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我在前世约了你

更新时间:2020-05-11 17:12:53

我在前世约了你 已完结

我在前世约了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风色随心 分类:女生 主角:童明赵雅 人气:

经典小说《我在前世约了你》由风色随心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童明赵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更希望的是,我们一辈子都能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一起喝酒,哪怕菜做的多难吃,我都会细细品尝,因为我品味的不是菜,而是我们愈渐深厚的感情。我相信,没和任何东西可以破坏到我们的感情,就像张中说过的,8年的感情,不是随便什么情况什么人都能处出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由于是星期六,五人看了4点的音乐喷泉,工作日这会儿是不开放的。微风吹了些水雾飘过来,落在身上,真凉爽。

除了各色各样的人,也没啥看得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童明他们开始往回走。路上到了一个小广场边上,有个小水池,3米宽的水布从4米高的台子上落下,非常漂亮,童明看了看广场巡逻员不在,赶紧对连越说:“等会儿给我拍照啊。”说完就从水池边上趴到了水布后面。

这时赵雅也来了兴趣,喊了句“等一下”也跑上去了,太子有点高,童明就过去拉了一把,在握住赵雅的手的时候,童明愣了一下

二人靠在一起拍了照,看见有巡逻员过来了,两人跳下来就跑。跑远了才停下来照片,拍的照片就只能看见后面两个人影子,根本看不见人什么样子,不过两人都很开心。童明看赵雅的次数貌似有点多

终于可以吃饭了,都有点激动,最晚也是张中2点吃得饭,其余都是12点之前吃的,都饿了。人家都是现喝酒后吃饭,但是童明他们一直认为先吃饭后喝酒。理由有二,一是空腹喝酒身体受不了,二是现在都都饿了。当然他们很人性化的给张中说他可以自己先喝着。张中虽然酒量不错,但也没有一个人喝闷酒的习惯,所以还是乖乖的先吃饭。

吃饭的时候,同名他们发现赵雅只吃素材,肉一点都不吃,不管什么肉。童明轻声问道:“你不吃肉?”

“是啊,我只吃素的。”赵雅看见童明惊讶的表情接着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吃过肉。”

“那你怎么还这么呃长得这么高?”童明忍了一下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遗传吧。我爸爸也高。”赵雅解释道。

“哦。”同名点了点头,把手撕包菜往这边拉了拉。

“我猜她不吃肉是因为她害怕动物。”连越说。

“才不是呢,我是从小吃素习惯了。”赵雅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我什么都不怕!”

“真的?”童明笑着问道。

“是啊。”赵雅一本正经的书。

“那有种只吃桑叶的动物”童明说着还认真观察着赵雅的表情,因为有一次连越在群里说过赵雅害怕蚕。

果然赵雅“哎呀”的一声,表情都变了,“别说了!”

“哈哈。那你还说什么都不怕?”童明笑着说道。

“嗯就是这一种啊,别的都不怕。”赵雅赶紧解释道,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吃的差不多了,肚子填起来了,连越冲包间门口喊道:“服务员,来箱啤酒!”说完过了几秒还补充道“要凉的,5个杯子。”

“一箱啊?”刘锦惊奇地问道,“喝的完吗?”

“开什么玩笑?5个人啊,还喝不完一箱酒?这还只是前期的。”童明说道。

“不是吧?”赵雅也吓到了,“酒喝多了不好,喝的开心就好。”

“是啊,我们也是这意思,只是低于一箱怎么喝的开心?”连越接着说。

“好吧”赵雅和刘锦对视了一眼,不说话了。

“你们别怕。”同名看出了有点不对劲,“又不是非要逼你们喝,自己尽量就好了,咱们又不会劝酒,多的算我们的就好。”

“哦,那就好。”赵雅对童明传来感激的眼神。

酒倒好了,连越举起酒杯:“来,先让我们为我们的大集体第一次聚会干一杯!”

“好!”同名首先相应,其余人等纷纷响应,站起来,挨个碰杯。男生都一饮而尽,赵雅和刘锦只喝了一小口,看来酒量确实有限。

“你们两个到底能喝多少?”同名看着赵雅和刘锦问道。

“我一杯。”赵雅竖起了一根指头。

“我”刘锦准备也竖指头的,想想还是算了,“我一杯半。”

“服务员,来瓶果汁再拿两个杯子。”对于这种选手,童明直接替他们做了主。

赵雅感激的给童明夹了一筷子菜,看到连越正睁大眼睛看着她,只好又给连越夹了一筷子。

在赵雅和刘锦果汁都还没喝完的时候,童明他们已经喝完了啤酒。都是干喝的,他们没有要对付的人,但是就这样碰杯也没有意思。连越提议玩个小游戏:“咱们来个简单的游戏吧,赵雅和刘锦也参加,你们喝果汁就好了。”

“什么游戏?”童明问道。

“很简单,从我这里数,我是1号,张中是2号,童明是3号,赵雅是4号,刘锦是5号,然后一个人开始喊让几号喝,喊到的这个人要赶紧喊另一号,记住不能喊自己,不能喊和你挨着的下一个号,不能喊喊你的那个人,数字不能超出6。喊错的喝酒。”

“好啊,来吧。”赵雅很快答应,反正她们喝的果汁,也不会醉,顶多多上几次厕所。

“我没意见。”张中说道。

“我也没有。”刘锦也附和道。

“这么多规矩,还说简单?”童明有点不愿意了。

“不是,你还没玩,玩几把就好了。”连越怂恿道。

“好吧,输了的一次喝多少?”童明还是有些担心。

“本子是一次一杯的,但是鉴于有菜蛋子选手,咱们喝半杯就好了,反正就是两次一杯。怎么样?”

