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倾尽天下:霸皇夺爱

更新时间:2021-10-13 16:17:07

倾尽天下:霸皇夺爱 已完结

倾尽天下:霸皇夺爱

来源:落初 作者:爱朵朵 分类:都市 主角:马儿玉 人气:

《倾尽天下:霸皇夺爱》由网络作家爱朵朵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马儿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纵情地享受着他的温柔,两小无猜,青眉竹马,经年不变的脉脉呵护,他为她默下世上最美的诗,颂尽此生最深的情。惟于如此,她以为,这一次,她可以抓住幸福。只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已经偷走了她的心?湘江之上,鼎立世界的两个君王,挥戈千军,血洒疆场,都是为了她这个“祸乱天下、媚狐淫乱”的红颜。她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嘿嘿,总算给她找着一颗大树靠了。

心儿一松,她听话地点了点头,不自禁地弯起了红润润的小嘴儿,盈水般的大眼灿若繁星,刹时看傻了梓炀,一抹瑰红,飘上白瓷般的俊颜。

她不知,于梓炀来说,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有人如此信赖他,依靠他,渴望他。对于一个生在宫中,无母无势无背景的皇幺子来说,意义非凡。即便是多年之后,每当他回忆此景,如何心疼,也未曾有丝毫后悔。

今夜,被勾了小手指。来日,便是被勾了心神魂魄,也甘之如饴呵!

一夜好眠,舒腰展臂,深吸浅呼,好不舒服啊!

似乎,很久没睡得这么畅快了。自从毕业后,进了一家设计公司。加班成了经常的事儿,每天应对形形色色刁钻的客户,废心劳力,烦不胜烦。常常后悔,为啥当初就选了这么个专业,做牛做马,没日没夜啊!

一句话,做设计的不如卖豆腐的!

做硬了卖豆腐干;做稀了卖豆腐花;太稀了卖豆浆;豆腐卖不动了放几天,卖臭豆腐;还卖不动,干脆放坏了卖豆腐Ru!

嗯,连空气都这么甜,好像混了丁香、桂香,不知明的香,清新自然,完全不似记忆中的油污味儿。

呃?记忆……

一连串的片断似潮涌般,纷纷而过,她霍然开眼,惊魂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足有三米高的暗色雕花铜柱,支起百蝶穿花锦帐,丝穗珠缀,淡绿明柔薄纱,将窗外清亮的光筛得薄脆温暖,印在脸上,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檀香味儿。

她已经重生,过去25年的一切,已经彻底跟她告别。

现在,她必须面对一无所知的古代世界,展开她的另一段人生。

隐约其间,传来切切低语。她转向声源,想听个真切,而说话的人混然不觉,音量开大了几许。

“邀悦姐姐,那个乌孜国公主醒了吗?”声音娇脆,年龄似乎很小。

“还未。刚才我瞧过,应是还需些时候吧!六殿下吩嘱过,公主受了惊,我们不能唤辰。”这声音,正是昨夜伺候她的大丫头。

“哦,六殿下似乎挺喜欢公主呀?”小丫头开始八卦了。

“胡说什么。六殿下对谁都很温柔。”

“嘻嘻,是呀!对了,邀悦姐,之前乌孜国国王要联姻,说送来这年仅三岁便艳名远播的子霏公主,但咱们派人打探的结果,她可是个傻儿啊!听说,6岁了,还不会说话,更别提识字懂礼了。姐姐您昨晚伺候的时候,有没瞧出传言是否属实呀?”

“嗯,不会说话,倒是真。至于痴傻,似乎有些出入。这个……时间太短了,还辩不清。说到礼教呀,那倒是真的。昨儿晚直拉着六殿下不松手呢!殿下好声哄了又哄,才得过了。”

“那您看,皇上会将她许给皇太子殿下吗?”

“嘘,这事儿咱不能乱说……”

接下来,声音明显压低了很多。任她拉尖了耳朵,也听不清明了。好在,她总算弄清了自己的身份和现在所处的基本情况。

她叫子霏,怎么写的,以后再探。她是乌孜国的公主,大概因为国王想攀附这个湘南国,小小年纪就送来和亲。和亲对像是这国的皇太子,但依宫女所说,她虽艳名在外,却也傻名远播。接下来,只有等见着了传言中的人,才能依情行事了。

她的命运,一定要自己掌握。那个六殿下梓炀,必须好好利用。

古代女子嫁谁不好,也好过嫁给未来皇帝啊!三千粉黛可不好弄,全带毒的。身处其中,不被熏死,也要脱一层皮了。

或许,她可以抓住机会,为自己养成一个古代小老公。

嘿嘿,这个办法不错。

正美着,寝室外响起传唤声。

“公主醒了吗?”醇厚清明的声音,冷淡中满含沉肃。

是他,四殿下,她的救命恩人。

“回四殿下,公主还未醒。六殿下昨晚吩嘱……”

邀悦的话被打断,接着,一片沉静。

朵朵正纳闷着,帐帘便被撩开了。一股清冷的桂香,与室内的焚香,完全不同,尤带着外室冷霜的清新,扑进她猝不及防的心房。

“醒了。”

慵逸的声音,在帐内响起。一双弯月般的眸子,对上她仍有些惺忪的大眼,明明上勾的薄润双唇,却让她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怯意生,她不自禁地往后缩了缩。

该死,她怕什么?这家伙,瞧模样也不过十七八岁。

“醒了,就起来梳洗罢。今天,必须进觐父皇。”

朵朵眨眨大眼,心下思忤,既然大家都说她是个智障,她顺其自然装个傻瓜来探环境,倒也不错啊!那么,现在是不是要先装装傻、充充愣呢?

