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清宫秘史:两世为妃

更新时间:2020-05-17 05:23:13

清宫秘史:两世为妃 已完结

清宫秘史:两世为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竹心醉 分类:女生 主角:宛妤玄烨 人气:

火爆新书《清宫秘史:两世为妃》是竹心醉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宛妤玄烨,书中主要讲述了:宛妤与康熙皇帝玄烨本是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爱侣,却因为宛妤的父亲鳌拜专横跋扈,独揽大权而被迫站在了对立面。深深宫苑,除了皇帝的痴爱,宛妤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友善,甚至因宠树敌,导致伤痕累累。当父亲和夫君的矛盾进一步恶化,她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父亲的逼迫,以及深爱的人对自己逐步提防,她身心俱疲,选择以死换回父亲的一条残命。 不曾想,她并没有死,而是改头换面,也失去了她雍容的身份。当她再度回归宫廷,仅仅以宫女之身重回那阴暗诡秘、危机四伏的后宫,她该如何为曾经的自己讨回一点公道?而那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她又该如何面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乔装成公子哥这种事,宛妤和云霜在苏州时已经很熟练了,举手投足都和那些富庶人家的小公子十分相似,走在大街上,一点都不引人注目。 刚开始她们还有些忐忑,故意走在角落里观察着街上的行人。 能住在京城之中,非官即富,就连普通平民也是有些家底的,一点也不显寒酸。 就这么观察了一会,两人才放下心来,整了整衣衫,走入人流之中。 一路逛着,一路感叹京城与苏州的不同。同样是富庶之地,苏州宛如江南女子一般柔美精致,而京城则是处处透着大气与富贵。 宛妤喜欢苏州,不光是因为在那里长大的缘故,更喜欢那里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虽然她以后就是京城人士了,是以前那些朋友羡慕的对象,可她心底还是很不情愿的。 云霜见她情绪低落下来,以为她累了,拉着她走进一家看起来还挺上档次的茶楼里,坐在了二楼临街的位置。 两人点了茶,还上了一些茶点,就这么看着楼下的街景,默然无语。 忽然,楼下斜对面的一间店铺门口突然嘈杂起来,行人渐渐被吸引围了上去。 云霜趴在窗口探出头,一脸的好奇,“哎,出什么事了?” 宛妤喝了口茶,不似云霜那般急切,但也忍不住看了过去。 被越来越多的人群包围起来的小圈子里有一对乞丐母子,此时正跪在地上对着一个彪形大汉磕着头。那大汉一手拎过小乞丐,恶狠狠地从他手中抢过一只钱袋,放在手里掂了掂,准备塞入腰间。 小乞丐拼命挣扎着,几次三番被大汉推倒在地,又利落地爬起来扑上去,死死拽着大汉的手臂,不准他离开。 他带着哭腔嚷嚷着:“你把钱还给我,那是好心的姐姐给我娘治病的钱。” 大汉满脸不屑,再一次狠狠推开小乞丐,骂道:“放屁,明明是你偷了我的钱,不但是个乞丐还是个小偷,再纠缠下去,要你好看。” 许是那钱对小乞丐太重要了,他丝毫没把大汉的威胁放在心里,依旧抓着他的手不放。她的母亲瘫倒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无力地哭喊:“我儿子不是小偷,不是小偷。” 旁边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是站在乞丐这一边的,看看热闹也就算了,根本没打算伸出援助之手。 “哎,那不是咱们刚才遇见的小乞丐吗?”云霜惊呼了一声,眼睁睁看着大汉将宛妤之前亲手递给小乞丐的荷包收入腰间。 宛妤神色一凛,手中的茶杯被慢慢捏紧。 云霜在人群里看了一圈,不禁有些丧气,“真是没有人情味,哪像咱们在苏州的时候,乡里乡亲的都互相帮助,哪会有这种事发生。小姐你的心意算是便宜那个强盗了。”她小声对宛妤说着,还小心翼翼往身后看了一眼,确定没人注意才敢议论。 宛妤皱了皱眉,眼见着那大汉已经不耐烦地对小乞丐拳打脚踢起来,忍不住重重将茶杯放在桌上,转头就往楼下走。 云霜听见茶杯的动静,转头看去,就只看见了她下楼的背影。 “哎,小……公子等等我。”她连忙丢了一块碎银子放在桌子上,匆匆朝着宛妤追去。 宛妤心善,见不得小乞丐泪眼婆娑地为母亲的病乞讨,所以出手大方,直接将荷包给了他。此时更是见不得弱小者被欺凌,虽然明知道自己冲过去也于事无补,但她做不到袖手旁观。 她快步下楼,出了茶楼,正努力往包围圈内挤去。 “公子别去,咱们斗不过那人的。”云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宛妤管不了许多,只是拼命往圈内挤去。围观的人太多,她娇小的身子费了好些力气才挤了过去。 大汉已经停下了殴打小乞丐的举动,他面前站着一个人,是方才在茶楼上宛妤没见过的人。那人站在大汉和小乞丐中间,一身浅蓝色长袍显得英气逼人。 “我可以证明这孩子不是小偷,你快些把他的荷包还给他。” 那人一说话,宛妤心里就觉得有些怪异,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只好盯着那人细细打量。 