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与仙斗

更新时间:2021-07-20 16:29:05

与仙斗 已完结

与仙斗

来源:落初 作者:格兰草 分类:玄幻 主角:老僧老和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与仙斗》是格兰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僧老和尚,书中主要讲述了:寿与天齐,强者为尊,傲视群雄,与仙为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带着信下山,张五侠要去的地方叫烟城。老和尚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他要去找一个叫苏空绫的人,由那人安排一切,然后耐心等待江南游来取信。

他有时觉得老和尚真是多此一举,让别人直接到青阳山上去取信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让他将信送到烟城,并且在那儿等待。这一点实在让人想不通。难道还有什么特殊含义?

坐火车前往烟城,一路上比较顺利,并没有出什么意外,只是碰巧正值开学时期,前往烟城的人比较多,张五侠是一路站着去烟城的。

而想象中一出寺就被神秘人追踪,然后在火车上大战一场,面对前来抢信的人毫不畏惧,尽管对方人数众多,自己却能以一抵十,将他们干掉后险之又险地逃脱,这些事并没有发生,以至于一路的顺利让他都有些失望,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人来抢,难道都是瞎子吗?

下火车的时候,苏空绫已经等候在那儿了。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估计比自己大不了几岁,长发披肩,显得青春靓丽,穿着短裙,露出两条修长的大腿,让一路走过的人频频侧目。

而张五侠则显得比较淡定,不像路人一样饥渴,而是云淡风轻地看着周围的风景,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

路上,苏空绫笑着赞叹道:“尘一大师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了。”张五侠谦虚道,眼睛飞快地扫过那双洁白的大腿,然后目不斜视地看着车外。

只有他自己清楚,此时并不像表面那样轻松,一些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红粉即骷髅”之类的句子早就被他在心中念了千万遍了。“真是要人命啊!”

而接下来更要人命的一件事发生了。

苏空绫说:“你的住处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我住的地方很大,你以后就住那儿吧。”

“和你一起?”他感觉说话有些艰难。

“是啊,没委屈你吧?”她笑着说。

“没有没有。”张五侠连忙说道,心里却在说这不是逼人犯罪吗。

他心中是有些奇怪的,老和尚竟然会认识苏空绫,表面看起来,两人似乎八竿子也打不着,可结果又偏偏打着了,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父女?不像。同事?老和尚可是个和尚。亲戚?有可能。

通过对方一路上的介绍,他了解到,原来苏空绫是附近烟城大学的教授,这一点确实让他吃了一惊,印象中,教授就应该是一些知识渊博的老年人才对,而像苏空绫这样年轻的教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话说回来,教授这种稀罕东西,他还真没见过多少,整个青阳镇也就一个,而且已经退休了,所以长这么大他也就见过青阳镇的那一个,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苏空绫。

“嗯,那个……我该怎么叫你?”

“我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空绫姐吧。”她笑着说。

“哦,空绫姐,你怎么会和我师傅认识?”他问道。

“其实我并不认识尘一大师。虽然早就听过尘一大师的大名,却因为一直被一些事耽误着,始终无缘去见上一面,对于尘一大师,我还是十分仰慕的。而你这件事则是尘一大师托人,然后那人又托我,所以最后你就到我这儿了。”

“这还真复杂啊。”他说道,同时也有些惊讶,平时不觉得,这一出门才知道,原来老和尚的名声这么大。

一路驶向苏空绫的家。苏空绫给他收拾了一间房间,以后就是他的住处了。房子中有许多现代家用设施,看着这些东西他有些无奈,以前在寺中可没这些,所幸他适应能力比较强,在苏空绫给他讲解一遍后,很快就掌握了。

她交待道:“今天好好睡一觉,一切事情我都为你准备好了,你在这儿可能要住很长一段时间,可不能闲着,我已经替你在烟城大学报了名,学点东西对你有好处,以后你就是烟城大学的学生,明天跟我一起去报道。”

“可……可都没考试……”

“这你不用担心,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嗯,你有什么特长没有?”

“特长?嗯?”他想了想,既不会画画,又不会唱歌,好像没有什么特长,他小心地问,“那个……我跑得比较快,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哦,那就是体育特长了。放心,我会给你安排。”她点了点头。

张五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自己总算还有一个特长。

第二天一早,由苏空绫开车,两人一起进入烟城大学。

今天正是开学的日子,虽然是一大早,但到处都可以看到背着大包小包的学员。

校园中的绿化做得很好,漂亮又整洁,比起青阳山上那几颗树,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而对于那一排排的建筑,尽管显得高大气派,他却没有太大感受。从这一点看,他与一般人有点不同。

而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他是修行者,这些花草树木拥有生命,可以产生灵气,对自己的修行有益处。而那些建筑则是一堆死物,对自己毫无用处。

想到这一点,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势力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并非势力,这是对生命的热爱,对大自然的热爱啊,只有怀着一颗仁慈的心,才能对世间充满爱。所以他心安理得地笑了笑,并且自我感觉良好。

一路上,他东看看西看看,显得并不着急,反正一切都有空绫姐的安排。

而苏空绫此时并不在他身边,途中她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离开了,可能是为了张五侠的事。毕竟不是按正常渠道进入大学,一些手术还是挺麻烦的。

远处,一个女学生站在木箱搭成的小台上不知讲些什么,下方围着一帮学生,看样子都不像今年的新生。然后一部分人从中分出来,走向新生聚集的地方,彼此交谈了些什么,搬起新生的大包小包就朝一边走去。

