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教授门徒

更新时间:2020-10-26 10:37:09

教授门徒 连载中

教授门徒

来源:落初 作者:凡勿庸 分类:灵异 主角:智慧玄幻 人气:

火爆新书《教授门徒》是凡勿庸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智慧玄幻,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有一笔惊天下,挥蹴辞海鬼神助。他有智慧世无双,眉皱眼眯诸葛愁。扑朔迷离局中局,溯本求源路里路。案破不过盏茶间,弹手烟灭石出处。--本书为推理小说,无鬼无神无灵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汽笛声飘荡在街道的每一个角落,形形色色的汽车快速略过伤痕累累的水泥路,

小卖部大妈刚泼洒下的洗菜水,以无孔不入的姿态,使原本就已经开裂的路面更是雪上加霜。

街道上,是几个跑腿买烟的小男孩,他们气喘吁吁的跑了几百米,只为了手中那只五毛钱的雪糕,此时正一人一口的吃得津津有味!

树荫下,一个老者布下的残局,引来了一帮象棋爱好者的围观,众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然而半个小时过去,始终没一个人敢去尝试。

谁能想象,正是这个呈现出一派安静祥和气象的小镇,两个月内,已有五人连死于非命。

冠千县神木镇派出所,蓝白相间的建筑不仅毫无精致高雅之态,也谈不上什么奢侈豪华,甚至给人一种单调朴素之感。

但它的朴素让人生不出丝毫轻视之意,反倒越发显得庄严无比。

屋顶上有两喜鹊似乎不满周围这寂静压抑的气氛,它们一边沐浴着这如火的烈阳,一边叽叽喳喳的闹过不停。

与此同时在喜鹊脚下的派出所某间会议室内,气氛诡异。

墙上日历定格在2014年5月30日,屏幕上时间显示11点50分。

只见大屏幕下方,矗立着十几个满脸通红、身穿制服的警员。

明明烈日当空,可一个个却在哆嗦颤抖。

明明酷暑难当,可大家却在直冒冷汗。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帮人肾虚呢!

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个使劲把眼睛睁得圆圆的,盯着会议桌主位,以及墙壁上的投影。

准确说,他们盯着主位上那胖乎乎的警察,他就是神木镇派出所刚上任几天的副所长。

不过。

真正让这帮人头皮发麻,乃至于他们的所长也为此感到束手无策的原因,

乃是此人的另外一个身份,冠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省十佳杰出警察-沈民兴。

“两个月来,出了五条人命!就算是阿猫阿狗走丢了,也该知它个公母,”

“你们倒好!一无所获就罢了,还在这里公然看起了片子,当这是午夜放映片场吗?”

“能力问题可以暂时不追究,但这态度必须得更正过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做一天警察就得抓一天贼。”

“三天小长假,你们就别想休息了,丑话说在前头,如若明天依旧是这个样子!那不如趁早收拾东西回家,好好享受儿童节的乐趣!”

他的话底气十足,声如洪钟。

……

光阴如流溪,人闲它不停,兽眠它不栖。

一转眼就是将近半年的功夫。

与喜鹊自古是贵客、好事来临的先锋官待遇相比较,乌鸦就如同过街老鼠那般令人厌恶不已。

偏偏在神木镇的地标-神木树上,就歇着两尊不显眼的黑色乌鸦,你看那大树:

藤萝密布周天,枝粗叶茂蔽日,飞鸟集雾气凝,此天唯有神木。

这也难怪那两只乌鸦在此筑巢也无人注意。

在神木左前方约四五十米处,是一个名为凤来仪的酒家,酒楼门前的露天广场上,摆着不下三十桌的宴席。

你看它:

八盘十碗、瓜果酒水、红烧清蒸,好不丰盛。

宾客满座、推杯换盏、高谈阔论、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只见一个头发半白,身着灰白色中山装的男子,似笑非笑的走到广场主席台上。

霎时,

掌声如惊雷,一雷强过一雷,宛如雷人来袭。

男子把手伸出来示意众人停下,倒是颇有领导风范,嘴里开始滔滔不绝。

原来此人赫然是神木镇一把手王爱民书记,今天是他五十岁的生日,不止镇上有头有脸的人来了,就连县里面、毗邻乡镇、也自然包括村里,

总而言之,四面八方的不同层次的人都赶来给他贺寿!

