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御龙葬剑传

更新时间:2020-10-11 13:24:11

御龙葬剑传 连载中

御龙葬剑传

来源:落初 作者:龍少主 分类:武侠 主角:白龙白若文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御龙葬剑传》的小说,是作者龍少主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雪山之上,仗剑听雪的剑客白龙因一场远赴大漠的护花之旅而龙入江湖,偶得冰玉,卷入江湖纷争,天下霸权争夺,掀起了一连串的腥风血雨,千劫万难,唯剑做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雪白色的蝴蝶飞舞着闯进了屋内,这白色的蝴蝶后面还跟着一道银色的光线,在夜里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零星的闪着星星,飘飘的飞进来。落在白龙的掌心里。

白龙和月白是认得的,这种蝴蝶只有在君子雪山上才能看到,是他俩小时候的玩伴,这种蝴蝶耐力特别强,能穿风越雪,不远千里而来,是君子殿用来传送消息的,一般消息是会刻在它的翅膀上的。

”白雪蝶翅膀上写了什么?“

月白问道,因为不是万分紧急的消息是不会用白雪蝶的,白雪蝶是极其稀有的,尤其在漫漫雪山之上极难看到,人工也并不好饲养这种蝴蝶,所以这只蝴蝶飞过来,想必一定传达了很重要的消息了。

白龙看后表情凝重了起来,蝴蝶翅膀上并未写着什么事情,只是写着要白龙速回君子殿,有要事相商,白龙和月白看了,都知道白若文为人慎重,一般会把事情说的很详细,这次蝴蝶翅膀什么都没有写,只是说速回,看起来一定是有什么秘密的事情,是不想让他人知道的。

江湖上都知道君子殿以蝴蝶传信,看起来白若文一定是不想让别人截获消息,如果蝴蝶翅膀上什么都没有写,即使截获了也不可能知道是什么事情,

“你要走了吗?”

”嗯,该走了,我不喜欢这个大漠。“

”你跟我一起走吧,这个大漠不适合咱们,等回去了解决完这件事情,我自会跟白老头说咱俩的事的。“

白龙凝视着月白,月白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拓杀王子,那拓杀王子竟晃悠着身躯站了起来,他从胸口掏出了一个碎裂的玉镜,是隐藏在衣甲里的掩心镜,居然救了他一命。

”你居然没死,看我再刺你一剑。“

白龙说着便要拔剑,却突然被月白的手按了回去。

”为何阻止我杀他,这个王子心如毒蝎,狠毒无比,除了他也是救了这子夜城的百姓。“

”他是我的夫君。“

月白对着白龙喊了一声,是歇斯底里发自内心的,白龙能从她眼神里看出来,只是白龙分不清她到底是爱上他了还是没爱上他。

不过白龙明白了,他今晚是带不走月白的,该轮到他离开的时候了。

白龙把手掌摊开,那只白雪蝶已经死了,每只白雪蝶的命运都是一样的,这种蝴蝶很专情的,是世间罕见的专情,太过于专情是会带来灭亡的,这就是白雪蝶的命运。

所以人们利用这种特性,每每放出一只白雪蝶送信时,就先释放一只母蝶,那只送信的公蝶便会跟着飞去,这时再射杀那只母蝶,公蝶会因为找不到母蝶而一直沿着母蝶飞行的方向飞去,背着使命,期间无论大山大河,狂风暴雨都无法阻挡它的飞行路线,就这样一直飞到送信的目的地,耗尽了所有气力,最残忍的是它至死都没有看到属于他的母蝶,这就是白雪蝶的命运。

”这只蝴蝶就送给你吧。“

月白收下了,白龙也走了,除了白雪蝶他还留下了一绺的白发。

白龙这次没有像进城时躲躲藏藏,他恍惚似丢失了魂魄一样,晃晃荡荡的走在吴城的大街上,自由的感知这大漠都城夜晚的喧嚣,穿过城门时守卫看到白龙竟没有拦截抓捕,远远的躲开,反倒是白龙盯住了他。

白龙离开时,吴歌城的城门上悬挂了一颗人头,是那个守卫的,那个残杀了那个被流放年轻人的守卫。

虽然不知道何处是回中原的方向,但是白龙只是往前走着,这个吴歌城也消磨了他的气力,有气无力的走着,头上明月照着他。

白龙回头看了看这夜晚的吴歌,自己是终究要离开的,可转过头来,前方那是什么啊?