这一打量终于觉得哪里熟悉了,这分明也是一个女孩子乔装成男子的模样,只怕也是偷跑出来玩耍的富家千金。 既然有人管了这档子闲事,宛妤自觉地没有出头,而是站在人群中看着眼前这位同好如何解决。 大汉见插手管闲事的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公子,自然不会害怕,骂骂咧咧地就是不肯拿出荷包,被逼急了还伸手推了“蓝衣公子”一把。 “凭什么让我还?这明明是我的荷包,我的钱。” “蓝衣公子”被他推得一踉跄,倒也没闹,而是镇定地直视他,目光中有一丝威严。 “你说是你的荷包,那荷包是什么样子,里面有多少钱,你能描述一下吗?” 大汉早已将荷包收入腰间,大伙们都没看清那荷包的模样,此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叫嚷着让大汉描述描述。 “我自个的东西,凭什么要拿出来展示?这小乞丐不学好,讨钱讨不到就偷人东西。你们可要把钱财看看好,指不定现在就少了几样也说不定。”大汉挑动着围观的人,就是不肯把荷包拿出来。 “蓝衣公子”无计可施,皱着眉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时,宛妤走到她身边,镇定地看着大汉,说道:“这位公子所说的确是鉴别荷包究竟是谁的好办法。这荷包是我刚才给他们母子的,现在放在你那,我们谁也看不见,不如一起描述一下,最后让大家评定评定,荷包到底是谁的?” 大汉开始心虚起来,加上周围人起哄,想要抹鞋底偷溜,却被一人扭住了手臂,动弹不得。 宛妤和“蓝衣公子”见状,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向那人看去。 只见那人带着笑意,目光停留在“蓝衣公子”脸上,似乎是相熟之人。 宛妤本无意引人瞩目,现在看到“蓝衣公子”的同伴找来,慢慢向人群外退去。 那被扭着手的大汉见她要走,连忙大喊起来:“你们是一伙的,想要讹我的钱,你根本说不出荷包的样式,就会拖延时间等同伙来用武力威胁我。” 宛妤闻言停下了脚步。 扭住大汉的男子觉得好笑,重复着“蓝衣公子”的提议:“那你倒是描述一下啊?快说。”说完又是用力一扭,大有拗断手臂的架势。 大汉疼得脸色发白,开始求饶:“我说,我说,你别扭了。荷包……荷包是牡丹彩蝶图,材质什么的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懂,是我妹子缝了送我的。” 男人松开大汉,顺手从他腰间将荷包拿了出来。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荷包上,的确绣的是牡丹彩蝶图。 “蓝衣公子”有些吃惊,转头望向宛妤,眼神中的含义大约是:难道自己弄错了?荷包真的是大汉之物? 宛妤冲她微微一笑,又上前走了几步,走到男子和大汉身边,说道:“那荷包里面是什么图案?” “里面?里面能有什么图案?”大汉愣了。 “不知道吗?荷包里面是一副鱼戏莲花图,这个荷包是可以正反两面用的。” 男子拿着荷包看了看,从里面倒出一把文钱及一些碎银子,直接将荷包里子翻了过来。果然如宛妤所说,里面是鱼戏莲花图,绣工很好,红色的鲤鱼绣得惟妙惟肖。 这时,围观的人群开始起哄,大汉冷汗淋漓,已经准备寻找路线逃离了。 宛妤从手中接过已经将银两文钱装好的荷包,蹲到小乞丐和他母亲身边,再一次递了过去。 “医馆就在前面,赶紧带你娘去看病吧!” 小乞丐紧紧握着荷包,不住地向宛妤道谢,随后搀扶着母亲,沿着墙角慢慢往医馆走去。 大汉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小乞丐身上,眼睛滴溜乱转,趁着众人不注意,猛然将身前的“蓝衣公子”一推,从她身侧的缝隙中穿了过去,寻了一处人少的地方突破重围,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终了。 “蓝衣公子”显然没想到大汉会来这么一下,身形不稳向身边的墙壁撞去。 “小心。”宛妤和打抱不平的男人同时喊出声。宛妤正巧站得离“蓝衣公子”近些,下意识伸手扶了她一把,这才免去她受伤的可能性。 “谢谢。”“蓝衣公子”转头致谢,两双好看的杏眼一对视,忽然就像发现了什么神奇的事情,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人群在两人相视而笑的时候慢慢散开了。 “福大哥,多亏了你帮忙,否则我们两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蓝衣公子”向男子作揖道谢,声音比刚才清脆软和了许多,一听就是女子。 男子笑着对她点了点头,看向宛妤问:“这是你的朋友?” “蓝衣公子”看着宛妤,直截了当地问道:“你叫什么?” 宛妤懂得她的意思,扬起一个明媚的笑脸,回答道:“我叫宛妤,你呢?” “芳仪,这位是福大哥。” 男子在一旁微笑着补充道:“称呼我福全便好。” 云霜在缓慢疏散的人群中逆向前行,不长的一段路走了许久,这会终于赶到宛妤身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公……公子。” 宛妤指了指云霜,向芳仪解释道:“她是云霜,我的小丫头。” 云霜呆呆地看着自家小姐向别人介绍自己,不是用的她们女扮男装时的名字,有些吃惊。 她的视线移向芳仪的时候,立刻就明白过来。 “是,我叫云霜,这是我们家小姐。”因为有了共同点,她立刻就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