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将王道

更新时间:2021-11-25 17:50:08

将王道 连载中

将王道

来源:落初 作者:沧海暗殇 分类:历史 主角:张旭老太爷 人气:

火爆新书《将王道》是沧海暗殇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张旭老太爷,书中主要讲述了:乱世沧桑,一世不过百岁长,或梦入高堂,或骨落尘扬。亦古人曰:男儿当如龙驹冲云霄,为将可驰疆场,为王可掌天下,但非其知晓者不明,威至荣身,将王于何归?落,了无尘迹,离,魂断夕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个衙差献媚谄笑,杜二彪当即一挥手:“几个兄弟跟着老子,老子定然不会亏待你们,现在随爷吃花酒去…”

县衙牢房,张旭和几个泼皮汉子关在一起,待半夜时分,一牢差进来将领头的泼皮汉子提溜出去。

“豁牙,你可以啊,在风口上做黑事…真是皮痒头硬了…”

牢头王三靠在木桌前,咂着酒葫芦嘲讽道。

面前,豁牙鼻青脸肿的蹲在地上,待王三笑声落地,他嘿嘿献媚。

“王哥,这不是手头紧么,不然俺也不会接这活,只是没想到接了个硬茬子,把自己搁进来了!”

“瞅你那揍性,花酒赌档挨着走,身子骨早就被掏干了,有个屁的能耐,活该你挨着!”

牢头王三笑骂豁牙一句:“说吧,这回收人多少钱银?”

“没…没多少!”豁牙语顿须臾。

“怎么着?还想在老子面前还打马虎眼?当真打算让老子去扯你仙人的蛋去?”

王三眼睛一瞪,泼皮头子豁牙顿时怵胆。

“老子告诉你,眼下皇帝老爷的武技征召令正在各州落行,县令大人秉承皇命,叱令下面的弟兄,要狠抓贼人泼皮,以保四乡赛事安定,你小子要是想在这待上个一年半载,那就继续给老子说‘没多少’!”

“别啊,王哥!”听到王三恐吓,豁牙胆颤。

况且这几年来,豁牙没少和王三打交道,以往出事,基本十两八两通融费,王三也就想法子偷里摸里把豁牙放出去,毕竟泼皮遍地都是,隔三差五进来一回,县令也懒得深究去管。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县令大人明文公告,为皇令武技征召助威清肃四野,以保民安道平,对于往日轻拿轻放的泼皮贼人,更是严加处理,只不过豁牙是亥时三刻被杜二彪抓进来,以杜二彪那等酒肉货的德性,这事肯定还没有通告县中落案,因此仍有缓和余地,而王三比之杜二彪好不到哪去,定然不会放过这个剥油的机会。

一番深意话落地,豁牙的糙脸几乎褶成皱子皮,瞧此,王三也不废话,双臂盘胸,脚搭桌案,摆出一副二大爷的模样。

“豁牙兄弟,我这人最讲理了,也从来不为难人,既然你现今有难,那回牢房好好歇着!”

话到这里,王三当即冲牢差下令:“把豁牙押回牢房!”

“别…王哥,看在以往兄弟孝敬您的份上,就再帮兄弟一次!”

眼瞅王三脱手,豁牙当即哀声,末了他可怜兮兮道:“王哥,这回的线…是谦祥益总柜二掌柜牵扯的,虽说大手,可满打满算也就五十两,现在被那小子反撂一脚,除去几个弟兄的汤药费,我只剩下…”

豁牙话未落地,王三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让后蜷回两根指头。

“豁牙,别在废话了,行就这个数,不行牢里待着去,时辰不早了,爷困了!”

“成,就三十两!”

眼瞅着没有回转余地,豁牙只能应承。

“不过…”豁牙顿语一二,小声道:“那牢里的小子…这事没办成…剩下的钱银二柜还没有付呢?”

听此,王三眼珠一转,冷哼一声:“你这鳖能种…行了,爷知道该怎么办!”

有了这个交代,豁牙心里算是安稳,旋即他起身上前:“王哥,既然说定了,那我是不是能出去了?至于钱银,过两日我亲自给你送来?”

王三打了个哈欠,摆摆手:“滚吧!”

当豁牙离开县衙牢房时已经是次日丑时,他赶紧前往二掌柜的小货铺,一通雷门,屋内醉醺醺的二掌柜等人被惊醒。

“娘的杂碎…哪个不长眼的混种半夜来鬼叫?”

伙计叫骂着开门,可当他瞧清叫门人是豁牙,当即酒醒笑脸:“哟…豁牙哥,您总算回来了,事情办得如何?”

豁牙身为泼皮老种,那股子糙人气息可比这些伙计强,他吊着眼睛,一副老牛模样大步进来,看到桌上的酒水,二话不言,先灌半瓶子,让后才冲迷糊发昏的二掌柜放话。

“二柜,事办妥了,那小子先是被老子弟兄一顿狠揍,让后顺带被过路的衙差当做贼人捉了去,这个结果如何?”

二掌柜听此,顿时喜笑颜开:“好,着实好,豁牙兄弟,你可真是老哥哥的好兄弟!”

“咳咳…活是干好了,可老子也挨了几下,这会儿正难受呢…娘的马倌种,真是有两下子!”

豁牙深笑自语,一直手搭在桌边不断画着划,二掌柜也是人精,低头看去,一眼看清豁牙指下的酒渍迹。

“豁牙,你放心,我这人虽是商路跑的爷们,可也懂得各道规矩,这事你办的比我想的更好,赏钱肯定是有!”

话落,二掌柜掏出早已备好的五十两银子,另外又拿出两只五两的小银锭,放在豁牙手边。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豁牙顿时眼睛发亮,宛如见了光身子的婆娘,可是当豁牙探手去拿时,二掌柜横臂挡了一下。

“不过有件事…豁牙兄弟得和我说清楚…”

“何事?”

二掌柜道:“这事不光彩,我是个体面人…”

话出一半,豁牙就明白什么意思,他一把推开二掌柜的手,将银锭揽到自己的褡裢里,让后龇牙笑道:“二柜放心,日后无事两安,有事也是老子自己干的,不关旁人的事!”

“豁牙兄弟痛快,来,为咱们做事顺当,今夜一醉方休!”

时至深夜,这小杂货铺里不断传出粗声笑言,只是二掌柜不知道,他的体面人营生从张旭入牢房那一刻起,便如云随风,缓缓逝去。

马家村,张海贵因为张旭未归,急的在村外乱转寻找,恰逢更夫黄九路过,张海贵赶紧拦下黄九。

“黄兄弟,你这巡夜中瞧见我儿没有?”

黄九人壮声憨,粗息应道:“海贵叔说笑呢?这都寅时一刻了,方圆几里静的跟坟头一样,我要是见了你家旭倌,指不定还把他当做夜猫鬼呢?”

“黄兄弟,莫笑闹,莫笑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