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雅盗

更新时间:2021-10-12 15:19:51

雅盗 已完结

雅盗

来源:落初 作者:江南灵秀 分类:历史 主角:谷冯一欢 人气:

《雅盗》作者:江南灵秀,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谷冯一欢,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民国年间,群雄四起,天下纷争,国无宁日。在百年来素负“世外桃源”盛名的江南芷江县,即将举行一场风雅盛会“芷江书画展”。就在文人雅士翘首以待时,书画展所有价值连城的展品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金蕊宝园

过了-天,曲治平会同谷柏年和四位馆主先后查勘三处房舍,经再三权衡,最后一致认定城南“金蕊园”为最佳选择。

“金蕊园”离县政府仅一里之遥,园主端木坚常年经商在外,因生意破产急需出售。此园约四十余亩,境况凄凉。然园内布局甚佳,大小房舍四十余间,亭台楼阁模样依旧,迴廊假山气势仍在,稍加修膳即可使用。

曲治平轻声对谷柏年说:“据端木坚称,此园尚有一个秘密,待夜晚再与前辈查看。”

当晚月明星稀。曲治平、谷柏平、谷新元三人手持灯笼在园中缓缓前行。徐徐清风送来阵阵菊香,沁人心脾,谷柏年甚觉舒畅。

“此园取名‘金蕊’,想必出自欧阳修咏菊诗:‘共坐栏边日欲斜,更将金蕊泛流霜’。可见园主爱菊之情不亚于陶渊明先生了。”

曲治平说:“前辈之言极是。园内房舍大多冠以菊字,菊轩、菊阁、菊馆、菊苑之类随处可见。足见端木先生原本也是极雅之人,只可惜落个破产下场。”

谷柏年叹息说:“或许是时势所迫吧!曾听说端木家药材生意十分红火,谁知道说败就败,凄惨如此。”

曲治平说:“此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端木先生有一船药材在长江被炮火击中,大火烧了一天一夜,连船帶货沉入江底;他的宝贝儿子又遭人绑架,被勒索十万大洋;在省城的商铺-夜之间真药变成了假药,差一点闹出人命吃官司。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端木先生就成了个穷光蛋。”

谷新元说:“时局如此凶险,唯有曲县长治下的芷江依然波澜不惊。”

曲治平说:“羞煞学生了,学生愧对山庄。”

谷柏年说:“平心而论,曲县长来芷江数年,以民为邦本做了许多革旧鼎新、惩恶劝善之举,芷江境内道不拾遗、歌舞昇平,百姓称颂有加。至于山庄之事实属瑕不掩瑜。”

曲治平面红耳赤:“惭愧惭愧。前辈豁达大度,学生汗颜!”

谷柏年说:“古语云:‘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曲县长身贵而愈恭,乃芷江百姓之福。今山庄倾其珍藏而出,老朽别无他求,唯望尽力保护不致散失,则老朽今生无憾矣。”

-路说着,三人行至园西假山。曲治平搬开山石出现一个洞口。

曲治平举起灯笼说:“我先下去,你们随后。”

洞口不大,刚好容一人屈身进入。走了几步,逐渐变得宽敞,能容二人並行。洞壁均以石块垒成,通道深约十余长,左右两侧各有两室,毎间皆五丈见方。谷柏年心想,地下室如此坚固,规模也不小,可见当日园主的财力非同小可。

曲治平说:“前辈以为此处可否?”

谷柏年说:“甚好。既宽敞又干燥,存放珍宝正合适。”

曲治平说:“我还想对密室出入口进行改造。使之更具机密Xing。”

谷柏年说:“曲县长考虑甚为周详,博物馆的保密事项理应作为重中之重。”

谷新元说:“要有严格的保密条例,-些机密事项应控制在核心人员范围内。”

曲治平说:“对,此事要专门研究。当前首要之事是筹措经费收购此园,尽快修膳改造。此外,博物馆的管理机构、人员设置等具体问题都須一一定夺,繁杂事务也要有人处理。学生以为馆長一职非前辈莫属。”

谷柏年说:“老朽以为四大画馆都应共同出力。”

曲治平说:“正合我意。就请前辈为首,四位馆主辅助成立博物馆筹委会,从明日起就可开展工作,前辈意下如何?”

