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战神殿下曾相识

更新时间:2020-03-26 17:17:59

战神殿下曾相识 连载中

战神殿下曾相识

来源:落初 作者:南宫千黎 分类:其他 主角:江若莲心瑶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战神殿下曾相识》是南宫千黎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若莲心瑶,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丞相府嫡女,嫁入太子府四年,为夫君倾尽所有。那被她视为天的男子,却始终当她是棋子,与庶姐暗度陈仓,弑父夺位,登基第一道旨便斩杀她外公靖和王一族三百口,且下毒害她…所谓白头偕老,闹了一场笑话!凤凰涅槃,浴血重生,她步步为营,扭转乾坤,恶整庶母,吊打仇敌,踢翻朝堂,成为王朝史册上第一位与储君退婚的女子,光明正大择选战神肃王为夫。岂料,这位战神夫君如仙魔双生,晚上与她相拥而卧,白天却对她若即若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呵呵呵……太子殿下若真心喜欢,若莲怎会不愿送?!既然妹妹做了主,这宝贝就给了太子殿下吧!”江若莲干巴巴地堆着笑,心头阵阵惊颤,她坐下来,眼见着心瑶把手链给慕昀修套在手腕上,顿时如坐针毡。

清茶殷切拿着碗筷上前来,“早就料到若莲小姐一定过来陪太子殿下和主子用膳,奴婢特意准备了若莲小姐最喜欢的白玉碗筷。”

心瑶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那碗,上面雕刻着江若莲最喜欢出水莲花,正是去年慕昀修送的生辰礼物。

这碗筷每日搁在璇玑阁,但凡慕昀修来用膳,江若莲必来作陪且总用这碗筷。

前世她江心瑶年少无知不谙情事,如今瞧着这一幕却心如明镜。这两贼——分明是当着她的面偷情呢!

注意到慕昀修也若有所思地看白玉小碗,心瑶随手抓起来,便摔在地上……

啪——刺耳的爆碎,惊得整个璇玑阁落针可闻,所有人的动作都僵住。

心瑶却只觉得心头舒爽。相较前世江若莲给她盛毒药的白瓷碗,这动静清脆多了,果真是美玉!

慕昀修震惊得脸色苍白,唯恐心瑶看出异样,心虚地忙垂下眼眸。

江若莲留着那碗盘搁在这里,他不是不明白何意,只是乐得这样暧昧不明而没有说破。尤其,江若莲小他两岁,颇懂些情事,解些风情,眉来眼去,骨酥肉麻,别有一番滋味儿!

江若莲亦是脸色难看,见慕昀修不语,不禁失落。

“这碗盘可是太子殿下去年送我的生辰礼物,妹妹你怎么给摔了?”

心瑶随手又抄起玉盘摔在地上,冷厉呵斥,“清茶,你眼瞎了?这碗盘旧得烂了底子,竟还放在桌上!”

江若莲哑然。只觉“烂了底子”四个字,是在暗骂她。

慕昀修更是听得刺耳。

清茶愣了一下,视线溜溜瞥过江若莲和慕昀修,顿时明白心瑶的意思。“主子息怒,可……若莲小姐除了这副碗筷,在璇玑阁没有备别的,拿寻常的瓷器来用,就怕她不合心意。”

江若莲看着满地的白玉碎片,怒火中烧,心在滴血,却……无计可施。

心瑶挑眉斜睨江若莲,“姐姐非要用太子殿下送的白玉碗不成?”

“我……”

“依我看,姐姐还是别在璇玑阁吃了,今儿的饭菜只是我和太子殿下喜欢的,也没有准备姐姐爱吃的菜,强留姐姐用膳,反而失礼。”心瑶说着,侧首看慕昀修,“昀修,你说呢?”

