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小村魅影

更新时间:2021-02-20 13:45:18

小村魅影 已完结

小村魅影

来源:落初 作者:独眼河马 分类:灵异 主角:小宝梅英 人气:

《小村魅影》由网络作家独眼河马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宝梅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梅老师在自己家的庭院被杀,刑侦人员根据综合的材料认定凶手是当晚和梅老师女儿梅英发生关系的卫小宝,可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并不像刚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郑队长和同志们顺藤摸瓜,不但破获了此案,还使葫芦塘里发生的几起妇女溺水案水落石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进驻梅村

九点半钟左右,两辆汽车驶进了梅村。

郑队长他们就在梅家的厨房里打起了地铺,小王住到了隔壁王婶的家。反正是夏天,好对付。

到梅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张村。由老李负责,二李随行。

三李走后,郑队长安排陈老师和小王找梅英谈话;郑队长则带着三个人——刚从警校毕业分配到队里来的小伙子,再对梅英家进行一次勘察。

我们先来说说三李那边的情况:三李向东穿过芦苇荡和葫芦塘来到了小张村卫小宝的家,小宝的NaiNai因为孙子被抓的事一病不起,茶饭不思,小宝他娘也已经好几顿没有端饭碗了,小宝他爹则是蹲在厨房的门口“吧嗒吧嗒”的抽他的旱烟。

左邻右舍有好几个大妈大嫂坐在炕沿上陪老太太说话和叹气。一看就知道卫家是厚道人家,人缘好,卫家出了这样的事,乡里乡亲怎能袖手旁观呢。梅村的案子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小张村的人和卫家的人一样,他们怎么都无法接受小宝杀害梅老师的事实,他们甚至怀疑警察是不是抓错了人。

小宝的父母心里也弄不明白,因为,他们的心里面确实有一些不踏实的地方:小宝十五号晚上确实在梅家来着,而且,小宝前天晚上回来的时候,神情和往常不一样,说不定做出了什么丑事也保不准。在老李的最初印象里,小宝的双亲的确是两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

看到卫家的情形,老李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例行公事地——但却是很客气地在小宝他娘的引导、陪同、帮助下,十分顺利的拿到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一把水果刀和一条裤衩。水果刀就在小宝房间的书桌上,刀插在刀鞘里面;那么,裤衩呢?裤衩已经被小宝他娘洗了,正准备在探望小宝的时候带去,小宝他娘从一个包裹里拽出了那件裤衩。

“是这件吗?”老李觉得有必要核实一下,他看小包娘没听懂他的话,又重复了一下,“是卫小宝十昨天晚上穿的裤衩吗?”

“是——就是这件,这件裤衩还是他南京的二姑买给他的呢,小宝喜欢得不得了,穿了就舍不得脱。”

“大娘,我们还想了解一个情况,”老李看小宝他娘眼眶里噙着泪水,轻声道,“大娘,案子还没有定论,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您能不能回忆一下,十五号的晚上,卫小宝是什么时候到家的?”

“俺家小宝十五号晚上到家的时候快九点了,和他爹前后脚进的门。”

“对,是九点差一点,当时我在社场听书。回到家的时候,小宝刚回来,我们前后脚。”小宝他爹再次确认。

老李非常高兴:“太好了,你们说的这个情况太重要了。”

老李他们离开卫家以后,又了解了几位村民,其中有一位是妇女队长王霞,几个人提供的情况和卫小宝爹娘提供的情况完全一致。

当天晚上,有一个在社办厂工作的小伙子手上带着一块手表,王霞队长问了他时间,是八点四十五分,王队长才让说书人就此打住,明天还要下地干活,乡亲们这才散了。

因为小张村之行非常顺利,没费什么周折,回梅村的路上,老李他们经过葫芦塘的时候,小李提议到葫芦塘里面去看一看,看看这葫芦塘是不是像人们传说得那么邪乎。

老李看时间尚早,就同意了。

他们没有上桥,而是顺着东塘沿向南走,塘边芦苇丛生,要不是踩倒芦苇踏出一条路来,还真没法走,好在夏天的芦苇还没有长成,比较脆嫰,一踩即倒。

塘沿很陡——大李开玩笑说:“要是在这里钓鱼,碰到大家伙还真弄不上来呢。”大李三句话不离老本行,他是个钓鱼迷。

走了一大段路,塘沿开始改变方向,开始朝东南方向弯过去。前面恐怕就是葫芦塘的肚子了,果然水面一下子开阔了许多,塘边有一个码头,黑色的条石伸到塘中,码头大概有两米多长,这里就是村民洗东西的地方。

岸上有一条相应的曲折的小路,一眼望不到头。再看看塘对岸,也有码头,而且有两个码头。小李拾起一个砖头用力向塘中扔去,声音发闷。大李折了一根比较长的芦柴在塘边试了试深浅,四、五米长的芦柴竟然没有打到底,照此看来,王队长所说不虚,这塘中央还不知道有多深呢?

