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富即安,你的天下我不要

更新时间:2020-03-26 18:06:04

小富即安,你的天下我不要 连载中

小富即安,你的天下我不要

来源:落初 作者:猫虫易小安 分类:言情 主角:贺小安龙卷风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猫虫易小安原创的言情小说《小富即安,你的天下我不要》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贺小安龙卷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场千年难遇的龙卷风,受太阳黑洞影响,出现巨大的时间裂缝。将现代二十一世纪与魏晋南北朝相连。呆萌吃货小导游贺小安带旅游团沙漠遇险,意外进入平行时空,绝美戈壁滩瞬间变狼烟纷飞古战场……北魏皇长子魏焘(tao)率军北伐柔然,于东郊战场包围敌军,杀敌数万,敌人闻风丧胆,仓皇西逃。第二年十月,大军追至漠南,魏焘带二百轻骑十五日粮草穿越沙漠进攻,路遇千年难得一遇的龙卷风袭击沙漠,将军魏焘失踪……相隔一千六百年,两个时空的同龄人邂于大漠,经历患难,约定一生一世相守,硬汉将军甜蜜日常虐死人。另一边一场策划的阴谋,爆发了一场诡谲难辨搅动风云的战事,将军披肩上战场,小萌妻却在战乱中走散。这一分别就是三年,将军得胜班师回朝,在帝都变身成皇帝最不受宠的皇长子,明枪暗箭,处处险境,这一次能否躲过劫难,且看小导游重生归来,如何逆袭救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里的人准备去山里寻找一夜未归的打猎兄弟。出发前,魏焘关心了一下情况,韦大叔告诉他:

失踪的两兄弟叫韦远山、韦远峰,昨天傍晚离家前告诉他们母亲在东边断崖处发现了一窝小黑熊,但是有母熊守在身边,未能下手。他们想趁夜里寻找机会去偷两只熊仔回来。

“哎呀,太鲁莽了啊。熊窝附近肯定是还有公熊的,怎么能轻易跑去偷熊仔呢。公熊护仔厉害呢,发起怒来,十个猎人也未必能猎到他。”其他村民也附和着。

“就是呢,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别瞎说,兴许两人只是被困在断崖上面了。远山和远峰的武艺我是信得过的。咱们别再耽误时间,这就出发去寻他们回来”韦大叔打断他们的话,又朝魏焘两人吩咐道:

“你们安心在这里住着,记得晚上不要出门了”

魏焘听着眉头开始皱起来,他把贺小安揽在身后,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

目送了去断崖救人的猎人们,贺小安对魏焘说道:

“这村子里,一共才几十口人。能够出去围猎的青壮年才十十来个人。要不我们也一起去帮他们寻找吧”

魏焘拍打她的脑袋说道:

“你自己的脚上的伤还没好呢,就想去救人了。记住,女孩子千万不要逞能,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回去的路上贺小安说道:

“从前我挺羡慕猎人这个职业的,可以从山里打野味,靠山吃山。”

“你想吃野味?”魏焘问道。

“嗯,能在这里抓只野山羊之类的,肉质一定很鲜美吧”贺小安一说到吃的,就眼睛发光了。

“你口中所说的‘吃货’一定就是直的你现在的样子无疑了。”魏焘断定。

“民以食为天,吃饭是人的本能罢了。何况我都觉得这段时间都营养不良了”贺小安为自己辩解。

“好啦,等回到朔州城,我去打一只野山羊让你吃个够”

“真的啊?”“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有了魏焘的保证,贺小安的心愿总算是能满足了。

魏焘随身带有创伤药膏,效果奇佳,擦了药以后,只经过了一天一夜,贺小安脚上的水泡就开始结痂了。贺小安穿着鞋子能平稳的走路了。

“你脚上的伤恢复得不错,再过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上路了

“你说的朔州城在哪里呀?我们会先去那里吗”贺小安问。

“是的,胡夏与魏国北边以贺兰山为界,借助这道天然屏障,互不侵犯。在贺兰山的东北部,大约一百五十里路就是朔州城,我们的部队就驻扎在那里。最多三天时间,我们就能到了。”

“朔州城有官道去往宋国吗?”

“朔州城内常年都有商队来往于两国之前,去了朔州城后你要想去宋国就找一支商队让他们带上你”

“嗯,那我们就明天一早出发吧。我的脚已经没有问题了”贺小安对于沙漠、原始森林还是心有余悸,所以她一心只想赶快离开。

一整天村里的老弱妇孺都在焦急的等待外出救人的男人们凯旋而归,然而从早晨一直到傍晚十分,都不见早上出去的人回来。氛围也越来越不安。

贺小安也被这种情绪感染了,陪他们坐着一直等着。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后山一人慌忙的跑回来,十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只见他衣服被撕裂了,脸上还有伤,众人预感到不好的事情发生。见面第一句话就听他问道:“大伯回来了吗?”众人摇头,他口中的大伯贺小安已经知道就是韦大叔了,众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他说道“东边的断崖旁竟然有十来只黑熊,体型庞大,竟比人还高大。我们赶到崖边发现远山哥和远峰哥都被困在一棵大树上,四周围着坐了一圈的黑熊。熊是独居动物,大伯说打猎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发现这么多熊聚在一起”

“后来大伯用弓箭将黑熊引开,众人将他们两人救了下来。结果走在后面的黑熊发现了我们,又掉过头来追我们。众人被逼的跳下西边悬崖的一个山洞里,但是要想爬上去必须要经过黑熊驻守的上面,且山崖太高,绳索不长无法从下面走。大伯独自一人引开黑熊也没有了踪迹”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大伯引开熊之前,说我年纪小,不让我参与围猎,让我躲到了一棵树上。说如果发生什么事情还能通风报信”他说完低下了头。

