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太子殿下,我们走!

更新时间:2020-10-17 13:25:19

太子殿下,我们走! 连载中

太子殿下,我们走!

来源:落初 作者:织千语 分类:言情 主角:楚楚太子妃 人气:

新书《太子殿下,我们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织千语,主角楚楚太子妃,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他:“我们的关系在你眼里便是如此儿戏?”她:“我要的,你永远给不了!既然给不了,又何必情深!”明知是个悲剧结尾,却不断沉沦……怕爱得太深,无法自拔!怕玄武门之变那刻无法承受!怕自己能力太单薄没有逆天的本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和谨萱吃过午饭后,正在逗她玩不亦乐乎时,来了个宫婢,对着可楚楚端装的行了个宫礼道:“娘娘,太子殿下请娘娘与小公主过去正殿商议要事。”

“不去行吗!”可楚楚望向明月询求一下意见,她宁愿闷坏也不想掺和这些古人任何事。

“娘娘,切不可任意而为,”明月近日常常伤神,自家娘娘自病后总是深居简出,东宫内务也不曾管过,都快成个鬼儡太子妃了,再不管事,现在执事东宫内务的苏良娣很快取而代之了。

“母妃,我想父王了!去嘛。”谨萱想父王了,就扯着可楚楚的衣裙撒娇道……

就这样推却不了,只得稍整理仪容,一行人便前往东宫正殿……

脚还没迈进正殿的门槛,望入殿内古香古色内厅,俩小孩和他们的母亲站在厅中,堂上坐着她们共同的老公!

气氛不对呀!可楚楚暗想,进退两难的情况下,那还是选择进吧!

“父王!”谨萱一见到他父王,喊得甜死人就往她父王身上扑过去了。

可楚楚走过年轻貌美的妃子时,礼貌的笑了笑。就向李建成走去。

“夫君,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说着便坐在侧面的椅子上。

除了太子和谨萱,所有人都望向她,总觉得她少了些什么,就是说不上哪不对。

只有明月行完礼后低头站在自已娘娘身后,内心弱弱的讲:“娘娘,你又忘记行礼了~!”

“我家萱儿,今天又淘气了?”李建成捏了埋自家的可人的小女儿,笑着问。

“父王,您都知道了?谨萱自知理亏,可怜兮兮的仰视着自已的父王。

“殿下!”苏良娣心疼自己儿子被踢这样了,背上青一块红一块,换来是太子一句不疼不痒的淘气!心中实在是憋屈!

“殿下,请殿下为顺儿作主啊!,谨萱公主每次每回宫总把顺儿,承德便拳打脚踢的,”于锦凤于良娣拉着自个儿子跪下诉哭道。

可楚楚剥开放在桌上的桂圆,边看戏,心想野蛮小妞终于要受严惩了!

“承德,承顺你们两个比萱儿大二三岁,却被小女娃把你们俩打得鼻青脸肿的,如此弱不经风,将来如何担当大任!明日起你俩随李待卫到神机营新兵营磨练磨!”李建成望着两个儿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威严的训道。

“殿下,他们正小,怎能受的了这般折磨”两个良娣慌神了,本来是想借孩子们的伤情给太子妃来个落井下石的,哪想偷鸡不成反被蚀!

“不小了,承道比他们还小岁把时,早已被送去吃苦去了”李建成不容他议的说道。

这样护短也是没谁了,这些良娣心里恨得牙痒痒,但谁叫自己只是个侧妃,自己儿子受欺成这样,作为母亲都无法为他们讨个公道,任由嫡妃的孩子欺凌!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他们永远像个备胎,父王永远不会正眼看他们一眼,他眼里只有李承道和李谨萱。李承德和李承顺心里微弱的抗议换来重重的挫败感。

“我觉得一码归一码啊,他们是需要锻练没错,萱儿这样不尊重自已的哥哥是不对的,而且还是多次侮骂踢打他们。情节非常恶劣!”可楚楚被李建成这种为了自己的小棉袄护断亳无公正可言忍不住提出异议!

李建成挑了一下眉,开口道:“爱妃,依你看要如何处置才妥当?”

“本来,这事谨玉事后已斟茶道歉了,这是就该翻篇了,但既然孩子们事后来未讲清其中过程,各位妹妹心疼孩子责怪本宫有失公正,如今太子殿下在堂上做个公证。李谨萱必须向父王保证以后不得无端生事,肆意妄为对哥哥们及下人踢打。若有再犯,家法处置!

“爱妃如此处置甚好!”李建成拿起桌上茶杯,杯中彻的初春采摘的龙井茶,用茶杯盖拂了拂茶面清汤,华香绕梁!

“母妃,到底谁是你孩儿!”李谨萱仗着父王在,不满嚷道!

“这里所有的孩子,我都一视同仁,绝不偏坦谁,你做错了,就要道歉!”可楚楚现在才意识到这孩子实在被宠得无法无天了!

