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国势无双

更新时间:2021-02-23 11:39:54

国势无双 连载中

国势无双

来源:落初 作者:遇难呈祥 分类:历史 主角:李弈李云亭 人气:

完结小说《国势无双》是遇难呈祥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弈李云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起点第二编辑组签约作品]  我以我血荐轩辕,典型的南宋末年狂想,与现实无关!  讨论群3622534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弈瞬时间觉得酸、甜、苦、辣齐上心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刚刚还以为贾似道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花瓶,但转眼间就又从地狱中上了天堂,一时间竟站在那里发起呆来。

蒲寿庚诧异的神色一闪而过,瞬间就恢复了原状,笑道:“原来下官就要和状元公共事!这酒如若不喝果然就是下官的不是了。”

李弈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云亭何德何能,竟得皇上和相爷如此看重。日后,云亭和蒲大人必将齐心协力,方才不负皇上和相爷的厚望。”

贾似道笑道:“这就对了。来,今天咱们来他个不醉不归。”

一时间,三人推杯换盏,酒席上竟然热闹非凡。李弈虽说嘴里在喝着酒,但心里却不禁汗然:想必自己刚才的样子实在很可笑吧?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反观刚才蒲寿庚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才是老油条。

也不知喝了多久,贾似道居然还不喊停,李弈只觉得自己的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起来。抬起头来向贾似道看去,只见贾似道也已经醉眼迷离,却还在举杯劝饮。

再转头看向蒲寿庚,只见蒲寿庚的两眼已经呆滞,酒杯早已经倒在了几上,两只禄山之爪却在为他倒酒的侍女身上乱摸。那侍女满脸通红,却又不敢离开,只好尴尬地站在那里任由蒲寿庚抚弄。

李弈知道蒲寿庚喝的已经差不多了,轻咳一声,站起身来笑道:“相爷,今日云亭确实不能再喝了。不如改日由云亭做东,再相请蒲大人不迟!”

贾似道两眼翻了几翻,看了看李弈,再看了看蒲寿庚,、仿佛刚刚看到蒲寿庚的醉态一般,笑道:“老当益壮说的莫非是你?哈哈……”说着指向那侍女,道:“你、你叫什么来着,快快扶起蒲大人休息去吧。”

那侍女急忙向贾似道福了一个万福,红着脸吃力地扶起蒲寿庚,向舱内的客房走去。

李弈看到蒲寿庚醉态可拘的向房内走去,便向贾似道躬身施了一礼,道:“相爷也快快休息一会吧。云亭告辞!”

哪知贾似道一摇脑袋,大声道:“不急、不急。云亭,再陪老夫逗逗蟋蟀去。”说罢,竟不容李弈回答,摇摇晃晃当先向外走去。

李弈不禁暗暗叫苦,心道:这贾似道喝了这么多酒怎么还不睡觉?而且在船上也带着蟋蟀,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想归想,但只有起身跟在贾似道身后向外走去。出了船舱,老管家还在外面等候。见贾似道摇摇晃晃的喝多了,急忙上前搀扶。

只听贾似道高声道:“走,老夫到斗室去。”

老管家低头不语,搀着贾似道向船尾走去。待几个人行到船尾,李弈才发现后舱还有一个大门,门口早有小厮等候,见三人过来急忙把门打开。

李弈向里望去,只见一目了然,除了没有雕象之外,居然和“半闲堂”里的布置一模一样。

老管家径直将贾似道搀扶进去,这才告退。等老管家将门轻轻关上,贾似道一屁股很不雅观地坐在地毯上,向李弈笑道:“云亭,坐。”

李弈道了声谢便也坐了下来。只听贾似道笑道:“没想到云亭的酒量如此之小。”

李弈随口恭维道:“云亭哪里有相爷的海量。”说完,忽然觉得不对,只见贾似道笑吟吟地坐在那儿,哪里还有一丝醉意。

贾似道显然发现了李弈神情的变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踱了几步道:“哈哈,云亭可是在怀疑老夫为何装醉?”

看了看李弈迷惑的神情,觉得很满意,继续道:“看来云亭虽是漳州人氏,却还是对蒲寿庚那老匹夫不甚了了呀。你以为那蒲寿庚是真的醉了吗?”

李弈一直以为蒲寿庚是贾似道的人,并没有往他处去想,这时听了贾似道的这番话还真是吃了一惊。

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贾似道又道:“这老匹夫只不过是想迷惑老夫。哼!在老夫面前装醉摸女人,就是想让老夫认为他玩物丧志,去掉老夫的戒心罢了。”

李弈心中顿时明了,原来贾似道弄这么大排场,又是装醉又是假装斗蟋蟀也只不过是为了迷惑蒲寿庚而已。想到此处,不禁笑道:“恕云亭冒昧,相爷为何也要装醉?”