“你做得没有错,在战场上也有侦察兵负责通风报信的。”他抬起头来,只见昨天来的陌生男子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你带我去他们被困的地方吧”

“你一个人怎么去救人?”人群里一个老人说道,这也是众人的担心,魏焘没有说话,这是他一贯的风格。魏小安见过他在被群狼围攻时临危不乱射杀恶狼的情形,她是对他有信心的,但是内心又有隐隐的不安与担心。

魏焘回房拿出他的弓箭,和一把长刀。当他威风凛凛的走过来,众人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一路嘱咐他小心。他走到贺小安的旁边。柔声说道:

“黑熊狡猾,不容易对付。晚上我可能会回来得比较晚。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出发去朔州呢”

贺小安拉着他的手说道: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不要忘了你说过的话”贺小安有些恋恋不舍。

魏焘点点头,对刚才的少年说道:趁着天色尚亮,我们赶快去救人吧。在众人期许与焦虑的目光中朝后山走去……

魏焘走了以后,贺小安什么也不能做,一心祈祷众人平安归来。

万氏做好了晚饭,叫她吃饭,她觉得完全没有胃口。

“小娘子,多少吃点东西吧。别太担心了,魏相公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韦大娘,其实我跟他只是朋友,并不是夫妻”贺小安觉得村子里的人都很善良,没必要骗他们。

“大娘我年轻的时候也见过很多人,经历过很多事。感情这种东西骗不了人的。他的眼睛里有你。而你此刻不也正在关心他嘛”万氏笑着说道。

“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共患难的朋友,彼此关心对方”贺小安在现代,也是属于校花级的美女,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同时她也有许多玩得好的异性朋友,但是从来没有过生死患难之交的朋友。贺小安把自己与魏焘的关系界定为“友谊”。

“嗯,很多的爱情始于友情,你还年轻,不要急于对一段关系下结论,跟着自己的心走吧。”万氏娓娓说道。

“哈哈,韦大娘,你是我遇见过最厉害的情感分析师。我会记得你说的话,以后好好琢磨一下”

“你这丫头古灵精怪,聪明着呢。大娘并不能提点你什么。”万氏望着天真无邪的贺小安,而她自己永远一副气定闲神的样子。

“大娘,我觉得你不像是山里的人,你更像是生活在繁华城市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为何选择这种清贫的隐居生活,魏焘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苦衷。我只想知道你会觉得遗憾么?”贺小安一脸认真的问道。

万氏没想到贺小安如此的坦率直接,也不遮遮掩掩,“就是因为从小看惯了繁华,经历了世间的人生百态。所以更加坦然,富贵如浮云。只要性命还在,家人还在,生活在哪里都会觉得幸福”

深居陋室,身着布衣,吃着粗茶淡饭,但是这个村子里所有人的都是像韦大娘一样气定神闲。贺小安很羡慕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这该是怎样的心境才能做到的。她自问,无法做到。

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没有睡觉,都守在家里等消息。

随着夜色加深,门外悄无声息,一直没有动静,贺小安的心慢慢往下沉。她越来越担心魏焘会出意外,虽然他武功高强,可是一个人怎么抵得过十来只熊,而且天已经黑了,根本就看不到黑熊的。她越想越不安,后面就觉得自己应该出去找他,没有他的话,我也已经死在沙漠里了。横下心以后,她从包里拿出用充电宝早已充满电的手机,她一直舍不得开机,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穿越回去,而充电宝的电只能充三次。所以她格外珍惜。

她打开手电筒功能,不顾万氏的劝阻,借着微弱的光朝后山走去。

走进黑夜中,她才发现今夜没有一点月光,四周弥漫着无声的恐惧,越往前走她的勇气一点点减弱,心里打起来退堂鼓,可是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别怕,别怕,贺小安,加油”。

手机的光线很微弱,山里几乎没有路,她很快就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头顶的树上,突然传来一阵不知什么大鸟的扑腾声,由近及远。贺小安吓得“哇”的一声蹲在了地上抱着头哭出来了,她觉得自己崩溃了。这时候她并没有听到不远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谁在哪里”一个疲惫而熟悉的男人的声音传来,是魏焘。

贺小安突然抬起头,朝声响传来的方向照过去,隐隐约约看见一群人。

“是我”魏焘说道。贺小安再次确定了是魏焘没错,她像一只小鸟一样闪着翅膀快速扑进了魏焘的怀里。

“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你不知道山里危险吗”魏焘的语气有些生气。

“可是我都快担心死了”贺小安哭着说道。

魏焘本想就她这种不顾后果的危险行为进行一番批评,但是看着她一副惊恐的样子,想着她也一直在担心受怕中,大半夜没有睡觉。就不忍心苛责了。

“好了,别哭了。我们回去吧,你看身后这些人,村子里出去的所有人我都带回来了。”贺小安看到后面人都盯着自己看,而且大家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赶快擦掉眼泪,将手机交给在前面带路的人,有些一点光亮,队伍的速度也加快了些,很快就到了村子里,每家每户的窗子都露着光亮。听到了外面的动静,门都慢慢打开了。

妻子与丈夫相拥,儿子扑进老母亲的怀抱,场面十分动人。而魏焘拉着贺小安默默的退去。

“走吧,娘子,我们该回房休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