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炮灰修仙记事

更新时间:2021-07-16 23:49:53

炮灰修仙记事 连载中

炮灰修仙记事

来源:落初 作者:浅墨染雪 分类:仙侠 主角:苏锦歌苏家 人气:

完结小说《炮灰修仙记事》是浅墨染雪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锦歌苏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的女主,重生的女配,只看这两个词组就能知道这是怎么样的狗血弥漫战火熊熊。夹在中间的锦歌很郁闷。她严重怀疑自己穿的时候走错了路,为什么会跑进了一个修真小说的世界。还投胎成了这部小说里第一个憋屈的大炮灰......。本想躲在一边看大戏,谁想先是被女配的战火烧到,接着又被女主抢掉了苦守的机缘。锦歌悲愤的反抗了,从此致力于扭曲剧情的伟大事业......。  只是剧情是扭曲了,怎么她的遭遇越来越囧呢。  什么?金手指?!  锦歌呵呵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修士虽名叫马虎眼,办起事来却一点也不马虎。迅速麻利的带苏锦歌到太一峰前殿的执事堂办理好身份玉牌,领取了精英弟子的储物袋。细致周到的领她熟悉了门派环境。全部事情做完日头才刚刚西落。

在扶光派,练气期除却精英弟子外都是数人合居一室,筑基后可以居住一座独院,金丹以上可以独辟一座山峰开建洞府。

重华真君的洞府开在了灵水峰的侧峰之一小镜峰,位置较为僻静,峰上满植梨树,一道小瀑布倾泻而下形成一片水潭。水潭旁放着一架灵木美人榻、一张矮几。榻上斜倚着一位宽襟广袖的修士,正扬起手臂倾斜手中的白瓷酒壶,一线水光自壶嘴落入口中。这一连串的动作流畅洒脱,不羁的姿态中偏偏带着十分的清雅高华。

不得不承认,这位师尊的确时时刻刻都是养眼之极的。

苏锦歌上前行礼唤了声“师父。”便垂手立在一旁。

重华真君看着她温和一笑道:“早上可受惊了?”

原来师父还会用这么正经的表情关心自己,又想到先前雪玉留在广场上陪自己直到虎眼师兄来了才离开,想来也是师父的嘱咐。苏锦歌心里有些温暖,刚要开口表示自己没事却听重华真君又道:“他们师徒都是妒忌为师的美貌,你不必搭理他们。”

苏锦歌......。

重华真君怡然的饮尽那一壶酒后起身道,“锦歌你随为师去一个地方。”

重华真君隐匿了气息带着苏锦歌来到了一处山崖。从山崖下望去只见无数扶光弟子来来往往一片熙熙攘攘之象。

“他们是外门弟子,修炼一途走的要比内门弟子艰难许多,每一点微薄的修炼资源都要拼力争取。”

苏锦歌疑惑的抬头看向自己师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看这些。

“锦歌,你可知天道平衡?”

苏锦歌先是摇头,复又点头道,“师父是想告诉徒儿凡事有得必有失?!内门弟子虽修炼之途顺坦,但也失去了很多磨练的机会。外门弟子虽苦,但却能从苦中磨练心志。”

重华真君意外的看着她,没有料想到自己这小徒弟的心Xing居然这样通透。赞赏的拍拍苏锦歌的头,微微笑道:“其实未尝不可两者兼得。”说着递给她一只长命锁,“此为锁颜,可以随意变幻容颜遮掩修为。上面加注了为师的神识,修为在为师之下的皆不能看破。”

名为锁颜,作用却是变幻容颜,有趣的很。苏锦歌颇兴趣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半响惊觉道什么,抬头问道:“师父,您不会是想把我丢到外门吧?”

重华真君看着自家徒弟惊吓的表情,桃花眼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为师只是想说锦歌你资质虽好,心境却很欠打磨。日后同这些外门弟子一样,时常接一些宗门任务锤炼自身,对你大有助益。”

苏锦歌没有忽略掉师父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笑意。师父,您这难道是故意捉弄弟子找乐子呢,还是为了那年的丑窝棚报仇呢?苏锦歌深吸一口气,举起手中的幻颜,“那师父给徒儿这个是何用意?”

