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茅山第一纨绔

更新时间:2020-05-22 07:15:18

茅山第一纨绔 连载中

茅山第一纨绔

来源:落初 作者:火星壹号 分类:灵异 主角:师傅小姜 人气:

主角叫师傅小姜的小说是《茅山第一纨绔》,它的作者是火星壹号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坦白地说,师从茅山一派,我总共学艺也不到一年。然而,受囿于众多清规戒律,不学无术的我却是一再挑战师门的底线:用“移位天眼”考试作弊……借‘乾坤卦术’买彩票……以‘阴阳引’勾搭漂亮女鬼……另外,为了考证鬼的存在,我还把祖师爷的坟头给扒了……于是……我被驱逐了师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家屯一共有三户大姓,村北马家,村西梁家,村东常家……

因为地处太行山麓贫困地带,所以虽然整个村子人口并不算多,包括常年在外打工的也只有两三百人,然而,村民的房屋却顺着山势绵延出好远,甚至村东到村西都会因山坳隔断门户和人烟。

这些年,基本上村子深处的人家都陆续搬到靠近马路的村口来了,以前的老房子大多是留给不远挪动的老人,尤其全家在外地已经安家的人,基本上也只有在过年时回到这里住几天,跟家人亲戚们团聚一下。

我现在跟父母回来过年基本也是这种情况,纯属是跟二叔他们联络感情的,而隔壁梁家这时一家大小从新家到这住,则是为了跟梁父梁母一起过年,顺便照顾原来的亲戚。

因为今年,梁家大女儿和丈夫孩子也一起到这里来过年了,人员难得的齐全。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无非是想说明,平时我们村东不是这么热闹的,甚至还有些荒凉幽寂,尤其几栋上个世界六七十年代建的老房子,平日里根本没有住,上锁的院子更是多少年都没人出入过了,就像鬼村一样,要是平时来个陌生人,还真是有点说不出的阴森惊悚。

坦白地说,就算我是一个学过茅山术的人,胆子也并没有多少变大,反而因为知道之前一些不确定的事会变成真的,我还胆子变小了。

准备好了一切应手的装备,此时我已经抱定了去跟纠缠梁刚的那只鬼斗一斗的决心。

除了梁刚是我家是关系还不错的邻居,我更想跃跃欲试我学到的茅山术到底有多少实用。说起来,平时看张十一除魔卫道这没的说,不过,说到我自己单打独斗,却只有挖坟那一次。

然而,就在我匆匆走出胡同,还没到达梁刚家大门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一幕猝不及防地到来了。

在我刚刚进入胡同,还没到到达梁家的时候,突然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似乎是什么瓷碗磁碟摔碎的声音,紧跟着梁家院子传出一阵嘈杂的尖叫声,一道黑影在众人的追逐下疯跑出来,像野兽一样钻进胡同,没几下就冲到夜幕下的河滩上,仿佛受惊的野兽。

“哥!哥!你回来!你这是怎么了?”

伴随着梁家大小如潮水般冲出,我听到梁晓曼踉跄了一下扯着嗓子喊,随后身后几个孩子也跟着吓哭了。

“快!他姐夫!梁刚这孩子好像是中邪了,你们快去抓住他,别让这孩子再闯祸了!”

梁父咕咚一声摔在地上,似乎刚才是阻止梁刚不成,被一下子掀翻了,不过此时老人家心里焦急,顾不上身上的尘土,爬起来连忙命令家里的男人们去阻止梁刚。

“梁刚!梁刚你个混蛋跑什么!这大过年的你别吓我们!”

如此猝不及防的局面,几个男人一时也被吓傻了。

要知道刚才的梁刚本来默默地吃着饭,突然就怪笑着自语起来,然后又掀翻了桌子,力气大的比牛还野蛮!

“怎么了,晓曼,你家发生什么事?”

我连忙走到梁家大门口,一帮男人已经追出去了。这时只看到一些老**眷在大门口不安地张望,垂泪的垂泪,呼喊的呼喊。

“归一、归一!求求你也快去帮忙,他们只怕人手不够,我哥哥本来好好地吃着饭,刚才不知怎么突然就疯了,乱说什么‘***女’‘恶有恶报’,之后还把我爸打了,现在人也像头野兽一样跑了……”

梁晓曼看到是我,话也说不清楚,直接推着我的肩膀让我追。

“梁刚?疯了?”

我一听也急了,双拳狠狠一攥,撒丫子也追了出去。

他娘的!到底来晚了一步啊!这恶鬼终究还是动手了啊!

