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关于我捡到神明的二三事

更新时间:2020-10-13 14:45:21

关于我捡到神明的二三事 已完结

关于我捡到神明的二三事

来源:落初 作者:刘悢 分类:其他 主角:玉佩苏醒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刘悢原创的其他小说《关于我捡到神明的二三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玉佩苏醒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这虽然是做梦,但是可不是闹着玩的。超能力少年応沧拥有控制梦境的能力,可惜自己没有弗莱迪那么厉害,只能自己在梦里像玩游戏一样游玩梦境。  某天,一场小小的交通意外奇怪的道士赔偿了他一块玉佩,玉佩里有个失去记忆的弱鸡神明,他受理了応沧小小的愿望,同时请求応沧帮助自己找回失去的记忆,帮助神明找回记忆的行动居然是成为偶像!  在帮助神明的同时,他也进入了神明的梦境,到了其他的世界。就这样,応沧一边成为偶像道路上努力一边在《只有神知道的世界》成为小阪千寻学习吉他,在《白色相薄2》中扮演冬马和纱学习钢琴,并且让北原春希在中毒曲“ギリギリ爱”下使用秘技“反复横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完饭,又到了喜闻乐见的开车时间,除了応泽,三个舅舅都有自己的车,応泽因为来CD是借的车,昨天就还回去了,随随便便的搭上了王清的车。

三个舅舅好像准备到遂宁重新开店的样子,王相和秦刚、菲咖他们要留下来帮助几个舅舅收拾东西,要晚点回学校,考虑到応沧要晕车,必须得早点回去休息一下,就派了王清来送応沧和応泽回去。

很显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刘悢跟着进了车,秦刚他们看不到,秦楠他们却看得清清楚楚。车子上了高速后,王清不出所料的发问了:

“不介绍一下这位客人吗?”

“他叫刘悢,是个所谓的神明吧,现在正在帮沧儿实现愿望,让楠儿他们看到他有点麻烦,我就没有特意让他们看到。”

応泽还是那么讨厌麻烦,三言两语就介绍了大概。很显然,这么一点解释是不够的,王清舅舅探询的目光从倒视镜上传来,応沧脸色苍白看起来不怎么适合说话。

刘悢仔仔细细的解释了自己的由来,王清倒是很想知道盖亚公司是怎么回事,刘悢自己还迷糊着,总算是把刘悢弄清楚了,王清明显的放下心了。到了遂宁,応沧还是吐了,中午白吃了那么多的料理。

老老实实躺在卧室里,醒来后已经四点多了,洗个澡就可以准备晚饭然后上学了,刘悢不愧为老司机,短短的三四个小时又弄出两三个很一般的作品。

応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家里又回到了短暂的宁静,好好的收拾了一下下周要穿的衣物,留下一张字条带着刘悢就走了。

学校还是那么熙熙攘攘,班上的同学各自围成一团开始说些自己在家的见闻,応沧早早的坐在座位上准备好自己的作业,刘悢又跑到了校长办公室悄悄的开始做鬼畜,不知道刘悢一天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脑洞,问了一下。

他的解释是,没事看看各种资料、时事新闻之类的,你永远不要小瞧这个世界。応沧实在没事做漫无目的翻看了一下王相的笔记本,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很多地方都是前言不搭后语,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处于萌芽状态的作品。

总体来说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不过王相懒散的Xing子估计写不完,看完之后写了一句评语:脑洞大开,仍需坚持。応沧就趴在桌上装死,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了,菲咖他们三个才到学校,略带鼓励的发表了对王相写的小说的看法后。

菲咖和秦楠也好好的看了一下,菲咖表示需要加一点男Xing之间的友谊,秦楠觉得可以变得血腥一点。王相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着笔杆子拼命的想着该怎样增添剧情。

上了晚自习,班主任宣布了一个新的消息,新生欢迎晚会将于下周四开展,各位想要表演的同学可以踊跃报名,刘悢不知何时蹿了进来: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正是我辈大显身手的时候,快去报名!”

“见鬼!我去凑什么热闹!我的伪声都还没练好,自己又唱不来什么好的歌曲,上去自取其辱?”一个从未上台面对观众的人是胆怯的,応沧很显然属于这样的人。

“没关系的,不是还有我吗?你只管精彩,万事有我!”刘悢大包大揽的给足了応沧信心。

応沧犹豫了半天还是报了名,给了个模糊的说法“唱歌”。周围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完全没想到応沧还有这种才艺,毕竟B站上只有刘悢做的鬼畜,还从未有过音乐舞蹈之类的投稿。

菲咖、秦刚也报了名,毕竟是混迹于娱乐区的up主,这种小场面还是能上的。王相这个弱鸡在応沧的激励下也想做点什么,想了半天发现自己找不到能表演什么,除非自己讲荤段子,于是放弃了。