谷柏年慨然应诺。

第二天,曲治平和五人委员会聚集-起商议建馆事务,很快就确定几件事:谷柏年担任馆长兼筹建委员会主任,莫耀先、冯一欢、谷新元、王小珂为委员;谷新元、莫耀先两人负责馆舍修膳改造;冯一欢、王小珂負责制定管理条例、保密细则和对馆藏品的分级鉴定。

筹委会还确定收藏芷江书画界人士创作的精品,供同行交流世人鉴赏。

曲治平说:“个人画作能被博物馆收藏是对其创作水平的认可,是个人的荣耀。此规定必能深得人心,也会促进书画事业的发展。”

会后,各项筹建工作迅速展开。收购“金蕊园”时,谷柏年见到了端木坚先生。这个四十余岁的汉子十分伤感:

“谷老庄主是我们芷江书画界前辈,学生仰慕已久,早有拜师山庄意愿。无奈学生误入商途不能自拔,今自食其果悔之晚矣!倘若早在前辈门下舞文弄墨,岂会淪落至变卖祖产、愧对列祖列宗地步!幸好此园转到政府名下成为博物馆舍,也算是得其所哉。价格方面别无奢求,差不多就可,也算是端木家为家乡尽-点绵薄之力罢了。”

金蕊园的移交工作顺利迅速,三天之内就办完手续。

芷****是省内首家,也算是为省政府争足面子,故相关经费很快就下拔,加上芷江各界踊跃捐款,办馆经费绰绰有余。谷新元、莫耀先找来工匠对金蕊园全面整修改造。为保密缘故,莫耀先特地请了几个铁杆兄弟对地下密室进行改造,不让他人参与。

筹建博物馆是芷江文化界-大盛事,芷江文人雅士全都动了起来。四大画馆自不必说,其余画馆和各界人士除了自发捐款外,还自告奋勇协助建馆事务。博物馆将收藏本地书画精品的消息传出后,把书画界人士的心都熨得火热,各画馆和书画家都卯足劲,倾注全部心血创作精品,或将以往的得意之作再拿出来自我鉴赏一番,挑出精品之最送往筹委会,希望能在博物馆争得-席之地。

省内报界人士闻风而动,专程来访者络续不绝,各种报道连篇累牍,雅乡雅人雅事之类标题充塞报头,不断有外地文人携帶自己的书画作品前来自荐,筹委会专为此事慎重研究,决定同意收藏,唯-的条件必须是精品。

筹建工作在热闹喜气的氛围中顺利进行,芷江县上上下下都视为头等大事。筹建工作原定三个月,结果提前一个月就大功告成。

这-年农历十-月十九,开馆之日。历书上写道:“宜开市,纳财,黄道吉日。”

芷江各界人士蜂湧而至,省内各报记者接踵而来。人们参观展品赞扬龙柏山庄捐赠义举,赞叹展品珍稀、价值连城。金蕊园象过节似的熙熙攘攘。

令谷柏年等人大感意外的是省城刘督军也来祝贺博物馆开館。陪同前来的何其通身穿军装,昂首挺胸、神气活现。

刘英才依旧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龙柏山庄世代良臣,赤心为国世人钦敬;谷老庄主不愧为忠良之后,明月入怀、顶天立地。芷江有此高风亮节之人,乃雅乡育雅人;雅乡有今日彪柄千古之雅事,乃芷江县安邦治国之功也。“

曲治平连连逊谢:“学生惭愧不敢冒功,芷江有今日皆赖督军关怀栽培。”

何其通说:“展品多为见所未見、闻所未闻,令何某大开眼界。不过据何某所知,似乎还有宝物並未展出。”

曲治平说:“说得不错。管委会决定凡属镇馆之宝均不公开展示,一律以仿制品替代。”

何其通说:“难怪未见《溪山高隐图》真迹。那幅画才称得上天下一绝呢!”

刘英才说:“未能见到真容,可惜了。不过这个规矩不能破,国家级文物安全第一。”

曲治平说:“本馆刚开办,定有许多不当之处,请督军多指教。”

刘英才连声说:“不错,真不错,本督军极为滿意。”

刘英才私下问何其通,有没有找到密室。

何其通说:“没有,此园甚大,房舍又多,外人很难发现。”

刘英才说:“日本人追得很急,杜小兰那边也还悬着,而博物馆管理严格,曲治平那小子未必肯将宝物交出。”

何其通说:“卑职还听说封氏和谷氏两家已化解恩仇,曲治平这条路走不通了。”

刘英才说:“真沒想到芷江文人如此齐心,絲毫未见文人相轻恶习,看来今天白来了。”

何其通说:“督军放心,卑职-定尽力而为,把那宝贝弄到手。”

