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不灭幽魂

更新时间:2021-11-25 18:05:38

不灭幽魂 已完结

不灭幽魂

来源:落初 作者:水漫 分类:仙侠 主角:王雷鸣 人气:

《不灭幽魂》为水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掌握了灵魂的真谛,就掌握了一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魂魄未散,真是怪了!”

王想嘟哝着将衙役拖到身前,只见那困仙圈的前端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脖子上。靠着喉咙的尖刺足有一寸多长,这么扎进去怎可能会没事的?

王想好奇心起,小心地将他慢慢翻转。说也奇怪,那项圈少了压力,便也慢慢地离开了他的喉咙。

王想看得清楚,喉咙上的那枚尖刺并不是由他喉咙里抽出来,而是好象由项圈里长出来的一样。

前世的弹簧机关王想见得多了,不过这个则明显不是,那鬼项圈他自己也带了好几天,若是其中有什么弹簧之类的,早就被他发现了。王想可以肯定,喉咙上那枚尖刺绝对是固定的,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好玩!”

王想想起了于凡的法术,想起那枚神奇的戒指,心中竟然兴奋起来,“这里实在是太好玩了!”

将地上那个原本属于那衙役的困仙圈收了起来,“嗯,以后再慢慢研究。朋友,你好好睡吧,我这就走了,谢谢你的衣服,酒菜,还有这个圈子。”

那衙役若是醒着,听到这番调侃不知道会不会发疯!

“于凡那本书倒是挺有用的,不知道有没被那姓程的搜走。”

落叶镇的牢房很简单,一共也只有三重门,王想一会装神扮鬼,一会施展催眠术,三两下就晃了出来,正犹豫要不要到于凡家里去搜索一番。

此时离天亮已经不久,再过一会,程志宇就会发现“自己”越狱,到时候再想离开只怕就会很困难了!

略略考虑了一下,王想还是决定立刻逃命,如果可以的话,先避开了这阵风,等镇里的形势不那么紧张的时候再回来看看就是。

这里人常说的平阳城在北方,王想当然不会去一个经常会碰到“熟人”的地方,于是孤身一人往南而行。

王想没有带任何食水,连那本书都不去找了,哪还有空准备什么食水。王想在这里待了两年,周围的情况都很熟悉,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这里分明就和记载中的古地球一样,对于王想来说,这么好的环境,到处都是食物,哪还用得着费心准备!

不过王想怎么也没想到,这里毕竟不是地球,看到的东西,也未必就是真的!

王想的心情很好,最担心的事已经不再能困扰他。不但获得了重生,从此以后也不再有永陷沉沦的威胁,他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王想从来不怕威胁,也不怕困境,他怕的,是对于生老病死的那种无奈。

太阳在左侧,不会错了,王想毫无挂碍地朝南方急奔。身下那匹马是他顺手偷来的,临行前,他把衣服里所有的钱币都扔进了那个农户家里。

那些钱是黑色金属铸造,在落叶镇这么久,王想知道,那是这里最低等的货币,一匹马是肯定买不起的。不过王想不在乎,保命要紧,自己也没有多留一个子儿,已经尽力了,今后若是有缘,还上了就是。

想起程志宇的迂腐王想就觉得有意思,这里的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不过那于凡穷凶极恶,那衙役又趁火打劫,显然和前世的人亦有得一拼。

程志宇是个好人,虽然最终他也没能将“于凡”绳之以法,不过案子始终还是破了,落叶镇也不会再有少女失踪案件,也许他会有些遗憾,也许会因此而失去晋升的机会。不过,这又关他王想什么事呢!

倒是那于凡,王想不认为他已经“死”了。于凡是被生生挤出了躯体,在出窍前,他的**虽然受了重击,但活力仍在,按理说,他也应该是属于和自己一样的“生魂”,不会因此而毁灭。

不过,王想在生魂出窍之前足足“修炼”了二十年的精神力,这一点绝非于凡练的那点道术所能比拟的,虽然他的道术在神奇之处要远胜于王想,但那毕竟是在积累某种能量,而不是锻炼精神。

所以,王想同样也不认为于凡能顶住宇宙空间那残酷的撕扯,也许他将永远沉沦于异次元亦未可知,而就算他碰巧找到了某个“门”,在“门”后的世界也多半没有人类的存在,那他也就只能继续沉沦,以纯精神的存在而不住漂泊了。

“这样的惩罚比灭了那杂种强!呵呵,这个身体不错,以后就用它了,就可惜一点,这人也太普通了点,怎么比得我王想当年那般玉树临风!”

