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露露

更新时间:2020-07-29 12:01:27

露露 已完结

露露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d调协奏曲 分类:女生 主角:高三思羽 人气:

《露露》为d调协奏曲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漫漫长夜,相拥而眠,我和程明皓嘴角都挂着淡淡的微笑,因为不管未来的每一天我们的幸福都会继续,我们的甜蜜爱恋也会成为珍藏于心的记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他提及的我的继父对我图谋不轨!“你调查我!”“每一个和我交往的女生,我都会调查她们的背后是否干干净净!”程明皓。程明皓,算你狠!我以为你一直是信任我的,其实我说的话你大半都只放屁,然后再背后去调查我说的话是否值得信吧!大家庭长大的孩子果然有性格!“如果你不相信我,就不必和我在一起!”我也来了脾气,太讨厌他这样人前背后不一致了。“对不起。”程明皓别扭的道着歉。“程明皓,以后也不要说我继父对我图谋不轨的话!”“那为什么他的房间全是你的照片,不是他前妻的,不是你妈妈的,为什么全是你的照片!”程明皓气又上来了。暂时的,我真的不想和程明皓在这件事上纠结下去。“那些照片是他偷拍的!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我的卧室安装了摄像头!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上了高中就离开他了,除了每个学期问他要钱,这两年多来我一次家都没有回过!”我以为这种事只要我自己保密就好了,却不是,瞒得住自己的嘴,却遮不住别人的猜疑。程明皓气恼的坐在床沿,还有很多的无可奈何。那毕竟是我的继父,那个叫刘诚扬的男人今年三十六岁,比我妈妈小两岁,比我大十八岁。最初的时候他迷恋的的确是妈妈的美貌,但是妈妈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之后美貌也不复存在了,那个男人便开始打我的主意。最初我不知,他买的所有贵重礼物我都一一收下,也不怕独自和他相处,甚至会像所有的孩子那样请教他关于友谊关于爱情的事情,也倾诉自己在学校在生活中的烦心事。他像我人生亦师亦友亦父的存在。只是有一天我不舒服,觉也睡得很浅,像是预感到似的,我突然睁开眼,然后借着窗外模糊的灯光看到俯着身子正目不转睁盯着我的继父我才意识到了什么。我也算是机灵,马上闭牢了自己的眼睛,假装自己从来没有睁开过。虽然怀疑继父,但是也只是怀疑,我也会想,是不是继父太关心自己所以才半夜来看自己病是不是好了点儿。因为妈妈住院了,继父又是一个大男人,所以我平常不进他房间的。那天继父不在家,我和东方露露在家里自己串珠子,就是那种自己买了自己喜欢的珠子然后串成自己喜欢的形状。有一颗五彩的珠子不小心滚落到继父房间了,如果是别的珠子也就罢了,但那五彩的却是唯一的一颗,是少不得的。我和东方露露推开继父房间的门,然后满房间都贴满了我的照片。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了继父对我所存在的绝不是父亲对一个女儿的正常感情。那照片除了和妈妈结婚时连同我的照片其余大多是偷拍的,并且背景是我的卧室。幸好那之后很快我就中考,并且考上了现在的高中,也就有了离开继父的理由。说完这些我的整颗心是真的疲惫了。其实这些事我又怎么愿意再提起。那个自己最初把他当作父亲的男人,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女儿对待。想起这些的时候,心内都会泛起稍稍的恶心。我曾经居然和一个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中年人以父女的关系相处在一起两年,并且在某一个时间段是对他充满爱戴和感激的。而且这个人还开车撞死了我的亲生父亲,虽然最后被认定为交通事故。“我并不想提起这些事,程明皓,我以为如果我忘记了,东方露露也不说出去,那么这些事就只会慢慢沉淀成我记忆深处的一个小黑点。”他揭开了那沉封已久的伤疤,撕心裂肺。“你应该告诉你妈妈,劝你妈妈和他离婚。”程明皓。他看着我的时候,眼眶已经红得不象话。“我知道这些的时候我妈妈已经在医院了。”我说。“这些年一直是你继父在替你妈妈治疗?”“嗯。妈妈每年的治疗费用都要二十几万,离开了他我和妈妈没法活。”那个男人唯一的亮点就是多少有些钱吧。至少他从来都不觉得妈妈一年花二十几万治疗是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所以,结论出来了,是不是只要有钱给你妈妈治疗,你妈妈就可以和你继父离婚,你也不再和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程明皓。他怀疑的居然是我和“那个男人”有瓜葛吗?太悲哀了。