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无极驱魔人

更新时间:2021-03-06 12:13:27

无极驱魔人 连载中

无极驱魔人

来源:落初 作者:箫语皓 分类:灵异 主角:刘思澜韩峰 人气:

《无极驱魔人》是箫语皓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无极驱魔人》精彩章节节选:在这个天路断绝,灵气消逝的科学世纪,却仍然有数之不尽的先辈同僚,为求大道,舍生忘死,引邪入体的夜帝,白发仍坚的狂散人,苟延残喘的飞僵,封闭五感的流云道长,枯坐井中的老僧,究竟是谁,封了那天,驱逐神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的十多个小时发生了太多事,实在是太累了,刘思澜看着书本上的字已经变得是在爬行的蚯蚓一样,不由得揉了揉眼睛,道:“算了,今天早点睡吧,明天再看。”

小心翼翼的将书本放好,拿起背包,蹑手蹑脚的走出教室,没有给其他上自习的同学带来干扰。

刘思澜回到寝室的时候,发现其他三个室友都回来了,正要开门的她恰好碰见三人准备出门。

“真巧啊,澜澜,一起出去喝杯奶茶吧。”热心的室友巩艳道。

“算了,你们去吧,我想休息了。”刘思澜拒绝道。

“别啊,再过几个月咱们几个都得分开了,恐怕今生今世,都难再见了,你就这么狠心,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么?”看多了煽情电视剧和小说的室友刘芳琳热泪盈眶的道。

刘思澜只感觉压力山大,不就是喝个奶茶吗,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所以说,少看点有毒的小说和电视剧啊。

迫于无奈的刘思澜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出去喝奶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连奶茶店都开始讲究起来,以前叫茶馆,后来叫奶茶店,现在叫水吧,名字倒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可是服务和环境却越来越不如以前了,老人们从来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喝茶的,因为再也没有以前十几个人围在一起,摆着棋盘,喝着粗茶,争得红光满面的时候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现在的茶馆,全身那些小男女,两个人躲在角落里,低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伤风败俗。

“你们听说了吗?计算机系的曹宗和我们系的杨丹准备结婚了。”长舌妇罗丽道。每个寝室,有一个吃货,有一个学霸,有一个中二,当然,爱管闲事的自然也不会少。

刘思澜看着自己的一个个室友,吃货巩艳每天嚷着减肥,却一天比一天吃的多,中二病刘芳琳在看完了虐心系列的作品后,现在已经开始朝着腐的那一类小说发展了,至于长舌妇罗丽,刚认识她的时候,还只是谈论谁谁谁又换了个新手机了,现在已经打探别人的婚姻大事去了,刘思澜总觉得处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貌似很危险啊。

不理会室友门的八卦,刘思澜安静的喝着奶茶,望着外面已经漆黑的天空,孤高的月亮今天仍然准时的挂在天上,不知道昔日美丽的嫦娥是否已经容颜衰老,从多情变作了多愁?

这时,一尊庞大的身影从奶茶门口路过,刘思澜印象深刻,这正是中午叫了三份黄焖鸡的王立凡,只见他怀中抱着一只烤鸡。

望了望他,再回头看看身边的巩艳,这样对比起来,似乎巩艳在自己心中的地位骤然提升了很多,果然,一个人的好坏是要靠另一个人对比出来的,俗话说的好:红花陪绿叶,屎壳郎陪大便嘛。

就在刘思澜怀着坏坏思想的时候,王立凡转动头颅,朝着奶茶店里看来,呆滞的面孔,还能看见张开的嘴角里流出的口水,看着奶茶店上的招牌,王立凡无神的眼中亮起了一道诡异的绿光。

看到这一幕的刘思澜吓得跳了起来,弄得坐在旁边的室友都看向她。刘思澜有些慌张的道:“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有几件衣服还没洗,我要先回去了。”说完不等别人开口,提起背包就朝外面走去。

王立凡臃肿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怎么会走的这么快?刘思澜心惊肉跳的想着,刚才应该只是灯光的反射吧,自己一定是看错了。虽然这样对自己说,不过刘思澜却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反光,那绿光中透出的阴冷,让自己只是在旁边看了一眼,就深深的打了个冷颤。

李浩面带疑惑的望着面前这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美人,道:“美女,又来看监控?”