像条巨龙一样,连接着天地之间,又像是巨人的步伐,飞沙走石,如毁天灭地一样奔着白龙而来,白龙一时竟觉得是自己眼花了,等到真的已经感到有飞石击打到自己脸庞时才知道为时已晚。

”啊。“

他的身体被什么样巨大的力量深深吸引着,突然被一块大如巨岩的沙砾击中了,一下子失去了直觉,四肢一下子没有了触感,白龙的身体呼的一下被刚才那股巨大的力量拖拽了进去。但是他的手里依旧握着知白剑,那把剑好像和他的四肢一样,是和他不曾分离的。

”咳咳。我这是在哪里啊?“

白龙慢慢的睁开眼皮,干咳了两声,突然哗的跳了起来。

”什么东西?“

白龙感到什么东西在自己胸口上趴着,抬眼一看,一双硕大绿色的眼睛也在盯着自己,因为惊吓,一下子跳了起来,那只趴在他胸口晒太阳的蜥蜴也收到了惊吓,赶忙爬回了自己的洞中。

这个时候距离那晚的沙尘暴已经过了三天三夜了,在大漠里遇到沙尘暴,尤其是那晚上那么大的沙尘暴还是少见的,白龙被那样的沙尘暴吸了进去,三天三夜后还能活着,是他的造化啊。

拍了拍自己昏沉的头,白龙才醒了醒,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自己被那天巨大的风暴吹到了哪里,不过这里应该离吴歌城很远了,至少视野里是看不到那座城的。

白龙想站起身来,却险些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浑身没力气,白龙不知道自己昏睡的这三天未尽食物和水,腹中缺食,身体里哪还有丁点的气力,能活着已经是生命力顽强了。

白龙还是拿着手中知白剑撑起了身体,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去,必须赶紧找到些水和食物,要不自己定会葬身这大漠。

白龙以剑为杖,翻过了一座小沙包,看到下面竟是一个小酒馆,突然间欣喜万分,要知道这可是救命的啊,白龙运足了最后一点气力,跑是跑不动了,连爬的力气都没有,索性就直接滚了下去,

推开小酒馆的门,里面坐着都是沙漠的莽汉,弯刀都放在身边,约莫有二三十人的样子在里面畅饮。白龙推门进去,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到了他身上。聚到他这个在大漠里还穿着一身白衣,还一头白发的奇怪旅客身上。

白龙拱了拱手说道。

“可否讨杯水酒喝?”

“可否讨杯水酒喝?”

“可否讨杯水酒喝?”

连连说了三声,这酒馆里二三十人都没人应声,突然一个肥胖臃肿的莽汉提刀走了过来,一只手架在白龙肩膀上。

“呦,你小子真是不知道死活,居然感闯进我们死人关沙匪的地盘,还来讨杯水酒,老子现在就杀了你,饮血止渴。”

白龙根本没有气力反击这个胖子,说完话后白龙感觉自己已是身在魂不在,再无气力了。

那胖子抽出弯刀,直奔白龙的头颅而去。

白龙听到嗖的一声,紧接着又是呼的一声,扑面而来一阵强风,再看时,那胖子已经飞出门去。甚至飞出门数米之远。

”兄台如果不嫌弃的话,可愿意到我这桌上来饮杯水酒?“

听这声音,话语轩昂,语调高亢。好似铜钟一般响亮,能听出是一个内力极其雄厚的人。白龙抬头看去,究竟是何人?此时仗义出手相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