回到寝室在一时冲动下报名的応沧开始后悔了,刘悢立刻给他下了一剂定心丸,明天早上就开始教他唱一首比较简单的霓虹歌,反正大部分人都听不懂。

只要做好动作、面无表情的唱歌、礼貌的谢幕就可以唬住很多人,所谓气势上的胜利!这个时候応沧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一条路走到黑,带着满腹心事入眠。

周围的地方变了,这里已经不是那间房子了,妇人也在附近,小男孩姐姐的父亲也在这里,小男孩的母亲和前夫开了一间舞厅,小男孩过得很快乐,但是父亲出现了,他黑着脸一言不发的将小男孩扛在肩上带走。

小男孩不愿回去甚至哀求保安拦住父亲,父亲的脸更黑了,保安并没有理会这一幕,即使是老板娘的孩子的求助也无动于衷,就这样小男孩被带回了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梦里发生的事真是糟糕,応沧敲了敲脑袋想要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东西,刘悢已经整装待发了,今天早上得跟着刘悢去学习套路,据说下周能不能成功就看応沧学不学得会这些套路了。

刘悢首先拿出一张上面写着五十个奇形怪状的像是汉字偏旁部首的东西。

“这个难道是霓虹语的发音?”応沧不确定的指着这张纸。

“你知道五十音?”刘悢惊讶的看着応沧。

“五年级的时候当时挺喜欢玩学习机里的小游戏,《热血格斗》里面取名的好坏就能决定游戏里角色的能力,然而那款游戏只有霓虹版。”

“你知道怎么读?”

“小孩子嘛,只有三分钟热度。”応沧轻飘飘的把话题岔开。

一早上过去了,応沧大概掌握了十五个读音的样子,毕竟是比较容易掌握知识的年龄。

悄悄的问了一下菲咖和秦刚准备表演什么,菲咖淡定的告诉応沧,自己cos的衣服带回来了的。秦刚就有诚意多了,肖邦钢琴曲《冬风》又名《枯叶》这首曲子他练习了两年,又问了一下刘悢大概多久开始教歌。

得知五天刚够教会五十音,预计六天的时间完全唱出来,応沧绝望了。用六天的东西和别人练习两年的作品同台竞技,这简直是在找虐。自己作的死,含着泪也要作完。不再看窗外充满活力嬉闹的身影,埋头开始默写五十音,并且标上注音。

不知是第几次默写完五十音了,応沧放下笔打了个哈欠,悄悄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日期,九月十七日星期三。距离上台表演还有八天,在自己的努力下终于完全记住了五十音,比刘悢预想中快了两天。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现在才七点左右,教室里除了応沧一个人都没有,刘悢六点被强行拉起来讲课,现在正在校长室的沙发上补觉。

刚刚默写完五十音的応沧觉得自己需要放松一下,这样的雨天,空气中充满水汽的阴凉触感,呼吸格外的轻松,还有着滴滴答答的悦耳的声响,这些就是応沧喜欢雨天的理由。

王相是第二个到教室的人,每天都是応沧第一个到教室,王相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向応沧发问:

“応沧你每天起来这么早到学校干嘛?”

応沧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可能把刘悢告诉他吧,正好现在有个新生欢迎晚会做借口就拿来用:

“其实我在做几天后的欢迎晚会的排练,每天都起来这么早。”王相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又满脸八卦的问道:

“你每天这么辛苦的早早起床排练,准备表演什么?”

“是一首霓虹歌,没有名字的歌。”总算是打发了王相,応沧重新拿出了刘悢补觉前给的一张布满音标的日语歌词,开始尝试小声的念出来,王相自己也开始在笔记本上构思小说。

応沧念了一会儿转头看到王相正在用笔杆子敲头,就知道王相正在苦恼,这时班上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收好了这张歌词单,闭目养一下神,准备应付接下来的早自习。

每天的眼保健Cao都是这么令人感动,短短的二十分钟意味着双倍的休息时间,但是今天估计要减少一点了,王相早上从応沧这儿打探的情报,早早的告诉了秦刚和菲咖。

上节课下课是看到応沧下课就趴在桌上装死,没有打扰他休息,现在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肯定要好好的问清楚,费了好半天才解释完自己要表演什么,応沧萎靡不振的趴在桌上继续休息,平淡的一天过去了。

今天是星期四,距离表演开始还有七天,鉴于応沧的努力,刘悢要在応沧面前拿出一些干货,要让応沧知道几天需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样的,也许几天后的表演会比现在的刘悢逊色,但是总得知道两者之间的差距,得有个努力的目标。

还是那颗巨大的柳树下,石凳上略微的有些湿润,応沧用纸张擦干净后坐在上面,刘悢就站在前面大概七八步左右的距离,今天的刘悢跟往常有些不一样,还是那身大街上到处都是的很普通的穿着,但是脸上的神情很认真。

现在仔细看刘悢才发现其实他的左眼眼角处有着一颗泪痣,明明眼睛不小,却总是微闭着,他站在原地酝酿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唱了起来:

“在空无一人的房里独自一人

眺望着西沉的太阳

在突然袭来的寂寞之中

哼着那道旋律

没有名字的那首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