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悬案九阕

更新时间:2020-07-12 18:55:23

悬案九阕 已完结

悬案九阕

来源:落初 作者:妖塔塔 分类:灵异 主角:沈长辉沈世京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悬案九阕》是妖塔塔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长辉沈世京,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霍汐,L大法学院著名才女,身负冤案未得以真相,哥哥霍准下落不明,冷静、睿智。他是苍舒,黑帝颛顼之子,上古高阳氏八大才子之首。四年前,在他大婚之日,她绝然从望仙涯跳下,只为了断与他的姻缘,四年后,饱受相思之苦,他终于追随她坠落凡世,一同揭开上古之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郭喜妹的脸色突然间惨白,低垂的眼睑,眼神落在地面上来回打转,并咬紧了嘴唇。她开始摇头,刚要出声否认。

“是你杀了她。”我一句话,使得她呆滞在了那里,“是你杀了她,对吧。你和林珍娜的关系并不像你所说的那么好,卧室里有两张上下铺,你说你们四个人住,其中两个人回了老家。我刚才看了下,左边的下铺和右面的上铺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回老家的两个人所住的。因为只有这两个床位,床上是没有枕头和被子的,我想应该是她们离开之前收起来或者带走了,因为床铺上长时间不住人的话,留着枕头和被子也会落灰尘。而右面的下铺,床上的枕头和被子被堆在了一角,可爱的抱枕被扔在了床下,上面还弄了些脏乎乎的痕迹。你这几天都还住在这里,所以我想,那个铺位不仅仅不是你的,反而还被继续生活在这里的人嫌弃,而这个人,就是你!没错,郭喜妹,你不仅和林珍娜的关系没那么好,反而还很不好。你们之间的关系很恶略吧,所以在她出事之后,你知道她不会回来了,才将她平时喜爱的抱枕扔在地上随意踩踏。不仅如此,你还将她的东西据为己有,你没有告诉警方林珍娜接受钻表的事,因为你想故意隐瞒这块钻表的存在,不想让人发现在这么简陋的出租屋里藏有贵重的钻表。你刚才说过,你们家里的条件都不好,生活很拮据,所以当你看到林珍娜接受了不知何人赠予的钻表,你既羡慕又嫉妒,所以你心生邪念,想要将她的钻表据为己有。”

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紧咬着嘴唇,眼神不敢与我们直视。

“……林珍娜是在小公园里出了事,我上午路过小公园事,环卫阿姨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她说大半夜的,好人家的女孩都回家了。当时我就在想,大半夜的,好人家的女孩或许都回家了,可是林珍娜是个小姐,她的确不需要这么早回家,可是那天晚上。难道她不需要工作吗?特别是经你的口证实之后,我发现林珍娜的家庭条件的确不那么好,收入微薄,那么,她就更加没有理由会无故休息。而且,大半夜的,她一个人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如果不是有人约了她,她会在那里呆到案发吗?而你,清楚她的作息时间,你们虽然有心结,但恐怕在你知道林珍娜拥有钻表之前,你们的关系还未恶化到非杀了她不可的地步。所以当你约她等候在那里的时候,她根本想不到,你觊觎她的钻表,已经动了杀机。你杀了她,并且伪装成劫杀,你以为在你们的其他两名室友回家之后,就没有人知道林珍娜拥有钻表的事了,你将她的钻表据为己有。并且……”我看向卧房内,“林珍娜的床铺上,枕头和被子之所以会被堆在一角,相信是因为有人之前占用了她的床位在收拾东西。你的床位在左边的上层,所以并不方便,而左面的下层对着大门,你心怀不轨自然担心被人发现,相反,林珍娜的床铺靠近柜子,你收拾起来方便也不会被突然造访的人发现。现在是下午4点20分,我们刚刚进门是3点55分,这个时间如果按照平时,理应你是刚起床的,正在准备梳洗上班的。可是刚刚杨警官敲门足有三四分钟屋内没有回应,你当时在做什么?在你打开门的时候,我留意到,你不是刚起床,你的目光很灵敏,不是刚起床的状态,你的面容憔悴不堪,应是熬夜许久未睡的关系。你额间还有汗珠,明明没有睡,却在敲门三四分钟之后才打开门,当时你在收拾行李,对吗?因为,你要跑!”

小杨听完我的分析,立马站了起来。他缓了一会儿,才渐渐将我说的反应过来,然后呵斥郭喜妹,“是你杀了林珍娜吗?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我,不是我!”郭喜妹虽然慌了神,她吓得不知所措,嘴里却一直念叨着这一句话,可她见到小杨却怎么也不肯再相信她是无辜的时候,她转过头向我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杀的她,我……我是讨厌她,可是我没有杀她……”

“你还敢狡辩!”小杨暴跳如雷,转身走进卧室里翻了一圈,提了个箱子出来,甩在她面前,“这是什么!你刚刚还不是在收拾行李吗?!”

