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汉末张家记

更新时间:2021-11-23 17:20:05

汉末张家记 连载中

汉末张家记

来源:落初 作者:我家有只大王 分类:历史 主角:张角张梁 人气:

主角是张角张梁的小说《汉末张家记》此文是我家有只大王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一部关于被历史忽略了的草根们的“三国演义”。让我们一起看:小人物玩转大时代,领略不一样的精彩,不一样的三国风采。一切就在我家有只大王的《汉末张家记》!谢谢捧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回说到张平返生,但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了。张家人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应该是人吧。”张角自己也很不自信地说。

张宝停止了嚎哭,弱弱地说道:“是人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张角妻子只关心一个问题:“那还是吾儿吗?”但没人能回答。

张梁问:“不会害人吧?”

大家见张角摇摇头,心都放回肚子里了,谁知张角加了句:“我也不知道啊,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大家伙的心又悬起来了。

张角自从修习了《太平清领道》,就慢慢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些以前没有的能力,一个是按照书中教导的捏手印进行占卜,只是过程很麻烦,各种手印要按一定顺序捏出来,为不同生辰八字的人测算,或者同一个人测算不同的事情,手印的顺序都不一样。刚开始都要靠一边捏,一边查书,练习了无数次,才开始熟练。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可是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张角刚学会占卜,觉得很新鲜的,连吃饭前也会翻着书,占一下会不会被咽到。但占卜的结果很模糊,难以名状,所以张角自己也对占卜的结果半信半疑。久而久之,虽然已经熟练,但也不怎么用了。而另一个能力是只要按照书中描述的运气,就能看到围绕着人体的气,很是神奇。经过张角观察,围绕人身上的气暗淡或是发黑,那么那个人就会遭厄运,甚至是横死。而富贵人家的气,通常带些黄光或红光。这是多年传教经历,在各信徒身上看到过的。只是运功很耗神,每次看完都感觉心堵得慌,眼睛还轻微发胀发疼,所以轻易不会动用。这种可能对身体有害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像占卜一样随便拿来玩了。

在张梁到来之前,张角就给张平占卜过,也观了气。占卜的结果竟然和自己初习《太平清领道》时很相像。初习时,经常因为不熟练而出错,完全看不到结果。但现在反复占卜了几次,也试过占卜不同的事情,除了能确定张平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以外,其它都是一片模糊,但还是发现了那灵魂竟然不是属于张角现在所知道的世界。张角也给张平观过气。张平的气就和脉象一样平和,带有淡淡的黄光,跟普通富贵人家的气没什么两样。

张角根据自己给张平做的检查结果,总结道:“平儿不是鬼,这是肯定的。但是不是人,会不会害人,我也不知道。平儿未来的一切皆不可卜。而且我也不确定他还是不是我的儿……”

张角妻子听到这里,又重新哭起来了:“我的儿呀,我苦命的儿呀……”

张宝好像事先彩排过一样,立马接上:“我是张家的罪人啊!我愧对列祖列宗啊!我真是该死啊!”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张梁头脑比较简单,考虑问题比较直接,说到:“平儿身上流的还是大哥的骨血,只要是人,那当然是我们张家的种了。”管它豆沙包、莲蓉包、奶黄包还是叉烧包,反正都是包子就对了。就是这么一个逻辑。

张角想了想,觉得张梁说的话也没错:“这么说,应该还是吾儿?”点点头,再次给自己打气:“应该是吾儿。”毕竟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强。

张宝听了这话,立马雨天直接出太阳了,咧着大嘴应和道:“应该是这样子没错。”变脸比翻书还快呢。只要侄儿没事,那自己刚犯的事情才可能被原谅啊。不然,自己也很难原谅自己。

张角妻子也渐渐收起了眼泪,默默地看着通向里屋的房门,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张角温柔地对妻子说:“楚儿,我已经给平儿检查过了,脉象平稳,呼吸均匀,没什么大碍,应该就是累了,睡一觉就会自己醒来的,不用太担心。”

张角妻子听完,就起来想进去看看自己儿子:“我想进去看看。”

张角自己虽然觉得平儿还是人,也承认还是他儿子。但其实心里还是在打鼓,毕竟这种事情谁也没有碰到过,谁也说不准。所以并没有同意让妻子进去。他说:“待会儿先让奶妈照看平儿吧……”后面的话没敢继续说,怕刺激到妻子。

张梁看自己的侄儿也还是自己的侄儿,而且大哥说了没什么大碍,那么这事情应该也可以结了,于是开口问张角:“大哥,那个唐周,你打算怎么安排?”

