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萌宠俏皮妃

更新时间:2020-10-27 11:19:17

萌宠俏皮妃 连载中

萌宠俏皮妃

来源:落初 作者:梵贝川 分类:言情 主角:肖梓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萌宠俏皮妃》由梵贝川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肖梓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异世重生,成为了天耀国镇远大将军年仅三岁的嫡女,懒人肖梓月表示,她只想做一只宅家的米虫,偶尔能有帅气的小哥哥给她欣赏,便心满意足。“这位帅哥,看你长得如此俊俏,要不去我府上喝茶?”“本王腿脚不方便……”“没事,没事,只要长得好看就行”某王爷皱眉几番拒绝。这是一个反套路,喜怒无常的女主,为了自己安稳的后半生奋斗的而勉强努力奋斗的故事。作者脑回路清奇独特,内容很重要,但估计会瞎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次醒来,肖梓月已经躺在了软塌上。

“哎呀,你终于醒了啊,等会啊,我这就做好饭菜了。”

公孙阙一袭白衣,红唇墨发,一双丹凤眼略带魅惑,反而更加彰显了他一身温文儒雅的气质,只是,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除了一张绝美的脸,那点气质则是荡然无存。

坐在桌边,看着这一桌饭菜,肖梓月筷子不知如何下手,她无法理解,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做到每一道菜都是黑乎乎的,包括汤。

“哈哈,公孙小子,听说文老头说,你又捡了东西回来,老样子,准备怎么吃啊,烤还是炖?”

肖梓月正在考虑如何解决这顿饭菜,以不至于委屈自己的肚子,崔老从门外飞进,一脚踹飞了肖梓月面前的一桌饭菜。

“……”公孙阙看着崔老身后的肖梓月以及自己碎成渣渣的桌子和饭菜,脸色一会白一会青,也不知他是尴尬还是心疼自己的桌子和饭菜。

后来,据琥珀考证,他心疼的是桌子和饭菜,为此琥珀一个月没有理他。

“不烤也不顿。”公孙阙咬牙回答。

“怎么,舍不得?别呀,不就踢坏你一张桌子吗?要不我们清蒸吧。”

崔老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肖梓月,还在考虑吃饭的问题。

肖梓月心里庆幸不用吃那桌饭菜,还在考虑接下来如何填饱肚子。听见有吃的,回了句,“清蒸吧,简单快捷。”

“嗯,清蒸好,就清……”崔老回头,看见肖梓月,直接把“蒸”字“吞”下肚内,惊讶的说不上话。

“清什么蒸,我捡回来的就是她!”

这就是肖梓月与崔老的第一次见面,讨论的话题是如何烹饪自己。

后来文老问起她,如果崔老和公孙阙是真的打算吃自己,她打算怎么办。

肖梓月淡定的回答:“我杀掉他们,或者我被他们吃掉。”

……

“不可能啊,活人怎么能到这降龙深渊下面来,除非,不是人,可这分明就是个四岁都不到的小丫头,怪哉怪哉。”

崔老摸着胡子,上下打量肖梓月,学着老学究的口语分析着。

“不要假正经了,我们两不是人吗?小丫头,告诉爷爷,你是哪个大家族的?”文老慈眉善目,和善的看着肖梓月。

而肖梓月此时饿着,公孙阙不在,面对两个糟老头,不想说话。

“这丫头不会被那剑意给弄傻了吧?还是说她是个哑巴。”崔老咋呼咋呼的。

“饿。”没办法,肖梓月想吃饭。

“公孙阙,小丫头饿了,快去拿吃的来。”崔老风风火火,跑去找公孙阙。

只听见公孙阙吼道:“吃的都被你一脚踢成渣渣了,明天再说。”

最后,是肖梓月从鸡窝里掏出几个鸡蛋,做了个蛋花汤,另外三人被香味引来,还为最后一晚汤还打了一架。

“小丫头做的汤不错,要不就留下来吧,跟着爷爷我,保证安全。”

“文老头,看你平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怎么,现在要拐卖幼儿啦。我崔老可第一个不干。”

“吵什么,人是我带会回的,怎么也要问问我的意见吧。”

公孙阙说话的同时,连忙把肖梓月护在一旁。

崔老和公孙阙瞪着眼,文老坐在那也一脸严肃,顿时三人周围气势大涨。

“嗯,给我搭个房子吧。按这个样子,你们应该很开就能盖好。”