“是,我是在收拾行李,可,不是……不是我杀的她。”郭喜妹左右为难一瞬间被逼到了死胡同,她的行李已经被小杨找出来了,那么接下来无论她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一急,没办法了,她猛地向我冲了过来,小杨还没来得及阻拦,她已经两三步就到了我跟前,可并没有伤害我。反而,抱着我的腿就跪了下去,“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人,我只是想把她的东西拿走而已,可我没有杀她,我……”

“你……”小杨怒气未消,刚刚又被她突然的行为吓出一身冷汗,恐怕还正在担心,如果她向我扑过来伤了我,要怎么跟孙和阳交代。

我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小杨很识趣地没有接着说下去。

郭喜妹的手劲儿很大,她死死拽着我的腿,掐得我还有些疼。我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架起来,“你先起来,如果我刚刚的推测有哪里出了问题,你可以现在就说出来。如果你没有杀她,只是想要将钻表据为己有,而现在钻表并未离开屋子,你也只是未遂,并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后果。可如果你杀了人,并将她的东西据为己有,你应该知道……”

“不,”郭喜妹向我求情,“我不是凶手。我只是见她死了,心想说应该没有人知道她有个手表的事,就想着,就只是想着卖了换点钱。”

“你说你不是凶手,那你到底知道什么,还不赶紧自己说清楚。万一这位杨警官失去耐心,把你抓到警察局去。你可就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轻轻松松的说了。”我又加以诱导。

郭喜妹很矛盾,她低着头犹豫,像是在怕什么。只是抬起头她又看到了小杨,小杨听完我的话也很配合的掐了掐腰,郭喜妹怕了。“哎,还不都是因为我贪心,惹上这么个大Ma烦。”

郭喜妹和林珍娜,也就是她口中所说的林英,是从半年多以前就开始闹矛盾的。林珍娜是郭喜妹从老家的邻村带到这里来的,刚到这里的时候对郭喜妹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是慢慢的,就不一样了。林珍娜长相秀气,比郭喜妹漂亮的多,自然吃香一些,就开始渐渐没那么收敛了。

“小芳的事儿,就是让她闹大的。”郭喜妹提起那件事仍然气不过,可刚一抬头看到小杨,她一时间涌上来的那股火气就灭了一半。

小芳就是和她们同住的那两个女孩其中之一,和另外一个女孩小美是表姐妹。她们四个人原本都是在同一间洗浴城做事。所以一起住的,小芳长得也很漂亮,和林珍娜不分高低。

“小芳有个男朋友,是做保安的。俩人常在一起,本来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后来,小芳出了事,就是怀了孩子,本来想着去打了就好,休息两天什么事都没有了。可大家就忽然开始议论纷纷的,没多久这事闹大了,老板也知道了,说是影响挺大的,就把小芳和她男朋友都给开了。小芳的男朋友在工地又找了一份活儿。过了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小芳那个男朋友就怀疑,小芳的孩子不是他的,赌气就消失了。小芳的肚子也大了,不能做手术了,在这里没了经济来源。后来才知道,这些事都是那个贱货传出去的,她啊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不得已,小美也把工作辞了,就带着小芳回家等着生孩子去了。”

两个月前的某一天,林珍娜早上回来,跟郭喜妹炫耀她的钻表,说是金主送的。郭喜妹家里弟弟妹妹上学等着钱用,原本就和她有心结,加上林珍娜又是故意气她,两个人就在言语上起了冲突。而结果就是郭喜妹摔门而去,之后的这些日子里,虽然住在一起,可是两个人一直处于冷战状态,谁也不理会谁。林珍娜呢三不五十就出去过夜。

“她从收了钻表的那一天开始,就不怎么干活了。好像有人包养了她,定时给她钱花,给她买各种好东西,她也爱炫耀,收到什么就故意在我面前显摆显摆。”郭喜妹说着,想到了什么,“对了,有一件事。之前她跟我吹牛说,要从这里搬出去,以后就不住在这样的破地方了,说是会有人给她买别墅。”

“买别墅?买什么别墅?那后来那个人真的给她买了?”小杨忍不住又问了句。

“哪儿买了,根本就是她吹牛的。这不什么都没有呢,她就出事了吗,对了,她出事会不会跟那个什么说要给她买别墅的人有关系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