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三朝红颜

更新时间:2020-07-23 13:51:06

三朝红颜 已完结

三朝红颜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炼狱(曼陀罗) 分类:女生 主角:莫愁杨贵妃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朝红颜》是炼狱(曼陀罗)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莫愁杨贵妃,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岁,她身怀幼弟的母妃被活活勒死在眼前。三年后,抚养她的韩婉容,被害打入冷宫,纵火烧死。冷宫公主,被设计出塞和亲,背弃昔日的爱人。初吻的男人,他是匈奴的左贤王,却把她推入单于的怀抱。初见棠梨孤单于,被安上一个不贞的罪名,弃如敝履。守寡,被他再次送入单于儿子的红绡帐,情何以堪。忍隐,只为复仇,挥兵大康,再见昔日的恋人,却是敌对双方。杀尽仇人一族,暮然回首,红颜何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灵桂乃是盛帝一奶同胞的亲妹妹,长乐公主,比她早半年出生。

月婵娟倾城绝色的娇靥上,带着一抹浅淡笑意,目光盈盈看着盛帝。轮年龄,月灵桂,可是比她大,要嫁人也应该是月灵桂先嫁人。只是她很清楚,盛帝绝对舍不得,把长乐公主远嫁塞外去受苦。

说是和亲,不过是一个人质,远嫁千里之外,一生便要在蛮荒之地生活。

想到传说中的匈奴,以及那个穷苦寒冷的地方,心已然寒透。知道,是逃不过这一次被逼迫和亲的结局,只是她亦不会便任凭人左右,定要为自己争取。

“先皇曾有言,可惜御妹不是男儿身,便是诸位皇兄御弟,无不交口称赞,言道御妹兰心慧质,聪明伶俐。更兼通达事理,非他人可比。御妹曾和诸位皇兄学文习武,学识过人,真乃是我大康国之娇女。”

唇角,翘起一抹诱人的弧度,四年中,她饥渴地学习所有的东西,用学识充实自己,比被立为太子的皇兄,更加努力。

四年后,大康国的才女公主,仍然孤独地孑然一身,深居后宫。

她低调,因为如今的太子,不是当初和她一起学习、骑马、玩闹,保护她的太子。而杨贵妃,仍然在后宫中,如今已经是太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虽则月帝晏驾,但是太妃杨兰舟,因育有一位公主,按律,当晋升为太妃,居留深宫。

那些没有孕育皇嗣的嫔妃,着入皇家庵堂,青灯古佛终生。

杨太妃,仍然深得圣心,虽非盛帝的母后,仍然得享尊荣。

“御妹知书达理,自幼便懂事,灵桂如何能与御妹相比。虽则她比御妹早出生半年,却是不通事物,天真未凿。如今,棠梨孤统一匈奴各部,建立大月支帝国,意欲与我大康国交好,请求联姻,求公主下嫁。”

盛帝明亮的眸子,盯住了月婵娟秀丽无伦的娇颜,暗叹红颜祸水。便是他阅尽无数美人,亦不曾见过如此绝色。

伸手示意月婵娟坐下,淡淡的笑意仍然浮现在脸上,他乃是九五之尊,大康国君,没有人能违背他的意愿。

“和匈奴联姻,乃是令我大康国北疆安宁的大事,三百年来,匈奴一直是我大康国的祸患。唯有御妹,博学多才,智珠在握,可当此大任。棠梨孤单于,亦是匈奴之大英雄,铮铮铁骨男儿,不会委屈了御妹。”

“听闻,匈奴之人,多短寿。敢问皇上,那棠梨孤如今年华多少?”

“棠梨孤如今正当盛年,和匈奴联姻,势在必行。大月支送来国书,请求以公主下嫁匈奴,以结百年之好,永不来犯。御妹前去匈奴,定可令北疆安宁,黎民安家乐业,将士马放南山。”

“皇上言重了,想灵桂姐姐,自幼便在皇室学各种才艺,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不似我,自幼便失去慈母,不曾学得什么。四年中,多是和各位皇兄胡闹,如何能当此大任。灵桂姐姐知书达理,配棠梨孤单于此等绝代英杰,正是最合适不过。何况,亦无皇姐未嫁,臣妹便出嫁的道理。”