第六章河南画商

芷****开馆之后,在省内外引起了意想不到的轰动。芷江书画名声更隆,有作品收藏于博物馆的画家知名度大增,其作品身价更是倍涨。慕名求购的画商紛至沓来。四大画馆的画作更是求索的主要目标。其中尤以谷柏年的《溪山高隐图》仿品,王小珂的人物画,天雅画馆的花鸟画,冯-欢的青绿山水和谷新元的花鸟山水画最受人关注。

-日,河南画商金志卿来到芷江,此人三十七八岁,中等身材,精明能干。刚到芷江,他就直奔博物馆,在书画展厅盘恒甚久,抄录了芷江画家全部资料,特别对《溪山高隐图》兴趣最大。他-字-句阅读此画的文字解释,还从近远左右几个角度鉴赏,最后一声赞叹:妙,妙不可言。若不是文字说明,谁会相信此画乃仿品?可想真迹必定更有奇妙之处,难怪博物馆视为镇馆之宝。

从博物馆出来,金志卿找到天雅画馆莫耀先。“不才在博物馆見到尊驾的《四季美女图》,神奇极了,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媚态百生。尊驾可否为不才再画一幅?”

莫耀先喜上眉梢。“先生中意拙作是莫某的荣幸,莫某甘愿效力。”

画商又说:“贵馆的花鸟画亦是一绝,可有现货?”

莫耀先说:“本馆画品供不应求巳久,先生可以预订,本馆必定全力以赴。”

经反复商谈后,金去卿与莫耀先签了合约,付了定金后欣然离去。

城南天珂画馆在一幢古色古香、有十多间门面的临街三层楼房,是王家的祖产。楼下摆滿书画作品,以画馆自创为主,也有一些古人字画。前来欣赏或求购的客人往来不绝,大多雅雀无声,偶尔有人低声赞叹,窃窃私语。大约是进入高雅之所理应有高雅之举吧!二楼是画師们的工作场所;三楼则是待客之地以及馆主的闺房。

河南画商找到王小珂时,她正在创作一幅人物画,画中人是-位風度翩翩的俊逸男子,坐在山石上聚精会神地撫琴;身后柳荫下一绝色女子左手捧书,右手持扇为男子取凉。画的背景是一泓湖水,上方有一对相互追逐的飞鸟。

金志卿眼睛一亮说:“王馆主不愧为芷江才女,-切恩爱情义全都在琴瑟之乐的和谐画面中呼之欲出了!”

王小珂抬起头来,但見她明眸流光神彩飞扬:“先生有何要求但说无妨。本馆必全力滿足先生。”

金志卿说:“王馆主的意思是馆中所有书画只要不才看中,馆主均可满足?”

王小珂含笑说:“正是。但此画例外。”

画商笑着说:“不才早已看出此画倾注馆主心血甚多。想必画中人定是谷馆主和王馆主无疑了。”

王小珂惊异:“先生何以得知?”

画商大笑:“王馆主与谷馆主两位的佳话早已流传芷江,近日不才亦在报纸专栏见到介绍,羡慕不已。不才祝二位凤凰于飞、比翼连枝。”

王小珂娇羞满面欠身答谢。

金志卿在天珂画馆挑选了十多幅书画,另有一些按样预订,双方甚为滿意。

天一画馆座落在城西,是全木结构的古式楼阁。楼底平面有三丈见方,楼高五丈有余。楼下有高二尺的方型台基。这是-幢结构精巧、造型优美、气势宏伟的大型楼阁。金志卿被它的奇特华丽吸引住了。

只见此楼外观造型玲珑曲折,二、三层楼面采用十字折角平面,在原来四方形平面的每面正中突出三间小殿,使原来-个转角变成三个转角,致使整楼轮廓曲折变化,增加了玲珑气氛。每个角都有三个房檐翼角,令人产生振翅欲飞的动感。挑出楼身的回廊平座栏杆又增添了全楼的玲珑意味。整楼装飾华丽精细,尤其是斗拱的装飾最为突出。斗拱既能承重又起到装飾作用,是中华建筑文化的独特之处。斗拱之上又施以雕飾,或如祥云卷草型式,或作龙头象头形态,千姿百态变化多样。走进楼中,又见梁枋上绘有精美的彩画,由此可以想见此楼于明代兴建时的华丽宏伟气势。

“画栋雕梁,晖月而映星。”乾隆皇帝三下江南时称赞此楼的颂词就刻在楼前石碑上。

金志卿见到冯一欢时,惊异地发现芷江画馆四大画馆主男的个个器宇轩昂、俊逸清新,女的更是天生丽质、闭月羞花。常言道“-方水土养-方人”。大约是得益于芷江这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这天地间的精华全让芷江人占了去。

金志卿见了冯-欢刚画完的《溪月山水图》说:“冯馆主乃芷江流派顶尖人物,近来画艺越发精熟了。”

冯-欢问:“先生见过冯某的画?”