“那行吧。”同名觉得除了“菜蛋子”这几个字以外,还可以接受。

“好,准备好啊,我先让上几瓶酒。”连越说道。

虽然童明不服“菜蛋子”这个光荣的称号,但是童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确实是“菜蛋子”,童明连输了四把。连着两杯酒下肚,童明提议先吃会儿菜

5分钟过后,精彩继续。果然广告时间还有有作用的,新一轮开始,童明输得很少,输得多的反而是发起人连越,搞的连越狼狈不堪。为了挽回面子,连越也提议再吃会儿菜

这顿饭吃了很久,貌似只要是集体喝酒吃饭,碰倒酒杯或者酒瓶子是必须要发生的事,而且一般有这种情况发生就表示有人喝的差不多了。这不,童明碰倒了酒杯,啤酒撒了赵雅一裤子的。同名赶紧扯纸去擦,不停地说着“不好意思”,赵雅进过了纸,笑着说:“没事,酒是冰的,撒点凉快,嘿嘿。”

酒足饭饱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天黑了下来,连越童明一行逛了一会儿街,连越冲着赵雅说:“怎么,你们还不去天桥下占位置?”

“嗯?”赵雅纳闷的问,“到天桥干什么?”

“去晚了没位置了,你们睡哪儿?”连越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那就去你们宿舍。我们一进去,看你们谁还敢睡!”赵雅得意的说道。

“哎,小盆友,你把我们男生想的太好了”连越摇摇头道。

开了会儿玩笑,连越就去找房子,毕竟都是大老远的来,让人家露宿街头也不好。

谁扔的西瓜皮

开了两个房间,童明和张中一间,赵雅和刘锦一间。但是一群习惯晚睡的人,特别是童明和连越这类,没有12点以前睡的习惯。这么早难道让他们窝进被窝里?这显然不可能,但是能做什么呢?

这是,虽然是暂替的老大,但是连越还是写出了很有建设性的意见——打扑克。对于一群没有主见的人,哪怕别人的意见很蹩脚,他们也会赞成,因为他们给不出更好的,所以没有抗议的资本。

连越和童明下去买扑克了,还买了水、西瓜、瓜子、花生,大有决战天亮的架势。对他们来说,通个宵还不是小意思。

接下来就是打什么牌了,对于这个,还是都有点话语权的。连越提议挖坑,童明直接PASS,理由是:“很显然人多了,你想坑谁?”赵雅提议升级,同样被毙,理由同上。童明提议干瞪眼,全票通过。

就这样,一群20啷当岁的年轻男女窝在小旅馆玩干瞪眼到12点。瓜子皮、花生壳扔了一地。童明上厕所还摔了一跤,原因是不知道谁把西瓜皮扔在了地上爬起来上万厕所回来,童明捡起西瓜皮,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自顾自的点点头道:“据我多年断案经验,这应该是连越所致。”

“为啥是我?”连越不服气的问道。其他人也来了兴趣,想听听后文。

看到吊起了大家的积极性,童明清了清嗓子说道:“首先,这块西瓜皮很大,除了连越,我们都是客,我们都是假斯文的挑小的拿,而你,仗着自己是主人,就没啥不好意思的。然后,这块西瓜吃的很不规则,显然是狼吞虎咽导致的,我刚才也说了,我们虽然是假斯文但也是斯文,我们顶多会为了节省时间不吐籽,不会为了多吃一块做的这么露骨。还有,这块西瓜吃的不干净,因为有了前两条,我们可以得出你吃得最多,所以最后你实在吃不下了,所以就没吃干净。我的分析陈词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哈哈,说得好。”赵雅拍着手说道。

“就是啊,二哥这下你没法抵赖了吧?”刘锦也火上浇油。

“哎,二哥啊,才看清,你这么没公德心。”张中都发话了。

“你们”连越气的都不知道说啥了。

“你就承认了吧,本人多年来断案从未冤枉过一个坏人!”童明义正严词道。

“我勒个去,那肯定啊,因为你冤枉的都是好人”连越也知道这会儿无图无真相,被他们集体将了一军,只好认了。也没再解释,要是一开口解释,他们一定会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所以连越也很明智的没有自讨没趣。

时间很晚了,连越宿舍楼早关门了,宿管都睡了,再喊也不道德。所以他也不回去了,可以放心的玩。干瞪眼玩腻了,就开始玩跑得快,多了一个人怎么办?这好办,输的人下场,换人,每轮淘汰一个。他们这样做也是遵循了国际人道法的基本原则,打牌也要给人留点喝水的时间嘛。喝水是每个人的权力,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

赵雅也不知道是牌不好还是技术问题,老是输,老让她喝水也不好啊,童明就故意输了好多把。童明每次输了都会把牌揉进没洗的牌里,不让人家看。还一个劲儿地说:“这都是些什么牌啊,太坑爹了。”然后乖乖的去喝水

达到2点多,两个女生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去睡了。剩下三个精力旺盛的大男生,也没心思打牌了。连越问童明:“怎么样啊?”

“还好啊。”童明模棱两可的答道。

“什么叫还好啊?那小张啊你说,感觉咋样啊?”连越换个人问道。

“我也还好啊。”张中也觉得这么敷衍人家也不好,就补充道,“感觉挺不错的,就是她太高了”

“我靠,谁问你和赵雅了?我是问你觉得刘锦咋样,我觉得你们两挺合适的。”连越气愤道。悲哀的不是别人不回答你问题,而是回答了,但是回答的是另一个问题。

张中这不经意的一个回答,让童明的心颤了一下。但是表面依然是灿烂的微笑,童明心想,我可不想再遇到这么狗血的言情剧剧情了啊

连越继续对张中说道:“你看你啊,性格深沉,就要刘锦这种活泼的人带动你一下,优势互补,劣势互勉。”

“可我真对她没感觉!”张中坚持到。

“感觉是培养的啊。还有不一定有感觉的就能追到,就像我第一眼见刘亦菲就觉得有感觉,但这么多年了,还是只能偶尔在电视上看看。”

“呃”童明无语了,这是在劝人啊!

连越转过头对童明说:“还有你啊,我也觉得你和赵雅挺配的啊,而且我觉得她对你印象不错,加油。”

童明看了一眼张中,发现他比自己听的还认真。本想说对赵雅感觉不错的,但是童明没有:“还好吧,呵呵。”

“我靠啊,我说了半天,你还是这句话,难怪找不到女朋友。”连越无语了。

“哈哈,不说了,睡觉吧,都几点了?明天还起不起来啊?”童明说完就去拉被子,“咱俩睡吧。反正每年咱们都会有这种情况。”

因为童明和连越的关系,每年在家里都会经常来往,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有很多睡一张穿的经历。

张中看他们睡了,他也上了床,但是在床上还是睡不着。各怀鬼胎,连越想的是如何促成这两对,童明想的是张中是不是喜欢上赵雅了,张中想的是到底要不要追呢?