慕昀修亦是尴尬,忙附和道,“若莲……你……你先回去吧!你的手链,本宫收下了。”

他本想用最后一句宽慰江若莲,却话出口反而见江若莲的脸色愈加黑到了极点。

心瑶慢条斯理拿起筷子夹菜……

江若莲告退出来璇玑阁,却反而心急如焚,生不如死。

平日慕昀修用膳之后,必入宫去给皇后和太后请安,这习惯自幼不曾改变。宫里的女人鼻子比狗还灵,一旦嗅出那手链上有麝香、曼陀罗等有毒的气味儿,定追究到她江若莲这里。

这可如何是好!

*

早膳结束,心瑶不愿再与慕昀修耗着,这就起身下逐客令。

“太子殿下政务繁忙,还是先去忙吧!心瑶今日课业也多,就不多留太子殿下了。”

“也罢,你今儿心情不好,本宫不讨你的嫌。”慕昀修从清茶手上接过自己的披风拢在肩上,蹙眉看手上的手链。

“这手链男女皆宜,太子殿下文雅翩翩,佩戴正适合。”心瑶送他到门口,委实不愿见他把如此好的罪证丢掉。

慕昀修无奈地捏了捏鼻翼,“本宫倒不是嫌弃什么,只是觉得这香气太冲了些。”

“姐姐不是说护身么,还说,戴上就不能取下来,太子殿下可千万别犯了什么煞气。”

慕昀修无奈地轻叹,到底是因那白玉碗盘心虚,忙讨好地道,“本宫手断脚残也戴着它,瑶儿可能欢喜些?”

“当然。”心瑶淡凉看他一眼。

慕昀修忙捏了捏她的腮儿,嗔怒道,“瞧你,欢喜竟也不见笑,以后少做噩梦,少胡思乱想。”

心瑶只觉这话刺耳,尤其,他宠幸那些妃嫔之后,也这般安慰她。

“以后,太子殿下还是少来璇玑阁的好,心里既没我江心瑶,霸着我这凤命之说,也不见得便能得偿所愿。”

慕昀修因她的话惊怔,更被她讽刺的眼神刺了心,辨出她眼底有些说不出的疼,心口忽然堵闷得厉害。

“瑶儿,你若对我有怨……”

“心瑶是有怨!更恨不能杀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可能让我得偿所愿?”心瑶坦然迎视他的目光。

慕昀修就怕她闹着退婚,如今他正计划着大事,且不能与江宜祖翻脸。他心里一番暗忖,忙又堆上笑,哄劝道,“瑶儿长大了,懂得怨怒,也懂情爱了,这是好事。本宫承认,本宫知道若莲的心思,但本宫并不曾回应过什么,只是没有说破。”

“太子殿下能承认自己心思卑鄙,委实不易!”心瑶抬手便打在他脸上,啪——

这一掌来得太快,慕昀修被打懵,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脸,火辣辣得疼,眼见着心瑶上楼去,他又不好再追究。

堂堂储君如此挨打还得忍着,也是大年初一头一回。

出来璇玑阁,他便压不住烦躁,一边走,一边嗅腕子上的香气,还是觉得香气古怪。

穿过璇玑阁东边的假山林,眼前忽得一道影子迫近,他警惕地忙唤暗卫,“夜阑护驾!”

身着黑衣的夜阑猝然自假山林中闪电般跳蹿出来,抽剑直指冲撞了慕昀修的江若莲。

江若莲惊得忙跪趴在地上,“若莲斗胆惊扰太子殿下,实在是因那手链若莲没有编制好,回头若莲定编制个好的给太子殿下……能不能请太子殿下把那手链先还给若莲?”

慕昀修正被心瑶打得气不顺,被如此一挑,怒火尽数冲上来,清雅如玉的面容亦是铁青。

他委实想不通,这女子为何出尔反尔。瞧着她比心瑶年长两岁,本以为心智齐全些,没想到竟半分规矩不懂。还有这一头珠翠堆叠,美感不足,艳俗有余,又总拿那白玉碗盘勾引他,委实可恶!

“江若莲,你再对本宫不敬,本宫定让夜阑宰了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