“咳咳!嗯!”

王书记对着众人咳嗽。

掌声如浪潮在,一浪胜过一浪,浪浪惊人。

这时后座右排某个不显眼的边缘酒桌上,不知是由于拍手过于卖力、还是小孩贪吃捣蛋,不小心把食物打翻在地。

当然了台上台下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哪会在意这点小事。

人不在意,可低等动物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此时神木树上的乌鸦不知是被掌声惊吓,还是被地上食物所吸引,亦或是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

乌鸦缓慢的由神木树,飞到主席台上方的凤来仪酒家顶檐上,俯视着众人。

你说飞就飞吧!可是这扁毛畜生,像是嫌自己的名声还不够臭似的,竟不忘嘎哇嘎的叫个不停。

看来“以烂为烂”这个成语应该送给这两只黑毛鸟。

台下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议论个不休,王书记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脸上的表情反复变换,好不精彩。

也是!乡下人本来就迷信,尤其还是在过寿发言之时突然飞来乌鸦,无异于天降横祸,谁心里能好受?

他想找个什么办法圆场,可是一时之间哪能轻易想的出来,反而楞在那里!

场面好不尴尬!

台下几个层次稍低的领导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个试图沟通各自那被酒精鱼肉侵蚀得不成样的“秃顶”大脑。

可从来都只是“聪明而绝顶的”,没听说过“绝顶后再聪明的”。

当然了,有人忧愁必有人欢喜,台下也有那么八九个人,或许这是“高层次者”所特有的涵养吧!

他们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掩饰不住,仿佛那蓄势待发的饥饿野兽,随时随地都会出口伤人。

与前面的热锅蚂蚁形成了鲜明对比。

就是这些个“绝顶人物”,一个个看那模样,比台上的王爱民还着急!

可惜机会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光顾没有准备的人。

此时此刻,忽见一个三十出头、身材高瘦的年轻人快步走上主席台,那模样像极了一个主持人。

他先是用手掌举起,示意台下众人安静,然后变掌为指,侧身指着凤来仪招牌,大声开口:

“凤来仪!凤来仪!有凤来仪!凤者,鸟也!刚才飞来的那是什么?那也是鸟!”

“而且还是两只寒鸦,寒鸦自古就是孝顺、富贵的象征。寓意寒鸦代凤而仪!所以说,他故意顿了顿……嗯嗯;这是好兆头啊!”

一:

“说明王书记子女孝顺、家庭和睦;”

二:

“自古唯有有德帝王加冕,国家昌盛才会出现龙呈祥,凤来仪这等奇观;”

“这表明王书记德高望重,必将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官运亨通;”

三:

“将来王书记子女,必定是人中龙凤,财源广进,大富大贵。让我们恭喜王爱民书记。”

啪啪啪……

“牛咔!牛咔!”

这是众人能想到的最好的词。

这名年轻男子说完,先是慢步向王书记走去,后者快步走了过来,并带着浓浓的笑意,前者又加快迎了上去,两人如同多年未见的兄弟,不,应该是主仆。

手紧紧的结合在一起,那个亲啊!那个“紧密”,恐怕连水都穿不过去吧!

王书记满意的点着头,青年人兴奋的弯着腰。

如果说刚才的两只乌鸦用禽兽的方式,诠释的“以烂为烂”和“扁毛畜生”两个成语众人对此还有点懵逼的话。

那么此刻这二个高等动物,本色演绎的“点头哈腰”则真正做到了深入人心,他二人完全当得起人民艺术家的称呼。

“多谢刘主任!多谢刘主任!希望借刘主任吉言。”

说完王书记把头扭向宾客,用手拉着青年男子,向大家介绍介绍说:

“这位是我们神木镇的青年才俊,凤塘村的村主任刘本华。”

“咳!嗯嗯。”

王书记又咳了一声!

