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破界

更新时间:2021-07-20 16:24:45

破界 连载中

破界

来源:落初 作者:赖飞 分类:玄幻 主角:王大妈孤儿 人气:

新书《破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赖飞,主角王大妈孤儿,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动漫风格的东方玄幻小说,奇异瑰丽的东方未来神话世界~  **************************************  2007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摧毁了整个人类文明。  世界在一夜之间恢复到神话时代的蛮荒。在这样的时代,人类走上了依靠仙术的发展之路。  转眼几百年过去,这个未来的仙术世界群雄割据,战乱不断。  都广野城的孤儿文羽和他的朋友无意间学会了本没有资格学习的仙术,从此命运发生了改变。  原本性格懦弱的文羽在战争中逐渐地改变,变得坚强,变得强大,甚至冷血嗜杀。  在战争中,在成长中,不可思议的身世,朋友敌人间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更让文羽开始迷惘,彷徨——  执着于千年的等待与期盼,到底值不值得?  人、神、魔三界的纠葛争斗,到底孰是孰非?  人的努力,到底能不能让神改变?  请进入奇幻的“破界”……  **************************************  我的博客http://11og.sina.com.cn/laifei  我的音乐主页1729781.163888.net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七百年前的公元2007年,世界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到处是繁华的大都市,行人如织,车水马龙,灯火通明。如蛛网般密布的高速公路四通八达,汽车、*、飞机,人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自由穿梭在世界各地……

人类沉浸在自己用高科技构筑的完美世界的甜美生活里。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崩溃的因子已经悄悄萌芽了:非典、禽流感、口蹄疫、猪链球菌,各种各样的病毒在世界各地肆虐;东南亚地区出现惊天海啸,各大洲沿海地区飓风肆虐,导致几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受灾;气候变化无常,在亚洲东部一些地区,竟在一天之内由夏季变为冬季……

而这些,仅仅才是一个开始。淤积多年的绝世危机,终于在2007年7月7日这一天总爆发了。地震、洪水、海啸、风暴……所有人类想象得到的灾难,没有任何征兆地同时发生,将一切文明的存在摧毁得一干二净。一切,就像个绚丽的肥皂泡,破灭,连一点痕迹都看不见。

***

2012年的某日,光荣大陆中原青要山中,一个20来岁的年青人正失魂落魄地在山林间游走。原本他的长相虽然称不上英俊,但也不丑。可现在,他却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浑身是伤,还有被火炙烧的痕迹,看上去形同鬼魅,着实有些骇人。但他对这一切似乎根本不在意,只是跌跌撞撞地向前走。

更奇怪的是,他的怀中,还软绵绵地躺着一个紧闭双目、面色紫青的女孩子,显然已经断气多时了。他抱着这尸体要到哪里去?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呆滞的目光里,只有一片血红。刚才发生的那件事,已经让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他叫凌风影。

5年前,17岁的他还是一名在四川省什邡市读高中的普通高中生。当那场灾难发生的时候,他和父母正在双流机场迎接在国外留学的姐姐回家。但最终他等到的却是史无前例的大地震,以及那株建木的拔地而起。他是幸运的,因为在这场机场灾难里,只有他幸免于难。当然他又是不幸的,因为在这一天,他成了孤儿,身边再没有一个亲人。

他的一生也由此改变。

为了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乱世中生存,他和附近的幸存者们聚集在一起,过起了原始社会般的群居生活,男的狩猎耕田,女的做衣造饭。坚强地活了下来。

日子尽管艰苦,但毕竟能活下来就是件好事。况且他们还靠着都广野这片宝地。在这几年中,凌风影遇见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小茹。这个可爱的女生让他觉得,只要他们在一起,这个世界就是美好的。他们和志同道合的战友建立起了都广野城,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仗着天然的优势,都广野城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批又一批的逃难者慕名前来,凌风影他们都天真地予以接纳。

最终,引狼入室。

就在他和小茹新婚前夜,一帮山贼混入城中,大开杀戒。凌风影在战斗中身受重伤,和小茹被迫逃离了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家园,四处流浪。