看样子是欢迎新生的老生。

张五侠无聊,于是就这么看着,也没打算过去帮忙,他也是新生,对校园本就不熟,还谈什么帮人。

看着看着他倒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老生总爱往女生面前凑,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往往男生提着大包小包,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忙,而女生面前却是三五成群聚集着好几个,明显是僧多粥少。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帮男学生彼此争吵着,似乎在决定究竟由谁来帮眼前这位可爱的女生搬行李,一个个面红耳赤,就差打起来了。

而之前站在木头箱子上讲话的女生,似乎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和身边的学生讲着话。看样子,她还是一个学生干部。

突然,那女生眼光一瞥,看到了站在远处无所事事的张五侠。

她朝张五侠招招手。

张五侠以为自己看错了,看了看两旁,除了自己再没其他人了。他疑惑地走过去,就听那女生说:“站那么远干什么?一切听我指挥。”

然后她就继续吩咐起其他人的事。

张五侠也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将自己当成了一起迎接新生的老生。

难道我没拿大包小包就一定不能是新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他有些无聊地想着,也不反驳,既然她当自己是老生,那就是老生吧,反正此时也没事做。

女生在台上讲着话,安排着哪些人负责哪片区域,不时还提醒众人,要做出学长学姐们的样子,不要给老生丢脸,要以集体为重,给新生树立起榜样。

底下一帮男生老老实实地听着,女生则犹如偶像训话般,怀着虔诚与崇拜的目光。

这让张五侠感觉有些异样,这算是阴胜阳衰吗?一帮大男生也太没用了,台上这女生看起来挺漂亮的,柔柔弱弱的,真有那么强势,竟然可以镇住这么多人?

女生强势了可不是好事,嫁不出去啊。张五侠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小声问旁边的人:“讲话那个叫什么名字?”

旁边这人警惕地看了一眼他:“她就是蒋燕,你这都不知道,你哪个班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少打她的主意为好,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

张五侠转过头不想再听,自己就问了一句,对方竟然能展开联想说那么多。难道这么多人喜欢这女生?虽然很漂亮,但看起来……比空绫姐还是要差那么一点点嘛。

突然,旁边传来一阵争吵。

张五侠看过去,几名学生推推嚷嚷,谁也不让谁,里面似乎还有两名新生。

“小汪,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木箱上名叫蒋燕的女生吩咐道。

不一会儿,小汪回来:“我们有几个人争着要帮一女生搬东西,结果旁边有两个新生似乎和那女生认识,然后……然后两边就吵起来了。”

蒋燕皱了皱眉,她清楚,这样的事情每年都要发生几起,可今年迎接新生的任务是由她负责,出现这种事毕竟不好听:“去将几人拉开。净干些丢脸的事。”

后面那半句声音很小,就连最靠近她的那几人也没听到,不过张五侠却听到了。

几个人过去想分开两方的人,可刚一加入,争吵似乎更凶了。

不一会儿,两方打起来了。

刚才没人来劝导,双方都有些顾虑,要是打起来了却又打不赢,岂不是很吃亏,可是不打似乎又很没面子,于是,当来了几个人劝导时,双方终于放下心来,开打了。

两方打起来,第三方出来劝,并强行将他们拉开,两方打不着了,于是开始和劝架的人打,谁让你拦着我来着,你以为我打不赢吗?

劝架的人一看,我好心来劝架,你却不分清红皂白来打我,真是狗咬吕洞宾,真心当我好欺负吗?于是开始奋力反击。

蒋燕一看,战团竟然还扩大了,无力地用手抚了抚额头。“这帮没脑的家伙。”

一队人立刻成立劝架小组,迅速就冲进战团。

然后,被淹没了。

战团进一步扩大。

扯衣服,拉耳朵,掰脖子,好一翻热闹的景象,充满青春的朝气与活力,只是手段有些下流了。不过,荣耀总是在胜利者一方,所以,下流一点也没什么,只要能赢就行。

立刻,劝架小组再次成立,这次是倾巢而出。除了张五侠还站在原地,就只剩下蒋燕了。

为了给战团让出大战的空间,张五侠还特地往旁边让了让。然后以欣赏的目光看着不远处,唉,年轻真好啊!

对于这种事情,他懒得参与。

蒋燕看了看张五侠,这家伙刚才站在远处,明显是想偷懒,现在大家都去劝架了,他却趁机靠近自己,对于这种人,她一向比较鄙视。不过她也不好说些什么,眉头皱了皱,将目光投向战团。

战团越来越大,而且还有往这边靠近的趋势。张五侠想着再往后移一移,得给他们充分的发挥空间,可是后面是花坛,已经没有路了。

对于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蒋燕也有些措手不及,正想着要不要去将警卫找来。

突然,从战团中漏出一个人来,踉踉跄跄不继朝后退着,方向正是张五侠这边。刚才一个人将他猛推了一把,虽然没摔倒,但是以他那个姿势,明显也不好刹住,只能不继往后退,以此卸力。

张五侠正计算着,以他那个速度,会不会撞上自己。那人却已经到了眼前,脚下一抖,整个人就要摔下去。

张五侠为他感到可惜,好不容易就要卸力完成,最后关头却功亏一篑。

只见那人一下坐在地上,肩膀却撞上了蒋燕所站的木箱。

木箱本来就不稳,这一下更是撞得它猛地摇晃了一下,蒋燕站在上面摇摇欲坠。

双腿一颤,立刻站立不稳,眼看就要摔下去,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猛然看见站在旁边的张五侠,虽然不喜欢这人,但在这个时候,一颗心还是放了下去。她知道,对方一定会接住她。

眼看蒋燕就要摔下来,情急之下,张五侠条件反射般地躲向了一边,然后……

看着倒在地上的蒋燕,他有些惭愧,刚才本来想接住她的,哪知道身体反应快了脑子一步,愣是让自己躲开了。这些都得怪老和尚,都怪他平时那些古怪的训练,让他生生错过了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