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杏花疏影里

更新时间:2020-10-16 12:39:20

杏花疏影里 已完结

杏花疏影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吃粉蒸肉 分类:女生 主角:金环韩府 人气:

《杏花疏影里》为我吃粉蒸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想到以往的种种,风荷抑制不住的嘴唇上扬。是的,此生自己当然是无欲无求了。经历重重波折,还能和墨疏在一起,墨疏待自己的心,依然如初,她觉得自己应当满足了。“墨疏,你瞧这朵菊花,开得真好看呀!”风荷指了指面前那一朵金黄色的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荷就道:那,墨疏,你的意思就是——咱们现在仍旧是按兵不动,以待事情顺其自然发展?

不错。现在,也只能按兵不动。若是惹急了秦氏了,只怕她会干出更匪夷所思的事儿来。

风荷听了,就叹:你既这样说,那我真的认为,你该接受了姑妈的建议。

墨疏懂风荷的意思,但听了还是摇着头儿道:风荷,这样的话,你不必再说了。我是想知道所有事情的证据,但我到底不会这样做,因我不想伤了你。若真伤了你,那我便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风荷听了这话,想了一想,也就不说话儿了。夫妻二人便提着灯笼,沿着这牡丹园子走了几步。这时,就听得园子外彩云过来唤道:大少爷,大少奶奶,春二奶奶过来了,说要见大少爷呢!墨疏听了这话,就低头看了一眼风荷。风荷就道:到底她这几天熬不出,又要到这里来了。

墨疏就道:如此良辰美景,我不想她过来烦扰。不如——话还没说完,就听风荷道:罢了。她既来了,咱们倒也不要这样成心躲她。她来,总是有什么话儿要说。墨疏就道:含香并非善类。她的嘴里,是吐不出什么好话来的!你呀,待她始终是太善良了!你忘了,那书里说的中山狼的故事了?风荷听这话,反而笑道:好了,咱们且过去吧。有什么话,你只管听听就是了!只是,用中山狼这样的故事来比喻含香,也并不怎样恰当呢!墨疏就道:如何不恰当?风荷就道:依你说,她以后都是不能改的了?就没有向善的念头了?墨疏听了,想了一想,却不说话儿。二人待到了台阶下,就这月色,风荷果然看见含香在那里等着了。见了墨疏和风荷在一处,亲亲热热的,含香的心里就像喝了一坛子醋那样难受。姐姐,这会子多晚了,你还和姐夫躲在这里呀?

风荷听了,一时就要说话。墨疏就抢先道:白含香,你有什么话,赶紧说就是!墨疏见了她,是一脸的不耐烦。含香好几天未见墨疏了,见他穿了一件素白的宽大袍子,他手里提着的灯笼氤氲出的光,更是将他衬得如画中的仙人一般俊逸。含香也忘了生气了,就抬着个头,痴痴地看着墨疏。

见含香不说话了,只管抬头看墨疏。风荷的心里,不禁叹了一叹。她的心里对含香,其实很失望。因她到底是自己的妹妹,她这个做姐姐的,当然希望她的周身都是清白的。不过,想到她竟参与了绑架自己一事,她便知道,待含香不能再向从前那样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与含香,经历了那绑架之事,自己更要小心了。

风荷就道:含香,你不是有话儿要说么?怎么这会子你又不说了?

含香回过神来,方冷冷道:姐姐,我来,又不是和你说话的。我是来找墨疏的,你就不要在一旁多事了。

墨疏听了,即刻就道:白含香,我的话,并不想再说第二遍!我的名字,在这里只有风荷能叫得!我的告诫,难道你都忘了么?

含香一听,心里一愣。觉得墨疏淡雅得出尘,但说出的话,却又这么伤人,她的心里不禁有点酸,这喉咙就有点哽咽了,因对墨疏哀哀地道:墨疏,我真的不能叫你的名儿么?你真的待我——这样无情么?含香的心里,依旧存了幻想,依然想着有一日墨疏能移情自己。

墨疏就冷冷道:白春秋,你是傻子吗?你若再加我的名字,我即刻就与休书一封,你滚回你家里去吧。纵风荷在场,但墨疏还是不想给含香半点面子。墨——姐夫,你真的要这样做吗?我可是你明媒正娶来的?我有什么理由将我休了?我在这韩府犯了什么错没有?含香说着说着,口里开始振振有词起来。

墨疏听了这话,只是嗤之以鼻。白春秋,现在我并不想和你理论。你自己做了,你自己心里清楚。墨疏说着,便欲拂袖而去了。

含香听了这话,心里又惊又恐。墨疏何以会说这样的话?莫非,他听出看出来了什么不成?不会呀!干娘行事,可是再谨慎不过的!这些,也不过就是他恐吓自己罢了!含香心里,便又不想退却了,她便对墨疏道:姐夫,我都做了什么了?今日,既姐姐也在这里,那索性就将话儿说清楚!我可有不遵守妇道,可有做那些对不起你的事?

