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

更新时间:2021-10-25 13:54:34

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 连载中

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

来源:微小宝 作者:逐星虫 分类:灵异 主角:杨沈 人气:

新书《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逐星虫,主角杨沈,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被最亲近之人背叛,落入冥界,命中注定的相遇,却将她还未愈合的心口再次撕裂。为了那份爱而不得的心动,她努力的想追上那个男人的脚步,可是……“你可知道,我们是生生世世注定了不能在一起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河的这一岸依旧是成片的彼岸花,红似血,媚胜妖,却又映满伤悲。

穿过这里,进入了一座城,里面华灯高照,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几乎与人间无异。白萧颜说这里就是幽都了,穿过这里,来到另外一座城,城门外挂着一块大牌匾,上面写着“冥府”二字。

进去之后,又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阎罗殿。

阎罗殿的建筑风格与人间的县衙有几分相似,但相比之下又要奢华得多,几乎能与人间的皇宫媲美。

只是它的颜色格调以灰黑为主,看着有些死气沉沉的。

阎罗殿外,几个手脚都被铁链铐住的鬼正在排着队,旁边站着几个与白萧颜穿着一样的人。

看来他们也都是来报道的新鬼,白萧颜朝着他们望了望,皱了下眉头。

“哎,今天新鬼怎么这么多,看来我们还要等一会了。”

这时,一个身穿黑袍,戴黑帽的胖子领着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排在了杨萤枝的后面。

这胖子的着装和白萧颜几乎一样,只是全都是黑色,白萧颜帽子上写着“一见发财”四个字,而他的高帽上写的是“天下太平”。

同样,他的手上也拿着哭丧棒和招魂牌,牌山写着“正在捉你”,看样子他应该是黑无常的手下。

他刚一走过来就热情地向白萧颜打招呼。“唉,萧颜,这么快就回来啦。”

白萧颜笑了笑,“是呀,我办事可不像你,总是拖拖拉拉的,前天领的差事,怎么现在才回来,要是让范大人知道了肯定又要训你一顿了。”

那胖子不好意思地埋了一下脑袋,然后一脸不满地盯着他带回来的老太太。

“别呀,你可千万别让范大人知道了,其实我也想快点办完差事的。还不都怪这老太婆,过来望乡台就死活不肯走了,还说什么想要返阳,真是不知死活,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押回来的,所以才慢了些。”

老太太低声哭着说:“我的孙儿……”

白萧颜看了看她,只见她面如土色,无比哀伤,苍老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好了好了,自己工作效率低,还怪得了别人?我还不了解你吗。”

胖子鼓着脸颊一笑,不再多说。很快他的目光无意间落到了杨萤枝的身上,随之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什么至宝一般。

他越看越带劲,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杨萤枝的灵躯果然是天姿国色,非同凡响,不光是人,连鬼都为她着了迷。

胖子笑盈盈地说:“唉我说萧颜,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我怎么就遇不到这种好事。”

白萧颜看了他一眼,立即会意。

“说什么呢?她是我姐姐,不得无礼!”

说着,他立即走到胖子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看着胖子色咪咪的样子,他很是气愤。

“不许看!”

这护短的样子,竟有几分可爱。胖子摇了摇脑袋,“就算是你姐姐,看看都不行呀,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说着,他不屑地转过身去,似有几分挑唆之意。

“你这死胖子,你……”

杨萤枝拉了拉他的衣袖,“好了,小白,怎么能这样和朋友说话呢。”

白萧颜撇着脸,“朋友?和他?”

杨萤枝走到胖子跟前,行了个礼。“这位大人,小白年纪小,不懂事,还请莫怪。”

胖子看了她一眼,这么近距离,脸颊瞬间变成了猴屁股。“没没有……”

“我看你们关系还不错,既然是小白朋友,那我也会把你当朋友的,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胖子傻傻地一笑,神色无比紧张,像是从来没和女孩说过话一样。“是是,我和萧颜是最好的哥们了。”

他拍了拍白萧颜的肩膀,“是不是呀,萧颜?”

