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风流武侠江湖闯

更新时间:2021-10-08 13:20:17

风流武侠江湖闯 已完结

风流武侠江湖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百亿 分类:其他 主角:东方玉贺梦若 人气:

《风流武侠江湖闯》作者:百亿,其他类型小说,主角:东方玉贺梦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天涯远不远,天涯远在天边;江湖远不远?江湖近在咫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云影轻移的那一刻、月光近人之时,楼亭之前的空地庭院当中,汀兰换了一身艳抹秋装,舞于庭前。青黛娥眉婉转,汀兰拈花舞袖,灵曼舞姿,似与洞庭湖一泓秋水匹炼清光

交相辉映。

陆向宗目不转睛的看向汀兰,她的舞姿虽然远远不如贺梦若“凌波仙子”湖上起舞来的动人,但汀兰舞技能够名动天下,舞姿当中,自然有出众的地方。但见清光月辉,好似凉水

一般,洒在地上,照在汀兰身上,好似置身于空澈清澄的水光世界。汀兰凌罗彩绸批身,束满珠玉翡翠,艳妆潋滟,艳彩韶光流蕴,好似漫天月辉光华,尽为汀兰一人而舞动。

不过东方玉显然没有心思放在风花雪月之上,两条婉约修眉时皱时松。若非此次陆向宗声称他已经找到他所要查的事情的线索,他是绝不愿来找他的。可此时陆向宗显然未将这事

放在心上,只顾饮酒赏月,观赏汀兰舞姿。东方玉心情烦闷之下,低着头喝着闷酒。雪颜见到东方玉一幅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模样,自己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两手拖着香腮,

呆呆的看着东方玉。

陆向宗望着汀兰婉转灵动舞姿,忽然感慨的说道:“歌舞财色虽好,但若长久沉迷于此,必致使人意志消沉,英雄志短……”浣萱接口说道:“陆爷下来是不是还要说,弄不好,

还会祸乱朝纲,颠覆社稷,还会成为红颜祸水、亡国金粉?”陆向宗不置可否,浣萱说话声中,多了几分悲愤,说道:“你们男人常说‘红颜祸水’,其实我们女子不过是你们男

人掌股之物,又岂能当真颠覆天下?不过是一些君王,为亡国丧民寻找推脱借口罢了!”

陆向宗怔了一下,只听得浣萱继续说道:“春秋时期,管仲出相齐国,设‘女闾’,置官妓于国营;汉武帝也曾设营妓,以慰劳出击匈奴有功德将士;宋金交战,岳飞曾赐美女慰

劳部下。足见女子绝非红颜祸水,酒色故可以沉沦人心志,但也可激励士卒士气。此外也可看出,我们女子,不过是你们男子泄欲、玩弄的对象!是红颜,真薄命!”似是感于沉

沦身世,浣萱心中悲苦,连饮杯酒,通红脸面,似火烧一般。

素雁连忙陪笑道:“浣萱姐姐喝得多了,扰了几位酒兴,几位切莫怪罪。”

“是红颜,真薄命。”雪颜心中暗暗重复了两句话,忽然想到,贺梦若甘为东方玉抛却青春,痴痴傻等,自己也几近觍颜的粘着东方玉,东方玉却始终没有对她们一人动情,这岂

非不也就是红颜薄命?见到东方玉一杯一杯的在喝着闷酒,她自认识东方玉以来,就发现,酒,是东方玉最不可缺少的东西。

她说到底只是一个小女孩,未曾尝过酒的滋味,心中也甚是好奇,当下抓了一个酒杯,斟了满满一杯酒,饮了下去。素雁见到雪颜只是一个小女孩,想要阻拦,酒就已经下肚了。

见到雪颜满面涨的通红,不禁莞尔。可雪颜却还似意犹未尽,又倒了一杯酒,一仰头,酒杯见底。

东方玉忽然开口道:“浣萱姑娘只道红颜薄命,却不知美男子亦然薄命!”她此言一出,浣萱、素雁尽是一惊,陆向宗却是脸色一黯。

东方玉放下酒杯,淡淡说道:“世人常言‘才比宋玉,貌比潘安。’却不知潘安才情其实实不输于宋玉。潘安满腹才情,容貌更为昳丽,世人更多注重其美,而忘其才。因废立太

子之案,潘安在‘八王之乱’中被诛灭三族;宋玉为屈原弟子,善词赋,却因不善阿谀奉承,而最终于穷困潦倒中死于荒野;兰陵王不光俊美,还是骁勇善战的勇将,却因功高震

主,被赐毒酒;卫阶因其美貌而被众多女子争相围观,往往数日不得休息,因体质羸弱累死。诚如诗云: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浣萱姑娘只道红颜薄命,薄命男子,

却有谁来叹息?”

