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匪类

更新时间:2020-09-30 16:19:01

匪类 连载中

匪类

来源:落初 作者:全年级 分类:奇幻 主角:程松啊啊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匪类》的小说,是作者全年级创作的奇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异世大陆,广廓无际,一座万里雪山自南向北,分隔东西,只有一条天然要道横贯其间。为夺取天下一统,东西洲间,战事连绵。王室,臣民,商贾,土匪及离群索居的妖族、鬼魅、精灵和矮人等等等等,都无一例外卷入了这场捍卫民族荣耀的混战。阴谋阳谋,明枪暗箭。而在各路征战的队伍中,有一支佣兵团,游离于东西各国之间,四处救火,他们无谓立场,不图名利,百战千里,但求无愧。然而没人知道,带领这支传奇兵团的兵团长,却是一个从异界穿越至此的兵痞。为了找回失去的战友,为了赚够回老家的“钱”,本想混吃等死,苟活于世的他,被迫在异世界踏上征程……1号大匪帮QQ群:785029844欢迎各位大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松看得呆了。他只见一个纤细的身影缓缓前进,手臂一挥间,一大片军士就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似乎在那股可怕的力量面前,普通人的性命,几如草芥。

如果不是她移动速度极其缓慢,走起路来仿佛脱离带水、颇为费力,她眼前这几千名士兵,恐怕根本不够她杀个痛快。

士兵们显然已经被吓破了胆,少些个反应快的已然丢下兵器,悄然隐没在了人群里。几千人的队伍噤若寒蝉,好似谁先说话,谁就要惨遭不测一般。一时间,偌大的田园里静得可怕,落针可闻。

久战不下,士兵们其实早就怯了,碍于上级严令,又欺对方人少,一直坚持到现在。此刻一见对方大发诡威,这些大头兵们毕竟也没啥死战到底的信仰,终于再也不敢坚持。

不一会儿,逃兵越来越多,他们大气也不敢喘,一个个转身就跑,又被自己人挡住了去路,霎时间你推我搡地乱成一片,场面已然不受控制。

“啊啊啊啊——”终于,不知是谁先被吓破了胆子,发出一声高耸入云的凄厉惨叫。这一叫,好似点燃了士兵们蓄积已久的恐惧,人群像是爆炸了一般,逃兵溃散向漫山遍野,霎时间散落得到处都是,任凭执法队如何杀人监阵,也再于事无补。

金发少年猝不及防,眼见乐极生悲,他只能在马上不住喝骂,欲要强行收拢溃兵。可常言道“兵败如山倒”,此刻逃命要紧,大头兵们浑身解数使将出来,竟是一个个快如虎狼,哪像是刚刚还以多欺少、久战不下的败旅?

此刻金发少年似乎已然绝望,他不再喊话,只坐在马上,举起长剑,再次高声念出一段歌声也似的音节,抑扬顿挫,悦耳依旧。

程松大惊,撒腿就跑,却见那少年安心“唱歌”,压根看也没看他一眼,不禁暗忖:“看来这次不是冲我‘唱’的,难道是用咒术约束逃兵?要不咱随便偷一匹跑路得了?”他一扭头,刚巧瞅见个细皮嫩肉的将官骑着战马,急匆匆逃了过来,程松顿时心中暗赞老天有眼,掏出手枪,瞄准了那将官的右肩,扣动了扳机。

“啊……”只听得呼声轻响,可刚叫到一半又戛然而止,显然是被生生忍住了。那马上将士滚地葫芦似的落下马来,程松瞅准时机,抓住缰绳,一个纵跃翻上正奔驰着的战马。他刚坐直身子,似乎才察觉到哪里不对……

“刚才那声音……是个女的!算了,这种时候还管他是男是女啊!”他虽然想回头去看看那姑娘,却又担心嘻哈安危,只得狠下心肠,一夹马腹!

可还没等他发力,蓦地里只觉后颈被人牢牢钳住,一股大力直把他带离了马鞍,霎时间,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像是被人从八楼生生推下一般,“砰”的一声闷响,全身骨架仿佛散了一地,动一下都疼。

“狗贼!”程松眼见这女子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皮甲根本不甚合身,仿佛是偷了人家衣服,混上了战场,宽松的连身外氅之下,显然藏着具苗条的身段。她肩膀上的皮甲被钉了一个窟窿,涓涓地往外冒着血水,把整个前襟都染红了。她那一声暴喝气势汹汹凶,声音却是格外娇脆。

程松当场求饶!