“不过这里还真是神奇呢!道术,呵呵,想想都觉得有趣,今后有机会一定要试着玩玩,以我的智商,说不定炼成了传说中的神仙也有可能哦!是了,既然灵魂是存在的,那为什么不能有神仙呢,嗯,我要做神仙!”

王想正想得高兴,那马忽然停了下来,惯Xing到处,他险些就被甩得飞了出去。

“走啊,怎么停了?驾,驾,呦嗬。”

无论王想怎么催促,那马楞是不肯再往前迈动一步。

王想的马术是在太空站里练就的,在那个已经没有了根的时代,只有贵族中的贵族才有可能骑到“马”这种珍稀动物,王想是因为工作的需要,要能够适应各种角色,这才能够骑上马的。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练出来的马术也可以想象得到水平了。这马就这么不肯走了,王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王想跳下马来,四下里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脚下亦是一马平川,路上连颗尖锐的石子儿都没看到。

“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想咒骂着,自领悟了些许灵魂的秘奥后,原以为世上已经没多少摆不平的事了,哪知道这里楞是古怪得紧,连匹马也使唤不动。

王想围着那马转了两圈,一时间蛮劲发作,“不走是吧,好,我拉着你走总行了吧!”

说罢牵住了缰绳便用力往前拽,那马发出一声哀鸣,极不情愿地往前迈了两步。“嗯,这具身体果然不错,连马都拽得动!”

就是这两步的距离!忽然,王想觉得背后传来了一点阻力,那感觉就好象是靠在了一层水面上,由头到脚涑地一凉。

“绝对不是风,风没有这般凝实!明明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怎么会?”

异变突起,王想意志力再坚定也不由得惊了一下,手上一松,拉马的那股反作用力将他猛地送了出去。

背上一绷一松,好象突破了一道什么障碍,王想连退了好几步,终于还是没能站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前世刻苦的训练发生了作用,虽然与这具身体好象还有一点磨合上的问题,他依然就地打了个滚,翻身跃起,动作虽然稍嫌难看,但一气呵成,刚劲有力。

警惕地朝周围看了看,怪了,除了那匹马之外,还是什么都没有!

王想呆了一呆,随即看向自己与马的那片空地。他站起身来,仔细地算了算距离,便往前缓缓迈了几步,“应该不会错了,刚才就是这里!”

王想看了看身上,好象没发觉有什么不妥,便伸出手去,轻轻抚向身前的虚空。

“呀!”,手上传来真实的触感,凉嗖嗖,其软如绵。略一用力,便象捅穿了某层膜一般,只觉得手前一松,再无滞碍。

王想将眼睛睁得老大,只见前方还是一片虚空,阳光到处,也没有任何折射和反射的迹象,看来那绝不是什么类似于玻璃或者薄膜之类的东西。

王想将手就那样穿过了那看不见的物质,转而横向拖行,只觉得那东西不断地被自己撕裂,而后又在后面不断地密合,仿如使刀断水,毫无作用。

“莫非是类似能量罩的东西?但怎可能有如此脆弱的能量罩,这东西看来毫无作用,如果真是能量罩,那不是纯粹地浪费能量么!”

王想闭上眼睛感受,在精神极度集中的情况下,这才体察到了身前这层障碍。

那的确是能量的一种,不过具体是什么,作用如何,他就不知道了。那能量虽然很薄弱,但范围却是极广,左右无垠,直冲天际,在王想的印象中,便是在前世,也没有哪台机器曾制造过范围如此庞大,而又看不到任何依托的能量罩。

那层薄薄的能量就象是将这个天地划分成了两个世界,虽然两边好象没什么不同,但这肯定也就是那匹马不肯再走的原因了。

王想使力一冲,又来到了那匹马边上,试着拉了两把后便颓然放弃。

“既然不愿意跟我走,那你回去吧。书上说老马识途,也不知道是不是假的,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但愿你能找到原来的主人吧!他NaiNai的,早知道不往那家伙家里扔钱了,这才走了多远!赔了,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