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借命阴婚

更新时间:2021-03-06 12:10:42

借命阴婚 已完结

借命阴婚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半尺的追书 分类:灵异 主角:苏岩安童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尺的追书原创的灵异小说《借命阴婚》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岩安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十岁时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这成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血色的夜空下,一行人披麻戴孝穿行在漫天荒草中,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 我胸口的石片也突然变得滚烫起来,安童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往后看,血碑不知何时变成了半透明的红色,上面的纹络仿佛活了一样,映衬着天际的红,显得十分的诡异。 我说:“我过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 安童拉着我,硬要跟我去才放心,我犟不过她,况且她能认得起尸符,应该不会出问题,于是点点头,吩咐陈阳待在血碑附近,不要去碰血碑,等我们回来。 我和安童猫着腰从荒草中摸了过去,而胸口的石片一直在发热,我也不敢靠近。村民突然都停了下来,这个位置刚好和血碑在同一条线上。这证明了我的猜测,血碑上的镇纹有用,它们不敢越线。 安童还想在靠近,我赶紧将她拉住,她瞪着我,月光下眼珠子油亮油亮的,“它们没有知觉,靠近些能瞧得更清!” “不行!”我说,“这太诡异了,说不准背后有人操纵,太近会被人发现的。” 安童耻笑,“我们车子就停在外面,要是有人,早被发现了!” 我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山峰,摇头说,“这里不适合生人居住!这些村民也不会说话,但要是碰了它们,背后操纵的人就会察觉” 这也只是推断,我心里也没底。安童又问:“你是说这些村民不是活人,有人在背地里操纵?” “你觉得呢?”我反问她,安童负责这件案子,陈阳来过这里还活着离开,那么她掌握的信息肯定比我还多。 果然,我这样一问,她就不在说话,这时,村民们都抬头看着山腰,像是在等什么东西! “好冷!怎么突然变冷了。”安童抱着双臂,身子不停的发抖。 现在周围聚满阴气,我感觉不到是因为胸口的石片,她离开血碑太久自然是撑不住。 难道我猜错了?她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警察?还是在试探我?但她的样子不像是装的,我犹豫了下,还是把石片给她戴上。 “别弄丢了,完事了要记得还我!”这石片是爷爷给我的,很小就戴着了,说是有驱邪避秽的功用。 石片离身,寒气顿时从脚底板往上窜,像是要往骨髓里钻,但至少还能承受。 安童戴上石片,脸色就好看了不少。这时,远处的山腰上出现一道黑影,夜空中的绯色也更加的浓,好像凹子的上空挂了一盏霓虹。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具死囚尸体,难道这就是起尸?我问安童她说不知道,起尸符什么的都是李叔告诉她的。 李叔?我问她是不是取器官那天在场的男医生? 安童点头。果然,安童的回答让我肯定了心中的猜想,死囚的器官绝不是用于器官移植。 我问:“死囚器官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有什么用?” 安童说:“这个你没资格知道!” “没资格知道?死人都活了,你还不想说?”我心有怒气,怀疑安童到这来根本不是抓什么毒贩,而是另有阴谋。 我也不打算刨根问底,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而且山腰的尸体开始动了,我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直挺挺的坠了下来。 三四十米的高度,落地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站立的姿势,而且很快朝村民走来。 “跟上他们!”安童有些紧张,但血色的天光下,她的眼闪烁,显得很是期待。 “尸体”走到村民的队伍里后,所有人开始转身围成一个半圆,悄无声息的转身朝着村庄走去。 这时,天上的红色也潮水般退去,露出深邃而漆黑的夜空。 安童拉了我,示意跟上去,我有些怕了,村民们像被控制的机械,但这死囚尸体上的阴气....好像真的要成僵了,弄不好就得出事。 我找了个借口:“先回去叫上陈阳!” “来不及了!”安童急道,“我们必须跟上去,错过这次机会又得等上好久!” 安童的话很明显,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且她很期待。 越是这样,我越不能听她的,拉着她就往后拖。安童终究是个女人,被我连拖带拽的往回拉。 来到血碑前,我两都傻眼了,陈阳不见了!我捏着嗓子喊了几声,回应的只有枯草在风中发出的瑟瑟声。 安童查看了下,回头说:“行李都在,而且不像匆忙离开!” 突然,草丛中传来欷歔声,有道红影在荒草里闪过,我叫了安童一声撒腿就追了上去。 只是追出几米,四周顿时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我措手不及,抬头发现星月暗淡无光,整个天际像是一块巨大的黑布。 “安童!”我喊了一声,但周围静得可怕,这丫头竟然没有跟上来...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这节骨眼上分开,危险系数成倍增加。 没办法,我只能摸黑往回寻她,但就在这时候,前方突然有人喊我,细细听,又连喊了两声,是安童...她什么时候跑到前头去了?难道是两人走岔了? 扒开杂草走了几米,就看到微弱的荧光,安童半蹲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根荧光棒,有些惊慌,看到我就扑了过来。 “怎么搞的,不是让你跟着我吗?”我将她扶起来,责备了几句。碰到她的手感觉有些发凉,我将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两人打着着荧光往前走。 这个方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往河边走,果然,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河边。 刚站到河边,月光就透过云翳落下,照得河水暗沉如墨,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这河水流动竟然没有声音。 而就在这时远处飘来一群白影,那些离去的村民全都朝着河岸走来,人群中有人抬了两口黑黢黢的棺材,脚下无声如同鬼魅。 看到这一幕,我也有些害怕,抓着安童的手躲到草丛里看。 安童的手还是很凉,奇怪的是说话也很少了,我趁机打趣,问她是不是刚才吓傻了,她只是理了理额头的长发,咧嘴笑了笑。 见她这副模样,我也不忍心奚落她,估计刚才走散时被吓坏了。之前还叨叨不停,一副领导派头,现在变成了小绵羊,不过这样也好。 此刻,村民们披麻戴孝顺河而下,朝着山脚走,就在人群的最后,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陈阳。 我看他的时候,他突然回头,这一瞬间,好像所有的月光都聚焦在他的脸上,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表情,无神的双目,微微上扬的嘴角... 他竟然在冲着我冷笑...半蹲在地上的我被吓得一个踉跄。 “呵呵!”安童看到,掩嘴轻笑,我瞪了她一眼,她才没继续笑。 我皱眉,问她有没有看到陈阳,她很自然的点头,看不出任何焦急。我下意识的松开她的手,戒备的退了两步,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心头,她...不是安童... 这样一想,顿时毛骨悚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我也不确定,试探的问:“我给你的石片呢?” 安童在胸口摩挲片刻,拉出红线拴着的石片,“在这呢?要还给你吗?” 看到石片,我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只要她还戴着石片,就不会有事,只是她这变化...除了声音,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好像变了个人。 我说:“我们跟上去,救陈阳!” “那座山...”安童只说出三个字,突然就不说话了,像被按了暂停。 “安童,你怎么了?”我按住她的肩膀摇了摇,“那座山怎么了?” 她有些躲闪,低着头不说话。安童有问题了,但她戴着我的护身石片,不可能被祸秽沾身,我把她扶起来,看了眼远处,陈阳的背影有些模糊了。 “别怕,跟着我就会没事的!”我只能安抚安童,拉着她追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