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劫色成瘾:一品神探夫人

更新时间:2021-10-11 14:40:14

劫色成瘾:一品神探夫人 已完结

劫色成瘾:一品神探夫人

来源:落初 作者:水洛卿 分类:灵异 主角:娄屠夫 人气:

《劫色成瘾:一品神探夫人》是水洛卿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劫色成瘾:一品神探夫人》精彩章节节选:【悬疑简介】:  父丧无骨,母葬无骸,突如其来的绝门大火,莫名其妙身中剧毒。  两副白骨,旧址新府,二十年已过,为寻真相峥嵘归来,却落得一年三娶,三条人命丧黄途。  是巧合?是意外?  命硬不详,天寡孤独。  究竟是天意弄人还是人心阴谋?  四块精雕玉牌,三个毫无关系的人。厚禄高官,得道高僧,失忆孤女,他们之间有何关联?  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疑云重重的案中案。毫无关系的线索织就没有头绪的真相。  究竟谁才是推动一切的幕后黑手?  【神探简介】:  一双素手,抽丝剥茧,还真相现,申逝者冤。  一双鬼眼,捕风捉影,言逝者言,尽生者事。  迈过陈尸,跨过鲜血,揭开重重谜团,当一切掩饰瓦解,繁华落幕,水落石出。  真相,  从来只有一个……  【领衔简介】:  父死母亡沦为遗孤,世袭一品,却疑云缠身,怪异事件频频发生,背后之人究竟意欲何为?背负双亲血海深仇,蛰伏二十载,他,王者归来,搅动风云,掀起朝堂腥风血雨,只为查出凶手是谁。  记忆碎片如潮水,噩梦缠身十五载,那丢失的记忆究竟是什么?她不知道,茕茕求索,终一日打开尘封记忆,一切却再回不去原来模样,揭开真相的她,又该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不跑啊?”娄姒言转头瞧了瞧跟在沈拓身后的壮汉,看上去长的五大三粗却笨的实称,不禁反问,“别告诉我你打不过他们?”

“他们不过是山野村夫,不会武功,我不和这种人动手。”

“有原则!”娄姒言赞赏的拍了拍沈拓的肩膀。心里却另有想法,沈拓当初追上她的时候,下手毫不留情,却在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放开了她。

她自知没长一张惊世骇俗的脸,不足以让人一见倾心,自己多年来在丰州虽然查探过不少疑难杂案,但是因为她爹娄师德不允许她抛头露面,所以她多为易容装扮,平素里很少见人,印象中绝没见过他。

试想任何一个人,见到盗马贼,要么打要么赔,有几个人会把贼带在身边?除非他有其他目的。

沈拓不知这一刻娄姒言脑子里电光火石一瞬间所想,身子微微一让,刚好避过某人的咸猪手,“你还要怎么折腾?”

娄姒言伸出去的手一空,拍在了空气中,尴尬的收回来,“兄弟,要不是我,你刚才就被烤熟了,你是不是应该客气点?”

沈拓无语的把目光转到远处,选择不回答。

“我接下来要做的,可是为了在不动您老人家原则的基础上名正言顺的救你。”娄姒言用手肘碰了一下沈拓,嘴角啜着神秘的微笑。

“好了,活着就行,别的我也不管了。”娄姒言转过头去挥挥手,转身智叟先生道,“智叟先生,我还有一个很小很小的请求。”

“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老朽定当尽力满足。”

“我要一个人。”娄姒言一本正经的看着智叟先生,“一个熟悉周围环境的聪明人。”

“聪明人……”智叟略微思索了一下,目光在众人身上游走,最后落在了沈拓对面的青衣少年身上,“林奇。”

娄姒言顺着智叟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少年屹然挺立,她用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少年长的干净利落,刚柔并济,看上去就让人觉得舒服,关键是他一直在状况外,没有别人那么大的敌意,算是这个不正常的镇上最正常的人了,娄姒言点点头算是认可了。

“你要好好配合闫姑娘,不得无礼。”智叟先生对林奇嘱咐道。

“放心吧,智叟先生。”林奇恭敬的朝智叟先生拱了拱手。

娄姒言笑着走过去顺手在他肩膀上一搭,“走,开工。”

“等等~”搭着肩膀刚走两步,娄姒言又停了下来。

智叟眉头微皱,“姑娘还有何事?”

