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至高十四神

更新时间:2021-04-06 12:51:17

至高十四神 连载中

至高十四神

来源:落初 作者:瞿山 分类:玄幻 主角:慕恩蔚蓝色 人气:

完结小说《至高十四神》是瞿山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恩蔚蓝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一个关于黑龙与熊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两个以前从未见过,以后却注定对立的人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一个身体,两个灵魂的故事,这是一个……嗯……很复杂的故事。新神与旧神共同存在于这个世界,他们相互兼容,又相互排斥;他们从未被人遇见,也从未在这个世界消失;他们只是躲在满天星辰的背后,冷酷地操纵着世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有人,躲到马车后面,快点,会魔法的用魔法反击,不会魔法的,用弓弩,快点。”一匹飞驰的白马从车队的前面迅速地冲到后面,嘴里不断大喊着这句话。

那些因为突然袭击而手忙脚乱的卫士们,听到这话立刻反应过来,躲到用来作为屏障的车厢后面,拿出弩箭开始反击。

这些巨大的车厢本来就有着组建临时阵地的作用,车厢两旁都绑的有铜板和沙袋,但是这伙山贼的强大有些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不说那满天飞舞的火球,就是那不时飞出的巨箭,就可以轻易洞穿车厢两侧的铜板。

他们甚至来不及将车厢聚集到一起,那些车厢就已经分散被钉在地上。

“蠢货。”骑着白马发布命令的男人看见有几个人正朝着对方的阵地冲去,脸色难看地暗骂了一声,随即继续奔跑着发布命令,只是在风中留下一句咬牙切齿的话,“粟黎,那些家伙就没打算回来吗?”

粟黎是一种植物的果实,暗红色,很小,却可以让服食的生物陷入暂时的亢奋,但是会严重损伤精神,如果服用过多,甚至可能会烧伤脑子。

那些服食了这种果实的杂色马,此时爆发了与他们的价格不匹配的力量。

剧烈燃烧的火球从它们的正前方飞过,有的却是堪堪擦身而过,而它们却像没看见那般,只知道死命的往前冲。

不断从前方飞来的火球,虽然没有正面击中他们,但落到周围的火球激起了气浪夹杂着沙石和火焰,也让奔跑的马身不断出现带血的伤口和烧焦的皮肤。

可它们就像没感觉那般,红色的眼睛里满是疯狂。

而骑在这些红着眼睛只知道前冲的杂色马之上的骑手们,正躬身紧贴着马背,好让他们能尽量避开火球溅起的炎浪。

他们现在一个个都紧盯着前方,精神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是否就会变成一团烧焦的黑炭,仅能从手中死死握住的缰绳中获取些安全感。

这些只是铁级和铜级的护卫,在整个团队中实力只属于最基层的位置,此时却在跟死神跳着刺激的舞蹈,哪怕是一厘米的不走运,都能让他们永远的留在这里。

其实他们冲出来也不是因为英勇,他们并不是可以为了国家献出生命的骑士,只是几个拿着工钱运送奴隶的贩子,他们本没有必要拼命。

只是今夜或许该他们倒霉,被分配到了在外侧守夜的队伍。

最开始落下的火球不停在他们周围炸开,有好几个同伴就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中被击中,爆炸,燃烧。

受惊的杂色马开始慌乱的奔跑起来,看着连绵不断的火球和在地上惨叫着等死的同伴,不知怎么的他们就跟着一个人冲了出去。

或许是因为同伴的惨死,或许是因为对待在原地的恐惧,或许是因为他们本就是只会跟在别人身后的人。

不过,他们确实想改变现在只能被动挨打的局面,只是很多时候,脑子一瞬间的充血,就会让人以为一切皆有可能,从而忽视掉自己本身的实力。

战场的局势瞬息万变,骑马冲锋的人还没跑到半山腰,那些原本都刚好只落在他们周围的火球,突然像长了眼睛那般,全都朝着他们聚集过来。

在数十个火球的叠加下,这几个人都淹没在了火焰里。

仅有一个男人,身上燃着火焰,侥幸冲过了火墙,但是突然飞来的巨箭,一下子就洞穿了他的身体。

到此为止,这支英勇的突袭小队,连袭击者的面都没见到,就成了半山腰上的几声惨叫。

原本在跑到一半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的,结果,还是应该舍弃马匹,像一条死狗一样哆哆嗦嗦地缩到车厢比较好嘛?