金志卿说:“不才仰慕已久了。我在朋友处见过尊驾临摹文征明的画,说起来惭愧,为你的那幅《万壑爭流图》,不才还输过东道。”

冯-欢笑问:“此话从何说起?”

“那天不才看了朋友的画,问从何而来,化了多少钱。他让我猜,我说至少万两银子,他摇头。我以为猜少了就往上加,连加了几次,他笑得越发开心。我说文征明的画再值钱,眼下也超不过此行情。他笑得更加古怪。我疑惑地又仔细看了许久,肯定此画是真迹。他跟我打睹。后来他拿出跟你签订的合约,我才知道栽在冯才子手上了。”

金志卿和冯一欢-起畅怀大笑。

金志卿说:“据不才愚见,尊驾的青绿山水已达-流水平,以墨为彩以水为气,江南自然风光的润泽幽淡特点在尊驾手上得到充分表现。而此幅《溪月山水图》似乎更显得清远通灵、超凡脱俗,想来尊驾清心寡欲、豁达大度,视富贵如浮云,已达到光风霁月之境界。”

冯-欢拊掌畅笑。“知我者先生也!冯某数月来悟出-个道理:‘烦恼皆由心起,开心全由心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顺其自然天下太平。连古人都说,‘天下之乐无穷,而以适者为悦’。想人生不过百年,冯某何不来-个‘笔中游天地。壶中见Chun秋?’”

河南画商金志卿和冯一欢谈笑甚欢,盘恒半日方才离去。

到了龙柏山庄,金志卿开门见山说:

“不才来此风雅之乡,见到许多风雅之事,认识许多风雅之士,深感受益非淺。不才久闻山庄在芷江流派首屈-指,此番能求得谷氏画品也就不枉江南之行了。”

谷新元说:“先生能青睐拙作是敝馆的荣幸。先生请随我前往画馆,倘若先生中意尽可说明,敝馆将全力为之。”

金志卿随谷新元在庄内行走,一路所见皆亭台楼阁、奇花异草、林木溪流,不免东问西问赞叹不绝。来到文昌阁,见此处虽不如天-画馆的楼宇气势巍峨,但布局精緻淡雅,置身其中别有-番情趣。数十位画师各有一间画室,或奋笔疾书:有书写字形变化多端、龙飞蛇舞的狂草,有笔画平整、形体方正的楷书,亦有如宋徽宗赵佶书写运笔劲挺、笔道瘦细的瘦金体。或是挥毫作画:有以青绿颜料为主,用笔工整、细笔重彩极具生气的青绿山水画。有用笔细緻入微、细节明彻清晰、敷色层层渲染的工笔画。亦有直接用墨色绘画,不勾勒輪廓线的没骨画。画师们的神情专注而似闲适,动作敏捷而不慌乱,整个画馆无-闲人,不闻杂音、井然有序。

金志卿心中暗叹,有如此勤奋专业的画师,何愁不兴旺发达?

金志卿很快就选定数十幅书画作品。“为何不见《溪山高隐图》摹拓作品?”

谷新元为难地说:“此画因真迹的奇特之处,画师们皆不敢下手。唯有家父曾亲自临摹-幅,现与真迹-起收藏于博物馆。”

金志卿说:“不才求购贵馆多幅作品,若不能求得《溪山高隐图》仿作,实是一大憾事。未知令尊能否于百忙之中辛苦一次?不才愿以重金相酬。”

谷新元踌躇良久说:“待与家父商议后再作决定,如何?”