几乎没有人愿意收留他们,因为像他这样的重伤号对任何人来说都只能是一个负担。无奈,两人一路风餐露宿,四处漂泊。饿了,就捉几只野鸟、鱼来吃,困了就席地而眠。他们不知道往哪儿去,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能饱餐一顿对他们来说都是近乎奢侈的梦想,更不要说其他了。

凌风影的内心一直被疼惜和愧疚折磨着。虽然他是为了保护小茹而受伤,但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她为了自己吃这样大的苦。他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让小茹过上幸福的生活。

也不知过了几个月,他们来到了这层峦叠嶂,山高林密的青要山脚下。这是个漫山开满姹紫嫣红的杜鹃花的“世外桃源”,神话传说中,这里是轩辕黄帝在人间的密都。在这里,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了远离地狱的轻松和惬意,于是决定就在这里住下。

这几个月来,经过小茹的精心照料,凌风影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两人在山脚搭起草棚,男耕女织,简单而甜蜜地生活着,他们甚至忘记了这是个怎样邪恶的时代,忘记了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悲剧就发生在一个小时前。

几个手擎利刃的流浪汉凶神恶刹地闯入了他们的家中。他们的本意是霸占这个小草棚,然而,他们一见到小茹,立刻改变了主意。

凌风影见他们对小茹动手动脚,怒吼着冲了上去。可他哪里是这些强人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打得奄奄一息,昏死过去。小茹尽管会武功,但是寡不敌众。为免受辱,她含恨咬舌自尽。悲愤欲绝的凌风影点燃了草棚,要与这些强人同归于尽。

强人们见美人已死,草棚也燃着了,当然无心恋战,撇下凌风影兀自去了。

凌风影木然地抱着小茹的尸体,面对第二次家破人亡的惨剧,他终于崩溃了。在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流亡期间,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小茹。如今,小茹死了,他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他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死?对啊,这样苟且活着,倒不如死了得好!他的心中强烈地涌起了这样的念头。死了,就能够和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小茹永远在一起了。凌风影呆滞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抱着小茹的尸体,静静地跪在火中,任由烈火炙烤,等待着死神的降临。然而,老天却偏不让他死。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倾盆而下,浇灭了熊熊大火。他趴在废墟中号啕大哭。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凌风影歇斯底里地叫喊着,跌跌撞撞地在山林间穿行。也不知走了多久,他来到了青要山的山顶。他抱着小茹的尸体,平静地抬头看了看天。天很蓝,云淡风轻。

想不到天地之大,竟无我容身之所……他凄然地笑笑,踉踉跄跄地走到悬崖边,低头看着下面深潭。潭水蓝中有绿,绿中有蓝,在阳光的映照下像一块绚丽的玛瑙,那样的晶莹剔透,散发着绚目的光彩,让人心醉神迷。

-好美的水……小茹,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吧。我们很快就会在一起了……

凌风影嘴角含着凄然的笑容,双眼一闭,抱着小茹的尸体纵身跳下悬崖。

***

当凌风影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居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木屋的地上。除了墙角有一个炉灶,旁边胡乱堆放着一些药材之外,这个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地方?由于过度的惊恐和疲累,他在跳下崖的瞬间就昏了过去,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现在,他惊讶地发现,身上居然没有一点伤痕。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他疑惑地爬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醒了?”一个带着些许哀伤的声音响起。

凌风影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有些瘦弱的白衣青年飘然走了过来。凌风影惊讶地发现,此人完全是一副古人扮相。

-是疯子还是……?凌风影忍不住仔细打量着他。虽然此人长相清秀,一脸斯文,身材也是瘦瘦小小的,可浑身却奇怪地透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凌风影居然不自然地生出了些许敬畏之情。

“请问,是……是您救了我吗?”凌风影问。

白衣青年点点头。

凌风影有些激动:“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

白衣青年并不答他,兀自走到一旁,蹲下了。他微笑着看着他面前的几株草,一脸爱意:“影姬,我没说错吧,他一定会这样说的。”那眼神,分明是在看着他最爱的人。

-难不成真是个疯子?凌风影心里嘀咕着。

白衣青年转身看了他一眼,说:“那具尸体……哦,不,那个女生是你的妻子?”