唯一冲出火墙的男人,看着飞驰而来的巨箭,心里突然升起了这样的念头,可是他此时并没有感到悲伤,反而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直到被巨箭洞穿。

“该死。”

一头金色短发的普德没看到那支小队的覆灭,但是却看到了朝着他飞过来的巨箭,咬牙狠骂了一声,随即猛地拉紧缰绳,以一种十分粗暴的方式,勒住了正在飞驰的白马。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强大力量,白马立了起来,扬起的双蹄愤怒地在空中乱踢着,像是在向主人发泄不满。但是下一刻,巨箭猛地插到了前面,气浪差点把白马掀翻,但是被拥有精湛骑术的德普控制住了。

双蹄落地的白马没了愤怒,只是有些不安的打着响鼻,它明白刚才要不是主人地奋力一拉,它就死了。

此时的普德可没时间关注自己的坐骑的心理活动,只是眯着眼睛,紧盯着被树木遮蔽着山坡。

他连对面人的影子都没看见,却已经被对方给盯上了,他能感觉到,刚才飞过来的巨箭,并不是无意中朝他射过来的。

这真的只是一群山贼嘛?

普德不敢相信,仅仅一群山贼就可以拥有好几架攻城用的巨弩,并且能够这么精确的瞄准他,还有那满天飞舞的火球,这简直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啊!

为什么一支运送奴隶的商队会遭到遭到这么强烈的打击,我们面对到底是什么人?

越想越不安,不知不觉中,他月白色的钢甲内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都是燃烧的火焰的关系,同时下一根飞来的巨箭已经快要飞到他的跟前。

不能再逃了,他深吸一口气,双脚一夹马腹,领会他意思的白马立刻冲了出去。左手一撑,他就像一只灵巧的猿猴那般爬上了马背,弓起身子,双脚踩在起伏的马鞍上。

他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突然,就在巨箭离他不过十步的时候,他猛然从马背上跃起,在空中转动身子,将手中的剑划出一道圆弧【剑舞.逆风章.大猿风旋】。

“砰”的一声,周围的人都听到了这声巨响,断成两截巨箭就已经从空中砸了下来,而他刚好落到了跑过来的马背上。

一切都那么顺畅,就像是早就排练过无数次的杂技表演,随即,响起了热烈的喝彩声。

逐渐放缓马速的普德松了口气,只有他自己了解到刚才那一见有多么凶险。

所有的动作都是在高速中完成,在空中划出一道的剑弧,刚好击中巨箭的中段,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实则需要极强的身体协调性和爆发力,如果再来一次,他也没把握能够做的像这次一样好。

不过,他知道,刚刚的冒险是必须的。

普德听着背后传来的喊声,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

因为突如其来的打击,他们所有人都显得有些慌乱,货物和车辆的损失还可以弥补,但是如果现在丢失了战斗的勇气。

等到那帮山贼真的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只能成为任人捕杀的绵羊。

“普德,干的漂亮。”一个同样穿着精练钢甲的年轻男人,骑着一匹褐色的马靠了过来,对着普德竖起了大拇指。

“呼,希亚,领头的有新的命令吗?”普德看着棕色短发的希亚,嘴角露出了疲倦的微笑。

眼前这个还未到中年就已经带着些许皱纹的精壮汉子,就是跟他同样被评为银级的私人护卫。

相较与还算是英俊的普德来说,皮肤略黑的希亚就要显得老成许多,不过也只是外表而已。

除了他俩之外,这个商队还有另一名银级护卫,不过他一直守卫在领头的身边,与他们两人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用金属评定个人的实力,是游侠工会经过长期的发展而确立下的,对游侠实力的评级方式。