金志卿爽快地说:“中!不才正想向前辈当面请教。”

谷新元领着金志卿来到谷柏年书房,谷柏年和金志卿寒喧几句后,金志卿说明来意。谷柏年沉吟片刻,並未正靣回答。只是同他一起探讨有关书画方靣的种种见解,金志卿侃侃而谈,谷柏年听得十分仔细。

谈了许久,谷柏年露出滿意的神情说:“金先生学识广博,有书卷气而无铜臭味,你的要求老朽答应了。”

金志卿连声道谢。

第七章儿伴情深

从芷江归来,杜月仙心神不定,魂不守舍,常常独自-人发愣。这天午后,杜月仙坐在窗前,初冬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身上,象小阳Chun似的让人发困。她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会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听见有人轻轻地喊:“月儿妹妹。”

“先哥哥!”杜月仙跳了出来。她看到先哥哥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就扑上去捶他。“先哥哥你真坏,为何不来看我,我都等了好久好久了。”

先哥哥拉着她的手说:“我不是来了吗?走,一起玩去。”

俩人手拉手-起走到河边,看见香儿也在。杜月仙扑上去又是一阵轻捶。“香儿妹妹,这些年躲哪儿去了,我找来找去都找不到。”

香儿也在笑:“我也在找你们哪。”

杜月仙说:“我们三个又能在一起玩了。”

先哥哥说:“玩什么呢?还是玩‘过家家’吧。”

杜月仙说:“这-回我不当媒婆了,我要当新娘。”

香儿说:“行,你就当新娘,先哥哥当新郎,我当媒婆。”

先哥哥笑着跳着在河边柳树上折了一堆柳枝,杜月仙和香儿釆来-捧野花,三个人一起编花环。先哥哥戴的花环最大,上面插满红花、黄花、紫花,杜月仙戴的小-点,全是红花,香儿的花环最小。

香儿说:“拜堂开始,现在全都听我的。”

杜月仙和先哥哥同拿-根柳条,毕恭毕敬地站着。

香儿高声说:“一拜天地。”

在先哥哥和杜月仙面朝天空拜三拜时,香儿说:“天灵灵地灵灵,保佑新人结同心。”

香儿又高声说:“二拜高堂。”

先哥哥和杜月仙朝着太阳三叩首。香儿说:“太阳爹、月亮妈,夫妻恩爱传佳话。”

香儿再说:“夫妻对拜。”

先哥哥和杜月仙面对面三鞠躬。香儿说:“你敬我爱鸳鸯鸟,情投意合连理枝。”

拜毕,香儿说:“送入洞房。”

香儿手持柳枝引领俩人围着柳树走了三圈。“翠帐飘香红花并蒂,Chun风拂柳紫**”。

香儿说完,三人一齐大笑。接着又是你追我赶打闹成-团。

先哥哥不知从哪儿摸出五颜六色的糖饴牛,-人-个。杜月仙记得他们三个在-起玩的时候,先哥哥总会拿糖块给大家吃,三个人开开心心,嘴甜心里也甜。

忽然,天边响起了雷声,杜月仙心想,天气好好的怎么会打雷呢?正想着雨就下来了,先哥哥叫了-声不好,就-手拉月儿-手拉香儿找地方躲雨。情急之中,杜月仙-个趔趄摔倒在地。转眼之间天昏地黑,先哥哥和香儿已不知去向。

杜月仙急得大叫:“先哥哥!”

四周已是茫无人影,风声雨声搅得杜月仙惊慌失措。正在慌乱时分,杜月仙觉得有人在推她。

“姐姐怎么啦,快醒醒!”

杜月仙睜开眼睛,见是兰儿妹妹焦急地站在面前。

“姐姐你又梦见先哥哥啦?”

杜月仙愣愣地回味梦中的情景,叹息说:“这年头女人的命真苦。”

杜小兰说:“姐姐也太窩囊啦,到了芷江还不跟先哥哥讲清楚,老憋在心里,自己作賤自己。”

杜月仙苦着脸说:“人家先哥哥还想着香儿哪。”

杜小兰说:“先哥哥也真是的,香儿已有多少年没有音讯,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还想什么想?下次再见到先哥哥,姐姐不敢说,小妹替你说。”

杜月仙说:“傻妹妹也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还是什么都不懂,难啊。”

杜小兰说:“难什么难,该说就说,该做就做,三下五除二不就完啦!”

杜月仙苦笑说:“现在跟你也说不清。以后你就明白了。”

姐妹俩正说着话,见何其通在门口探头探脑。

杜小兰正憋着一口气,便对着门外喊:“哪来的贼骨头,鬼鬼祟祟想偷东西啊!”

何其通没头没脑地挨了骂,却又不敢发作,讪讪地说:“督军让何某来向小兰姑娘问个讯,未知两位姑娘贵体安好否?”

杜小兰啐了一口说:“姑NaiNai的贵体好不好关他甚事,要他狗抓耗子多管闲事?”

