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龙魂令

更新时间:2020-03-26 18:12:08

龙魂令 连载中

龙魂令

来源:落初 作者:吹口哨的人 分类:武侠 主角:梅花凌风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吹口哨的人的原创小说《龙魂令》,主角梅花凌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风潇潇,剑无痕。当那一剑刺来时,你本以为它很慢。而当你真正看清楚时,你便好象看见一颗流星划过你的眼前。你会感觉它的冰冷,会带着你的灵魂奔向一个不知名的永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年前,寒风萧瑟,大地银白。汪大娘收留了四个孤儿,并赐予了他们新的生命。赐予了他们天下最霸道凶狠的剑法,每个人剑法内力各不相同。每人每把剑也不相同。她用一万两黄金,请天下第一剑匠蒋大师花四年时间,打造出四把剑---天刹,羽刺,飞翼,八荒。凌风只认识汪大娘和天刹,因为天刹第一次送来时,交给了那个日日夜夜,陪伴他练功的蒙面人,所以蒙面人必定是大师兄。因为他手里已拿着天刹。在地煞门谁都认识大师兄,大师兄是除汪大娘外,唯一可以在地煞门四处随意走动的人。十年艰苦,技艺日升。十年艰辛,终将得志。十年,他们学会了忠诚,学会了杀人本领。地煞门到底有多少人,凌风不知道。到地煞门后,蒙面人送饭,蒙面人送剑谱,蒙面人传授内功心法。他身处的地方隐晦而又神秘,终日不见阳光。他被关在洞里,如果把那洞称为狗洞再贴切不过了。每过一个月,汪大娘变会带着和蔼的笑容来看他,汪大娘是个风姿卓越的女人,她笑起来像是清潭里的泉水,她温柔得像春天里柔风。每月一次,从不间断,直到一年前。他不知道汪大娘去了哪里,他也找不到汪大娘。他只知道汪大娘是地煞门的门主,汪大娘就像他亲娘一样,比他亲娘还亲的门主。所以,汪大娘交代他的事,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做,丢了命也要把汪大娘的事办好。

“走吧,狮河的水,今日必定清澈,是个打渔的好时候”傍边的父女终于要走了,几日来,凌风被这父女吵的心绪不宁。

”原来是打渔的渔夫“凌风想,待这么久,就为了打几条鱼。

晌午,街上的人,越聚越多。声音越来越吵,越来越杂。他们因一个决战,将汇聚到一处。因一个赌注,去见证田海容的胜利。他们中很多人心情是喜悦的,一个连把房子都卖了赌田海容赢的人,能不喜悦吗?一座房子换三座房子能不喜悦吗?

”啊!“高兴一把抓住张三的裤裆:“爷说过了,从此都不会再受你的欺辱。”张三满头大汗:“真卑鄙。有种放开我,咱们单挑,你这算什么真本事?”

”放开你,又怎样?我有一百种,一千种方法抓住你的裤裆。“高兴笑道。

”你们还楞着干嘛?还不给我打?“张三向李四和王五叫道。

李四和王五对着张三笑,笑得张三莫名其妙。

”你们,,,,,,“。

”两只卤鸡,一天两只卤鸡,而且是每人两只“高兴还在笑。

”怎么?你们被收买了?你们想当叛徒?“张三诧异道。

”两只卤鸡虽不多,但已足够我们吃饱了,比起一个猪蹄,我们现在很满意很知足“李四笑道。

“不仅知足,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很幸福,幸福得会让你嫉妒。因为以后你不仅没有卤鸡,你连个猪蹄也没有了。因为有我们在,你再也不会从高兴大哥这里拿到半点好处。”王五也在笑。

张三的脸像被秋霜打过的茄子,他的心中一阵苦水,让他作呕。

”高兴哥,以后我再也不和你作对了,你让我跟你一起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张三的哀求被打断。

