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逸剑江湖

更新时间:2021-03-27 17:17:07

逸剑江湖 连载中

逸剑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我心执著 分类:武侠 主角:于冕萧 人气:

《逸剑江湖》是我心执著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逸剑江湖》精彩章节节选:大明天顺元年,正值英宗复辟、代宗被囚,瓦剌虎视、倭寇横行、内忧外患,一代名臣于谦以谋逆罪被诛,其子、女放逐龙门。奸佞当道、忠良喋血,厂卫千里追杀、血雨腥风、义士执剑、豪侠援手、风起云涌。洛水之畔,打渔少年陆逸,突然卷入这刀光剑影、侠骨柔情的纷争之中,身世之谜、家国之恨、民族大义、爱恨情仇、善恶黑白…土木堡之变、京城保卫战、南宫复辟、饮马河战、浙东清倭、平定南藩……次第上演。拔剑扬眉向天笑、一人一剑亦江湖。江湖夜话书友群:48102653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未眠,陆逸却丝毫不觉得困乏,而且精神抖擞一点也看不出内伤刚发作过的样子,经脉不但正常无恙,甚至比原来还要粗壮几分,这让戊寒江都惊奇不已。

寅时刚过,就听到另一侧的厢房开门的声音,陆逸麻利的跳下床走到门口,正好看到一身素衣的于欣眼圈红红的来到客厅里,显然昨天晚上悄悄地哭过。

想到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和磨难,陆逸心中一阵默然,将几块野味热过之后递过去,又倒了一碗开水放到桌边说道:“姐姐,你先随便吃点早餐填填肚子吧!”

于欣这些时日都在忙着躲避锦衣卫、东厂和望江楼的追杀,再加上丧父之后伤心过度,几乎没有安安稳稳的吃过一顿饱饭,这时候虽然只是几块粗粗烤制成的野味,她吃的却津津有味。

陆逸看到于欣能够正常吃饭,这才稍微放下心来,朝着里屋叫了几声师父没人答应,他索Xing也不管了,交代于欣不要在院子里随意走动之后,便拿上猎叉出门上了山。

陆逸自幼跟着师父戊寒江练剑,六六三十六式寒雨连江剑法练的纯熟无比,戊寒江也曾专门请洛阳城外的铁匠给他打造了几把宝剑,但是他总觉得用起来还不如打猎的钢叉趁手,所以并不经常用剑。

山上飞禽走兽遍布,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陆逸就扛着一头梅花鹿、提着几只野兔和野鸡满载而归,然后熟练的拔毛去皮、开膛破肚,就准备挂在院子里的树上冷冻起来。

在陆逸的理解中,行走江湖起码要带上足够的干粮,而这头梅花鹿和这几只野兔、野鸡就是他为师父、于欣和自己准备的干粮,准备晚上一块打包随身携带呢。

于欣看到陆逸忙活的不亦乐乎,还以为他是在准备午饭,就招呼陆逸坐下休息,剩下的事情她来做。

于欣虽是官宦人家的大小姐,但是并非养尊处优的花瓶,烧饭做菜、Cao持家务样样在行,陆逸出门的这两个时辰,她已经把竹屋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直乐的戊寒江合不拢嘴,如果不是于欣的年龄比陆逸大上不少的话,他甚至都有撮合两人的心思了。

陆逸原本并不想麻烦于欣做杀鸡宰兔的粗活,又担心她闲来无事会胡思乱想,找点事情干反而会好一点,这才回到屋里陪着一脸笑意的师父聊天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聊得热火朝天的师徒两人突然闻到屋里传来一股香味,正在疑惑的时候就看到于欣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盆子走了过来,放下一看竟然是一锅色香味俱全的鸡汤,只看的师徒两人食欲大动,也不客气的抄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于欣看到戊寒江一点也不摆武林宗师的样子,再加上陆逸这个刚认的弟弟十分懂事,她原本充满阴霾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光亮,轻声笑道:“戊大侠、小逸,你们两个慢点吃,还有一锅兔肉也马上就好了!”

“什么?还有兔肉?”刚解决掉一只鸡腿的戊寒江顿时眉飞色舞的说道,“那还不赶紧端上来?还有啊欣丫头,既然逸儿已经认你做姐姐了,你再叫我老头子大侠什么的可就见外了!”

于欣浅浅一笑说道:“那我就叫您戊伯伯吧!”

戊寒江连连点头道:“这个好、这个好,没想到我老头子膝下无子无女,到老了却得到一个这么心灵手巧又懂事的侄女,还真是不枉此生啊!”

这下陆逸却不愿意了:“师父,您还有徒儿我呢!”

“你?”戊寒江老大不愿意的说道,“就你烤的鸡腿,和山上的石头没啥差别,你还好意思说?”顿时引得刚把兔肉端上桌的于欣抿嘴笑了起来,陆逸却羞的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三个人有说有笑,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待于欣收拾好碗筷之后,三人又把行动计划重新核对了一遍,便决定下午养精蓄锐、好好休息,晚上戌时准时分头行动。

陆逸跟着师父回到房间里,戊寒江早已经把他的行囊准备妥当,那把他几乎很少用的宝剑也被擦拭一新放到行囊的旁边,还有一个装着银两的钱袋。

“逸儿,为师这么多年散漫惯了也没有多少积蓄,这钱袋里有三张张千两的银票和五十两银子,日后你行走江湖肯定用得着,先收起来吧!”