白萧颜不予理睬,他又笑着说:“既然是萧颜的姐姐,那也就是我的姐姐了,以后在冥界遇到了事只管来找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推辞的。”这话说的很认真,但却把大家都逗笑了,看这胖子就像是个活宝。

这时,不知何处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聊得挺开心的呀。”

寻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公子从阎罗殿的侧门走了出来,他肤白如雪,鼻梁挺拔,眼睛有些小,其上面伏着两条细长的眉毛。

他的面容极其冷淡严肃的神色里似乎还透着一丝阴冷的笑,他的着装同样和白萧颜很像,只是看着更加华丽一些,素净的白袍上用银线秀了很多精美的图案。

他的腰间挂着一个金牌,隐约可见上面有“无常”二字。他刚走过来,白萧颜和胖子就齐刷刷地喊道:“谢大人好。”

看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谢必安了,杨萤枝跟着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了。”

“你就是杨萤枝吧。”

杨萤枝恭敬地点了点头,“正是民女。”

“好,果然是气质不凡。”

“大人过奖了。”

白无常转头对白萧颜说:“萧颜,辛苦你了。”

“都是属下的本分。”

“嗯,阎王爷吩咐了,你们不用在这里排队了,直接和我从侧门进去把,他要单独审问杨萤枝。”

“是。”

杨萤枝一听这话,心里变得有些紧张,这是唱的哪一出?自己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女子,竟能有这样特殊的待遇,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阎罗殿上,一片安静。其两侧站着十来个阴司,皆手持铁链,威严肃立。最上面的大座上坐着阎王爷,他是个五十来岁的长者,面目有些威严。

他的背后站着牛头和马面,身边站着一个长须老者,一手持笔,一手拿着生死簿,显然就是崔判官了。

杨萤枝走到大殿的正中央,行了个跪拜之礼。

阎王爷威严肃穆地问了一声:“殿下所跪何人呀?”

杨萤枝心想,不是你特地招我进来的吗,现在居然还装作不认识我似的。但毕竟他是阎王爷,不敢冒犯,于是她也只好毕恭毕敬地回答。

“民女杨萤枝,见过阎王大人。”

阎王挥了挥手,“起来吧。”

“谢阎王大人。”

阎王捏了捏胡子,仔细打量了一下杨萤枝。

“嗯,长得倒是挺可人的,和本王说说,你是想去投胎呢,还是先在冥界住上一段时间呢?”

杨萤枝愣了一下,这问题有些奇怪,什么叫先在冥界住上一段时间,这明显是话中有话呀。

“小女当然是想投胎了,下了阴间的鬼哪一个不想重新投胎做人的呢?”

阎王一笑,“能不能投胎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他朝一旁的崔判官挥了挥手,“老崔呀,你翻一下她这辈子的因缘录,看一下她有没有资格去投胎。”

“是。”

他立马拿出一本册子查找了起来,片刻之后说道:“启禀阎王大人,此女生于官宦世家,父亲是当朝的丞相,只可惜母亲是一青楼女子,所以她从小便受尽人世的苦难。她一生倒也没做过什么穷凶极恶之事,只是她在嫁给当朝皇帝宇文寻后,为了帮他夺取皇位,用恶毒的手段害了不少人命。就此看来,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听到这里,杨萤枝的心如海浪般汹涌起来,为了那负心人做的事,到死都还牵连着自己,回想起来简直追悔莫及。

十八层地狱,这个词对于多少人来说都是闻风丧胆,但杨萤枝此刻面容却是十分平静,心也同样坦然。

不就是下十八层地狱吗,连人彘之苦都受过了,还有什么好可怕的东西吗?她此刻便是这样想的,但如果她真的见过十八层地狱里的惨象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白萧颜吓得几乎快要窒息了。

阎王爷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崔判官。“那按阴律应该判她下到第几层呢?”

崔判官又翻了翻册子,说道:“她虽然害了些人命,但这些人本来也是罪大恶极,且此女性本向善,在人间也积累了不少阴德,功过相抵,应该只需要判到第四层孽镜地狱即可。”

阎王点了点头,拍了一下案板。“也好,就让她去孽镜地狱好好思过吧。”

孽镜地狱是十八层地狱的第四层,若是人在阳间犯了罪,即便是不吐真言,或是走通门路,上下打点瞒天过海,在阳间逃过一劫,死后便要被打入孽镜地狱。

虽然在孽镜地狱不会受皮肉之苦,但对心理的摧残却是十分严重的。被打入孽镜地狱之后,你的四周将会被孽镜笼罩,孽镜上会不断重放你在人间犯下过的罪行。

无论你往那里看都能看到,哪怕是闭上眼睛也一样,长期下来,精神就会崩溃,苦不堪言。

孽镜地狱以三千年为一日,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罪鬼要在里面服刑一百年,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当然杨萤枝还不知道这些,所以她打算坦然服刑,而一旁知道内情的白萧颜则是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是站了出来,走到大殿的最前面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请门阎王大人开恩,千万不要把杨萤枝打入孽镜地狱呀!”

他这一举动,振惊全场,包括杨萤枝在内全都愣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