贾似道笑道:“蒲寿庚此人原本是大食人后裔,自小好勇斗狠,后与其父从事海上贸易,竟然富甲一方,几乎闽、广的海舶尽归其所有。就算别家有一两艘海舶,也得仰此人鼻息,如若不然出海必遇海盗。”

“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海盗从何而来,但却无凭无裾,根本奈何不了此人。先帝在时,不知此人又许了董宋臣那厮什么好处,居然被授以泉州市舶司使一职,掌管了我大宋每年几百万贯的岁入。”

“皇上登基以来,此人又百般讨好于老夫,年年都要送与老夫一些价值连城之物,在老夫面前扮作一幅胸无大志的模样。老夫也乐得和此人虚与委蛇,也扮作一幅贪财好酒的模样,正所谓以己之道,还施彼身。”

看了看窗外,长叹一声道:“须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人掌管着我大宋大部海外贸易,又有一群朋狐社鼠紧随其后,长此以往,恐非我大宋之福。老夫为此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甚是忧虑呀!”

说到此处,贾似道猛然转身,注视李弈道:“云亭,此次使你前去泉州,就是在蒲寿庚的眼皮底下放了一根钉子。不过,此人的势力在泉州已是盘根错节,你万万要小心从事,慢慢弱化他的实力,也好为朝廷分忧。”

“这几年来,朝廷派往泉州的知州均被此人所架空,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

************************************

傍晚时分,李弈才心情复杂的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贾似道所说的这些他并不是不知道,只要细细观察一下历史,就不难发现蒲寿庚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只看他轻而易举的除掉2500名进入泉州城的淮兵和城内的赵氏宗室,就可以大致估算出他在泉州的势力。

如果不是元朝势大,此人未必不会闹出些风浪来。而贾似道虽然说的大义凛然,但绝对不是为了宋室,只不过不能容许有自己的势力渗透不进去的地方罢了。

而自己需要怎么做呢?这次赴任泉州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一次天赐良机,只要自己能够掌握住局势,打出一片新天地来也是一件很可能的事情。何况泉州离台湾那么近,如果能把台湾神不知鬼不觉的开发出来,绝对是一个极好的基地。

那么先在临安除掉蒲寿庚?想到这里连自己都觉得不现实,那蒲寿庚既然有胆到临安来,就说明他是有恃无恐的。毕竟他的大儿子蒲师文也算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绝对能够镇住局面。如果这么简单,贾似道早就动手了,哪用的着自己费心。

心事重重的走进院中,只见一条人影小鸟一般跑了过来,喜道:“老爷,您可回来了。中午您没回来用饭,又没说一声,可把晴儿急坏了。”

李弈不用看就知道是晴儿,当下欠然道:“中午有点急事,到贾相府上去了一趟,被贾相留下喝酒一直到现在才完事。”

话音未落,只见陈遂走了出来,笑呵呵地道:“怎么样,晴儿姑娘?我说李大人没事你偏不相信,非在这院中候着不行,这不李大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吗?”

李弈听了心下甚是感动,没想到自己只不过中午没有回来吃饭,这小丫头就担心成了这个样子。当下柔声道:“晴儿,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老爷我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

晴儿小脸一红,轻声道:“是,老爷,小婢知道了。”

话音刚落,突然惊呼道:“啊!坏了,小婢还没做饭。老爷,您先和陈公子说会儿话,小婢这就去做,一会就好。”说罢,转身匆匆向厨房赶去。

李弈一直目送晴儿的背影进入后院,这才想起陈遂还在身边站着,急忙掩饰道:“嗨,这丫头,真是……”

见陈遂笑了笑,并没说话,李弈这才轻咳一声,道:“大举,你叔父的事情已经有着落了。”

陈遂喜道:“这么快?真是多谢李大人了。”说着,突然拜倒在地,庄重地道:“李大人的大恩大德大举永记在心,别的也不多说了。”

李弈急忙将他扶起,笑道:“怎么大举如此客气?这事情倒是有着落了,只不过还得等待些时日。”

陈遂急忙道:“不着急这一时半会的,只要有法子就好说了。”

李弈笑道:“大举,明天你们兄妹先回龙溪,顺便转告家母一声,叫她老人家先不要到临安来了。朝廷已经任命我为泉州知州,过两天圣旨下来我就赴任。等我到了任上,和蒲寿庚说一声,他应该不会驳我的面子,到时你们叔侄再见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