“那是补给你的拜师礼。”

苏锦歌嘴角抽了抽。故意的,就是故意的。

细细思量起来师父的指点确是很有道理。她芯子是个成年人,待人接物要大大优于这身体的同龄人。但也正因如此,她的思维受到前世的影响太深,修炼起来心境反倒还不如本土的幼童。起码之前她没听说过谁的心境会卡在练气三层。倘若她想同其他精英弟子走一样的路子,只怕是行不通的。只是师父,您能用点正常方式教导弟子吗。

重华真君带着满脸怨念的徒弟回到小镜峰,这次没有停留在水潭边,而是直直的冲着瀑布走去。

苏锦歌不知道师父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万分提防的跟过去,穿过水幕方才发现瀑布后居然是重华真君洞府的入口。苏锦歌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吐槽:师父,您住的这是水帘洞吗?

出乎锦歌的意料,重华真君的洞府内极尽的清雅简素。不过这样的环境倒是将主人衬托的更加耀眼。这座洞府极大,里面竟还有一池灵水,灵水上架着石雕的水榭回廊,穿过回廊又是几间石室,石室之后却又有一个门。门后是一所小型山谷,方圆不足二十丈。山谷中灵花异草争艳,灵蝶起舞蜂鸟齐鸣。还有一只熊和一头小青驴正悠然的休憩。

熊,苏锦歌不是没见过。可是一活动就浑身往外冒桃花虚影的熊,她还真是没见过。

“结婴大典后为师会闭关一段时日稳固修为。这是为师早年收的灵兽,待会儿你带去你的住所。为师闭关的这段时日他们会代为师照顾你。”

师父您说反了吧,哪有灵兽照顾人的,都是人照顾灵兽好不好。

看到徒弟一脸的黑线,重华真君指了指那只熊道,“小桃是五阶攻击灵兽又兼可防御。宗门内不许飞行却没规定不能乘坐骑。小桃、小青都可作代步,免得你在各峰之间奔波辛苦。”

师父的灵兽都是可以作为坐骑的不成?整个中元大陆除了驭兽宗的个别修士,把灵兽当坐骑的就只有自己这位师父了吧。

重华真君将两只灵兽收进灵兽袋,同一只储物袋一同交给苏锦歌。

“收好。梨林中有一座屋舍,你便住在那里吧。”

苏锦歌点点头表示明白。

重华真君又嘱咐几句方让她离开。

梨林中这座屋舍不大,青瓦白墙,矮竹篱笆。院中种着一架紫藤花,花下置有根雕矮桌配着同质坐墩,别有意趣。五间房舍各有用途,卧室、小厅、丹箓房、小厨房、灵兽舍。

苏锦歌粗粗熟悉了一下,设置了门禁。将一熊一驴安置到灵兽舍。

甫一放出,就听那头小青驴怪叫一声,接着张口道:“哎呦喂,这是什么破地方连根毛也没有。”

苏锦歌冷不防被吓了一跳。

小青驴一边昂着头在屋里转悠一边挑剔道:“啧啧啧,瞅瞅光秃秃的快赶上俺们村那口破窑了,......。”

在小青驴高昂的巴拉巴拉中,苏锦歌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村?”

“昂!”小青驴得意的一甩尾巴,“俺是从凡人村落来的。俺可救过重华真君的命!”

接着小青驴拉开架势绘声绘色的讲起一头凡驴如何一跃进入修仙界成为灵兽的血泪励志史。

苏锦歌听的满头黑线。去掉那明显的吹嘘无非就是:当年师父下山历练时与几个散修一同发现了一座大能遗府,师父分得了一颗不明用途的丹药。那几个散修起了贪念开始互相残杀,师父是最先遭到围杀的那一个。由于都是筑基初期实力相当,师父没有迎战而是迅速逃遁。途经一个凡人村落时,那颗丹药误入了这头青驴嘴里。不想这丹药竟有洗髓伐骨的擢仙之效,小青驴得了天大的好处由普通的驴子生生擢化成灵兽。最后小青驴背起师父一路奔逃才终于摆脱了那些散修的围杀。

好不容易小青驴才住了嘴,意犹未尽的坐到地上,伸出一只前蹄敲打着地面:“打桶水来,渴死俺了。”

苏锦歌放了几道水球术将舍内的几口阔口水缸填满,然后开口问道,“你为什么称师父重华真君而不是主人?”