不过随着游侠工会的壮大,这种评定方式不在局限在游侠公会内部,整个西陆都逐渐习惯了用这种方式去衡量一个战士的战斗力。

这就像是同用货币一样,只是为了方便人们交易。

普德并不是游侠,而是受雇于这个商队的护卫。

像他这种不愿意加入游侠工会,除了武力又不好用其他方式去混饭吃的人,只能走上替人卖命的这条路。

在一个月前,他收到了中介递过契约。他看过了契约的内容,只是一次很平常的保护任务。不过契约尾端写下的那串数字,哪怕是经过中介的抽成,也丰厚的让普德难以拒绝。

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刚好那个时候普德很久都没能有一个像样的工作,只是略微考虑一下过后,便接下了。

中介毕竟不是工会,他们只负责在买卖双方间传递信息,对那些信息的真伪并没有太多的调查,对于将要遇到的危险也不会有任何提醒的义务。

从契约的制定到达成,他们只要看到金币落到自己的口袋里就行了,至于护卫会不会死在这份契约上,他们才不会在乎。

所以每个护卫在契约达成之前,都会小心调查一下,确定不会没命回来花钱过后,才会接下在那张羊皮纸上签上自己的姓名。

普德不是个莽撞的人,他早就知道威伦艾斯的周围,除了东南方有一支强大的山贼团之外,周边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势力。

只要不碰上那支名叫北邙的山贼团,那其他的危险都还可以接受,毕竟刀口上赚的钱,可别想安稳的就拿到。

等到普德到了商队过后才发现,这支商队的护卫力量真的不小,光是护卫就有四十几人,除了几位魔法师外,还有自己和另外两位银级的护卫。

有着这么强大的一支队伍,在这一个月里,都没有遇到什么大事。

可就在今晚,商队的主人,那个略显的有些阴狠的老头,却要求商队连夜赶路,结果就在护卫们都已经疲劳不堪的时候遇到了这伙劫道的。

普德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先撤吧。”希亚默不做声一会后,突然压低声音对普德说:“我们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了。”

“不行”没料到希亚会说出这样的话,普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皱起眉头紧盯着对方。

看到普德这样的坚决,希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便不再看他,策马离开了。也不知道是想就这样离开,还是去做其他的什么事。

看到希亚离去的背影,普德把眉头皱的更深了。

其实希亚说的没错,要是实在没办法,他们这些拿钱办事的护卫确实没有必要拼死一战,或许其他的护卫办不到,但是凭借他们的实力,要冲出山贼的包围逃跑,还是可以的。

不过,就这样屈辱的逃跑吗?普德做不到,不说丢掉主人逃跑,会让他很难接到下一份工作。光是丢掉尚在抵抗的战友独自逃跑这一份屈辱,就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不过,若是希亚执意要离开的话,他无法阻止,哪怕战斗会变得更加艰难。

“所有人,准备战斗。”普德鼓起胸膛,大声喊道,声音在车厢间回荡,许多不明所以的为纷纷探出脑袋。

他无法要求一个以武力谋生的人舍命战斗,毕竟,这只是一次交易,只要尽到自己的职责,没必要为了才认识几个月的人把命搭上。

不过,他可只不是一个为了金钱护卫而已,他有着自己的信念,而这个信念告诉他,不能逃避。

躲在车后面的护卫,都没有行动,他们不明白要怎样战斗,他们甚至看不到自己的敌人。

普德了解他们心中的困惑,但是并没有解释,只是独自一人骑马立在车阵的前方。

接下来的事会向他们解释,而自己只要表明,无论怎么样的战斗,自己都会站在他们的前方就好。

从他斩断那根箭杆开始,不断飞过来的火球就已经变得稀少,时不时冒出巨箭也消失了踪影。

对面的人已经明白,他们的火球对这些躲到车厢后面的人已经没有了太大作用,而且想用偷袭的方法解决这个一身白甲白马的人,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他们要趁着才刚刚缓过来的护卫们,还没能好好休息的时候,发动总攻。

果然,许多的喊声从山坡上的树林后传了出来,汇集成巨大的声浪,朝着普德他们打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