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之乱世军师

更新时间:2021-07-15 13:55:57

重生之乱世军师 连载中

重生之乱世军师

来源:落初 作者:大漠青锋 分类:历史 主角:莫竹萧家 人气:

《重生之乱世军师》是大漠青锋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乱世军师》精彩章节节选:一个网络写手,一不小心被滚雷击中,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投身到了一个门阀废物私生子身上,本打算就此混完一生,可为了生存以及报答二皇子恩情,他不得不逼着自己走上了一条辅佐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

夜色已深,轻匀如绢的浮云,团团簇拥着圆月。清辉把周围映成了一轮彩色的光晕,由深而浅,若有还无。

李慕然坐了起来,他已经接受了现实,只是不知道,在这个乱世里,他能干点什么,又该怎么活下去。毕竟,无论什么时候,活着都是那么重要。

不知何时,莫竹也醒了,悄悄地站到了他的身后。

两个人谁也没先说话。就这样过了很久。

满天的星辰又密而忙,点点闪烁,看起来天际好不热闹,却又声息全无。只是偶尔会有叫虫,穿插在这夜空中。

“公子,早点歇息吧。”终于,莫竹还是不太忍心看李慕然熬着身子。

“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回萧家了。”

“回萧家么。”李慕然喃喃自语,也许回去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吧。

各自歇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莫竹带着李慕然离开了莫家村。

小姑娘偷偷跑到了村口,她想向李慕然道别,可又害羞不敢说话,小姑娘躲在了村口的槐树后面,看着李慕然,冲他做了个鬼脸。

李慕然大笑着挥手走开了,从今天开始他就是萧然了。过去的生活,都将通通告别。

两人终于是要赶回萧家了。这一路上莫竹不住的给李慕然恶补有关萧家的知识。

原来萧家,是一个作为北齐三大门阀之一的存在。在安西厉兵秣马,抵御着野蛮的西戎部队。家主萧井行,更是上一任的北齐兵马大元帅,曾经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现如今,萧井行年事已高,也要开始正式安排萧家的下一任掌舵人了。之前萧家更多的,需要仰仗多年与南唐作战的冠军侯——长房大爷萧无极。

可惜,这次长水沽一战萧侯爷遭受小人暗算,受伤颇重,陷入了昏迷之中。不得不被从前线送回安西。

已经一个月有余,他如果再不醒来的话,恐怕萧家就要换掌舵人了。

凡是来过安西城的人都会发现。

安西萧家,真就是安西王一样的存在,萧氏一族府邸就在安西城的东部,占据了整个城池的五分之一。门口一条小路,是安西有名的士子路,路分左右,一边是萧家大宅,一边是安西都府。

两所宅子的大门,正对着。门口随时站满了兵丁还有衙役。

莫竹李慕然二人从小路上走来,自然引起了民众好奇的目光,这俩人是谁啊?怎么敢走进这深门高院的小路?

兵丁和衙役也看了过来,一整天了都没见过个人走正门的。难得来了两个,却又都不认得这是哪位人物。

莫竹李慕然两人终于停下了,李慕然看到一座朱门阔府,高高的围墙包着,金匾朱漆黑底,上书四个大字,安西萧府。

莫竹走上了台阶,从怀里拿出一个令牌,随手甩给了兵卫。那人一见令牌,不敢怠慢,拜倒在地。

门外的兵丁不等同于下人,他们是要在城外的部队里定期轮换的,萧府这么大,不一定每一个站岗的兵丁都认识他莫竹,可是他们都认得这个令牌。

这是萧家大房的令牌,通体白玉,上书三个鎏金大字,萧无极。为了这次接公子回来,萧无极把令牌赐予了大管事,让他便宜行事。后来,就又给到了他莫竹手里。

莫竹收回令牌,点了点头,对门子说道:“快去禀报老太爷,就说大公子回来了。”

李慕然站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

只是片刻,萧府的大门便打开了,一队队下人排列在两侧,迎接着李慕然的到来。

莫竹冲李慕然笑笑,他看到公子对此一点都不紧张,心里别提多欣慰了。

李慕然自幼熟读各类网络小说,对这些大家族的勾心斗角条条框框看得透彻。

更何况他还只是个不能习武的私生子。到底怎么办,还得看老太爷的态度。

莫竹陪着李慕然向内宅走去,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必园子带路,路上也不会有人施以阻拦。

李慕然就这样边走边看着。不得不说,确实是闻名不如一见,之前总是听莫竹说萧府很大,有安西城五分之一。可这种描述,在脑子里根本没有概念。

李慕然之前一直在想,大到头了,也就是乔家大院那样的大吧。来了以后才发现,这恐怕得有承德避暑山庄那么大吧。

路过一处院落,假山浅湖,绿柳墨竹。李慕然看到小院里面有几十名小童正在背书,正前是一位先生,不住地为他们解惑。莫竹说这是外房子弟,专攻文事。

又过一座大门,这才进入了内院,面前是一大片空地,看样子是被做了演武场。两旁架满了兵器,还是十几位孩童,正随着老师一起观赏兵法布局。

莫竹说这是内房子弟,正在学习兵事以及武事。

想来这就是萧氏一门可以经久不衰的缘由吧,子弟庞杂,却又不娇纵。不论是外房或是内房的子弟,都会经过一定的培养、学习。能力出众的可以越级学习。在这里要靠的不是关系,而是自身的努力和才华方能出头。

两人走到一处大的庭院,他们停了下来,莫竹让李慕然在堂下等着。他则持着玉牒上正堂禀报。

路上遇到一些家奴院工,他们都施礼跪拜,毕竟他是从正门进来的贵人。

李慕然有些无聊,这萧家等级如此分明,那他岂不是少了好多乐趣。而且,看小说里世家门阀们都有婢女侍候,他的侍女之前应该都被杀了,也不知这次回来还能不能再分几个。

想了那么多,李慕然都忍不住笑了。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大的门阀,李慕然心里还是没底儿,他会问些什么?会考校他的武功么?会不会问他的母亲?这个便宜老妈他也不认识。

…………

“莫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你们俩人回来,其他人呢。”堂上一位老者问道。

老者自然就是萧老太爷,他的身旁两侧,坐满了萧家内房的族人。上首第一的位置是大房的,大房大爷昏迷未醒,椅子上只坐了大夫人一人。

后面的二房三房四房倒是来齐了,分坐两旁,也都默不作声。

莫竹跪倒在地,向堂上的老者解释着。

从在官道上遇到伏击,再到大管事将公子调包,甚至公子受重伤养病。

“这么说来,路上有人设伏诛杀你们?而你带着萧然独自跑了出来?”

堂上的那位老者半闭着眼睛昏昏入睡。旁边一个中年文人,背负着双手,一脸不屑的问道。

中年人没再说下去,可他的意思不言而喻,他是在质疑这个萧然的真假。

没有谁被刺入心脉还能不死的,更何况是一个不能习武的废物。

莫竹向着老者连磕了三个头,然后从怀里拿出玉牒呈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