别看梁家的人都以为梁刚不过是疯了,或者说中邪了,我却对他的情况心里有数。这哪里是疯,分明是尸气中毒太深,已经被煞气逼得出现幻觉了。

“梁刚!你别跑!大过年的别他妈吓人,你小子到底要跑哪去!咱爹咱妈还在等咱们一块吃饭啊!”

伴随着一阵混乱的追逐声,我听到后面有人大声呼叫,似乎是想把他唤醒。

“驴!驴!咱家驴跑了!我得赶快追回来……要让它跑了,咱家以后拉磨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远远地,我听到已经变了声调的梁刚如此回应大家。

“驴?”

听到这个回应,追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猛然一怔,突然转惊为喜了。

他娘的!到底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啊!还能顶住煞气的侵蚀说出话来……能说出话来就好,能说出话老子就有办法救你了——

我慢慢停住了脚步。

按照村里老人“驴鬼牛神”的迷信说法,但凡半夜里看到不干净的东西,驴即鬼,马即神,见到马倒还好,只要假装没看见就没事了,他们大多只是过路的,于人于物无害,可一旦看见并不真实出现的驴,那可就倒了大霉撞上鬼了,不管是不是有意,那鬼肯定是把你好好捉弄一番。

什么?梁刚现在追的是一头驴?

他要追驴拉磨?

等等!马家屯唯一的石磨在以前的村委大院!

我一拍脑门!

要说捉鬼这玩意,有时候也得靠智慧。

虽说只含糊地听出梁刚说出“驴”“拉磨”这样的字眼,我已经能够判定出他下一步要去哪里。

原村委会大院就在河滩下面的小学对面,那里还有几棵老柿子树,听他这意思,肯定是要去那里无疑了。

然而,虽然目标已经锁定,这梁刚也跟追他的人兜起了圈,一时跳到河槽里,一时又狂飙到山坡上!一个本来就强壮的跟一头牛的小伙子是何等的脚速,再加上人的本性都迷失了就像一头野兽一样,梁刚三晃两晃就把追他的人甩的无影无踪了。

“哼,兔崽子,还挺狡猾!懒得理你,老子守株待兔,在该去的地方等你!”

别看其他追踪的人记得抓耳挠腮,不知该怎么才能捉住梁刚,我却心思瞬间淡定了下来。

打定主意之后,我也不着急把秘密跟其他人说破,一个人却是赫然转进一条幽静的小巷子里,直接奔向前几年都已经荒废的村委大院。

“破煞符啊破煞符,待会就看你的威力了,最好一下就把那恶鬼打出来,咱顺顺利利不知不觉就把这件事给了了。”

一边快速移动着脚步,我一边把右手伸进棉服的口袋里,小心地摸了摸里面小心卷好的那张“甲午玉卿破煞”红符暗暗说。

这基本上是我拜入张十一门下后,根据目前能力画出来最有攻击力的符箓了,虽然在释放的时候,要附加一点指血才能发挥出威力,不过,对付一些寻常鬼怪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匆匆来到这个已经变成谷场的大院,天色已经非常黑了。由于没有月光,一阵阵寒冷的北方呼啸着灌进我的衣衫,让我在这个十分荒凉的院落感觉倍感寒意。

地见可能要等上一会梁刚才会出现,我思忖了一下,发现地上有几根小孩玩耍随手扔下的粉笔头,心头一动立即捡起来又在石磨旁用粉笔画了一个简单的“五行乾坤天网阵”以弱化恶鬼的煞气,这才静心隐蔽在石磨旁一课柿子树下,坐等梁刚的到来。

夜,开始静了起来。

本来除夕之夜应该是鞭炮声声,热闹非凡的,可现在,由于人们大部分都去屋里看Chun晚了,外面反而特别幽静。而且这里又是已经荒废的村委大院,别说是人影,周围就是有人住的房子都非常稀少,只剩下一座座又破又漏雨,无人居住的老宅。

我抬头望了望天,发现今天的夜色特别的沉,本来就没有月光,再加上山里风凉,如今这个人迹皆无的谷场就更加空旷了。

“唉,张十一啊张十一,当初你为嘛要让我懂这些门道啊,如果你不让我接触茅山术,我就不知道梁刚是怎么回事,如果我不知道梁刚是怎么回事,我就更不会多管闲事了……”

呆呆地望着树上的枯叶,这时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如今早已不知去向的张十一来。

摸着口袋里的红符,想起《上清秘典》,想起茅山术,我嘴上虽然依旧满是幽怨的碎碎念,不过,对那年的张十一还真是挂念,莫名的忧伤。

还有师弟小姜……

不知不觉分别已经有大半年,不知道离开那座道观后他的性格是不是已经改了,从此跟张十一认真学习,已经练成了比我更牛逼的茅山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