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

更新时间:2020-03-26 17:10:29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 连载中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

来源:落初 作者:彼交匪敖 分类:仙侠 主角:白宛白发 人气:

经典小说《稀里糊涂修了个仙》由彼交匪敖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宛白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宛和一个不小心出了车祸,喜的是,她穿了;悲的是,她好死不死穿成了孤儿。好容易被收养,白宛和一个不小心摔下山崖,喜的是,她没死;悲的是,她莫名其妙走上了修仙路。从此,拜了个师父,结果是鸡肋。拜了个师兄,大约也是鸡肋。收了个徒弟,终究还是鸡肋。后来,跟阎君攀上了交情,她白宛和却变成了鸡肋!白宛和:仙门不靠谱,远离鸡肋修仙日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既然已经确定有神仙,那么地狱还能有假?一百八十道的刑法也不开玩笑的,凭她怎么可能受的住,怎的不怕?白宛和双腿已经发软,现在也不过是个纸老虎罢了。

说白了,拜仙人为师,也是件值得炫耀的资本,白捡了大便宜,以白宛和的性格,也不至于这么固执的。只是,分明是紫缘的过错,却要强迫自己拜他为师,以此收拾残局,还莫名其妙地被困在这里,一想起来,白宛和就百般地不甘心,原本六七分愿意的心思,也生生降到了一分。

见白宛和久久不回答,紫缘又道:“只要拜我为师,立马放你出来。”

“我凭什么拜你为师,命格已改又不是我的错。”说到这里,白宛和便阴阳怪气地哼唧两声,抱着双臂,偏着头,“也不知道是谁的错,还自称仙人,随意残害凡人,还有没有天理了。”说着便见紫缘的表情凝固起来,白宛和心里一个咯噔。难道说错了?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仙凡互不相侵,如越雷池半步,就要被天雷地火灼烧,难道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白宛和的心理活动过于活跃,以至于错过了紫缘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吓。她以为说错了的话,却正中紫缘的心坎。紫缘正在奇怪,白宛和不过一个凡人而已,竟然连天条都略知一二,无论从资质还是“孽缘”来看,自然更要收为徒弟的。

“此事,确实是我的过失。”紫缘老脸一红,连忙举起酒葫芦,借着饮酒的空档,一次挡住脸上一览无遗的窘态。相逼不成,只能相劝了。

紫缘暗自忖度着,只能避重就轻地开始讲起道理来,“你突然暴毙确系我的原因,但你死而复生已成事实,地府的生死簿上,有你的命数。地府阎君又不是傻子,发现你非但没死,还得了永生,定会拿了你,仔细盘问,到时候一查,还不把你打入地狱好生折磨一番。你命格已改,除了拜我为师,已经别无选择了。”

“哈?”

紫缘略感心虚,心想,他好歹是个仙君,一把年纪的,还要带着恐吓去骗一小女孩,传出去脸都丢尽了。可,相比于天罚而言,孰轻孰重,紫缘自然也就掂量出来了,这时候,面不面子好像也没什么用了。紫缘倒是豁了出去,“你饮下琼浆玉液,命格已改,算不得凡人,那药铺子自然是再也回不去了……”

“哈?”白宛和赶紧打断,她还没来得及好生消化不是凡人这个词,至少也要开个万人的聚会庆祝一下吧,就被告知已经回不去了,这岂不是意味着又被迫变成了孤儿?“为什么?”

“莫忘了,你本该已死。”紫缘话还没说完,白宛和便冷哼了一声,眼神凝视着他,不冷不热地憋了一眼,“也不知是谁干的好事。”

“……”紫缘又被白宛和踩了死穴,只能强行忽视,接着说:“凡间有关你的痕迹,早在新的命格转动时,已经被抹去,那些熟知你的人也已将你忘却,就是回去了,也于事无补。天命如此,不可违逆,非你我之力可以回旋的。”

“你的意思就是我只有认命了呗。”

“孺子可教也。”

紫缘的一席话,仿佛天雷砸中了白宛和,将她劈了个外焦里嫩,白宛和经过好一番复杂的心理活动,才勉强接受了这个既定的现实。她席地而坐,盘着腿,托着腮,既然如此,那她可得好好思考思考这拜师的大事了。电视小说中都是怎么说来着,白宛和摩挲着下巴,对了,修仙嘛,大约就是打怪升级,腰包满满,青楼酒楼随便逛呗。

“嘿嘿,好像好不错嘛。”白宛和自行脑补,完全停不下来,还一边留着口水傻笑着。紫缘还在怀疑她是不是又疯了,便见白宛和回过神来,舔了一下口水,再抬起头时,一双亮晶晶地眼睛,倒叫紫缘吓了一跳,忙定了定神,问:“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拜你为师,地府的阎君就不查我啦?”

