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秀起名门

更新时间:2020-10-17 13:27:44

秀起名门 已完结

秀起名门

来源:落初 作者:群魔轮舞 分类:言情 主角:曾念薇梅花 人气:

主角是曾念薇梅花的小说《秀起名门》此文是群魔轮舞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曾念薇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尚未身亡,姐姐并没受辱,年幼的弟弟顽皮又捣蛋。  一幕一幕,珍贵如斯,所有悲剧都尚未发,曾念薇欣喜若狂。  上一世,她活得太糊涂。  这一世,就让她来补救,守护血脉至亲,一生安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青院上房。

丫鬟婆子们捧了热水、脸帕、青盐等,鱼贯地出入。

她们低眉敛目,沉默地做自己的分内事,只是神色之间,比平日多了几分忐忑。

生怕出了什么岔子。

可越怕什么就会越来什么。

“砰”。

从内室传出铜盆的落在四合如意天华锦纹栽绒毯上的声音和惊呼声,接着是女子的叱喝声,以及低低的呜咽求饶声。

很快,紧闭的门吱呀地开了,有婆子拖出来一个小丫鬟。

众人心下一紧,做事更是小心。

腊月逼近,天色一片阴霾,看不见一丝光亮。空中洋洋洒洒地飘着雪,冬日的寒风冷冽入骨,拍打在人脸上生生的裂痛。

小丫鬟被拖到庭院里一方青石假山下。

那里早已经跪了两个瑟瑟发抖的两个丫鬟,纷纷扬扬的雪花,把她们堆成了雪人。

有粗使婆子正在一旁扫雪,却极有眼色地忽略了那一块。

内室里。

刘嬷嬷带了人伺候王雪娥洗漱,穿衣。

一切完好之后,刘嬷嬷把一溜儿丫鬟婆子们遣了出去。她拉了王雪娥的手,看着她施了粉也能瞧出来的红肿双眼,眼眶一热,道:“我的二姑娘哟!你怎么又折腾自己了!”

王雪娥听到这个称呼,心中也是一动,双眼水光隐隐。她还在闺中时,是王家的二姑娘。

刘嬷嬷是王雪娥的Ru娘,打小看着王雪娥长大,与王雪娥的感情比一般人都要深。她一见王雪娥这幅模样,便知道出了什么事,顿时又是心酸又是心疼,道:“姑娘啊!您让老奴说您什么好?说句不好听的,当初放着满京城的公子哥儿您不要,非要嫁给他当继室。看看现在,不是给您自己找罪受吗?”

刘嬷嬷痛心疾首,道“依老奴看,您啊,也别Cao那份心了。您看您,为他生儿育女,为他Cao持这个家,还得尽心尽力地照顾那三个拖油瓶。您说说,他还有什么不满?整整四年了,就是捂块石头,也给捂热了。可你看看他,别说做什么贴心儿的事儿了,就是连句宽慰的话都没有。”

刘嬷嬷越说越为王雪娥不值,忿忿道:“那人啊,就是个没心的!”

拿出帕子擦掉王雪娥的眼泪,又道:“为那么个没有心的男人,何苦作践自己?”

刘嬷嬷语重心长,道:“如今这最重要的,是教养好十姑娘和十一少爷。”

王雪娥坐在床榻边上,全然不见往日里的温婉精干。她神色哀伤,脸上泪痕斑斑,似是在听刘嬷嬷说话,又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思忆里。

她的目光有些飘忽,半响,才开了口,道:“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

曾念薇今天来的有些晚,她是最后一个来请安的。

到了上房,便看见曾念芳和曾博宇双双围在王雪娥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地逗王雪娥开心。

而远哥儿早来了,又走了。

曾念薇规规矩矩地给王雪娥施礼,呆了一会,便借口要告辞。

王雪娥淡淡的,也没多问,便放她走了。

出了上房的垂花门,香草大大地松了口气,她低声道:“姑娘,我看到了。上房的院子里,跪着三个丫鬟呢。”

她戚戚道:“也不知道跪了多久,雪花都落了厚厚的一层。那膝盖啊,怕是要落下病根儿了。”

曾念薇看她一眼,道:“可怜她们?”

香草忙不迭地点头,道:“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这大冷天儿,跪在雪中,遭罪啊......”

“你再碎嘴,下次就是你了。”曾念薇打断她叨叨的同情声,冷语道。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一点,她一直深记与心。

香草被曾念薇突然的冷漠吓得缩了缩脖子,她下意识地看曾念薇脸色,然后悻悻地抱紧了手中的食盒,闭了嘴不再说话。

曾念薇忽然就明白了,王雪娥为何独独留了香草在自己身边。香草年纪最小,Xing子耿直单纯。因她是于嬷嬷的女儿,相对地众人待她便多了一份忍耐和宽容,香草并没有接触到太多的弯弯绕绕,因此最后养成了她Xing格有些急躁,却为人善良,仍保持着最原始那份单纯。

先把香木香叶香蕾另外三个主力大丫鬟砍掉,那么剩余的香草,完全不足为惧。又或者说,王雪娥根本没把香草放在眼里。

曾念薇看着缩了脑袋跟在身后的香草,心思是有一些复杂的。她羡慕香草的纯真,可另一方面,在这深不可测的侯府中,纯真,只这两个字,就足以让自己死了千百遍。

昨晚父亲回来又出去,整个文青院都知道了。王雪娥今日的不对劲儿,不用想也与此有关。

看来昨日她走的那趟外书房,不是没有用的。

她不是没有看见那三个被罚的小丫鬟,可那与她无关。她并不是圣人,不能拯救所有的不幸。

曾念薇加快脚步,向华苑走去。

文青院之下可以再分,为三个大院落:荣青堂,淑苑和华苑。

淑苑之下可分三个小院落,住了曾家大房的三个姑娘。

华苑东侧的朝阳院住了十一少爷曾博宇,西侧的落日居则是住了九少爷曾博远。

落日居的大门洞开着,却没有守门的小厮。

曾念薇带着香草,穿过高大的山水素描壁墙,入目的是一片空旷的庭院,耳边隐隐能听到大声的笑闹声,只是听不清楚到底说了什么。

庭院里一片萧瑟。

光秃秃的槐树上,冷冷清清地挂满冰花屑子,地上厚厚地堆了一层层积雪。积雪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行一大一小的脚印,应该是不久有人走过。

再往前便是小花厅,小花厅旁边是几间紧闭的厢房。

笑声是便是从小花厅里传出来的。

“来啊,快下注啊!马上要开了!”

“狗娘的,连三盘压大都输了,这次老子压小!”一道忿忿的声音从小花厅里传来,随即又是拍桌子又是起哄的声音。

越是走近了,曾念薇听的越是清楚。

大开的东门,狼藉的庭院,紧闭的厢房,以及小花厅里小厮们嬉笑怒骂的污言秽语。

这一幕幕,飞快地在曾念薇面前上闪过。不用想,她就可以知道远哥儿过得是什么日子。曾念薇衣袖下的拳头,死死地攥了起来,她极力按捺下心中的愤怒,不让自己过于激动。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女声响起,明显地透着不可置信和愤怒。

花厅里团团围着楠木圆桌嬉笑的小厮们一愣,顺着声音看了过来。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出现在小花厅前的台基上。

是一名女童和一个丫鬟。

出声的是那名丫鬟,瞪圆了的眼睛正盯着他们,脸上一片震惊和愤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