“你可以选择向哥哥们道歉,或跪在这里好好反省平日自已的行为给别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母妃,是因为他们讲你像个痴傻疯婆我才出手教育他们的,为什么只有我错!错也是他们先错!”谨萱委屈哭着嚷着,母妃最讨厌了!

李谨萱的所言触怒了李建成,阴沉双眸一压,冰冷目光射向惊恐心亏的苏良娣与于良娣身上,李承德与李承顺跪在那缩成一团。

“萱儿,首先不能为自已施暴找借口,这次是个好借口,那上次、上次呢?可楚楚伸手过去抱住快要情绪崩溃的李谨萱!”

李谨萱心中确实不愤,但母妃却看得通透,她确实是鸡蛋缝里挑骨头,看不爽就开打。理亏得无法狡辩。

望看父王,希望父王发声援助,父王却当做没看见。瞅了一眼母妃,心想这次逃不掉了。

“母妃,萱儿知错了,下次不会无端欺负哥哥们了!”谨萱低头认错。

可楚楚一笑,古时的人小小年纪怎么这么聪明会耍滑头,话看着没毛病!实际上亳无悔改!

“萱儿,聪明是好事,聪明过了头就不好了,不要当你娘是傻的,拿点诚意出来好么!”可楚楚好笑的两手捏了捏那通红的小脸!

母妃以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怎么这么较真!这样都不能算!只得说:“母妃,我可以倒歉,但前提是他们要先向母妃倒歉并保证以后不在背后讲母妃的不是!”

要死也要先拉个垫背的!皇家的孩子果然不简单,这是五岁孩子的思维罗辑么?可楚楚对这种讨价还价实在应付不来!

还好那两个良娣也是聪明,赶紧使眼色给自己儿子!

父王、母妃!承德/承顺知错了!再也不会口出妄言!望父王、母妃息怒!跪在地上俩小孩恭敬抬手作辑礼道。

请殿下宽恕承德/承顺年少无知,口无遮拦的实属无意,臣妾必当严加管教!跪在地上俩良娣附身下拜,生怕激怒李建成!

“如有下次,不要怪本宫心狠!”久久头上才冒出一句冷言冰语。

李谨萱也是个敢做敢当的人,向她的小妈们,哥哥们有礼有节的讲了一大堆道歉说辞,并向她父王和她保证在别人不欺负她的情况下不会殴打任何人,包括下人!

大家皆大欢喜的散了,留下她和李建成和衍玉!

本来人气很盛,突然少人了,感觉气氛很沉默!

“咳……,萱儿,我们回去吃西瓜吧!”就这破事就折腾了个把时辰,瞅瞅外面太阳正烈,也到了来碗冰镇酸梅汤再睡个午觉什么的了!

“父王,你也一起来嘛!”李谨萱望向自已父王,询问道。

亲亲,这不是连续剧,不是电影,不需要你神助功啊!拉着李谨萱到门口可楚楚听到大翻白眼差点没留神就绊倒在门槛上。

“爱妃,忘了今日是父皇的寿辰么!”还坐在太师椅的看着正要滑溜而去的太子妃,缓缓的又道:“不知爱妃可准备了什么贺礼?”

“啥!”李渊的生日关她什么事,可楚楚扶着门板,怎么这么多事,早晚要夹带私逃!

“没有”可楚楚来个华丽大转身,咧着嘴笑坦白道“夫君,准备好的巨妾也会觉得极好的!”

“爱妃,本宫政务繁重,如何有时间准备薄礼。”李建成一副这种事什么的时候轮到我置办的样子走到可楚楚面前!

“父王,萱儿有为皇爷爷准备了喔”谨萱的讨好的告诉他父王,换来她父王大手揉揉头的爱溺

难道你连一个娃儿都不如挑衅眼神及这种居高临下看笑话的人真没素质!

“夫君,无须忧心!臣妾觉得妹妹们必定都精心准备了寿礼。父王见了必定会夸夫君有一群贤淑的妻妾!”可楚楚也是佩服自已脑筋转得快!对着人高马大并自带光环大度李建成微笑道。

是在讽刺他么?妻妾成群不也是她帮纳的吗?现在倒怪他了?李建成望着这个自病醒后说话就古怪的太子妃,幽幽道:“爱妃讲的是!”

可楚楚望着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拍拍他的肩好哥们的安慰道:“夫君若觉得丢人,我们直接打个大红包,让父王他老人家想买什买什么,不更好!省得买了他又不喜欢又浪费钱!

此话一出,宫女、待卫在场所有人都把聚焦点都移到她身上,殿内似乎无限飘浮一致的想法“皇上会缺钱吗?缺钱吗!”李建成也因这句话凌厉的脸变柔和:“爱妃,还是回凤栖宫换身衣裳,随后与本宫相伴给父王贺寿吧!”

……哪讲错了?皇帝就不需要花钱么?打赏不要钱啊?肤浅的古人!可楚楚不情愿的在明月催促下回去赴宴的准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