他们也不知道啥时候睡着了。连越曾经多次向童明反映,说童明经常上一句话还回答的好好的,下一句就睡着了,就在等答案的过程中,连越也能睡着。

是夜,下起了小雨。

凄凄秋雨,坠入凡间,化为精灵,归于深渊。穿峡谷青山,涤世事尘烟,疲于繁琐之困,砺于寂寞之涧,渺小未泯其志,但请无愧春秋,不求须臾之欢。世人皆谓其自然,或褒或贬,一滴而知身寒,一叶见其泪涟

我的青春谁做主

第二天,都起的很晚,差点睡过了12点交房的时间。几人出来,才发现昨晚竟然下雨了。

雨后的秋日凉爽无比,整个人都能精神许多。本来还想呆几天的,可是不是人人都想童明那样闲。赵雅说还有同学要她去玩,本来一放假就要去的为了这个小聚她推迟了几天。刘锦也是咸阳还有一堆同学等着她一起出去玩,毕竟假期不多,遇到了就不能放过,要出去走走。调整状态也好,缓解心情也罢,借故相亲也行。

童明主动申请把赵雅送到了火车站,看着远去的汽车,童明的心潮起伏很大。回来的时候,被连越派去送刘锦的张中也回来了。张中也有事,老同学都已经到他学校了,而他不在,他说自己逛超市去了,一会儿就回去。所以他也走了,只剩下连越和童明,通常都会是这种情况。

这时,童明的电话响了,是西风打来的,童明接起电话:“喂,西风。”

“喂,明哥,在哪儿呢?”西风问道。

“我在西安呢,你呢?”

“我靠,我昨天去我姐姐家,不好玩,今天就回来了。结果宿舍的人都出去了,就特么剩我一个了。”西风无奈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童明已经大概明白了西风的意思。

“靠,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啊?赶紧回来,哥一个人无聊的啊”

挂了电话,连越也明白了啥意思。童明到连越宿舍把这几天拍的照片复制到U盘,就打道回府了。

想到赵雅应该还在路上,童明给发了一条信息:路上小心,别轻易让坐。到了告诉我,好好休息。

然后童明靠在靠背上开始休息。睡了不知道多久,反正还没到。手机震动吵醒了童明,是赵雅回的信息:三哥,我到了。嘻嘻,你好好玩吧。

童明笑了一下,把手机装进兜里,继续睡觉,没办法,昨晚睡得太少了。就这样,童明先生完成了生平第一次把车做过了的壮举。本来要在终点站前一点下车的,可是在售票员推醒他的时候,童明就明白已经晚了。下了车,童明自己想着都想笑,这次出糗不亚于大一时有一次和连越一起做反了公交车,最后刚在火车上坐下,就发车了

到了宿舍,看到西风在玩游戏,童明说道:“你妹的,你不是一个人挺有劲儿吗?没见你无聊啊?”

“擦,一年一度的十一长假是用来窝在宿舍玩游戏的吗?”西风退出了游戏,打开了网页。

“那你想干啥?”童明不信和自己一样宅的西风能错出什么事儿来。

“咱应该窝在宿舍看《我的青春谁做主》啊,你看完了吗?”西风一脸正经的答道。

虽然头上满是黑线,但童明还是认真的回答道:“没有,才看到18集。”

“那正好,我看到20级的。19、20两级允许你快进观看一下,然后一起看,一个人看都没意思。”西风已经找到了播放地址开始缓冲了。

童明和路西风就这样把十一交代在了621宿舍,两人每天都是轮流下去买饭。正好十一学校人很少,所以他们的网速很好。把《我的青春谁做主》,还看了《和空姐在一起的日子》,可谓是两人各自的爱情路又顺畅一些。

从见到赵雅和通过几天的了解以后,同名发现自己确实有点喜欢她了,至少是不讨厌。因为童明本来骨子里是喜欢瘦的,但是赵雅改变了他的看法,同名开始能接受不苗条的了。但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给他牵线搭桥的连越。

可谁知张中也喜欢上了赵雅,两人也在联系。在赵雅看来这应该是好朋友之间正常的联系,况且他们群内的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朋友。只是张中的想法和童明的想法一样,也没让任何人知道。虽然童明看出了张中可能对赵雅有点意思,但是他没想到张中会把这件事很认真的在干。

童明会不由自主的找赵雅聊天,赵雅在线的时间也长,其实现在那个大学生在线时间不长的?即使不在线也是隐身。反正手机拿在手里的时间相当长。

晚上10点左右,童明回到宿舍并做好了睡觉的充分准备,比如洗漱完毕,电脑放在了床边。然后上床,用小桌子把电脑支在床上,登上QQ,习惯性的打开“我在前世约了你”分组,看赵雅在不在,在的话会立刻开始说话,不在也会问几句,因为每次赵雅看到后都会及时回复。要说他们是校园恋爱,还不如网恋来的准确。

因为赵雅宿舍暂时还没弄好宽带,所以赵雅一般都是手机在线。赵雅学的是音乐,每天早上6点起来练钢琴,晚上还要练到9点,非常辛苦,所以童明虽然和赵雅聊得多,但童明坚决不会打扰赵雅的休息时间。童明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赵雅每天都要12点之前睡觉,童明每天会在12点之前和赵雅说“晚安”。

其实两人聊天的内容也都很简单,比如赵雅体育课又逃了啊,发声课出丑了啊,又学会了一首钢琴曲啊这些。而童明就是说一些如何在网上找作业答案,如何逃课这类问题。

还有两人开始互相推荐电影,同名本来喜欢看动作片,赵雅喜欢看能把人看哭的爱情片。两人把看过的觉得好的电影互相推荐,那一段时间童明恶补了爱情电影,以前的话,童明看过的纯爱情电影估计就只有《泰坦尼克号》。童明看了古今中外的赵雅推荐的爱情电影,只要是赵雅推荐的,童明都会看,还真有几部电影把童明够感动哭了。