紫缘赶紧挖坑,“你虽不等同于凡人,终究还有凡胎,却也算不得仙人,这凡不凡,仙不仙的,哪能是个办法?你拜我为师,便是我座下的散仙,我自然叫你修炼之法,祝你早日脱胎换骨,羽化飞升,列入仙籍。彼时,就是阎君查来,也无话可说了。”

说完紫缘不禁自己都点点头,这理由真是绝佳,现在这丫头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到时候,自己不仅解除了天罚,还能多出一个乖巧的徒儿伺候,闲来还可指使着,帮他去山下打几斤桃花酒,果然妙哉!这样想着,紫缘当真觉得这漫漫仙生,也趣味非凡起来。只是可惜,白宛和从来都不是安生的主儿,日后少不得要闹得鸡飞狗跳的,完全不是什么乖巧的徒弟,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白宛和听后,也算是默认了拜师这一条,紫缘趁热打铁,忙问:“徒儿何时献上拜师茶?”

也许是白宛和不安分的潜在因子作祟,许是白宛和打心眼儿里也不想叫紫缘顺心,吊儿郎当地问:“我真不能再回药铺啦?”

“……”

“掌柜的医术,我还没全部学会呢,可惜了。”

没见识,拜他为师,他肯定教她更厉害的医术,他一仙人,还能比区区一介凡人的医术差?

“我要想家了怎么办?”不能回去,她这长生不老的大喜事都无人分享,痛哉!

“……”哪壶不开提哪壶。“有为师之处,便是你的家。”

真是狗血,白宛和做着干呕的动作。突然,白宛和莫名其妙地微笑着,摸着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脸,自问自答道:“这么漂亮的脸,嫁给镇上张员外家的小儿子,也该绰绰有余了吧。”

“……”真是越来越答非所问。

白宛和暗恋那张家的小哥有些时日了,可人家却要娶李员外家的小姐。那个李小姐,也就比以前的自己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点,现在,自己却胜过她百倍,很有优势啊。想着张二哥,白宛和便是一脸的激动。不对,白宛和忘记了一件要紧的事来,须臾,白宛和便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直接便从地上跳了起来,难过地几乎要哭出来,“张二哥怎么办?也把我忘记啦?”

“……”紫缘即无语又悲愤。“出息!”瞧瞧自己,都是什么眼光,用尽了手段,想要收她为徒,她却立志嫁给员外儿子的傻子,紫缘恨铁不成钢。可她胸无大志又能怎样,还不得为长远之计着想?紫缘不得不放轻些语气,带着点讨好,“那什么,丫头啊,拜我为师,学成之后,莫说张员外家的小儿子,皇后都任你当,你觉得怎么样啊?”

“张二哥是个好人,当皇后能有什么意思?”白宛和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紫缘急红了脸,好脾气也没白宛和磨到消失殆尽,现在只剩揍人的冲动,他那恼怒的模样,就差捏着白宛和的脖子了,跺着脚一吼:“你到底拜不拜师?”

紫缘这一吼,中气十足,还夹杂着些许真气,吼声一出,天摇地动,整个清河镇的后山也跟着摇了一摇,倒是彻底将白宛和的装疯卖傻打断。

白宛和四周环顾了一圈,天色骤变,山石滚动,草木摇摇欲坠,飞鸟走兽惊吓地乱窜,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拜,拜,不就是拜师吗,现在就拜。”白宛和瞬间怂了,立马老实跪下,隔着一道屏障,便对紫缘磕着头,学着电视里的经典台词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拜师而已,她也不亏。

“好好好,徒儿请起。”紫缘呼出一口浊气,心中的那块大石终于落地,早知道用拳头说话这么轻松,打从一开始起,他就该直接动手才是,否则何至于拖到现在。

紫缘又气又细之时,白宛和颤巍巍地指了指那道透明的屏障,干笑两声,“老头……哦不,师父,这师也拜了,您老是不是该把我放出来了?”

紫缘赶紧一挥手,眨眼之间,便撤了那道屏障。白宛和吃过这屏障的亏,心有余悸,捡了根木棍试了试,安全无疑,这才确认自己重得自由,抚着胸口缓着气。

这边,白宛和还在庆幸着,不过片刻的光景,便听那边的山崖上,有野兽嘶鸣不已,吼叫声震天响,隐隐约约之中,还传来一股血腥气味。

白宛和一颤,方才紫缘那一吼的威力还印在她的脑海中,根深蒂固,直觉便是紫缘发怒了,毫不犹豫地,便跪下抱住了紫缘的大腿,假哭着大喊道:“师父饶命啊,徒儿上有八十岁的老母,小有尚在襁褓的小弟抚养啊。徒儿今日才拜在师父门下,还未跟师父共叙师徒之情,师父怎能如此狠心?”说着,白宛和便抹了口水擦在眼睛下,装出一副惨样来。

“哎哟。”白宛和尤在为活命大计苦心经营,便被紫缘当头敲了一个毛栗,白宛和立马止住了假哭,又可怜巴巴地望着紫缘。

“你不是孤儿吗?”

“……”白宛和急中生智,更加紧紧地抱住紫缘的大腿,开始新一轮的假哭,“师父要抛弃徒儿?”

话才落,白宛和又被敲了一个毛栗,紫缘严厉地瞪了过去,白宛和赶紧双手捂住了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