再往前走了一大段路,塘沿又向西南方向折去,然后向正西伸去。在转弯处,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土地庙,掩映在芦苇和灌木丛中,要不是高高翘起的庙檐,那是看不见的。拨开芦苇丛和灌木丛,走到跟前,土地庙周围有一条不甚明显的路,土地庙后面有一个大的高起的山丘,在土地庙和山丘之间有一个凹处,显得非常隐蔽。

小李刚想钻进去,从里面窜出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从小李的脚面上一闪而过,消失在芦苇丛中。大李看清楚了,是一只野兔。

三个人本来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现在应该再加上四个字:“不寒而栗”。

塘边漂着一只船,不过是底朝天,早已朽烂不堪。,底上还有一个大洞,黑咕隆咚的,仿佛那里面藏着什么秘密似的……在葫芦塘的周围和芦苇荡里面,老李他们没有碰到一个人。

在他们返回到小木桥的时候,王村方向传来了猪的嚎叫声,老李知道:准是哪家又要娶媳妇了,这一带有一个习俗,谁家要是办喜事,就要杀一头猪——请杀猪的上门,或者把猪用小推车送到杀猪的人家去。猪杀好后,猪杂碎给杀猪的,算作工钱,大方的人家还会加上一条肉。剩下的,一半卖掉。一半留下来办喜事用。既省了钱,又添了进项。

下面,我们再说说小王他们和梅英谈话的情况:梅英自从她爹出事之后,就一直住在王婶的家里。谈话的地方就在王婶家的堂屋。小王和陈老师在这之前已经拟定了几个问题,他们觉得这次谈话非常重要,这种谈话应该是少而精,所以,该想到的地方都应该想到,这也是郑队长交待的。

陈老师提问,小王记录。

“梅英,我们还有一些问题想问问你,你仔细想想——尽量回忆,好吗?”

梅英点点头,她现在的心情平静了许多,眼角里虽然仍有些挥之不去的悲伤,但多了不少理Xing、冷静的光芒,她的一头长发不再散乱,而是梳成了一根长辫,一直拖到腰部以下,陈老师的眼神中突然增加两种东西,一是惊讶,一是温和,这两种东西出现在男人的眼睛里,通常情况是由于在他这面镜子里突然出现了非同凡响的异Xing,现在的陈老师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梅英坐在椅子上是那样的安静,她异常白皙的脸庞上,有两抹红晕,由于是夏天,白底小红碎花的衬衫越发突显出她的长脖子。

“梅英,卫小宝的水果刀,昨天晚上,是装在书包里还是放在身上的?

“是放在身上的。”梅英的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你能肯定吗?”

“是放在裤衩口袋里的。”梅英还记得他们亲热的时候,自己的手还碰到过那把水果刀的刀鞘呢。

“卫小宝离开你家的时间是——再请你好好回忆一下,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你家的?”

“大概是半夜吧——反正夜已经很深了——大概是十点多钟。”

小王在“半夜”、“夜已经很深”和“十点多钟”这几个字的上面划了几个大圆圈。

如果说三李和小王、陈老师他们有了阶段Xing成果的话,那么,郑队长他们几个人则正好相反,一无所获,也就是说,在老李的勘察笔记上没有任何需要添加和改动的地方。就差死者的遗体没有复查过了,死者的遗体安放在公安局法医鉴定科的冷库里。

不过,进驻梅村的第一天,收获还是很大的。最起码,案子正朝着明晰的方向发展:那把水果刀刚好可以放进那件裤衩的口袋里,只漏了一点刀鞘。可见,在作案工具方面,卫小宝是具备作案条件的,卫小宝回到家的时间已经得到确认。现在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小宝离开梅家的时间与梅英所说的时间不一致,而且存在很大的差距。小王认定,卫小宝和梅英在一起的时间应该在两小时左右。Xing关系的过程是很长的,而卫小宝却说刚要“那个”,说明Xing关系最多是刚开始,就像陈老师所说的那样。从卫小宝回到家的时间看,卫小宝说的是真话。这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吗?

大家都陷入沉思,几个老烟抢又开始喷云吐雾,较起劲来,梅家的厨房里烟雾缭绕。也许是天热的缘故,同志们心里面感到非常压抑。

“这样吧。今天收获还是蛮大的。大家忙了一天,先吃晚饭。”郑队长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王婶正站在梅家的院门口等待同志们去吃饭呢。

郑队长他们是在王婶家搭的伙,吃罢饭后,大家在王队长家那棵老风杨树下围了一个圆圈纳凉。陆续来了好几个乡亲。小李随口提到回来路经葫芦塘的事情,一下子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无非是关于葫芦塘那些神三鬼四的事情,说者无意,听者却从这些传说和故事里听出了非同寻常的东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