盆水浇上来,靳席俨眼里火热褪去只余了冷漠,再不见半点情欲。尽管如此,他手中的动作却未停下,粗糙的大掌钻入裙底,在她白皙嫩滑的腿上抚摸着。

“你能给我什么呢,赫大小姐。”薄唇勾起,看着她的目光里染着几分戏谑,“这样更刺激,不是吗?”环顾了下周围,他意有所指地说。

接下来,她会怎么做呢?可爱的小野猫,真令人期待啊。

他俯低了身子,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不想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此刻的他,就像一只玩弄自己猎物的美洲豹。

他的话与目光均让她身子不自觉地颤抖,这一瞬间,她脑海里过滤了许多,最终还是压下了最后一丝矜持。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再嫖一次鸭好了,她心里安慰自己。

她露出一抹娇媚的笑意,水眸微挑,媚眼如丝。双手在他胸膛上游弋,挺了挺身子,让自己的丰满紧贴着他炽热的胸膛。

不悦于她磨磨蹭蹭的动作,靳席俨扯着她的裙子用力往下一拉,怕他真的在此将自己脱光,赫月心中忌惮,本想闪躲却生生忍住了。她吻上他,动作虽生涩,却让他满意了些许。

摸了摸她的头发,他邪笑:“真乖。”

他恐怕身份不一般吧,一个牛郎不会有能力单独自由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况且,他的气度完全不像一个被包养的牛郎所能拥有的。

脑海里思绪万千,她突然很害怕,怕自己又惹到不简单的人物从而使赫氏雪上加霜。

她本想逃离,可箭已在弦上。罢了,就赌一次吧,她闭上眼,愈发主动迎上去。

就在此刻,靳席俨一脚踹开了她身后的房门,她猝不及防向后倒去,他伸手一揽,她安然躺在他臂弯中。

目光交汇,似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变质。

进入屋里,将她扔在床上,他起身而上,好一番云雨。

询问他身份的话被堵在热辣交缠的吻中,直到她醒来,她依然不知道他的身份。

醒来时只有一个人,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却发现了床头柜上的支票。

呵,原来她也能这么值钱啊,她讽刺一笑,只觉得那一千万的支票甚是刺眼。

想要扔到垃圾桶,最终还是收了手。至少,这些钱能让她弥补一下眼前的债务危机。

刚到前厅,便看见许恒一挽着一个靓丽的女人在前台。他对身边的女人笑得温雅,果然是衣冠禽兽,赫月心里冷哼。

赫月低着头想装不认识,奈何许恒一还是发现了她。

先是有些惊讶,当目光触及赫月脖间未被遮掩住的吻痕,他那张带着笑意的脸瞬间如乌云罩顶,狰狞的面色在对着身边女人的时候却又恢复如初。

“滟滟,你先跟前台去房间,我去外面打个电话。”摸了摸靳薇滟的头,许恒一笑得温柔。

靳薇滟点点头,笑得甜美,眼底却藏着无人发现的冰冷。

许恒一大步出门,加快步伐追上了赫月。那张脸被嫉妒侵蚀,带着令人生恶的扭曲。

抓住赫月的手,他掐着她的肩膀大声质问:“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厮混!”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捏着赫月的手力道加重,疼得她面色大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