除了电影,还有音乐。赵雅学音乐,要练习钢琴曲,赵雅把好多的世界名曲介绍给童明,这也提高了童明的音乐素养。有好多经常听到的曲子,都是世界名曲,以前童明能哼出调子但是不知道名字,现在他都知道了,听的次数多了,想不记住都难。

当然了,除了这些高雅的,更多的是普通的,和日常生活相关的。比如童明知道了赵雅每次吃饭都吃不多,喜欢吃的东西很少。所以童明每天都会问赵雅的吃饭情况,并一再嘱咐赵雅要好好吃饭。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很久,可是有一天,连越突然告诉童明:张中向赵雅表白了

借酒消愁

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童明脑袋一下子就空了,有一种马上晕倒的冲动。她有男朋友了为啥没告诉我?连越的答案是连他都不知道,还是有个老同学去他们学校玩才知道的,刚传到连越耳朵里,连越就告诉了童明。

连越是在QQ上告诉童明的,看到童明好几分钟没说话,马上给童明打了电话。铃声响了半天,最后还是西风喊他了好几声,同名才发现,接起电话没说话。

连越喊道:“喂,在吗?给个话。”

“嗯,听着呢。”童明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是不是喜欢上赵雅了?”连越直截了当的问道。

“嗯是有一点吧。”说实话童明自己都不知道那不是是喜欢,只是一种潜意识的冲动罢了。

“我早就说你们合适了吧,你不信。不过没事,赵雅没答应。”连越说道,他知道这个消息对童明来说才是最好的救心丸。

“为啥?”同名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本来张中都没打算告诉我,我得到消息问张中了,他说赵雅没答应。”连越解释道。

“那张中现在呢?”童明接着问道。

“他说他放弃了,下了好大决心才决定表白,结果还失败了,对他来说打击也很大。他说暂时不想这些事了。”连越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童明。

“哦,那赵雅呢?”这才是童明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不清楚。现在这种状况,我也不好问她,建议你也不要问。”连越还在为童明考虑,毕竟他对童明太了解了。

“我不会的。”童明今天的话都很简洁。

“你没事吧?听你状态很差啊?”连越听出了童明很不平常的感觉。

“我没事,我陷得不深,很快会走出来。”童明答道。

“走出来干毛啊?你继续追啊,现在正是好机会。”连越怂恿着童明。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即使他们真不能在一起,我也不能介入了”童明想到了很多。

“你是怕搞坏咱们几个兄弟间的关系吧?没事的,张中应该想得开。咱们都是好兄弟,不会因为这些事垮掉的。”

“正因为是好兄弟,我才要尽快退出啊。”童明和连越想的不一样。

“你是想得太多了。别想那么多,张中都能表白,你为啥不能?就算有所介怀,也只能怪你自己不早说,你要是早公开向我们表示你要追赵雅,估计张中也不会啊,张中也是,啥话都憋住心里。你们都是又是爱装在心里的人,现在难办了吧?”连越分析道。

“呵呵,没事,我就是有那么点感觉。又没说真是爱上她了,我很快就能把她放在正确的位置的。”童明叹了口气说道。

“好吧,希望是真的没事。要不然我会有罪恶感的。”连越有些委屈的说道。

“这有和你没关系,怕啥?”童明知道连越想多了。

“当初我要是不介绍你们认识,或者不怂恿你们去追他们,现在也不会这样啊。哎,后悔不及啊。”连越也叹气了。

“哎呀,这和你没关系,是我们自己要喜欢的。”童明解释道。

“好吧,反正希望你们都没事就好。没事那我挂了啊,有事联系。”连越道。

“嗯,拜拜。”同名挂了电话。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西风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童明的反常,看到这会儿的反应,更加确信他有事。西风这一年多来还没见童明这样过。童明在他心里一直是一个乐观开朗,嘻嘻哈哈的人,基本都没有愁眉苦脸的时候,即使马上要交作业而他一个字都没动,他也不会有半点着急,每次上课,人家都拿着书走了,童明还悠闲的坐着,拿出一支烟点上。同学都叫他“淡定哥”。

等童明坐起来的时候,西风问道:“明哥,咋了?”

“感情上出了点问题。”童明有话都不会瞒着西风,西风是他在学校最好的朋友,当然对西风来说,童明也是。

“不会吧?没见你谈恋爱啊?哪个班的?”西风纳闷了。

“不是我们学校的,高中和我一个学校,只是大学以后才熟悉。我现在还只是有一点点喜欢而已,算不上谈恋爱。”童明说道。

“哦,看来你是真有点喜欢了,不然不会反应这么大。要不去喝点儿?”西风建议道。

“好啊。”童明看了看时间说道。

“嗯,走。”西风开始穿衣服。

童明和西风坐在学校后门的一个小餐馆里,点了几个小菜,正在做,先上了5瓶酒。西风给两人都到上,给童明发了一根烟。西风说道:“什么情况,说说呗?”

“是这样的”同名点上了烟,慢慢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西风。

“哦,那这个事确实不好办。人太熟了,不好下手。”西风也为难道。

“嗯,所以我准备被放弃了。”童明举杯失意西风。

“好吧,希望你能尽快走出来,干了。”西风也端起了酒杯。

“嗯,我会的。”童明一饮而尽。

喝完酒已经11点了,童明回到宿舍倒头就睡,输了一会儿了翻身爬起来,西风还以为他要吐了,赶紧一脚把洗脚盆踹了过去,他们是睡的对门。

结果童明没有任何动作,起来想了一下又倒下了,摸出了手机,短信编辑了两个字发了出去,片刻之后,赵雅的手机收到了这条短信,就两个字:晚安。

童明果然没问赵雅关于张中的事,还是装作啥事没发生一样的和赵雅聊天。在一次聊天的时候,童明谈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他只说从很久开始就有了一个喜欢的人,但是尽管赵雅一再追问,童明都没说是谁。