陆逸虽然很少去洛阳城玩耍,但是这三千两银子的价值他还是很清楚的,闻言连忙把钱袋拿起来,从里面掏出来一张银票和二十两银子收好,然后把钱袋塞到师父戊寒江的手中说道:“师父,徒儿用不了这么多钱,倒是您要带着于欣姐姐远去龙门,路上肯定需要不少花销,这剩下的钱还是您拿着吧!”

戊寒江呵呵一笑道:“区区些许银子还是难不住你师父我的!”不过他知道陆逸的Xing子,索Xing也不再坚持手下钱袋,指着桌子上的宝剑说道,“逸儿,以后你行走江湖也得有点行走江湖的样子,这把宝剑你得带上,至于猎叉就不要带了,否则江湖上有人问起来你师承何人,你说你是我戊寒江的徒弟,那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啊?”

陆逸嘿嘿一笑,急忙点了点头,自己用什么兵器不要紧,可不能丢了师父“剑圣”的名头。

“我也知道你用起来这把宝剑不太趁手,”戊寒江说道,“不过这并不要紧,你要记住你这次南下除了要引开东厂、锦衣卫和望江楼的杀手之外,还有两个任务,一是要寻回九州聚义盟的盟主信物‘大义令’,二就是要找到你父亲的那把承影剑!”

陆逸连忙点头说道:“父亲遗物,徒儿纵使粉身碎骨也要寻到,只是这‘大义令’徒儿寻来却是何用?”

戊寒江神情凝重的说道:“最近一段时间鞑靼瓦剌屡屡犯境,西域各国蠢蠢欲动、南藩土司日益骄横,就连倭寇浪人也袭扰江浙,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绝非巧合,为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最近一段时间江湖上必有大事发生!”

“然而如今武林各派四分五裂,中原武林和江南武林甚至还呈对峙之势,一旦风云突变,势必会天下大乱,唯有找到‘大义令’,重建九州聚义盟,使九州聚义、四海归心,方能内结各派、外服四夷!”

“没想到师父很少过问江湖之事,心中却仍怀民族大义!”陆逸心中暗想一番,这才问道,“师父,江湖上还有些承影剑的传闻,可是徒儿从来没有听说过大义令的下落啊?”

戊寒江笑道:“万事讲究机缘,逸儿切勿耿耿于怀,凡是只要无愧于心便是无愧于天地!”

陆逸虽然还不太明白师父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知道师父说这些话肯定是有深意的,于是连忙铭记在心,以便以后慢慢参详。

“还有一件事情,”戊寒江突然说道,“逸儿你是不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为师一直不告诉你金陵宁家的事情?”

陆逸闻言并没有否认,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心中确实有着许多疑惑,金陵宁家是四大世家之一,舅舅“乘风破浪”宁乘风又是江南武林盟主,被誉为武林四大宗师之一,而且师父在讲到母亲的身世以及望江楼崛起的时候都涉及到了金陵宁家,最后却故意一语带过,这不能不让他心生疑惑。

戊寒江心知有些问题即便他不告诉陆逸,陆逸也会自己去寻找答案,于是便整了整思绪说道:“为师一直没有告诉你,当初你母亲和你父亲结合的时候,你舅舅宁乘风是坚决反对的!”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当初你父亲仗剑行走江湖,很快就在江南武林闯出了‘九州烟雨’的名头,金陵之行更是引得无数美女竞相折腰,而你的母亲正是这万千美女的其中之一,天下第一高手和江南第一美女的爱情故事,自然是江湖中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时候你的父亲文武双全,你的母亲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断的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你那刚当上宁家家主的舅舅却死活不同意两人的婚事,甚至还把你母亲软禁在了家里!”

听到这里,陆逸忍不住“啊”了一声,没想到父亲和母亲之间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曲折坎坷。

戊寒江继续道:“最后你的父亲无奈之下,一人一剑独闯宁家,竟然把你母亲给抢了出来,然后一路远遁来到洛阳,再后来你父亲奉命建立九州聚义盟,宁乘风这才没有再找你父亲的麻烦。

“而当年你父母在虎牢关遇害,为师曾专门遣人通知宁乘风详查凶手,然而让为师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宁乘风收到消息之后只是派人在江浙一带略加查访一番,往后便再也不提此此事,时至今日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及此事他也会勃然大怒,想必是他对你父亲当年的无礼行为仍然耿耿于怀吧!”

说到这里戊寒江的神色也有些寥落,挥了挥手说道:“事情大致就是这个样子,至于个中缘由,恐怕只有你那能够乘风破浪的舅舅才能解答喽!”

戊寒江说罢便往床上一趟开始呼呼大睡起来,只剩下陆逸一个人渐渐的皱紧了眉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