小青驴拍着地面不满道:“俺可是他的恩人,恩人明白吗?有收恩人当灵兽的吗?”

苏锦歌明显不相信,想起刚刚师父只说了金刚熊是攻守兼备的灵兽却没提小青驴,“你的本事是什么?”

“跑得快还不是本事?”

苏锦歌默。

小青驴又因着苏锦歌没把水递到面前而不满的叨叨半天,自己走到水缸边喝了个够,转回头见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由骇了一跳。“你这样看俺干啥?”

苏锦歌灿然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我在想你的血肉是不是有那颗丹药的功效。”

“你想干啥?”小青驴紧贴着墙壁,戒备的看着她,“俺可是重华真君的恩人。”

“你吃了属于师父的丹药,算不得什么恩人。”

“驴肉可不好吃。”

“我知道一种驴肉火烧十分可口。”

小青驴猛的尖叫一声,“真君......,救命......。”

那声音拉的绵长,刺得苏锦歌耳膜作痛。“我只是好奇,又没说要吃你,你这么害怕干什么?”

小青驴停止尖叫,怀疑的看着她,“那你说什么火烧驴肉。”

苏锦歌一脸无辜,“我只是反驳你说驴肉不好吃。”

小青驴愤愤的打了个喷,却也不敢再耀武扬威,老老实实的爬到墙角满脸警惕的盯着苏锦歌。

耳朵终于清净了,苏锦歌十分满意的点点头。转向一直呆看着的金刚熊:“你平时要吃什么?”

金刚熊憨憨一笑,“我吃肉。”

“几阶的灵兽肉?你自己猎食还是需要别人打来?”

金刚熊摸了摸自己的大脑袋,“有的吃就行。”

看着随金刚熊抬起的手掌儿飘逸斜出的桃花虚影,苏锦歌感觉到了严重的不适,生出一种张飞葬花,项羽做掌上舞般的荒谬感。不忍再看它,转过头又问小青驴,“那你的?”

“灵植。”小青驴小心翼翼的道,“品阶越高的灵植越好。”

苏锦歌点点头,转身出了灵兽舍。

此时已是月悬中天,早已错过了扶光大食堂开饭的时辰。小厨房中也是什么吃食都没有。

苏锦歌撅撅嘴便坐到紫藤花架下开始拆看新得的两只储物袋。

一只浅青色式样简单,是在执事堂领取的。里面是两套门派弟子服,一只清心草编成的蒲团,两大瓶丹药,一瓶上品凝气丹一瓶辟谷丹,另有下品灵石一百块。

苏锦歌香了一颗辟谷丹咂咂嘴,发现什竟然什么味道也没有。于是撅着嘴拿起了另一只储物袋。

这只碧色挂珠式样精巧,是师父刚给的。打开后苏锦歌立时被灵光闪花了眼。

按捺着激动查数了一遍,有下品灵石十万,中品灵石两万,上品灵石一千。还有一只玉简,上面极尽可能的记录着练气期修炼中可能遇见的问题。

这出手还真......实在!别人的师父都是一件接一件的给法器的吧。想到法器,苏锦歌一怔。拿出了一直贴身放着的储物袋。

这只储物袋样式普通,在中元大陆任何一家杂货店都能买到。用的时间长了有些破旧,手指拂过储物袋已经起毛的边缘,苏锦歌的情绪低落起来。不知道哥哥如今身在何方,过的怎样。

叹了一口气,取出了储物袋中的唯一的物件。望着这件葫芦状的法器,苏锦歌的眼睛有些酸涩。在最艰难时候哥哥都想着以后她要用,而坚持不卖掉这件法器。如果当初自己再强硬一下,坚持卖掉它,那么她们就有灵石坐飞舟,不用吃那么多苦更不会分离。

苏锦歌自嘲一笑,世上哪里有什么“如果”。与其去想什么如果不如勇敢前行。有朝一日实力足够,大可以去驭兽宗向那位带着胖狮子的金丹真人打听哥哥的下落。

风缓缓吹动着紫藤花瀑,香盈满衣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