我别过脸,不再理程明皓。他大约不会知道我生气是因为我觉得他听了我所讲的之后依然对我抱着怀疑的态度。“这些事以后再说好了,程明皓,你先去课堂吧,我需要一个人静静。”“嗯。有事打电话。”程明皓淡淡的交代之后真的走了。他走了之后我多少觉得有些心凉。因为我不知道原来程明皓是怀疑我的,他会偷偷的去调查我的家庭。虽然他一直在说真的不想生活在那个家庭里,不想勾心斗角,事实上,他潜移默化的把那些所有都学会了。他这样,不觉得更累吗?我心事重重的睡了一觉之后醒来,吊瓶里的营养液已经接近尾声,叫来医生拔掉了针。看了看时间,六点正。巷道咖啡离学校很近,出校门一两分钟而已,我很快赶到。莫珊果然在那里。她像是坐在那里等了好久。咖啡屋似乎没有营业,只有一个服务生和莫珊一个顾客,我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看到莫珊笑了一下,她笑得很冷。我推开门,走近莫珊,在她对面坐下。“你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你爱他,难道你不应该直接去问程明皓哥本人吗?”莫珊笑着。虽然是应该那样,“告诉我你的目的。”“关于程明皓哥的过去,还是由他本人告诉你会更好吧?”虽然应该是那样,“请你告诉我,不论怎样,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事实上程明皓哥过去一直很好,从来没有和别的女孩子乱来过。”莫珊。“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我冷笑。好奇怪,至今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性情冷淡的人。“为什么你就不相信呢?难道你不信任程明皓哥?”说是不信任却是信任的,如果说信任呢,又真的会在莫珊说一句“想知道他的过去吗”的时候屁颠屁颠的跟过来,甚至会装作生病欺骗程明皓。看来我多少对程明皓过去在岭南生活的两年抱着怀疑的态度的。也许他有混乱的过去,也许他曾交往过很多女生,甚至他现在也许也背着我和某某女生纠缠在一起。我甚至会这样怀疑!原来我对程明皓的信任份量并不重!原来我也并不是对程明皓所有的话都信誓旦旦的当真!我们之间居然充满了这样多的不信任!发觉这一点的时候我很诧异。我们怎么会这样?因为自己会下意识的隐瞒关于继父的事,所以也会想程明皓也一定会下意识的隐瞒他过去的不好吧!这样久,我居然一直在用自己的心思去猜度别人的心思!太可怕了!“思羽姐,其实我一直是看好你和程明皓哥的,但是今次,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居然不相信程明皓哥,当我告诉你他的过去是清白的时候,你居然一脸不相信!程明皓哥好可怜,他最爱的女人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莫珊一脸失望。“你要说的到底是什么?”我皱眉,问。感觉太奇怪了,觉得自己处在一个陷阱内,只要猎人一收网,然后自己就掉进那个猎人编织的网内了。“程明皓哥,我想你也该出来了吧!”莫珊。我下意识回过头,然后看到穿了服务生制服的程明皓。他摘掉帽子,“莫珊!”然后莫珊朝我意味深长的笑笑,甩甩小包走掉了。原来那个织网的人是程明皓呀!我哭笑不得。这一出到底是为何,这是为了证明什么。这只能证明程明皓对我的信任比我想象的还不够!恐怕在程明皓眼内,证明的是我一点都不信任他吧。我们两个好奇怪,明明都是勾心斗角的料,但是口上都说着好讨厌那样的生活的话。程明皓习惯了对所有人都保持不信任的态度吧,而我也习惯了对所有人都戒备。我们两个,居然在一起!“原来你是这样不信任我的!”程明皓大声的吼道。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的脾气真的很暴躁!“如果你信任过我,也不会去调查我的家庭,现在也不会设这个圈套让我来钻!”我反驳。“洛思羽,如果你不隐瞒我调查你有什么用,如果你信任我,你应该直接来问我,而不是跑到这里来问莫珊!”“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我转身就走。我可不想在气头上和他争执,那实在是火上浇油。“我要听到你解释!”背后传来程明皓的声音。“我无话可说行了吧!程明皓,我不想和你争,这段时间我会住校,等你平静了再来找我。”我看着程明皓。真的没有太多的话说,对于这个男人的多疑我是看透了。“不用了!”程明皓走到我前面来,“洛思羽,这样的结果从你下午跟我撒谎时我已经猜到,我已经把我所有的东西都从房间里搬了出去,我不会再纠缠你,你也不用指望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他的语气带着不属于他本身的冷淡。原来迟早有一天,那些曾经最爱的人也会用这样冷淡的口气和自己说话吗?如果知道会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开始。“站住!”我拦住打算就此离去的程明皓。“说清楚!