童明向忘记赵雅,想从这种两难的情况下走出来,可是不行,喜欢上一个人可能只需要3天,甚至3小时都可能,但是忘记一个人,可能3年都够呛。童明还试着不和赵雅练习,不和赵雅聊天,不每天进赵雅的空间,童明也都做不到。

童明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赵雅聊天,依然会每天问赵雅的吃饭情况,依然会在赵雅问他喜欢的人是谁时回答“今天天气不错哦”,依然会在每天的12点之前督促赵雅睡觉,依然会每天和赵雅说晚安。

逼自己忘记吧

童明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爱上了赵雅,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赵雅,他不知道自己潜意识的冲动到底算不算喜欢。

虽然童明自己不知道,但是连越知道。连越劝了童明好几次,让他表白,但是童明都拒绝了他的提议。童明知道,要是张中不是自己的兄弟,可能他也能鼓起这个勇气,可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要是别人,他不用在意这么多,不用担心兄弟感情,他也不想趁火打劫,再说能不能劫到还是两说呢。

童明和赵雅一直这样聊着,闲的时候多聊几句,忙的时候只会个“晚安”也行。很快,这学期要完了。

有一天,童明正从同学的书上望自己空白的教材里抄笔记,老师说这些笔记是考试重点,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童明接到了连越的电话,连越说赵雅有男朋友了,虽然依然是通过别人才知道的,但是消息属实。童明确认了两次以后,挂了电话,童明一把扯过自己的书撕成了两半,还不解气,继续拿起撕下的一半,一页一页的扯,要不是同学抢得快,估计他那本书也要遭殃。

舍友们问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最后童明嘻嘻哈哈的站起来,笑着说:“哈哈,吓到你们了吧?其实没事,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一句话,说不挂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所以去TMD的笔记,老子不做了,老子要挂科!”

虽然说没事,但是以他这么反常的举动和语气,都知道他还是有事,只是问了也不说,也就没再问。

晚上,西风再一次喊童明去喝酒,同名又把事情都告诉了西风。西风听了啥也没说,自己端起酒喝了,也没喊童明。

童明说道:“我要把她忘了,逼自己忘记。”

“你做得到?”西风有点质疑。

“嗯,可以。要是这点都做不到,那还怎么算成熟?”童明也自己喝自己的酒没喊西风。

“好吧,希望是真的,也希望你能快点把她忘记。感情的事我不懂,但是我知道一直低迷也不是办法,马上考试了,更要振作。话说你不是真要挂科吧?”

“本来是开玩笑的,但是我把书都撕了,恐怕不挂都不行了”童明无奈的说道。

“看吧,自作孽不可活,自求多福吧。”西风说道。

“没事,挂就挂吧,我不在乎。”童明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从知道赵雅有男朋友之后,童明就断了和赵雅的联系,赵雅也很少联系他。渐渐的童明和赵雅的关系就淡了。笑容少了,开玩笑少了,还经常会出现上一秒还哈哈大笑下一秒就一脸严肃的情况。

考试结束,童明果然挂科了,就是书被撕了那一科也算是完成了童明的一个愿望。

回家过了个年,童明一直没有联系赵雅。童明也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赵雅。笑容渐渐又多起来。

这是童明大二第二学期了,刚开学就被学校安排去实习。实习的地方是江苏,一家电子厂。整日在流水线上上班,搞的身体疲惫不堪。上班时间长,还天天加班,老师要求他们必须服从厂里的安排,否则会影响他们的实习成绩,实习成绩又直接影响到能不能毕业。

虽然身体极度劳累,但是整天除了上个班就是睡觉的两点一线的生活,童明却过得很自在,他似乎很喜欢这种生活。两个月的实习,就只休息了四五天,休息时间还大多是在睡觉。

在他不在的时间段里,连越有组织了一次聚会,但是到场的就只有张中和连越两个人。“我在前世约了你”这个群似乎遇到了危机。

两个月的实习结束,老师告诉他们可以申请本学期一直到在这里继续上班,下学期直接到学校上课。同学们认为这么累的日子应该没人会愿意留下,所以在童明举手表示愿意留下的时候,眼镜碎了一地

就这样一个决定,童明把整整一个学习放在了这个工厂。在这段日子里,童明和赵雅基本没有联系过,即使联系也是很干瘪的说几句客套话。童明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忘记赵雅了。

可是童明想错了,正是这种刻意得压抑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才显得人家在他心里有多重要,只是他自己还不明白而已。

童明似乎不想让自己停下来,所以假期他依然还在工厂待了一段时间才回家,他在家待了十几天就开学了。已经是大三的他要开始忙了,他们专科大三第一学期就要离校就业,还有毕设设计,所以会比牛仔还忙。

到了学校,办好入学手续,还有两天开课。连越也已经到提前到了学校,童明立刻去找他了,两个直接找地方喝酒。原来童明也在学校的时候,即使没有聚会,童明也会隔三差五的去连越学校找他喝酒,似乎已经养成了习惯。

酒桌上,连越问道:“上学期就没见过你,过得怎么样?”

“不是人过的日子,但是我喜欢。”童明喝了一口啤酒。

“怎么说?”连越不解的问。

“你也知道,我是个喜欢简单的人,喜欢自由,喜欢随心所欲。所以我害怕复杂的东西,这也是不看勾心斗角的电视剧的原因。而工厂的活儿虽然累了点,不是累了点啊,而是特么的太累了,但是上班都是固定的事,是个人都会干的,不用思考什么,我也不会介入老员工的权力纷争之中,我自己上自己的班,下班睡自己的觉,放佛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了,我就是个与世界无关的人,可能别人会觉得这是被世界抛弃的感觉,但是我却喜欢这种生活。”童明解释道。

“你的想法相当别致啊,那感情的事呢?”连越说话总是很直接。

“那么累,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所以我渐渐的淡忘了。我真是个怪人,我在想我可能会单身一辈子,追女生的冲动被一次次的磨灭,被一次次的打击,我变得麻木了,我估计我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童明正色道。