一听他说到小茹,凌风影就像遭到电击一般,浑身禁不住颤抖:“她……她现在在哪里?她是我的未婚妻!”

白衣青年站起身:“你跟我来。”

在木屋后面的草地上,小茹安静地躺着,双眼微闭,就像睡着了一般。

“小茹!”望着未婚妻苍白的脸庞,凌风影悲从中来,忍不住抱住小茹的尸体放声痛哭。

“影姬,他们应该是很恩爱的一对,就像我们一样,你说对吗?”白衣青年依然望着那株草,似是自言自语。

这时,凌风影拭去眼角的泪水,抬头颤声道:“大哥,多谢你救命之恩。可是,我求死之心已决,希望你不要再阻拦我了……”

白衣青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真的爱你的未婚妻么?”

“当然!”

“既然爱,那你为什么还要死?”

“她死了,我活在这个世上就没有意义了。这就说明我爱她啊!”

“你错了……”白衣青年摇摇头,“假若你是她,你是愿意她自尽来黄泉陪你,还是让她好好地活下去呢?”

凌风影一楞,低下头喃喃说:“当然愿意让她活下去。”

“这就对了,”白衣青年露出了一丝微笑,“你若真为了她,更应该坚强地活下去。”

凌风影凄然地说:“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不知道?那你就应该去找寻你活着的意义……”白衣青年意味深长地说。凌风影身子一震,不由惊异地看了他一眼。

白衣青年望着蓝天,沉声道:“在这片天空下,不知道还有多少你这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发生……没有人比你更能体会这种痛苦,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力量用在这上面呢?”

“我?我当然想,可是,”凌风影叹口气,苦笑着摇摇头,“我有什么本事?我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你说的是现在,”白衣青年目中闪耀锐光,“可是,你若能练成仙术,就会拥有你无法想象的力量。”

“仙术?”凌风影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他哭笑不得地说,“大哥,你是网络游戏打多了还是看玄幻小说把脑子搞坏了?还仙术,哈哈,别逗我啦。”

“你不信?”白衣青年并不生气,依然面带微笑。

“废话!你……你还真以为穿上古装就成了武林高手啦?”凌风影越想越觉得荒谬,自然在言语上也开始不恭敬起来。

“……没办法,”白衣青年无奈地笑笑,“今日能与你相遇,也算你我的缘分,就让你见识见识吧。”说着,他伸出右手,口中念念有词。

凌风影只见阵阵光彩夺目的霞光从他手中升腾,将他二人笼罩其中。

“这……这是什么!”凌风影长这么大哪里见过如此匪夷所思的怪事,当下骇得叫出声来。

“呵呵,你应该还不知道现在你身处何方吧,”白衣青年笑着,“那现在看看……”

他话音刚落,霞光又渐渐淡去。

凌风影定睛一看,妈呀!顿时吓得他脸青唇白,魂不附体!他二人居然悬浮在半空中,前方分明就是他先前纵身跳下的悬崖,脚下,就是那深不可测的碧潭!从这样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死简直就是奇迹。凌风影在巨大的惊恐之下,双腿一点力都没有,只是死死拽住白衣青年,闭着眼大叫:“我信了,我信了,你快带我离开这里啊!”

白衣青年见他如此狼狈,忍俊不禁:“你先前求死的勇气哪儿去了?冷静点,看看你是不是踏空的?”

凌风影这才战战兢兢地睁开眼。奇怪,虽然自己的确是悬在半空,但脚下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完全就像是踩在地面上一样。他这才稍稍宽心,松开了手。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大哥。”他疑惑地问。

“这不过是我施的一种简单幻术,”白衣青年轻描淡写地答道,“其实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悬崖、深潭。”

凌风影一头雾水。

“我们现在仍然站在刚才的地方,你看……”说着,白衣青年手一挥,只见一道亮光闪过,像变戏法似的,两人又出现在木屋之前。白衣青年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几米高的小斜坡,说:“你仔细看看,这个就是你刚才跳下去的‘悬崖’了……”