杜小兰在戏班里什么角色都演得维妙维肖,损人的词张口就来。

何其通陪笑说:“几天没见到姑娘,督军心里不踏实,天天派何某来,也是关心的意思嘛。”

杜小兰嚷起来:“啊唷,黄鼠狼给鸡拜年,小流氓夜敲寡妇门。这种关心小女子可受不了。”

杜月仙说:“何副官到底有什么事,快说!”

何其通支支吾吾说:“督军见杜班主和小兰姑娘天天唱戏太辛苦,心疼得紧,想接戏班进府住几天,好让两位姑娘免受劳碌之苦。”

杜小兰说:“月仙戏班个个都是劳碌的贱命,哪敢惊动堂堂刘督军,免了免了。”

何其通说:“进府以后,月仙姐妹无需天天唱戏,只待逢年过节湊个热闹而已,酬金加倍。姑娘们可以享福了。”

杜小兰不耐烦地说:“何副官这等罗嗦,姑NaiNai说不去就是不去,谁稀罕什么督军府!三步-崗、五步一哨象个牢房似的。如今已经关了七只鸟儿,比死人多口气罢了,谁还瞎了眼往里面跳啊。”

何其通恍然大悟:“原来姑娘们怕的是这个啊!对,现在时兴的就是自由,这好办,好办,何某回去禀报就是。”

过了几天,月仙戏班开演关汉卿的《拜月亭》。开演前一天,何其通匆匆赶来说:

“督军说了,明天要来看你们的戏,要是能加一折《高祖还乡》,督军出双倍的钱。”

杜月仙说:“他每回看戏都要加这-折,看不厌哪。”

何其通说:“这你就不懂了,谁让他姓刘呢,老祖宗当皇帝的戏能看厌了?”

杜小兰-撇嘴:“来就来呗,谁来不都是这么演。”

何其通说:“还是小兰姑娘的话灵光,象圣旨似的,督军全都照办了。”

杜小兰说:“与我何干?”

何其通说:“小兰姑娘嫌督军府不自由,明天督军就帶了七姨太来看戏,让七姨太也出来自由自由。这可是千年头-回哪!督军七个老婆进府后,从沒哪-个出过督军府半步。”

杜小兰哼了-声:“爱来不来!”

第二天开戏前,刘英才果真帶了七姨太梅香、何其通及几个马弁,威风凛凛地进了戏院。杜月仙一见七姨太,惊得瞪大眼睛叫起来:“这不是香儿妹妹吗?”

梅香也惊喜地说:“月儿姐姐!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月仙戏班是我的月儿姐姐当家。月仙是姐姐的艺名吧。”

杜月仙说:“正是。”

杜小兰瞪了刘督军-眼,恨声说:“我们姐妹俩找香儿姐找了许多年,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居然被人关进笼子里不见天日。”

刘督军尴尬地说:“没想倒你们三个竟然是从小-起玩的小姐妹!早知如此本督军早就让你们相会了。”

“这就是兰儿妹妹吧!那时候才这么一点儿大呢。”梅香比划-下说:“兰儿妹妹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听人说月仙戏班的花旦比月里嫦娥还胜三分,我正纳闷呢,还有谁能比得上我的兰儿妹妹?”

杜小兰娇羞万分,倚在梅香身上:“香儿姐姐,今天不要回去了,等唱完戏,我们姐妹好好聚聚。”

说着她斜了刘督军-眼。

刘督军忙说:“应该的应该的。”

跟往常一样,演出《高祖还乡》时,场上观众笑得前俯后仰。月仙姐妹分别扮演的乡民活灵活现,嬉笑怒骂淋漓尽至。

刘督军看到他的先祖衣錦归乡时的皇家气派:銮舆、仪仗、彩旗,朝臣、嫔妃、宫娥,浩浩荡荡好不威风,乐得他不时仰天大笑。

梅香见他那副洋洋自得的神态,心里直发腻,暗想这折戏明里演高祖衣锦回乡风光一时,其实却是嘲讽刘邦的流氓无赖,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亏他还自诩文武双全的风雅将军!

待演完《拜月亭》,月仙姐妹匆匆赶来要和梅香继续畅聚,刘英才本不愿让梅香留下,又不敢拂了月仙姐妹的心意,只得借口保护梅香安全,示意何其通-同留下,但不准过夜。

月仙姐妹俩拉着梅香走进闺房时把门关上,任凭何其通傻傻地守在门外,没人搭理他。

第八章悽惨往事

刚进闺房,梅香就闻到浓郁的茉莉芳香。

梅香笑着说:“女为悦己者香。月儿姐的爱好依然如故。”

杜月仙脸色绯红:“小时候的日子多好,你能忘得了?”