”哈哈哈,你家是不是还有个瞎眼老娘?你穷得比狮河的水还干净,你能娶到媳妇?你能有小?”高兴大笑道。

“他没有瞎眼老娘,也没有媳妇,更没有小孩,他只有一张让人厌恶的脸,有一张想让人撕烂的嘴”李四道。

”他应该是条让人唾骂的野狗,是只让人人喊打的老鼠。“王五道。

张三低下了头。

时光如影随形,约定如约而至。

晌午已过。

田海容站在船上,一条渔夫用的小船。他站在船上神闲气定,他手里的打狗棍陪伴他度过无数个惊魂岁月。他从没有被击倒过,想击倒他的人,都变成了无数个模糊的记忆。他打败过多少人,他已不记得。他用手中的打狗棍,帮他平乱了多少丐帮内乱,帮他击败过多少来丐帮挑衅的人。十七招击败天山老叟谢东海,三十招击败南海独鹤秋霸天,四十招击败鳄鱼帮帮主潘顺。多少战斗,他已不能记得。他对他和他手中的打狗棍很自信,他摸了摸打狗棍,棍上的字迹依然清晰:”愤世嫉俗一棍定,乾坤干戈不留恨“。这是第一任帮主留下的字迹。天下所有愤世嫉俗的事情,丐帮都不能不问,丐帮弟子以天下和平为己任。乾坤之下,化干戈为玉帛。一棍即出,就已笃定。丐帮威信之强大,不容别人侵犯。丐帮遭到挑衅,已是这几年来,江湖最大风波。不定丐帮平安,何以定江湖?不定江湖平安,何以定人心?他所取得的胜利都是来自与他的自信,和他手中这根打狗棍,九九八十一式棍法,点,劈,扫。招式威猛,棍法刚烈。人们不会记得打狗棍的棍法,但一定会记得田海容的名字。田海蓉三个字,就代表了正义,代表了邪恶所不能侵犯的荣誉。此外,田海容的掌法也是天下一绝。一掌开碑即碎,一掌击树即倒。江湖,田海容是人人仰望的大侠,是邪恶闻风丧胆的武神。正义与邪恶是永远的对立面,正义与邪恶永远不能并存。然而,现在却有人要挑战正义,挑战人人敬畏的武神。

风,已吹起。河面,已泛起层层破浪。成千上万的人站在河堤两边,一睹数年来少有的决战。一睹天下第一帮丐帮帮主的风姿。未开战,人们似乎已相信田海容已胜券在握。”输了,输的是银子。赢了,赢的也是银子。我不管田海容用什么方法击败那少年,赢,赢才是最终的结局,赢,才是我想要的结果。“光光赌坊的大汉说,这大汉就是那输光光光赌坊的大汉。他身边的老者,还是一直站在他身边。他就像影子般附在大汉身上:”有了银子,就会有光光赌坊“老者道。”有了银子,也会让一个人麻痹大意,银子是个好东西,也是个坏东西。银子,可以买别人的房子,买别人的婆娘。银子也可以让你卖房子,卖自己的婆娘。“老者的脸上有了笑容。人山人海,叫声已把老者的话淹没。有史以来,信阳城的百姓第一次全城聚集在狮河边,狮河是比信阳城还古老的河。

凌风已站在船上,他对面三丈远有另外一条船,船上站着田海容。田海容,依旧仙风道骨,依旧魏然耸立。他站在那里,就像一棵久经风霜的大树,在千风万雨后,依然挺立。

凌风握紧手中的剑。

“少年如斯,斯如豆蔻。江湖人心不可揣测,阁下看得起田某,今日始终都要一战”田海容道。

“不错”凌风冷道。

”既然这一战在所难免,且不是你死就我亡。但是田某却有遗憾。“田海容道。

”人终究会有一死,遗憾也是死,不遗憾也是死,那又何必有遗憾?“凌风道。

”我遗憾的是,我素来不与人有瓜葛,今日我死了,那岂不是枉死?“田海容道。

”杀手,只问成败结果,不问瓜葛。如果杀一个人需要理由,那还要杀手何用?杀手得到指令,就是杀人,从不问理由。“凌风道。

”可是,你今天杀了我,我丐帮弟子一定会尽全力追杀你,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人数上万。后果是什么,你当知道。”田海容道。

“如果我害怕,我又何必要杀你,杀你我当然不会记后果。如果做什么事都要记后果,那岂不是都一事无成?”凌风道。

“足下伶牙俐齿,倒也少见。不过,你每次杀人,都要别人的传家宝。我丐帮一贫如洗,人人皆知。我丐帮恐怕就我田海容这颗人头最值钱了。”田海容道。

“错了,人人都有宝贝,不管穷人,还是富人。穷人,他的命最值钱,富人,金银财宝最值钱。你身为天下第一大帮帮主,当然也有值钱的东西。”凌风道。

“哦,我也有最值钱的东西,田某洗耳恭听”听话容道。

”打狗棍,打狗棍就是你的宝贝,就是你最值钱的东西“凌风道。

”不错,打狗棍确实是我的宝贝,但是,你要是想拿到打狗棍,一定不会容易“。田海容道。

”话已说完,出招吧“凌风从怀中掏出令牌道。

”且慢,还有一件事,我要问清楚,不管是你死了,还是我死了。如果这件事不问清楚,我会死不瞑目“。田海容道。

”这是你问的最后一个问题,问完这个问题,我一定会拔剑“。凌风冷冷道。

”日前,我帮樊香主,在乱坟岗遭人毒手,我想知道这是不是足下所为?“田海容盯着凌风道。

”我剑下从不杀无名之辈,无名之辈不值得我杀“凌风道。

”年纪轻轻,好狂的口气“田海容怒道。

”龙噬天下风云抖,魂震江湖四方擞“。凌风拿着令牌道。

”龙魂令牌“田海容大惊道。

阳光,炙热。当阳光刺进田海容的眼里时。

凌风拔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