“不要胡思乱想,起来吧!”

说完,他突然敛去笑容,俯下身子,俊脸凑上来,离她的脸儿只有三寸远。

呃……这,这是什么状况?

瞧着眼下的小脸,突然僵硬了表情,弯月双眸划过一抹幽光,似暖还寒,纤指轻轻刮过她微冷的面颊。

“你……真不会说话?”

呼,她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呢?!

“啊……呃……”声音,依然沙哑,没有任何起色。

这一声,似乎完全证实了他眼中的猜测。他退开身,深深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呼呼,这个四殿下,凭女Xing直觉,不是好惹滴主儿。以后啊,最好离他远点儿。

深宫内宛,重重迷雾隐障,她唯有步步为营了。

“啊……啊……”

“公主,您别动啊!让奴婢给您穿……哎呀……”

“啊……啊……”

“公主,公主,你别跑啊……”

“啊!”

她一个劲儿地比划,要自己穿衣服。偏生这些奴才搞不懂她意思,害她抱着亵衣,满室地逃啊逃。本来想用写的,可是已经定好计划先装傻,不能太快破功。

“裁冰,快拦住公主。”邀悦追不过,直呼端水进来的粉衣小姑娘。

裁冰低叫一声,急忙放下铜盆,张臂阻拦。爱朵朵头一低,从她手下钻出去,跑出了屋子。完全没细想,顺着长廊,没头没脑地冲。身后,带了一串惊呼乱叫。

红棕漆柱上,祥云瑞兽雕檐角,金漆绿粉描花鸟,未灭的纱红宫灯八面绘彩,华丽非凡,路过的宫婢太监被她撞得东倒西歪,措手不及,听着邀悦的呼叫,更多的人加入了逮小逃犯的行列。

这堆热闹,在她转了几个弯后,无限升级。

瞧那高高的红墙,要出去可不容易了。越跑,心情越发沉甸甸的。

一不小心,自投罗网。

“啊……”

哦,好熟悉的香味儿。

“子霏,你怎么……”梓炀一脸惊奇,怀中的小家伙喘个不停,粉扑扑的小脸蛋,比之昨日,气色好了不少。只是这一身亵衣,有失体统。

爱朵朵仰起头,便见着秀雅的少年,脸儿涨得红红,一双漂亮的杏眼儿,看了她一眼,又躲了开去。抱着她的手,想放又不忍放。左右为难的模样,极是可爱,让她不禁放下担忧。

“公主,公主……”

一群气喘吁吁的奴仆追上来,见着主子,一个个脸色届然大变,咚咚的落膝声连成一片。

“奴婢见过四殿下、六殿下。”

“请四殿下安、请六殿下安。”

“起吧!”清醇的声音,含着一丝明显的疏冷。

爱朵朵本来放松的身子,又僵了僵。糟糕,狐狸四在,她这样……会不会挨打呀?

“梓炀,时候不早了。巳时,她必须去清宁殿进觐父皇。”四殿下说话的时候,四周静得能听见奴才们紧张的屏息声,再热闹的气氛也被瞬间冻结。

梓炀放开了她,红着脸抚了抚她的亵衣,“子霏,不要怕。快让邀悦给你换衣服,迟了可不好。我……我就在门外等你。”又不好意思地别开了脸。

呃……这下,真是偷鸡不成舍把米。

梓炀似乎仍有些不放心,干脆破了规矩,拉着她的小手,回了房。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一直守在门外,说话安慰她。

狐狸四只盯了她一眼,她得自己似乎已经赤身**,什么遮掩也没了。在他压倒一切的气势下,她连早餐也没吃,先被拉到了这掬兰殿的正殿,叩见殿主子——兰贵妃。

换衣服时,邀悦和裁冰明显冷了脸面,道明了她所在位置,和掬兰殿的情况。

皇太子殿下前些日子染了风寒,所以没能去迎接她。故而派四殿下梓祯去接她,未料她的送亲队伍会遇上山匪。救她回来后,也顺便先安排在这掬兰殿中先歇下了。

兰贵妃就是四殿下的生母,在宫中地位仅次于皇后,现育有长公主、四殿下,圣宠不断。兰贵妃出生自当今左相府,背景殷实,四殿下年少即文武双全,睿智内敛,早于13岁时,随皇上御驾亲征,在诸皇子女中的地位,几与皇太子殿下相衡,亦极受圣宠。

六殿下梓炀自小母妃死得早,由皇上指派兰贵妃代为抚养,从家世、朝廷势力上来看,梓炀算是无依无靠。幸托了梓祯的威势,宫中无人敢怠慢他分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