姐妹三人都记得月儿喜爱**香的由来。那一年,她们三人和先哥哥一起玩,先哥哥围着月儿转过来转过去说:“好香,好香!”

月儿愣了-会才想起是自己早晨戴过**留下的余香。先哥哥的-句赞语让月儿欣喜了一整天。从那以后,月儿就天天采一朵**戴头上,还制成**干收藏。

杜小兰拉住梅香的手说:“香儿姐你看我画得好不好?”

梅香看到墙上那幅画里有个身穿绿衣婷婷玉立的嫵媚少女倚立窗前,一副不諳世事的憨态,少女云鬓戴的正是**。上面还有四句诗:

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含傍琐窗隈。

香从清梦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

梅香说:“兰儿小小年纪就能画出这等神韵来,已可算中上水平,若假以时日,跻身-流该不是什么难事。倘若刘英才有点羞耻之心,看了兰儿妹妹的画就该-把火把他那些所谓杰作全烧了。”

杜小兰说:“别提那个姓刘的让人恶心,真不知道香儿姐怎肯嫁给这种人。”

梅香眼睛一红低头不语。

杜月仙忙说:“香儿妹妹莫要难受。兰儿的脾气一点都沒改,被宠坏了,什么话到她嘴里都变得很难听。长大了越发如此,-点都不懂深淺,香儿妹妹别跟兰儿-般见识。”

梅香的眼泪-下子滚落下来。杜小兰知道自己惹了禍,忙撒娇似的偎依梅香身上。

“香儿姐别哭,都是兰儿不好,兰儿说话没遮没拦、沒轻沒重、沒大沒小,香儿姐姐打我几下出出气。”

边说边拉着梅香的手打自己的脸。

梅香把手抽出来,用手帕擦干泪。“不怪兰儿妹,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嫁进刘府这辈子就算完了。”

杜月仙说:“香儿妹妹定有苦衷。”

过了片刻,梅香的神色平静许多。“月儿姐姐说得不錯,这些年过的日子真是-言难尽。”

那一年,爹帶我们全家去江北做百货生意,刚开始两年做得挺顺利,还开了三家分号,在江北百货业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有天晚上爹回到家里,脸色非常难看,躺在床上一言不发。我和妈问他,他也不说,只是唉声叹气。当天半夜时分,我听到妈在里屋低声哭泣,哭了很久很久。第二天我看见她眼睛都肿了,问她她也不说。

过了三天,有家分号突然在深更半夜起火,-直烧到天明,分号被烧个精光,连那个看店的伙计也未能逃出来。从此以后,爹的生意一蹶不振,先是剩下的两家分号伙计接连不辞而别,店里的货物也被席卷一空。爹报了警,警察还算认真,调查了好几天。最后有个好心的警察偷偷地告诉爹,这件案子查不下去了,问爹是不是得罪了**大佬。

爹的脸色大变,第二天就病倒了。我爹肯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就是不肯告诉我。沒想到祸事接踵而至。一个月后的深夜,突然来了三个人把爹抓走了,说是从爹的百货店里搜到大批鸦片,说爹是个毒販,百货店也被查封了。

这个晴天霹雳把妈和我震蒙了,母女俩哭哭啼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还是那个好心的警察透了口信,爹是被人陷害的,害他的人来头很大,爹要想活着出来是很难了。

妈急得一夜白了头,托人化钱到牢里打点。我和妈去牢里见到爹已被折磨得不Cheng人样。

爹对妈说:“不要管我,保住香儿要紧,赵家就香儿一根独苗,再难也不能把香儿毁了。”

爹又对我说:“爹沒事,只要你好好活着就好,千万要听你***话。”

爹的案子一拖就是大半年,既不审也不放人。妈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換来的钱全都送进了警察局,还是沒个结果。

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督军府来人说,只要我答应当刘督军的七姨太,我爹立刻就能放出来。这时候妈才告诉我,出事前刘督军就派人来提过亲,爹坚决不答应,督军府是个虎狼窩,-进去就被毁了。我哭着说只要能救出爹,什么都顾不得了。妈哭得死去活来就是不让我去,督军府又天天来催,说再不答应,爹就沒命了。我为了救爹咬咬牙就答应了。我知道一进刘府门就象过了奈何桥,再也沒法回头了。可是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就在我进府的第二天,警察局二话没说就把爹放了出来,可爹已经奄奄一息。当爹知道我进了刘府,两眼-翻就离开了人世,连-句话都未留下。我妈哭得昏死过去,醒来后就变得痴痴呆呆,反来复去-句话,我对不起你没把香儿留住。沒过两天,妈就追着爹去了。刘府把我爹***后事办得很风光,可是我的心已经死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梅香缓缓地诉说那一段往事,语调淡淡的没有-絲儿情感,仿佛是在讲述-个不相干的人的故事。

杜月仙擦着眼泪说:“伯父的冤狱有沒有弄明白,到底是谁陷害他?”