刘思澜喘着粗气,一把拉过稳坐老板椅的李浩就朝外面走,对于李浩大叫着什么不要啦,人家还是处男,拜托轻一点的话选择性忽视了。

来到外面的路口,看着周围似乎没几个人,刘思澜开口道:“你还记得今天中午吃饭的那个胖子么?”

李浩点点头,道:“那位仁兄如此奇特,想忘记都难啊。”

刘思澜于是把刚才看到的诡异事件告知了李浩,果然,李浩的回答没有超乎她的预料。

李浩哈哈一笑,打趣道:“你想多了吧,那只是灯光的缘故罢了,况且那胖子一看就是个吃货,抱着烤鸡,流着口水不都正常么?”

刘思澜紧皱眉头,道:“没想到连你这个白痴都不会相信,看来我想告诉警察果然是错的么?”

李浩点点头,道:“废话,难道就因为你三言两语,警察还能将那胖子带去谈话不成?你以为你是谁啊,别到时候落的个妨碍公务的警告。”

看着刘思澜眉头紧锁,不知道在考虑什么的样子,李浩开口安慰道:“行了,别想那么多,那胖子又不是你大爷,你管的着么,先管好你自己吧。”

刘思澜翻了个白眼,知道多说无益,干脆转身离去。李浩在后面大叫道:“喂,这就走了,你拉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么,这大半夜的,我们不该找个大大的床,聊一些羞羞的事么,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听到李浩的话,刘思澜走的更快了,不一会就没影了,李浩默默的点起一支烟,四十五度仰望星空,喃喃道:“果然如我这般完美的男人,就这么令人望而却步吗?”

王立凡失踪了,刘思澜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昨天晚上回来就让罗丽帮忙找了,八卦圈的人脉可是很广的,像王立凡这种有着明显特征的人,找起来简直不要太方便。

在付出了一个星期早餐的代价后,罗丽笑眯眯的出去打探了,回来对刘思澜道:“化学系的富二代,王立凡,身高二米零四,体重一百四十公斤,父母健在.......”

“你到底是去相亲的还是去找人的?”刘思澜苦笑着道。

罗丽嘻嘻笑道:“人家还不是以为你这块木头终于动情了,这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你打探消息的啊,不过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难怪那些人模人样的学长学弟跟你表白都被无视了。”

刘思澜捂住额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到底他现在怎么样了。”

罗丽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据说晚上去买宵夜,就没回来,不过像他这种富二代,去外面酒店吃大餐睡豪华套房也没什么奇怪的吧,我已经跟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了,等他回来就回通知我的。”

他可能是回不来了,刘思澜心中道,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高兴的样子,感谢道:“多谢丽丽,那就麻烦你了,明天早餐我会记得的。”

罗丽笑的像只狐狸,道:“那就拜托啦。”

今夜,刘思澜依旧无法入眠,那双被拖入小巷的脚,那道散发出非人眼光的视线,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这世界很危险!

早晨七点,阳光透过窗台,射入室内,印出一个个或长或短,或方或圆,各种形态的影子,一双手伸出来,向着窗口挥了挥,地上手的影子也跟着晃动,在宁静的清晨,这或许是第一个开始运动的影子。

看到落在地上的手的影子,刘思澜小声道:“终于天亮了啊,这一夜可真难熬。”

刘思澜起身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泛红的双眼,很多血丝出现在眼球附近,充分表明了这双眼睛的主人现在的糟糕情况,刘思澜拖着下巴,道:“想了一夜,不知道自己想出来的那个计划究竟能不能成功,总得去试试,对吧。”

撑着眼睛将早上的课业做完,刘思澜跟导师告了个假,就先离开了,目标,黄焖鸡饭馆!