“别啊,要有耐心,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连越举起酒杯往童明这边送了送。

“呵呵,虽然没啥感情经验,但是我都觉得自己对感情不感冒了。”童明也端起了酒杯。

“哎我理解,干杯!”连越把杯子递得好远。

“理解万岁,干杯!”两只杯子“嘭”的一声碰到了一起。

群里长草了

童明开课两天后,赵雅也到学校报名了。张中、刘锦也分别到了学校,五个人都已经步入新学年。“我在前世约了你”这个群都长草了,童明决定重新筑起当日辉煌,毕竟这是他们兄弟的小窝。他联系了连越,说明了他的意思,连越也一直在想这个事,只是没啥办法能让群再次兴起。

童明也没有啥好办法,但是他也要试试。同名开始在群里说话,还呼吁大家都在群里去交流,开始没啥反应,随着连越的加入,章华也加入了进来,然后是刘锦。就只有赵雅和张中没加入进来了,很显然初见成效了。

只是剩下的两个人有难度,张中本来在群里就很少说话,就像个股东,平时不见人,只在表决会上举个手,开完会又不见了。然后是赵雅,童明不知道怎么和她说,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赵雅。

童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连越,连越也表示很少和赵雅练习,所以估计不行。这可不好办了

就在童明不知道咋办的第二天,他又接到关于赵雅的消息,因为他有个妹妹和赵雅一个学校,他妹妹和赵雅关系不错,所以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但是这个消息对同名来说,他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但是他心里起伏很大。

童明思前想后,终于下定决心亲自联系赵雅,上线看她不在线,发消息也没回,童明掏出了电话。翻到了赵雅的号码,点了拨号,已经打出去了,但是童明突然按了挂断,还没通。

童明深呼吸几次,调整了一下心态。再次拨号,虽然手有点抖,但是这次他没有挂断。电话通了,童明的心开始“咚咚咚”的响,很奇怪,童明知道自己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现在怎么会有了呢?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赵雅的声音:“喂,三哥。好久不见。”

“呃是啊,好久不见,你还好吗?”问了才意识到这话真特么不该问。

“呵呵,我还好啊。你呢?”赵雅居然是笑着说的。

“我啊,还是老样子吧。”童明不明白了,她还挺高兴的?“听说嗯听说你分手了?”

“是啊,终于解脱了,这种感觉真好。”传来赵雅貌似很轻松的声音。

“什么情况啊?”童明决定探究一下。

“呵呵,我和他不是一个学校的,还隔得很远。本来关系就不是很好,上学期我和他就没见过几次面。他老是找我借钱,我的钱也不多,我就把生活费借给他,也不是外人啊,再怎么说作为男朋友准时还钱应该能做到吧,但是他没有。老是推脱,还继续和我借,我还把刚接的同学的钱打给他。这都不算什么,关键说我们在一起没有一点恋人的感觉。我和他的关系还没有你们的好,上学期好多次想说的,但是也很少见面,没啥关系,我就没说,这学期来了,实在忍不住了,我就说了。”赵雅大概解释了一遍。

“哦,那是他没福气,你是对的。”童明安慰道。

“呵呵,好吧。不管怎么样,我是解脱了,现在很轻松,这感觉错真不错。”赵雅笑着说道。

“嗯,希望是吧。对了,你好久没在群里说过话了,这几天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我们基本上都回去了,你也回来吧,咱们是一个集体,应该保持着活跃的状态,不能让关系淡了。”童明说明了意思。

“嗯暂时还是不了吧。过段时间再看看,行吧?”赵雅试探性的问道。

“哦那好吧,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勉强,呵呵。”童明也不好硬说。

“嗯,三哥,给你说个事。我想减肥。”赵雅说道。

“干啥?好好的减什么肥?你又不胖!”童明不支持。

“不是啊,我们这学期有舞蹈课,我太重了,上课真累,所以我想减一点,自己也能轻松点。”赵雅解释道。

“我知道你们女生一减肥就是节食,这是不对的,不管怎么样,身体是本钱,不能做对身体有害的事,反正我是不支持你减肥。”童明继续反对。

“我不会的,我会注意的。再说我这么爱吃的人,怎么能节食呢?我坚持不下去的,呵呵。”赵雅笑着说。

“好吧,不允许节食,这是我的的看法。”

这次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有史以来童明给赵雅打电话最长的一次,两人聊了很多,包括童明上学期的情况和这学期的安排,还有赵雅的学习情况。本来半年多没联系赵雅,童明以为已经可以把赵雅当普通人看了,但是一听到赵雅的声音,特别是赵雅的笑声,童明又开始心神荡漾了,一说就收不住嘴。这会儿童明才明白,原来赵雅一直都没从自己的心里离开过,只是自己一时的忙碌让自己没时间管这些事,就错以为赵雅离开了。

曾经说过把赵雅遗忘的话食言了,同名自己都不知道为啥。他又开始频繁的练习赵雅,因为失恋,尽管赵雅表现出来的是解脱,但是童明知道那是她故意装出来的。即使没有感情,这么久的男女朋友关系,突然分了也会伤心一段时间吧。

通过聊天,童明知道了赵雅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他从没有主动喜欢过别人,总是有谁对他好,他就接受。伤了几次,现在她明白了,也差不多麻木了。

童明开始固定的长时间的和赵雅聊天,每天晚上10点到12点,白天也会经常性的聊天。这段时间的聊天,让两人更深入的了解了对方。童明和赵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有一个哥哥,小时候老是受哥哥欺负,每天必须干几仗才算安稳,而且都是以哥哥的大胜而告终。但是两人都觉得,要不是小时候受的欺负多,他们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好的身体素质。而且那时候虽然天天打架,但是离不开对方,也过得很快乐。被人欺负着还开心,虽然这想法有点贱,但是现在确实很怀念,现在都长大了,哥哥也不会再欺负弟弟妹妹了。

还有赵雅和童明的家庭背景也差不多,性格也差不多,共同话题多了,就能聊得更久。童明老是在聊天的过程中说些很搞笑的话,发些搞笑图片,都赵雅开心,。赵雅说和童明聊天,他能忘记所有烦恼,经常自己会对着电脑嘿嘿大笑起来,搞的舍友都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着她,还有的直接过来摸摸她的额头,然后说:“没发烧啊?难道是失恋后成精神病了?”