浣萱听完东方玉所言,低下了头。此时汀兰舞曲已停,未打声招呼,直接下去了。此女性格自来爽朗、直率。东方玉眉宇间,淡淡的,不为人知的烦愁闪过。端了一壶酒,东方玉

起身离席。雪颜依稀见到东方玉身影迷乱,刚想要起身相随。不想自己刚刚一离座,便头脑晕晕乎乎,身子一歪,竟尔昏倒在地。素雁见状,扑哧一笑。东方玉款步行到洞庭湖

边上,临风饮酒。秋风微寒,徐徐吹拂,因为酒气涨得通红发烫的面稍,被凉风一拂,清凉之感流遍全身。湖面波光嶙峋,泛动着金花。凉月投在湖水之中,如同云水深处的碧玉

银盘。东方玉站在湖边,月影好似沉于脚下湖底,仿佛一伸手便可将月盘捞上。

凉风吹动湖上烟波徐徐而动,如丝绺轻纱般轻轻捋动,浩淼水波锦浪叠翻,东方玉倒影于水面的面容,有些模糊。

尘世中,有几人能真正看清自己?又有几人能够当真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水中明月,美奂绝伦,清晰似真,可不过是一场幻象罢了。

陆向宗跟着悄悄地走到东方玉身后。东方玉察觉到了,头也不回,说道:“你不去陪你的美人,跟我过来做什么?”陆向宗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并肩同东方玉站到湖边,手拈胡

须,笑道:“玉兄弟,你为何这么喜欢喝酒?”东方玉道:“因为我喜欢醉,醉的人就可以不用看清眼前的现实。”他在说话之间,壶中酒水已进去一小半。

眼前水波如摺纹般涌动,向来千杯不醉的东方玉竟是有些目光迷离了。陆向宗道:“玉兄弟可曾听闻,这些日子,你在江湖中名声大噪,败在你手下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现在武

林各派正要请江湖正道领袖镜天坊出面,来对付你呢。”东方玉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些前辈高人,自来就看不惯年轻人出风头。”

陆向宗道:“你好像不放在心上。”东方玉道:“有什么好怕的?”陆向宗道:“如今的江湖,正道以镜天坊为首,黑道以天元宗为尊。镜天坊势力可为遍布江湖武林任何的一个

角落,江湖中有人曾说,天为世间的镜子,但凡天镜所映照之地,都有镜天坊的势力。”顿了下又道:“你当真不怕?”东方玉不语,远眺一湖秋水,粼粼波光,好似繁星点点,

又似颗颗璀璨星珠,散漫遍湖。

陆向宗又道:“玉兄弟,你我十年交情,你的为人我很了解,你不是一个争强好胜,更不是一个轻浮之人,这次你向全武林各门各派发出挑战,倒让我吃了一惊。”东方玉道:“

这是我能想到,追查杀我父亲凶手最好、最有效的方法。”陆向宗道:“我明白你的心思。玉兄弟你虽然年轻,武功却绝对可算得上当世可数的几大高手当中之一,。只怕已经不

在令尊东方珏之下。能杀的了令尊的,自然也能胜得过玉兄弟你,能胜得过玉兄弟的,自然更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高手。而武林中人最注重得便是声明令誉,那人听到玉兄弟你这

种目中无人的挑战,定然着恼,从而现出水面。”

东方玉微笑道:“我的心思从来瞒不过陆大哥你。”陆向宗继续问道,“那你可找到了有害死令尊嫌疑的人?”东方玉苦笑道:“到现在为止,东方还没遇到一个能接住我三招的

人。”陆向宗道:“也就是说,玉兄弟到现在非但一无所获,反而惹下了不少仇家?”东方玉却答非所问,道:“八年前我托陆大哥助我追查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上次大哥托步成

封修书与我,说是找到了线索,可是当真?”

陆向宗耸耸肩,道:“我若不这样说,你能来陪我中秋赏月吗?”东方玉摇头苦笑,喝了一大口酒。陆向宗又道:“不过,这些年的追查,我也不是一无所获。”东方玉闻言,偏

过头,满是期待的直直看着陆向宗。陆向宗不急不慢的说道:“我虽然未能查明到底谁杀了令尊,不过,却不难推断。以令尊的武功智计,天底下能杀的了令尊的,不会出六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