杜小兰憤愤说:“还用问吗?肯定是刘英才捣鬼,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

梅香说:“其实我心里始终怀疑刘英才,我把前前后后的事连起来细想,确实非常蹊跷,那些接连不断的祸事都是在爹拒亲后发生的,等我进了刘府爹就被放了出来,好象警察局是他开的。可怀疑归怀疑却沒有真凭实据。”

杜小兰恨声说:“善恶有报,姓刘的早晚要有报应。”

杜月仙说:“这些年过得怎样?”

梅香木然说:“月儿姐,你说我能过得好吗?爹***仇不知道找谁去报;刘英才大小老婆七个,前六个都进了尼姑庵,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个八姨太,就该我进去了。”

杜小兰‘咯咯’地笑起来:“香儿姐姐这句话讲对了,那姓刘的正在找人顶你的班,好让你早点进尼姑庵守活寡呢。”

梅香愣了一下:“此话当真?我知道他不会安分守己,不知又看中了哪位小姐。”

杜小兰笑着说:“他看中了你的妹妹兰儿!香儿姐姐,你说兰儿进府陪你好不好?”

杜月仙说:“兰儿又在瞎闹了,这是开心的事吗?”

她把刘英才让何副官提亲,兰儿提出的缓兵之计说了-遍。

梅香忧心忡忡:“那刘府是万万进不得的。兰儿有主见,不跟他硬顶,但这种事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刘英才心恨手辣不择手段,只怕斗不过他。”

杜小兰说:“怕什么?我死活不答应,他还能把我怎样?大不了跟他来一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罢了。”

梅香说:“还得多加小心才是。记住千万不能跟他硬顶,能拖则拖才有回旋余地。在省城光靠你们姐妹俩,势单力薄不成气势,不知道可有先哥哥消息,要是找到他,或许他有办法。”

杜月仙说:“先哥哥在芷江过得好好的,他的天雅画馆兴旺极了。”

杜小兰说:“先哥哥真是个多情种子,这么多年了,还念念不忘他的那个妹妹,常常托人打听呢。”

梅香愣了片刻说:“先哥哥还有个妹妹?叫什么名字?”

杜小兰笑着说:“她就是先哥哥的香儿妹妹啊。”

梅香的眼圈又红了。“唉,我都成这样了,他还想什么想?要是当年我留在老家就好了。”

杜小兰说:“事已如此,我要早点告诉先哥哥,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免得耽误了他的终身大事。”

梅香吃惊地问:“先哥哥至今尚未成亲?”

杜小兰说:“先哥哥真是个痴情种子,得不到香儿姐的音讯,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梅香说:“那就拜托两位姐妹,劝他早日把我忘了,别为我耽误了。再说月儿姐姐和先哥哥挺般配的,青梅竹马,知根知底。”

杜月仙叹气。“那还要看我俩有沒有缘分了。”

杜小兰说:“有的,一定有的。只是别再瞻前顾后。要主动-点才好。”

梅香幽幽地说:“这样挺好。先哥哥有月儿姐照顾,香儿最后一点心思可以放下了。香儿在这世上已经沒有什么好牵掛的,只剩下为爹妈报仇一件心事。”

杜月仙说:“香儿妹妹也不要太伤感,好人会有好报,迟早会有出气的日子。”

梅香说:“还有一件事托月儿姐告诉先哥哥。”

杜月仙说:“什么事?”

梅香正想往下说,却听到何其通在门外催促:

“天色不早了,七姨太该回府了。”

杜小兰大声斥责:“催什么催?再等一会。”

何其通说:“拜托小兰姑娘别让何某为难。刘督军说-定要让七姨太准时回府,要不何某的日子不好过了,就连七姨太也要受累。”

梅香说:“唉,算了。这件事说来话长,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好在也不急在这一两天,下次再说吧。”

杜月仙说:“那好吧,香儿妹妹多保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