凌风影傻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知道的,你们人类……”

“等……等等!”凌风影打断白衣青年的话,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说‘你们人类’,难道你……你……”

白衣青年双手一摊,笑道:“呵呵,对啊,我不是人,”

“啊!”凌风影怪叫一声,一下跳出数米开外,“你……你别过来啊。”

“真伤脑筋,你这个家伙至少应该听我把话说完吧”,白衣青年哭笑不得,“我的确不是人,因为我是神仙。”

“神……神仙?”凌风影的嘴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0”。

这对他这个从小在崇尚无神论的世界中长大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更难以置信的事了。可是,这个白衣青年的身手确实让他没法不相信。这绝对不可能是什么障眼法。倘若没有道具,即使是那能把自由女神像变没的大卫科波菲尔,也没办法让这片地凭空消失吧。这一天,他关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彻彻底底地被颠覆了。

“呵呵,吃惊吧?这也难怪,很少有人能有幸看见神仙。”白衣青年说,“让人类发现我们的存在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我在这里施了幻术,让人类误以为这里是悬崖而不敢过来。”

“那……神……神仙,”凌风影此时说话再不像先前那样肆无忌惮了,“你为何不住在天上,而要来这里呢?”

白衣青年的脸色一下变得很是难看,眼神也变得黯然无光。他的嘴唇翕动着,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凌风影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赶紧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神仙,我……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白衣青年一楞,心道:如果我说出真实名字,你会吓个半死的。嘴上便说:“你就叫我重光吧。”

“重光……”凌风影连连摆手,“这怎么行呢,至少应该叫重光大神嘛。”

“随你怎么叫吧。”重光懒得与他在这样的无聊问题上纠缠。

“不过,好像没听说神话里有这么个人物啊……”凌风影皱眉想了想,自作聪明地说,“是了,一定是你不便让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故意起了这么个名字!”

“你……你说是便是。”

“那弟子参见重光大神!”凌风影赶紧行礼。

重光赶紧让他起身,笑说:“不用啦,你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向我拜师没这样麻烦的。”

“重光大神还知道武侠小说啊,真厉害!”凌风影更来劲儿了,发问就像连珠炮似的,“你爱看金庸还是古龙呢?仙术有没有小说里武功厉害啊?我练了仙术是不是比里面的武林高手都要强呢?”

重光算是彻底服了他了。

“影姬,他还真有些像当年的我,有一点胆小,又有一点张狂,”重光复又蹲下,爱怜地***着那株草,脸上荡漾着笑容,“而且,他对他的未婚妻也是一往情深……我现在想不教他都不行啦。”

-看他那深情的样子,那株草……难道真的是他的妻子?可是,怎么会是草呢?也许,对神仙来说,什么事都不希奇吧。我这个凡人也就别瞎Cao心了。

凌风影哂笑着挠挠头。

***

“就这样,我就跟随重光大神修炼仙术了。可除了知道他是神仙之外,对他一无所知。他只教我练功,什么都不肯说,包括那株草的来历……惭愧的是,由于我天赋有限,并没有学会太多的仙术。一年后我下山,返回都广野城赶走了强人。都广野城重新发展起来。我一直牢记重光大神的教诲,为让更多的人逃过灾难而努力着。唉,可惜一个人的能力实在有限,随着时间流逝,我的雄心壮志也逐渐减退,于是很自然地退居二线……也许是那位神仙曾用仙药给我疗伤的缘故,总之我衰老得非常缓慢,以致很多人都以为我练成了传说中的不死之术,都来找我索要,我自然拿不出来。而如今的城主方梦阳也是索要者之一。他想独享这个想当然的‘秘术’,就借口说为了我的安全,把我软禁在这原本是用来关押重犯的密室里,对外就称我染病身亡,还颇费心机地搞了个隆重的葬礼。他怕我一怒之下对他不利,对我也还算关怀备至,总之是想方设法要套出这子虚乌有的‘秘术’。我老了,又见他没什么太出格的举动,也就懒得跟他计较,呆在这里乐得清净,一直到今天。”

老头儿终于讲完了他的故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