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咱们家的大师姐一心要入魔

更新时间:2021-07-07 12:35:48

咱们家的大师姐一心要入魔 连载中

咱们家的大师姐一心要入魔

来源:落初 作者:傲雪剑梅 分类:武侠 主角:罗颜武林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咱们家的大师姐一心要入魔》是傲雪剑梅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罗颜武林,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或许很难懂,或许太多的爱恨离愁去书写着篇章。而在江湖中有一群少侠书写着他们自己的江湖。这里有一心只为复仇的门派遗孤,也有只想纵横天下的侠士,有一心问道是羽士也有王权的纠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客官您里面请!”

此时的白浪就那么漫不经心的走着走着,不知怎的走进一家福轩楼的酒楼,微微一顿,摸着微扁的肚子,他撇了撇好色的店小二,走到一处靠窗透风的地方坐下。

“客官,可要吃些什么?”

“二壶烈酒,三斤牛肉!再随便上些菜!”

“好嘞,客官稍等啊!”

当饭菜一一端上没有过多久,白浪揉着肚子喊道:“碗碟空了还不够!加的菜还要等多久?再来一斤牛肉和一壶烈酒!哦,还有小笼包再来两蒸笼!”

“好嘞,客官!客官请稍等!”

就在白浪喊完,只见一位背着一口大锅的青年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发愣。

“你看我干什么?”

“姑娘你的行为举止和食量太...”

“哦?我男的...”

可能那位背着一口大锅的青年有些耳背,听成了‘难得’连忙叹道:“在下斗胆问姑娘一句,是不是姑娘你生活中碰见些许困难,使你难得出来如此放松放松?”

“我男的!”

“我懂!我懂!姑娘你是难得放松,不必再说了,今日姑娘你点的任何菜在下全包了!”

白浪此时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位背锅的青年,只见那青年微微一笑,问道:“姑娘,可否拼桌?”

“我男的...”白浪有气无力的一直强调自己是男子。

但这位背锅的青年总是听成‘难得’便笑着走过来笑着说:“我懂!我懂!”

“姑娘,你总是时不时地瞄着这窗外的人群,是否在想些什么,可否告知在下呢?或许还能给姑娘你所想之事呢!”

白浪收起目光,看着桌前那位摇头晃耳的青年也懒得纠正,只是微微摇头道:“本应为侠闯天下,奈何天公不作美...”

“哦?我观姑娘吐息微弱,而且有盗汗,但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定不是肾阴虚所致,敢问....姑娘是否弱质吗?”

所谓弱质是称武功强弱或习武之人的体质的简称,并非智商缺陷的弱智。

“呵,气血不通,经脉堵塞,内力不足以聚在丹田处,久而久之,我也觉得自己的确是弱质吧!”

白浪苦笑的抿了抿杯中清酒,杵着下巴淡淡一笑随后一饮而尽。

“姑娘,你这...”

“都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如今柔然、吐蕃、北魏与周边诸国频繁犯我大宋!我本为侠本应为国为民!但气血不通,经脉堵塞最终连内力都修炼不出!再加上近期五胡乱华,倭寇又在徐州一带危害百姓,真不知何时才是个头啊!”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句话出自白浪之口,而青年看着他笑道:“那侠之小者呢?”

白浪顿了顿首说到:“你出自何意?”

只见青年摸着包着头发的头巾笑了笑说:“我并无他意,只是觉得有问一问的必要罢了。”

白浪看着一脸微笑的青年发愣,过了许久,他才说道:“罢了罢了,何须徒增烦恼呢,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李云阳,江陵人士!哦,敢问....姑娘芳名?”

“我....白浪,淮南本地人,再一次强调,在下乃是七尺男儿!是男的!”

“哈哈哈,姑娘何必如此呢?在下从未见过如此清秀的男子,哎哎哎,姑娘不必解开衣带,在下...信了便是。”

白浪恨不得光膀子让他瞧瞧自己可是男儿身,可忽然察觉了什么,只见四处食客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一阵寒颤。

“小二!怎的还不上酒!!”

“客官,您未曾告诉我要何酒?”

“竹叶青!”

“好嘞,客官请稍等。”

片刻过后,小二吆喝着端着酒走了过来。

“来了....客官,您要的竹叶青!还有这是方才有一位公子给您点的蜜饯。”

小二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青衣男子。

而那名青衣男子点头微微示意,眼神里充满了占有,使白浪又一阵的恶寒。

得马上将这身褶裥裙换了,要不然真的很恶寒啊!

......

就在这时,窗外有人大喊:“抓贼啊!抓贼啊!”

“让开!让开!都给本少爷让开!”

“哈哈哈,老燕来追我啊!”

只见熙熙攘攘的街道中有位黑衣男子以轻盈的步伐从人群中穿梭,而后面则跟着位身穿青纹洛水衣的青年,那青年气喘吁吁的一步三歇,而他带着的那几个手持棍棒的家丁正推来挡在他面前的人群。

“你这玲珑锁,我公孙拙拿走了,告辞!”

“公孙拙!我燕青山就不信你能打开此锁!”

“老燕呀!这句话,你都你说了多少次了,等我回去把玩一番三日之后定会交还,期待你制作的下一件锁子会比这个做工精良!”

白浪顿时疑惑的看着这俩家伙,似敌又似友的对话让白浪勾起兴趣来。

而李云阳扶额笑叹,好像这件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了。

“这俩,怎么没几天就来这一出啊!真是不嫌腻啊!”

“哦?此话怎讲?”

“这俩活宝,我先说说那黑衣男子吧,他复姓公孙单名一个拙字,乃是洛阳盗门中人,为人豪爽不拘,盗门中人偏爱世间珍宝,可他唯独喜欢做工精美的锁子,而那身穿有洛水青云袍的青年则是淮南城制锁世家燕家的长子,燕青山!”

“一个偷锁一个制锁,这俩碰到一块,真是一对冤家啊!”

“哈哈,谁说不是呢?”

李云阳笑着拿筷子夹起几粒花生米边咀嚼边说:“说到燕家长子燕青山,那可是燕家数一数二的制锁天才!”

“哦?你继续说呀!”

白浪则是抿着竹叶青略显安静的听着李云阳说这燕家长子燕青山有多厉害。

“你知道燕家擅长做的锁是什么吗?”

“当然,不知!”

“燕家所擅长制作的锁有两种,一是燕家世代相传的乾坤锁,二则是燕家前任家主燕国安燕老爷子发明的玲珑锁了!”

“那玲珑锁被盗门公孙拙盗走,燕家岂不是会很急了?”

“起初,玲珑锁被公孙拙盗走后,我也是怎么想的,甚至大家都是怎么想的!可谁也没想到...三日之后公孙拙会到燕家门口叫嚣。”

“啊?叫嚣?他不怕被燕家人抓起来吗?”

“你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叫嚣吗?他竟当着燕家人面前掏出那把玲珑锁,拿着一把细长的铁丝运用盗门独特的开锁手法,在五息之内便将那把玲珑锁给打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