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丑女的美人计

更新时间:2020-08-01 13:32:40

丑女的美人计 连载中

丑女的美人计

来源:落初 作者:千影系幽素 分类:言情 主角:花如练成西扬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丑女的美人计》是千影系幽素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花如练成西扬,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姨拍案而怒:什么?那小妖精十几年前抢走你父亲,现在又一而再再而三来抢你男人?你忍得了?  花如练咬牙道:忍不了!!  小姨:走,小姨带你去找世外高人,你拜他为师,让他指点你一二,包你成为情场高手,勾谁得谁,谁也抢不走你男人。  初次相见:  花如练一脸惊艳,世外高人不该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吗?怎么这么年轻这么帅?  哪知,绝色世外高人嫌她丑!!  世外高人勉为其难道:拜我为师,我授你美人计,计计得逞,勾心得心,勾魂得魂。  从此,阴差阳错,花如练成了猎手——专靠施美人计而达到目的的职业。  师傅警告她:你这是玩弄感情,你在万花丛中过,能否片叶不沾身?  花如练:呃,就……沾了两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年。

初一新生开学典礼上,花如练埋在人堆中发懵。

校长说了什么,估计没有多少人记得,但那天,一定所有人都记得那个上台发言的新生代表。

雪肤凝肌,明眸皓齿,精致的五官衬在干净的脸上,煞是好看,才小小年纪,便有了自成一气的言谈举止和穿着打扮,一袭淡黄色连衣小短裙,清清淡淡露出修长四肢,一条简单马尾高高束起,隐隐约约露出天鹅美颈。

任谁看到了这样一个人,脑海里只会想到一切美好的事。

这是一所乡村学校,90后的学生,大多只穿10多元一件的衣服和裤子,款式都是无一例外的乡土气息,甚至还有人连鞋都不穿,就上学了。

这原本是没什么好坏之分的,但如不是今日见到如此赏心悦目的,很多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天渊之别。

花如练不禁看了一下自己,手臂黑得发亮,一头乱剪的短发,扁塌的鼻梁……总之没有一块可以拎得出来见人,以前不觉得这样不堪,今天见了小仙女,连比都不敢比。

这位新生代表还没走上讲台的时候,已经吸引了在场所有的目光,原本还是闹哄哄的操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个个都专注于听她发言,渴望从她的话语中了解她更多。

花如练原本不甚留意,但新生代表的自我介绍引起了她的注意:我叫华灼灼,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华灼灼……

花如练心中暗念:“啊?她也姓华……”

花如练,本不叫花如练。

她原名华如练,取自范仲淹《秋日怀旧》里一句“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花如练出生的时候,月光洒满一地,其母花遇瑶便为新生儿取名华如练。

来陪产的小姨花始盛一听就摇头,说:“这不是好名字,字面是不错,但放在出处的词中,心上人都在千里外,不是吉祥意,这样悲景的名字还是不取好。”

花遇瑶却对这几个字情有独钟,最后坚持取了下来。

不知与这名字有无关系,不多久,花如练的父亲华君浩果然没留住,遥去千里,为了别的女人。

剩花遇瑶一人独自抚养花如练。

就此,华如练,随母姓,改为花如练。

发音没有多大区别,但从此,她的命运却有了本质的改变。

自懂事开始,花如练的生活中就没有爸爸这一角色。

小姨花始盛曾对花如练说过:“华君浩那个王八蛋为了张雪琪那个贱人走得很决裂,头都不回,幸好我姐做得也不难看,既不哭也不闹,一句话都不说,任他走。”

连一向颇有涵养的花始盛都忍不住口出粗言。

而花遇瑶,从来不在花如练面前提过华君浩只字片语。

她记得有一次,开学注册,需要填上父亲的名字,她笔尖停在父亲信息那一栏上,终于还是空了下来。

自此,所有家人信息表,都没有填上这个缺席的人。

但华君浩三个字,却深深刻在她心中。

当花如练神思去到好远的时候,那不知所云的开学典礼终于结束了,她随队伍回到课室。

大家都是新生,同学们还没熟络,一开始的教室还算安静。

花如练对新环境十分满意,她的座位就在窗边,她看向窗外,斜对面是一栋三层高的宿舍楼,再往外一点,是一片竹林,吹了一点风来,竹叶随风摆动,像在给花如练点头敬礼。

她看得不由发笑。

忽见一堆男同学捧着一叠叠还未拆包装纸的书向这边教学楼走来,队伍熙熙攘攘。

那么多的人,花如练独独只看到一个男生,简单白色上衣,卡其色休闲裤,一张脸轮廓分明干净白皙,身形瘦削,他抱着一大捆书,有些吃力,轻微咬着牙往前走着。

今天的花如练格外深有体会,要说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没有区别的,花如练是打死都不信的。

尘世间,100个人中,至少93个都是平凡到看一眼就不想看,即使看多几眼,也是会即刻忘记的,但有些人,当真可以鹤立鸡群,茫茫人海,可以让人一眼看到,首先是赏心悦目,然后留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眼前的这位男生和华灼灼一定都是这样的人。

真是奇怪,这般乡下地方,也夹藏了这般出尘脱俗的人。

乡下地方不是不好,但向来少见此等气质的人。

花如练原也不是这淳朴乡间的人,她是要上小学才随妈妈来到外婆所在地,妈妈说,她们没有广州户口,借读费奇高,只好来此借居。

这一借就是6年,相信会一直借下去,6年时间,花如练从一个白白嫩嫩的娃娃变成一个乡野丫头。

一开始,寡母带着孤女回娘家讨生活是不受村子里的人待见的,但时间长了,大家也渐渐疏于口舌了。

花如练从小就清楚自家处境,不是没有自卑过的,好在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才算勉强有点小小优越感。

忽然,教室热闹开来,议论声四起,花如练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门口,立马知道怎么回事。

班主任领着华灼灼走进课室。

看来,华灼灼将会是这个班上的同学,但为什么她方才不随大队一同回教室?

班主任让华灼灼挑一个位置。

在座的学生都按事先安排好的座位表来坐,而华灼灼却有此特殊待遇。

新生代表与众不同的身份,总是在这小小学校里无处不在地彰显出来。

华灼灼低声问班主任:“谁升学试成绩最好?我就坐他前面吧。”

班主任需翻开花名册的备注才叫得出名字:“谁是花如练?”

花如练怯怯地举了手。

华灼灼便径直走过来,在花如练前桌停下。

班主任把原本坐在这的同学调到空位置上,让华灼灼坐在花如练前面。

花如练真是没想到,居然有幸和华灼灼一个班,而且还坐在她后面,她当时不是没想过,又或许,这会是一种不幸。

很后来,花如练才知道,华灼灼这三个字,此后便成为了花如练的阴影符咒,笼罩着她整个学生时代,除之不尽,挥之不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