肖梓月在三人僵持的时候,走到一旁拿着毛笔在纸上画了画,然后把纸放在了桌上。

她恋床,恋家,所以,其他人安排的,她睡不惯。

见肖梓月留下来,三个收了气势,很快就帮她搭好了房子,布置好了一切。

房子搭好了,四人再次坐在了桌边,肖梓月欣赏着坐在对面的帅哥公孙阙。

心里闪过一个身影,正是琥珀苏醒后第二晚遇见的南宫煜,她当时就觉得这小孩长得好看,觉得如果他长大了怕是会比眼前的公孙阙还要俊上几分,不,是好几分。

肖梓月欣赏了好一会,在心里还给公孙阙排序,认为他和南宫煜差不多,就是不能开口,否则气质全无,所以两人并列第一,再过个十年,南宫煜长大,他就得排第二了。

公孙阙被肖梓月看的怪不好意思的,说的:“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你长得好看啊。”肖梓月老实回答。

没想到得到这么直接的答案,整天自恋的公孙阙脸颊也是微红。

崔老见了,大笑道:“哈哈,公孙小子,你没想到自己活这么久,居然被一个小丫头调戏了。哈哈哈……”

公孙阙哪知道肖梓月回答的这么直白,他虽整日自夸,也遇见过夸他容貌的,可实际上,从没遇见过这么回答的。

“行了,说正事,丫头,告诉爷爷,这深渊到处是剑意。你是如何到这降龙深渊的?”文老和蔼可亲,拉着肖梓月小手问道。

肖梓月不找痕迹的收回小手。“掉下来的啊,刚刚爷爷说的剑意是什么?”她记得琥珀在沉睡之前提到了这个。

“剑意,就是存在与这降龙深渊的剑意,因为这剑意的存在,会撕毁所有靠近的生灵,所以生灵既进不来,也出不去。”文老解释道。

“可是爷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你崔爷爷,都能挡住那剑意,而且我们在比试,只有这是符合条件的地方。”

“是不是说,只要能挡住剑意,就能随意出入降龙深渊了。”

“也不是,据我们所知,这个大陆的人,除了你还没有人能进来过。”崔老急忙说道。

文老听到崔老说的,连忙对他使眼色。

肖梓月点头,假装没注意到,看着手里的茶杯沉思,没人能进来,自然也就无人能出去。

不过言下之意……你们三个不是这个大陆的人,除了这个大陆,难道还有其他地方?

虽然很想问,但是理智告诉肖梓月,不要问的好,就算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肖梓月看向公孙阙,想知道他为何在这。

公孙阙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丫头,你说你是掉下来的,在那里应该看到,靠近着降龙深渊的崖边寸草不生且没有野兽敢靠近吧。”

肖梓月点头,的确是这样,她当时就觉得奇怪。

“你们民间是不是有传闻说着降龙山脉是一条巨龙的尸体所化?”

肖梓月再次点头。

“其实那是真的,这山脉的确是一条巨龙的尸体,而且,龙首和身体被齐齐砍断。这也就是降龙山脉和降龙深渊形成的原因。而且那斩断龙首的利剑在深渊留下的剑意在这深渊所在的范围形成了一个大阵,使得这里的生灵比普通山上的生灵还要没有灵性。而降龙山脉上的生灵都有灵性,自然不敢靠近,也无法靠近。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的原因。”

“哦。”肖梓月没听明白,但是显然公孙阙不想说,所以她喝完手中的茶,准备回房睡觉。

“丫头,你还没说你自己呢?”崔老见她要走,追问道。

“我是掉下来的啊。”

“怎么可能,不是说了吗,任何生灵都进不来也出不去。更何况这里是深渊深处,你一个小丫头,没摔死已经命大,怎么到的了这里。”崔老好奇心作祟,继续追问。

“那我也不知道了,你们不也是人吗?不也好好的,而且我是他带回来的。”肖梓月指着公孙阙,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其实她很没眼力劲,剑意、气势、氛围这类的对她来说有点虚无缥缈的东西,她天生就感觉不到。

她觉得不管什么原因,还是先糊弄过去算了,反正他们三也没有把事情都告诉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