为什么说我指望从你身上得到什么?”那样的话太奇怪了。“难道不是吗?”程明皓冷笑,“你暗恋了岚五年,最后却选择和我在一起,为什么?因为东方露露喜欢岚,你也确实在意你们的友谊,所以你不能和岚在一起。选择我和选择别人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程明皓说道这里的时候鼻孔里哼出一声冷漠,“因为我是岚的兄弟,是尹氏老总的儿子,我有足够的能力给你妈妈治疗,也有足够的能力让你逃脱你继父的手掌!”妈妈的治疗费?继父的手掌?他还真不是一般的能联想!那种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妈妈现在昏迷,就算刘诚扬诉讼离婚法院也是不会判决的,而他们维系着法律上的夫妻,那个男人就理应承担所有治疗费用!而我,我已经18了,我想我有生活自理的能力!程明皓这样说,也打破了我们依然有可能在一起的幻想。“程明皓,随便你怎么想,我现在一点都不在意,”其实有些在意,“我为你可悲,因为所有的事在你眼中都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现在,我只解释一次,我洛思羽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还有,我来见莫珊,事实上如果她哪怕说出一句你以前不好的话我都会打她耳光,她很荣幸,因为她一句都没有说。但是以后那都是与我无关的事。”我转身就走,但是一转过头眼泪就掉下来。我没有那样坚强。你真的好残忍,甚至都未给我喘息的机会。因为下午撒谎骗你不认识莫珊,因为我装作生病就最快速度从我们的家里搬了出去。程明皓,你大约只猜着最开始,却永远也都猜不着结果。我回到我们的小屋,那里到处都还充斥着程明皓的味道。这个洗发水是我们一同买的,还有这个喷嘴,我们时常拿它水战。但是以后,它们都只是一堆垃圾。给继父打了一个电话,他很快开车到了楼底。他殷情的帮我搬着所有的东西,不时的找着时机用他的大手去触摸我的手背,我不着痕迹的避开。“告诉过你,还是在家里好,我可以每天早上开车送你上学。”继父开着车,不时的从后视镜里探望我。我望向窗外,眼泪在眼眶打转。自己折腾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逃避继父吗?可现在还不是回来了。“两年多了,你妈妈很想你,我一直骗她你在日本留学。”继父。有两年多没有去见过妈妈了,她该有多憔悴。“谢谢!”不论我是怎样的讨厌继父,但是这一声谢谢却是诚誓的,出于这么多年他对妈妈一直的治疗和费心。终于到了离别两年的家,其实离得多近,一个小时而已。而这两年来,我多次走到这边小区,也始终未曾踏进去半步。对某些事,我过分介怀了吧。“我在你们学校旁边买了一套房子,不过还没装修。只要你……”继父在我身边转着。我大约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他,“对不起,麻烦我打个电话,我回家还没有跟我男朋友说一声呢!”“男朋友?你在外有男朋友了?”继父一脸疑惑。我看着这个中年男人,他比我高大约六公分,体格比我健壮很多,但我从小有学过跆拳道,他要对付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刚要承认,这个中年男人就抓过我的左手臂仔细看着,看了半天他抬起头,“没有处女线!你真的……”我挣扎开,说了一句,“对不起,也许我该提醒你一下,我现在18了,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我回自己的卧室。躺在一切依旧的大床上。其实现在我不像最初的时候那样害怕继父了,毕竟我真的长大了,我比两年前高了许多,身体素质也好了很多,或许,头脑也聪明了很多。我从房间出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继父,我走近他,“爸,给我买台电脑吧。”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叫他爸,以前我一直只叫他叔,或许就因为叔这个称呼,他才一直对我抱有非份之想吧。他却仿佛没有听到爸这个字,眼皮都未抬一下,“休想!”他以前对我很大方。我回房间,并不纠缠他。很快他自己却推门进来,“你刚才说你想要一台电脑?”“啊。”我也眼皮都未抬一下。“你刚才叫我……爸?”我终于抬起了自己的头,看着他,“难道你不是我爸爸吗?”我疑惑的反问。其实,我只是旁敲侧击提醒,他是不对的,我是他的女儿,不论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他和妈妈有结婚证为证,我是妈妈的女儿,也应当是他的女儿。他是有知识的人,应该会明白这一点。他仿佛第一次发觉这个问题,“我得好好想想。”他自言自语的走出我的房间。也许他从来都没有正面思考过他是我爸爸这回事。周老班说得对,继父也是父,我只有认同这一点,才能让继父也认同这一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