最后一聚

十一前一周的新期一晚上,童明照旧和赵雅聊着天。童明发了句:嗨,美女!这是他的管用招呼语。

很快收到赵雅的回复:嗨,帅哥。

童明: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赵雅:有啊,但是吃得不多,吃不下,最后还是吃了点水果。

童明:这样不行啊,水果毕竟不是主食,不能提供身体的全部所需。

赵雅:我也想好好吃饭,可就是吃不下,不想动筷子,或者是吃几口就没胃口了,我也没办法,呜呜

童明:好吧,那就多吃水果,或者是你喜欢吃的零食。虽然吃零食不好,但是你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管是啥,只要能吃下去就好。

赵雅:嗯,我会的,刚还吃了一块饼干加半个苹果呢!

童明:苹果还是半个?你说你最近瘦了,不会是这样造成的吧?

赵雅:有一点吧,不过我在坚持跑步,就是一个人跑没意思,我怕坚持不下去了,哎。

童明:我想和你一起跑,可就是有点远。

赵雅:要不你每天放学过来跑步吧,正好你说想吃我们学校的锅巴饭,过来都办了,我可以请你吃哦!

童明:我倒是想!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样不好好吃饭真的不行,身体受不了啊,还怎么上课?

赵雅: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啥感觉都没有。

童明:你是在透支身体,要不是你本来身体好,估计早就垮了。身体存储的能量是以备不时之需的,你现在把它透支完了你就受不了了。还有,你现在可能觉得没啥,但是身体都给你存着呢,等到了一定时候爆发了,你就承受不住了。所以,平时就要好好吃饭,身体最重要。

赵雅:好吧,我会尽力的。三哥,我今天又逃课了

童明:为啥?

赵雅:不是专业课,那个老师讲的又不好,去的人不多,去了的还都不听,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最重要的是,老师讲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童明:我理解,我也有好多那样的课。没事,俗话说不逃课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很高兴你的大学又向功德圆满迈近了一步。

赵雅:呵呵,好吧。可要是逃课多了,我怕会挂科。

童明:我的意见同上一条。

赵雅:呃好吧,我知道了。今天上可的时候哦,我发现有人在递纸条,我就看着他们递来递去啊,我想到了我小学、初中、高中那会儿,也经常干这些事,好怀念啊!

童明:呵呵,都一样。怀念的话你现在也可以干啊。

赵雅:哎,现在没心情了。还有我假期在家整理我的房间,翻出了好几封小时候的情书,然后我就坐在床上一封封仔细的看啊,笑死我了。真怀念小时候啊,我在想要是现在还有人给我写情书,我一定立刻答应,嘿嘿、

童明:呃拿下你这么简单?

赵雅:是啊,好拿下还容易养活。不吃肉,吃素还吃的少,只要有白菜米饭就能养活我。

童明:这个那不上班都能养活你。

赵雅:是啊,嘿嘿。

童明:好吧。你刚才说跑步坚持不下去了啊?

赵雅:是啊,就我一个人跑,加上又没时间,只能早上早早的起来,特别冷。

童明:哦,那就别跑了。你本来课就那么多,还要练琴。吃饭不多,哪有体力跑步?再说最近气温下降的快,要是感冒了就更得不偿失了。

赵雅:好吧,我终于有不跑步的借口了。还有哦,今天老师让我去参加合唱和舞蹈排练,下个月是学校的艺术节。

童明:你去了吗?

赵雅:没有。

童明:为啥?

赵雅:太累了,你不知道啊,合唱太费嗓子了,整天的练,西瓜霜不停的吃都不管用。特别是舞蹈,我是有那心但是没那体力和精力了啊。

童明:看吧,身体已经受不了了。也是,先不要参加,等身体养好了再说,有的是机会。

赵雅:嗯,再看吧,现在实在不行。

童明:对了,你不是学音乐的吗,还没听你唱过歌呢。要不咱们视频你给漏一嗓子?

赵雅:不耶。我唱歌不好听,再说现在嗓子不行了,上课我都是敷衍过去的,上次差点让老师发现我是在假唱了,等她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才真正唱了几句,但是声音很小,幸亏老师没说啥。

童明:哈哈,嘴型对的不错嘛。

赵雅:都是平时练习的歌,当然熟悉了。要不,你唱一个吧?

童明:不耶!

赵雅:哼,你学我!

童明:这叫互相学习嘛。

聊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已经11点45了。童明发了句:貌似你这会儿又有一件大事要做了啊。

赵雅:明白,稍等几分钟。你呢?

童明:你先睡啊,你睡着了我才能睡着。

赵雅:又是这句,能不能换一句?

童明:嗯,今天天气不错哦。

赵雅:不耶!

童明:看这么阳光明媚,秋风阵阵,白雪皑皑,果实累累,咱们去晒会儿太阳吧?

赵雅:

童明:好了,不扯了,你睡吧,还要早起。

赵雅:嗯,好吧,咱们一起下线,都睡觉,你也还要上课呢。

童明:可以啊。

赵雅:好,老规矩,我数321。

童明:嗯,好。

赵雅:321晚安!

童明:晚安!

两人头像同时黑了。童明已经习惯这样了,这成了童明每天的必修课。似乎不说这句晚安听不到赵雅的晚安,同名就睡不着。都是习惯惹的祸,童明想到。

躺在床上,童明清晰的记得赵雅说的每句话,所以童明打算写一封特别的情书,至于怎么特别呢,还有到考虑。

第二天,连越又在群里发布消息,说是中秋要搞个聚会。因为童明就要毕业了,这可能使毕业前最后一次聚会,所以一呼五应,随即商议好了时间,1号在老地方集合。

除了聚会的事,童明还把准备写特别情书的事告诉了连越。连越说:“你终于开窍了?赶紧的吧,需要啥帮助的尽管说。”

“嗯,你妹妹不是和赵雅一个学校嘛,你帮我打听好她们学校的详细邮寄地址。”童明想了想,“你有没有啥建议?关于特别情书。”

“暂时没有,先想想吧,有了告诉你。”连越答道。

“嗯,好的。”

童明问了赵雅,聚会她也会去。看得出来,快一个月过去,赵雅心情确实好了起来,同名从没有在赵雅面前提起过她的前男友。

接下来的几天,童明除了每天和赵雅聊天以外,就是期盼聚会早日来临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

尽管老师已经告诉童明他们可以开始找工作了,并要着手准备别业设计和毕业答辩,也就是说童明应该忙得很。但是1号早上,童明7点就出发了。似乎没什么可以挡住他的脚步,西风没能留住他,估计又要窝在宿舍玩游戏了,不过可以看的电视剧倒是很多。

依然是童明到得最早,到的时候连越还在床上。等连越的时候,童明想到还有张中呢,就给张中打了个电话:“喂,张中。起床了吧?”