风荷见墨疏面色愠怒,想了一想,到底还是过来打圆场儿道:行了。含香,你想和墨疏说话,那态度就放好一些。风荷说罢,便拉了含香的手,提醒她道:在外面说,让丫鬟们听见了,成个什么体统?莫如,你还是随我进去。

风荷说着,就示意含香进去。随即,她又看着墨疏,低声儿道:墨疏,有什么,你只管听就是。你忘了,方才你和我说的话了么?你这样,其实又何必?

风荷这样一说,可是提醒了墨疏。他到底还要隐忍,还不能打草惊了蛇,引起她们的警惕。墨疏便对风荷,放缓了语气道:你这话说的也是。墨疏便看也不看含香,说道:你且进来说话。

三人待进了屋子里。风荷便叫含香坐下,问道:你方才也说了许多的话,喉咙干不干?若是干渴,我与你倒茶吃。我泡的茶,你小时候不是很爱喝的吗?我给你倒的是枫露茶。含香见了风荷这样说,便道:我不喝,你不用倒了。多少年的事了?我早不爱喝了!风荷见了,便对墨疏道:墨疏,我想起来了,卧房里,我还丢着一件未绣好的帕子呢。还有几片叶子,到底我修完了再说。不然,也是仍在那里,瞧着怪可惜的。

风荷说完了,待又对墨疏道:好生和含香说话我,我这就进房去了。

墨疏见了,便爱怜地看了看她,方道:你先进去吧。我呆一会子就来。风荷听了,便也转头朝墨疏默契一笑。他们夫妻二人这般的互动,可是将旁边一直看着听着的含香气坏了。白风荷,有必要当着我的面儿,表现的这样卿卿我我的吗?

含香恨得牙根都痒痒的了。看着风荷的背影,含香就对墨疏假意笑道:姐夫,其实我想与你说的很简单。含香在这韩府其实也别无所求,唯一希望姐夫能常去丽春堂看望看望含香,这样含香也就不会这样孤单。

含香一改方才的神态,只管将自己说得楚楚可怜。墨疏听了,就淡淡道:你当初进韩府,就该想到这些。这在墨疏看来,自己的态度,已然是极好的了。要不是心里记得风荷的话,他真的看也不想看含香一眼。

见到墨疏终于回应自己了,含香的心里,还不禁一暖,因就对墨疏道:姐夫,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些?我以为,你对我,会和对待风荷一样,也会待我好的。

墨疏听了,心里就在冷笑。因对含香忍耐道:含香,之前我就说过。我既娶了你姐姐,便就会一生一世地待她好,此心不变的。你从前没有想到,但现在我总算提醒了你。墨疏说得不惊不澜。

含香见墨疏淡淡的,但说出的话,还是这样无情。她真的忍不住要流泪了。姐夫——你真的待我这样无情?你连待姐姐的一半,都不愿分给我?

墨疏听了,径直就道:白含香,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休要说一半,一点半点都无可能,你若识相,只管早点回到丽春堂。墨疏说着,还是一如既往地冷着脸。

含香熬不住了,她站了起来,上前一把拽住墨疏的衣袖,流泪道:姐夫,你说的好残忍好残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姐夫,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不能和风荷一样,得到你的关爱?

墨疏听了,索性也就告诉她:很简单,因为你不是白风荷。

是么?你就这样做,就因为我不是她?含香悲哀地讷讷道,姐夫,其实我有很多优点的!你不能在还没看到我的好之前,就一把将我推开了!含香半跪了下来,一边摇晃着墨疏的胳膊。

墨疏见了,真的想一把推开她拉扯的手。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含香,你放开。这些话,我与你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你以后,休要再这样胡搅蛮缠的,扰了风荷不安。

含香一听这话,就喃喃道:我胡搅蛮缠?我扰了风荷不安?姐夫,看来你是真关心风荷呀?含香说罢,就冷冷一笑道:姐夫,只可惜你不知道,风荷的心里,兴许不止只有姐夫一人呢?哼哼!我可是看出来了,这府上什么二少爷表少爷的,风荷可是一样地和他们眉来眼去的呢?这些,兴许外头已经传出风声儿来了,这府里,上上下下的,可就都只瞒着姐夫你一个人呢?真正,有什么事是我白含香不知道的?

墨疏听这话,心里控制不住,真的就勃然大怒了!他一把站起,顺势就推了含香,含香猝不及防,一下就跌倒在地。啊——含香的胳膊一下撞在了后边的椅子上,却是有点吃痛。

含香见墨疏听了无动于衷,便假意哭道:痛,好痛呀!姐夫,你真的要这么狠吗?难道我有说错吗?我不信姐夫你是傻子,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分明——你是不愿相信罢了!含香说着,一手抚着摔疼的手臂,一边不甘地说道。白含香!你的心里,就这样厌恶你的姐姐么?墨疏冷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