张角听到这个名字时,还没反应过来,但张宝突然大叫:“就是这厮出的主意,我才……我才……”说不下去了,因为不敢啊。

张角反应过来了,哼了一声,瞪着张宝:“你还有脸了!”但心里也对唐周的话打了个对折,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这唐周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但他确实在这么多人面前立了功,而且现在平儿“活”了过来,那就更不能动唐周了,不然下面的人怎么看张家?教众怎么看我这个教主?这人也只能先留着。但留着肯定是个祸害,必须看紧了!

张角想清楚了以后,对张梁说:“你让人通知唐周,我准备收他做入室弟子。先安排他跟着张燕做事吧,准备好了再举行仪式通告全教。”

张宝一听,不乐意了,怎么能不惩罚唐周,还变相升迁呢?刚想开口,被张角一瞪,只能把话咽回肚子里了。

张角对屋外叫了声:“张福,进来吧。”

管家小心地进到房间,恭敬地回道:“请老爷吩咐。”

张角对管家说:“二爷禁足一个月,如果谁让他出来了,我打断二爷的腿!”

张宝一听,傻了:“为什么是我的腿?”

张角严厉地说:“因为没有人会违反我的命令的,但他们也不敢为难你。所以只要你能出来,绝对不是他们的罪责!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就知道在外面作威作福!”说完,回过头继续对管家说:“你去把奶妈找来照顾少爷。再找人帮我把张燕叫来,说我有事情要吩咐他做。去吧。”

管家退出了屋子,吩咐仆人去找张燕,自己去前院叫奶妈了。张梁也告了声罪,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顺路到了前厅通知唐周,张角决定收他为徒的事情,让他先回去等进一步的通知。张宝成了霜打的茄子,悲惨地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其后,张角与妻子先到隔壁屋,换了身衣服,重新梳洗完了,再回到主屋,要是张平真的出来害人,好第一时间把妖孽除掉,毕竟整个家就自己还修习过道术。等张燕来了,张角秘密交代了他盯好唐周,就把张燕打发了。

虽然事情好像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张角心中依然天翻地覆,不完全因为平儿,没有人经历过的事情,想再多都不可能想出个子丑寅卯,所以也不多浪费心神了,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关于张平的身世问题,张梁的说法是最好的,毕竟人不能没有了希望,所以不管张平身上的灵魂是王五赵六,反正他流着的都是我张角的血,就是我张家的血脉。而这次发生的事情透露着危机,才是张角急切要面对的,那就是聚在自己麾下的不可能只有一个唐周,肯定还有其他与唐周一样,怀着同样的发财梦才加入的数不清的唐周。要是自己贸然断了他们的发财路,下次发生的可能就不是只有自己的儿子被杀了。最坏的情况是唐周们在张家得不到金钱与权力,就可能出卖张家换取金钱与权力。箭已经射出,回不了头了。想到这里,张角觉得这次的悲剧好像还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怪不得别人。那平儿的出路在哪里呢?张家不能葬送在我手中啊。必须想办法保住张家唯一的血脉啊!

正在张角苦思出路的时候,里屋的张平醒了。他不是自然睡醒的,而是被梦惊醒。梦中,自己被水包围着,无论怎么划,都划不出去,看不到水面,也看不到岸。水不停地往自己的嘴巴、鼻子里灌,非常难受,呼吸不到空气。到了极限的时候就惊醒了。

他拼命地睁大眼睛想看看自己现在在哪里,可是眼前模模糊糊的怎么都看不清楚。他以为自己的眼睛被泡出毛病了。想爬起来,但是手脚的感觉有点儿奇怪,好像不能协调,难道四肢也被泡出毛病了?这时他认出旁边好像有个人影向他走来,只是轮廓有点偏大,估计要比姚明还要高大一点吧。于是,他对着那个人影说:“你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刚开口,他就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怎么声音像个婴儿,尖尖的?

其实那个人影就是同在里屋的奶妈,但在婴儿的眼里,那当然就变成巨人了。

奶妈也被少爷突如起来的话语吓了一大跳!虽然听不懂少爷说的是什么,但连贯的发音,好像是在说着话呢。虽然奶妈不知道少爷已经不是那个少爷了,但是少爷掉池子里事情可是知道的,少爷的衣服还是她帮忙一起换的,难道少爷是被水鬼附身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