“老板,照旧,谢谢。”刘思澜坐在门口的位置,熟练的点好了餐。

很快,那份鸡就上来了,不过刘思澜却没有动它,她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中的鸡肉,目光却朝着店外四处张望。过了一会,一道躲躲闪闪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来了,刘思澜心道。

今天的打扮依旧犀利,肮脏的衣服,破洞的裤子,油腻的头发,这年头,当疯子就是这么自信。疯子走进饭馆,对每桌的坐的人都上下打量了一番,看来是在寻找今天的“有缘人”,不过还没等他找到目标,早就炸毛的老板拿着扫把就从厨房跑了出来,大喝道:“还不快走,想挨打么?”

疯子看势头不对,赶紧撒腿就跑,刘思澜赶紧掏出钱放在桌上,跟在疯子背后。

刘思澜跟着疯子走了两条街,疯子在路边小摊买了份盒饭,然后走到一旁,坐在地上就开始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念叨:“我前两年遇见一位大官,那官做的可是相当大,可是进去京都开两会的人物,又有什么用呢,患上了绝症,凡人难救,辛亏遇上我,拜入大仙门下,系上长命绳,嘿,不到一个月,病就没了,你说奇不奇。”

看到疯子在那边自言自语,编着接下来要用的台词,刘思澜看时机成熟,迎上前去,开口问道:“请问,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能治绝症?”

疯子斜着眼睛看了看刘思澜,开始装了起来,道:“天机不可泄露,生老病死早有定数,岂能逾越。”

刘思澜嚎啕大哭起来,道:“求求你了,大仙,我妹妹才刚上初中,就得了心脏病,现在二十四小时都在医院里重症监护,要是你能救她,再多的钱我都愿意出。”

疯子眼睛一亮,不过没有答应,道:“既然你有心,我就帮你算算,你妹妹的事。”说完闭上眼睛,嘴里不知道在念着什么,掐着个兰花指。

过了几十秒,疯子睁开眼睛,道:“算到了,你那妹妹前世是一个屠夫,因为杀了太多牲畜,这辈子遭到报应,本该活不过十六,不过天地间总有一线生机,这生机已经在我手里。”

刘思澜大喜,道:“多谢大仙,多谢大仙。”

疯子摆摆手,道:“不用多礼,不过为你妹妹续命,违反了天地自然法则,恐怕会耗费大仙百年功德。”

刘思澜忙道:“钱不是问题,大仙,什么时候能治好?”

疯子道:“不急,先让大仙为你妹妹点上续命灯,接下来的事,得从长计议。”

刘思澜点点头,道:“也对,那大仙,这续命灯得花多少钱。”

疯子听了,摸着下巴,过了两分钟,才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道:“我看你也不容易,这样吧,本来五百一盏的长命灯,我就收你三百算了,可保你妹妹一月之内无事,一个月之内,大仙就有办法救你妹妹了。”

刘思澜赶忙拿出钱来,双手奉上。疯子接过钱后,从怀中摸出一块玻璃玉佩,交给了刘思澜,道:“这块玉佩已经开过光了,你好生收好,驱邪避灾,大仙会保佑你的。”

看到刘思澜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疯子满意的点点头,道:“好了,我这就回去为你妹妹点上长命灯,等时机一到,我会来找你的。”说完这话,疯子站起身来,迈着八字步离开了。

等疯子走后,看热闹的人们也走了,刚才卖饭给疯子的大妈过来道:“小姑娘,你可真傻,那人疯疯癫癫的,整天都在说些胡话,你也信呢。”

刘思澜笑着道:“阿姨,我这不也是疾病乱投医么,至少买个心里安稳吧。”

“哎。”大妈叹了口气,也没再说话,回去继续守着自己的摊位了,她毕竟只是个摆地摊的,能出来提醒一下刘思澜,已经是她能帮到的最大的忙了。

刘思澜面带浅笑,高兴的朝着回去的路上走去,心道:上钩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只剩下等待了,我一个独生子女,哪里来的什么妹妹,竟能吹得如此天花烂坠,本姑娘差点信了你的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