“没事没事。”娄姒言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借丝帕一用。”娄姒言左转45度,扯了个标准的微笑,优雅的把手伸向近前一女子面前。

那女子拿丝帕的手愣了一愣。

娄姒言停也没停,顺手抽出她手中丝帕,“谢啦。”说完顺手把披散的头发束了起来,招呼林奇,“走吧。”

“去哪儿?”林奇稀里糊涂的跟在娄姒言身后,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

“随便走走。”

“哦。”林奇木木的应了一声。

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娄姒言觉得舒坦多了,这个镇子古怪,人也古怪,那群人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敌意,让她有一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十分难受。

“你们这里为什么夜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灯笼火光都没有?”娄姒言一边四处看一边随口问道。

“我们要给阎王爷让路。”刚刚智叟已经交待了要好好配合她,所以林奇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给阎王爷让路?我没听错吧。”娄姒言惊讶道,“听着真新鲜,合着你们还能挡着阎王的道呐。”

“呸呸呸呸呸”,听她这么说,林奇连忙唾了几口唾沫,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嘴里还念念有词,“阎王爷保佑,是这个女人对您出言不逊,您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神神叨叨你干嘛呢?”

“你得罪了阎王爷,会被收走的。”林奇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瞪着她,眼睛里全然不见最初的和善,透着一股冷意。

“是吗?”娄姒言却不以为然,“什么时候收?是亲自收吗?我这些年没少跟他抢人,还真就没见过他。”

“疯子。”林奇低啐一声。

娄姒言没理他,继续问道,“简单把你们镇说给我听听。”

“我们镇叫阎王镇,镇分镇南镇北,镇南就是这了,镇北就是草堂那边。”

“为什么叫阎王镇?”娄姒言随口问道。

“镇上前些年发了瘟疫,死了不少人,后来一些人就开始供阎王爷,阎王爷保佑,那些人竟然都活了下来,智叟大人就是那场瘟疫的幸存者,后来为了感激阎王爷,智叟大人就把村子更名为阎王村。”

“阎王村?”娄姒言转头诧异的看着他。

林奇一怔,连忙改口,“阎王镇……阎王镇……从那以后全镇的百姓都开始供奉阎王爷。”

“供阎王?”娄姒言瞪大了眼睛,脑袋里突然出现了一幅驴唇不对马嘴的画像,合着昨天在破草庐里挂着的画像是阎王,娄姒言实在忍不住咄咄称奇,不得不佩服那画技,这要没人说,还真是看不出来。

“你们不仅信阎王,还供阎王?是嫌命太长了吗?”

“呸呸呸,瞎说。”林奇瞪着娄姒言,颇为她的言行恼怒,低声道,“我们这里近年来犯小鬼,供阎王爷是保命的,不供的都要被收走的。”

“开什么玩笑?”娄姒言哂笑。

“你不信?”

娄姒言摇摇头,“不信。”

“你跟我来。”林奇说着朝四外看了看,见周围没人,走在前面带路,娄姒言跟在后面,嘴角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娄姒言跟着林奇,穿过一条弄堂,转了几个弯,又走了大约两里路,远远的就看到一座石板屋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四面都已被石板封死。

“就是这了。”林奇把她带到石屋门口。

娄姒言看着石板门上硕大的铁锁,“这是?”

“这把大锁只有智叟先生有钥匙,我们是开不开的。”林奇低声道,“不过你可以从这爬到上面去看里面的情况,看了你就知道了。”

“钥匙?是这个吗?”娄姒言说着,慢吞吞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把钥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