唇角,带着清冷笑意,大康国的规矩,兄先娶,姐先嫁。她知道盛帝,绝不会让月灵桂远嫁塞外,却是故意如此说。

她早想离开皇宫,只因在这里多呆一天,便多一分危险。若不是在太子的东宫中,躲藏了三年,如何能安然活到现在。

心是冷的,冷宫失火后,她的心就再热不起来。

太子死后,她的心,便彻底变成了寒潭。至今,她仍不知,太子临终前吃下的毒果,到底是给她准备的,还是给太子准备的。

她和太子争夺一个苹果,被太子抢到手中,啃了一口,戏谑地看着她。笑容尚未在脸上消失,嘴唇已经变成紫黑色。

紫黑色的血,从七窍流出,身体软了下去。

她看着太子死在自己脚下,一纸诏书,说是太子误服有毒果实,因而中毒而死。那一场大变,东宫死了无数人,只因那些奴才,未曾侍候好太子。

不过旬月,九皇子便登上了太子的宝座,她却只能走出东宫。

直到如今,她仍然不知,是谁在苹果上,下了那般剧毒。

黑宝石般的眸子,从盛帝脸上扫过,是他?还是她?

“此事不容推脱,御妹乃是最合适的人,如今北疆急需年轻干练之才,朕在考虑,秦家七公子,文武双全,堪当大用!”

笑,娇靥上满是笑,只是同样浮动在皮肤上,不进眼中。心中却在颤抖,盛帝在威胁她。被派往北疆的将军,有几个能回来?

“如今,大月国适龄的公主,只有三位。一位已经许配于人,明年便要出嫁。只有长乐公主和臣妹。皇上下旨令臣妹远嫁塞外,臣妹亦只有一个要求。”

盛帝靠在椅子上,看着月婵娟,他深知,这位御妹颇为不同。四年中,她一直和诸位皇子在一起,学文习武,意志坚定。甚至,利用在东宫的机会,训练了一些会武功的侍女,时刻不离左右。

犀利的目光,从月婵娟脸上扫过,莫愁婕妤死的时候,她应该只有十岁,且因为贪玩,不在莫愁宫中。

冷宫失火,她也因为贪玩,想寻找父皇,不在冷宫,因而再逃一劫。

“是巧合,还是有意?”

心中微微一动,若是巧合,那未免太巧。一次可以解释,三次都是如此,便耐人寻味了。

若是有意,他真要重新衡量这位御妹,用人小鬼大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天真稚嫩的美丽面容下,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盛帝第一次感觉,看不透一个人。

“御妹有何要求,朕定当尽力满足御妹。”

他要的,不过是这位祸水红颜的御妹,远嫁塞外,令北疆安宁。至于这祸水,会给匈奴带去什么,他不甚关心。

心中,隐隐地希望,这位御妹,能惑乱棠梨孤,甚至令匈奴内乱不止。北疆,崛起一个庞大的帝国,并不是他想看到的。如果说以前的匈奴,是一盘散沙,尚不足令他顾忌,那么此时的匈奴,令他要正视了。

“臣妹听闻,棠梨孤有数子,若是把皇上定要把臣妹嫁给棠梨孤,便请把臣妹的遗体,送往塞外。臣妹愿远嫁塞外,为我大康国尽力,只是要嫁,便嫁给棠梨孤的儿子。”

盛帝沉吟未语,素知月婵娟并非虚言之人,这位御妹,还真是可能以死拒旨。

若是月婵娟如此做,大月国,只有一位长乐公主,可以和匈奴联姻了。而他,决不能把长乐公主,嫁往匈奴。

已经在朝堂上,接见了大月支的使臣,答应以宗室公主下嫁。大月支的使臣,更是提出,意欲请无忧公主和长乐公主,同时下嫁匈奴,以为佳话。

只是,其中一位,要嫁给棠梨孤,另外一位,却是为其子求婚。

想到派来的使臣,盛帝嘴角微微牵动,露出温和笑意。敢违背他的旨意,和他讲条件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或者比死更不堪。

“御妹,皇兄岂会不为御妹着想,如今朕身边,也只有几位御妹。大月支派出的使臣,乃是棠梨孤之子,索卢连山,还有左贤王拓跋飞。这二人,皆是青年才俊,待过几日,在后宫盛宴款待他二人,朕便让御妹看看那二人。”

月婵娟有些意外,澄澈的眸子看着盛帝,在她看来,能答应让她嫁给棠梨孤的儿子,便足矣。没有想到,盛帝竟然肯让她自己去相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