“咳咳……哎呀自己人!咳……打错了!咳咳……姑奶奶!误会!好汉饶命!听我解释!”程松强忍着脑中的天旋地转,好容易没有晕过去。他舔着个脸,嘴里坚持着求爹爹告奶奶,希望这位女侠能原谅他年少无知不懂事,给他一次解释的机会,手却悄悄摸向手枪,眼睛偷偷瞄准她大腿。他不想对一个小姑娘下杀手,不过此刻情况如此紧急,趁机打一发手枪也是没什么不可以的……

少女眼见程松满脸是血,还依然摆出一副嬉皮笑脸的贱样,想到自己竟是被这样的人偷袭落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起秀拳,就要给他来一记狠的。她刚准备动手,蓦地里觉得眼前这人分外眼熟,可不就是刚才王子追着喊着要杀之人么?

霎时间,程松就见她莫名其妙地笑出了两朵浅梨涡。

只见她一把拉过还在讨饶卖笑的程松,不由分说就五花大绑,伺候了个结结实实。

她力气奇大,动作又干净利落,程松本在掏枪的手被她一把抓住,竟是半点动弹不得。完全没等程松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绑成了粽子。那少女单手把他提溜上马,放在身前,竟是向那金发少年疾驰而去。

这几下连打带绑、一气呵成,可把程松给气得是七窍生烟,要不是双手被缚,铁定给自己俩耳光,心中更是愤愤想到:“我个猪脑子,早知道再补两枪,直接打死算了!***,这下过瘾了……这丫头片子想必是那黄毛的姘头!啧啧,军伍之中女扮男装,男盗女娼,卑鄙无耻!”

程松悄悄把手伸进衣服口袋,抠出一条二十毫米长短的刀片,夹在食、中二指之间,一点点割起了绳索,可马上晃动实在太剧,他有些力不从心。

但是,他越是想聚精会神,身后的姑娘却仿佛越是不让。随着马匹颠簸,他总是能碰到她胸前柔软的两团,虽是隔着防弹衣,却奈何后背防护较少,那少女身材又是极好,还不知避讳,和他贴得严丝合缝。

你说,这让程松一个花季少男如何自处?他的心思不禁有些连跑带飘,差点连自己的手腕都割破了。程松可不想割腕自杀,他决定胡说些什么,转移一下自己“意乱情迷”的思绪……

“小姑娘!我问你,你吃什么长大的?”程松胡说八道,话一出口,才发现这问题有些猥琐,于是改口道:“木瓜吃多了也不好……”

“哼!”那少女听他嘴上喋喋不休,奇言怪语,只冷哼了一声,根本不加理会。

此刻奔马已至那黄毛近前,不等她靠近,已有多么亲兵靠近阻拦。少女只得勒马翻身而下,像拎小鸡一样把程松拎下马来,低着头,对那高头大马上的金发少年朗声道:“大人,人已抓到,请您示下。”

她本来声音清脆动听,此刻却故意粗着嗓子,学男人说话,听得程松心中大骂她装腔作势,果然是一对奸夫**。他此刻双手已然得脱自由,步枪虽是被少女随手丢在了原地,手枪却老实不客气地别在腰间,他悄悄摸了摸怀里剩下的弹夹,不禁又打起了鬼主意:“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管他什么魔法师圣骑士,凑近了直接把枪管子塞进他嘴里,我看你们这一对‘璧人’怎么比翼齐飞!”

程松低着头,装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被那姑娘推搡着,一点点走到金发少年近前,眼角向上瞅见那“大人”满眼通红,小拳头握地紧紧地,一副恨不得生吃了他的模样,不禁心中闪过一丝愧意。他暗暗叹了口气,驱散了脑子里不合时宜的同情,刚要先发制人,突然觉得后颈一紧,似是那少女攥紧了他的衣服。

程松心中一惊,还道是被人看出端倪,正要掏枪拼命,蓦地里听到一声暴喝在耳边炸起,这喝声振聋发聩,好似早春惊雷,竟是身后少女所发。他眼前一花,那少女已然抓住那大马马鬃,一个纵跃,已上了马背。只见寒光暴起,一把一米多长的宽背大刀凭空冒了出来,待程松反应过来,那刀锋离金发少年的脑袋……

已然不足半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