掌声如鞭炮,一炮快过一炮,炮炮呻吟,

“妈妈!那个爷爷是不是感冒了?每次上去讲话都要咳两声!可为什么他一咳嗽,下面的人就要鼓掌呢?”

人群中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询问自己的母亲。

“呃……呃!老爷爷讲得好,大家自然要鼓掌,与他咳不咳,没有关系!”

“咳!咳咳!妈妈你的手红了。”

要说谁拍手拍得最卖力,莫过于台下一个长的比女人还像女人的男人,他白皙的手掌几乎要拍出血来!

你看他:

唇薄齿白,眉如舞柳,面似白梨,鼻若悬胆,身穿白色西装,显然经过一番精心收拾。

其余众人无不佩服这刘本华的口才,当然少部分人嗤之以鼻,他们认为其脸皮才是最值得称赞的。

有几个人则是皮笑肉不笑,心里那个嫉妒,原来这几个竟是凤塘村邻的村主任、支书等。

可以预想,此事过后。

王书记是否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尚未可知,但他刘本华指日高升绝非虚谈。

以往王爱民对他都不带正眼看,而且一贯称之为小刘,哪像今天这般重视。

这不,王书记亲自把刘本华领到自己酒桌上,介绍给同桌的同僚们,刘本华心里顿时乐的开花,

因为这些人不是书记镇长,就是乡长书记,甚至还有县里的局长,就数他级别最低,低到无品。

“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建议大家伙合照一个,要不然以后王书记升迁了以后,大家伙就是想聚在一起,还得提前预约呢!”

其中一个脑满肠肥的秃头男子笑着道。

“瞧朱局您说得,我这都快退休的人了,还升迁!就算承蒙在座各位瞧得起,有幸能到县里去养老,咱一起认识这么多年,什么事还不是一个电话的问题?”

“再说了预约那可是商人玩的,我们这些人民的公仆,哪一个不是随叫随到?”

王爱民挽着刘本华的手,像是在回答朱局长,却又对着众人开口,那满脸的得意就快溢出来了。

又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精明中年男子接过话说:

“老朱说的也不无道理,趁现在大家清醒,机会难得,合拍几张当作留念,那么就请刘主任来给我们拍照吧!”

“他们这些年轻人,无论男女,不仅手机好,拍照技术更是一流!我们这些人啊,赶不上时代咯。”

“我没说错吧!刘主任!”

“刘主任”三个字对方咬得挺重。

刘本华听完一阵失落,心里恨得发痒痒,悄悄的问候了这人的祖宗十八代。

原本还想,凭今天的表现,王书记怎么也会让他一起合照的,刚才他还悄悄给后桌的人递了眼神。

可没想到却被一句话给堵死了,尽管如此,但他脸上确是丝毫不漏痕迹的笑着说:

“承蒙谭镇长夸奖,您是一镇之长,您也知道,村里杂事多,今天这交个申请书,明儿那递个证明的,没有手机拍照记录备底,还真是记不过来!我这手机,倒没镇长说的那么夸张,至于拍照技术嘛?勉强凑合”。

“那么就请各位领导站好,我这就给你们拍一拍”。

刘本华把“领导”二字也是说的挺重,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王爱民这时忽然开口:

“我们这十个人加起来都五百多岁了,需要一个年轻人彰显一下活力嘛!”

“刘主任!去叫你那个助手来拍,你不会介意和我们这些老人家一起合照吧?”

“哪里哪里!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原来刘本华的助手便是那个美丽的男人,那人笑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十一人拍了几张后,把手机递给刘本华后,便识趣的走开了,

后者把手机逐一传递给其他十人观看,大家满意的点了点头。

划拳助兴自然不在话下,一直闹到晚上八点,一个个才大醉而归。

当然真正喝醉的,而且醉得最厉害的莫过于刘本华,谁叫他级别最低呢!谁又让他今天如此风光,以至于喧宾夺主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