“嗯,早起了。干啥呢?”张中问道。

“我在连越他们学校呢,他还没起来。怎么,你也过来呗?”童明问道。

“我我估计有点事。”张中支吾着说。

“什么事啊?还有好几天时间呢,都能干啊,现在机会难得。可能以后聚会的机会就少了,趁现在都还在学校,说白了就是还有人养着,可以自由一把。等都毕业了,再想聚就没这么简单了。”童明解释道。

“嗯,那好吧。那我下午过来。”张中答应了。

“别啊,你现在也没事吧?过来咱们和连越几个人聊聊嘛。好怀念初中的时候咱们几个人每天都有大把时间在一起聊天,现在不行了。”童明继续喊道。

“嗯那也行,一会儿就过来。我过来也快。先挂了啊?”张中说道。

“嗯,等你,拜。”童明想了想,最难搞定的两个人都搞定了。应该没问题了。

等张中来的时候,连越也起床出来了。三人在连越学校吃了早点,到了上次聚会时曾经做过的那条长凳子上。一年过去了,发生了这么多事,三人的心态也有了很多变化。

学习上,童明即将毕业,正面对这个社会、学校、家庭的压力。张中在考虑要不要考研,他要考虑清楚考研的利与弊。连越在迷茫他的专业的未来在哪里,他说他们专业有80%的人毕业后都转行了。

感情上,童明大一试验性的恋爱结束后,就没再开始别的恋情,除了赵雅。张中一直还是保持着单身,主动出击就是被赵雅拒绝的那次。连越虽然换了两个女朋友了,但现在是单着的。

童明说道:“时间真特么快,现在我还记得初中的时候,咱们四个人每天放学一起去吃饭,还老是买尖椒往碗里倒,最后把我胃都吃出血了。上课四处捣乱,纸条乱飞,不管是谁看上了某位女生,总有一大群人在背后帮忙。有人欺负我们其中的一个,剩下的会马上出现,把对方吓跑。呵呵,现在有时候想起来我还想笑。”

“是啊,曾经沧海难为水,见过黄山不看山啊。”连越叹道。

“呵呵,前几天有个人加我,说是我老同学,我一看居然是我初二时追过的班花。她现在孩子都两岁了,再看看我,啥也没有。我们聊了很久,她是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这么多年过去,我们总结了一下,上学与不上学各有利弊,就看你怎么想怎么看。可是很多情况是我们羡慕那些早早进入社会的,而他们又说我们上这么多年学很幸福。”

“我也陆续加了些初中老同学,都是差不都得感觉。只是现在说话再也没有了当年在学校时的那种轻松自在的感觉。显得有些生疏,可就是这种生疏感,拉远了我们和老同学的距离。感觉很别扭,可又没办法改变这种现状。”连越补充道。

“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现在一周只给20块钱的话,估计没人可以接受。那时还能省着哪怕少吃一顿饭也要买几袋垃圾零食,一人一口就没了,虽然不止饿,但是吃得开心。现在事都多了,聚的机会也少了,现在一顿饭那时能花1个月。可是却再也吃不出那时的感觉。”童明感慨道。

“是啊,人一长大了烦恼就来了,还多的不行。要是可以我宁愿一直不要长大,还是当小孩子好,无忧无虑,没心没肺,没有压力,没有烦恼。”张中也感慨了。

“哈哈,谁不这么想啊,可是小的时候我们又都想长大,长大了又想着还是小时候好。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人就是这么贱,没办法,都一样。”童明说道。

“哎,好了,都别感慨了。说说现实吧,童明,工作有啥打算?”连越换了话题,刚才谈论的那些太伤感,不宜久说。

“是啊,听说你就要离校了?”张中也问道。

“嗯,快了,十一月中旬就有单位来学校招聘了。到时候签到公司的就可以走,不愿走的可以继续留在学校做毕业设计,但是我估计没人愿意留着。我还在想自己可以干什么,具体的要看都会来写什么单位了。哎,反正不好办,麻烦啊,毕业有风险,离校需谨慎。”童明笑道。

“我们也快了,到时候都一样。”连越答道。

“不啊,你们是本科。层次高一点嘛,哪像我们专科,屁用没有。早知道我真不上这个学,早点出去混几年,可能还有成绩了呢!SHIT。”童明越说越气。

“有啥不一样啊?都一样的,可能你们还好找工作呢,毕竟你们都是有一门专业技术在手的人。我们呢,都是略懂一点理论皮毛,有何用?没有技术,没有经验,没有人脉,没有关系,没有背景,都一样难混。”连越也说的气愤了。

“哎,看来这也是个沉重的话题。咱们再换一个?张中,你还打算追赵雅吗?”童明看着张中问道。

“不会。从那次被拒绝我就死心了,没想这个事情了。”张中答道。

“真的?”童明确认道。

“真的啊,你要追的话赶紧下手,抓紧啊,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再拖了。”张中嘱咐道。

“好吧,我尽量。”说实话,听了张中的话,童明轻松了许多。他以前还一直介怀这个问题,他不想把兄弟情牵扯进爱情。这样都谁都不好,他自己也无法接受。

“呵呵,不管你们谁追谁,只要不破坏了我们的兄弟感情,都好说,我都支持,加油!”连越还是一如既往的为大家着想。

“嗯,好。对了,两个女生也该到了吧?”童明问道。

“是啊,应该到了啊。我告诉她们要早点来的。”连越看了看时间。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正说着呢,连越的电话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