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蜜宠:老婆你是我心肝

更新时间:2020-10-27 11:30:58

豪门蜜宠:老婆你是我心肝 已完结

豪门蜜宠:老婆你是我心肝

来源:落初 作者:甜蜜糯米丸 分类:言情 主角:丹凤眼左耳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甜蜜糯米丸原创的言情小说《豪门蜜宠:老婆你是我心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丹凤眼左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命运牵扯,她无意闯入黑魔的心间,从此开始生活。他心思深沉,凶猛如兽,一步步逼入她的世界,强势的宣告她归他所属,夺情、束缚、占有编织层层枷锁,将她牢牢禁锢。“女人,你是我的,休想逃开!”她从身到心就连头发丝都不许别人染指!几年后,却有一个迷你版的他挂在那女人身上,嫌弃的皱皱鼻子:“他好老哦”~~~~~~~~~~~~~因为此作者太懒,所以开了一个群,1805739085,欢迎大家来玩,顺便监督懒作者,验证是随意一个人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我觉得有必要互相介绍一下对方”夏田唥从被子里拿出厚厚的床垫子铺在地上,又在上面铺上一个单人凉席。

屋子不大只有40平左右,但家里设备却齐当的很,美中不足整个屋子是开放式,客厅,卧室全在一个屋子,好在有单独的厨房卫浴。

屋子就一张床,让硬邦邦的男人睡地上那是天方夜谭,识趣的她早先就准备好打地铺。

风扇在头上吱呀作响,夏田安静的躺在地上,肚子上盖着毛巾被的一角,歪头打算向他打听些事。

或许是寂寞使然,也或许是有了生死交情,玺放君难得开口。

“你说”

夏田兴奋的支起一条胳膊,眼睛闪闪发亮:“你叫什么名字?”

停顿了有些时候,淡淡的声音这才飘来:“席棕年”

“这个名字不错,比我的好多了”

“那你月薪是多少?”

空气陷入沉寂。

“算了算了,你不爱回答就跳过”夏田最想打听的就是这个,但是人家明显是不想回答,想起昨天见他的时候身上还带着枪,身份估计挺神秘。

“怎么不说了?”久久听不到她的声音,玺放君扭头询问。

月光静静洒在大地,花园花朵的沁香飘入窗子,床下是小女人叽叽喳喳的叫声,闭上眼城市绚丽繁华的夜景还在脑海盘旋,昨晚激烈的生死之战早已远去。

他有些贪恋这份宁静。

“席棕年,你最爱吃什么?”

“芝士,青椒……”

“就是今晚吃的青椒?你的口味好怪”

她的眸子弯成一道月牙,“那我明天再给你做青椒”

“嗯”淡淡的低低的声音回答。

“那你的年薪是多少?”

…………

“咦?是敏感话题?好了好了,这个问题暂时跳过,我不问就是”同样拜托你别释放冷气了。

平时迟钝不已,但是现在问起这年薪月薪问题就跟煮熟的蚌一样死不开口。

不会是没钱还吧?

伴君如伴虎,如今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渐渐的,女人的聒噪声越来越小,白日笔挺利落的男人此刻眼神阴晴不定,眼角瞥到毫无防备的小女人身上,第一次产生了疑惑心理。

…………

半夜,地上的夏田不老实的翻来翻去,半晌窸窸窣窣坐起来,揉揉眼往厕所走,她几乎每晚都要被尿意憋醒,夜里上厕所对她来说简直是跟喝水吃饭变成了惯例,今天也不例外。

上完厕所,洗了洗手,再搔搔微卷的长发,光着脚丫原路返回,一系列动作做得是行云流水,但是有时候,惯Xing是个很不好的习惯,比如说现在,轻车熟路的走回了自己的地盘,舒舒服服的坐在床上,惬意的倒头睡下。

嘤咛一声,将双腿缠绕在‘障碍物’上,美滋滋的睡去……

夜色里男人的胳膊动了动闪出一片空隙,躺在他胳膊上的少女自发朝他身子里滚去,最后停在男人心脏位置,蜷着身子一动不动了。

黑藻一般的长发被压在玺放君胳膊下,两人都没有任何察觉。

第二天的清晨,夏田是被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叫醒的。

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

“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刚醒来的的声音很沙哑,但掩饰不住里面的震惊。

“下去!”玺放君的脸庞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漠然神色,长腿一伸脚将人蹬下去。

昨晚昙花一现的和谐就像是野**了一晚的璀璨露珠,太阳出来后,一切消失不见。

夏田脸色也有些不好,昨天这个人是拿着枪来指着她威胁她。转眼夜里两个人就亲亲密密的在一起睡了,况且,况且姿势是那样的撩人。

…………

吃饱喝足的夏田在厨房收拾碗筷,玺放君皱眉深思,他好像陷入了一个怪圈,来h市不过几天,先后受了几次埋伏,偏偏又在他受伤失踪时候,公司受到波动,身后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暗暗Cao纵着一切。

他的眼睛微微眯着,敛去眸子里的精光,认真听着女人含糊不清的歌声,虽然窗外燥热的风吹得树叶唰唰作响,但不成调的歌声还是神奇的安抚了他的狂躁脾气。

讳莫如深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忙碌的影子,嘴角难得露出来一抹的笑意,不该笑吗?他竟然能有一天能不依靠安眠药睡下去。

“妞儿接电话了,妞接电话了”茶几上的手机欢快响了起来。

不过因为厨房水龙头开的哗哗作响,满手泡沫的夏田还在和一叠碗筷争斗,直到那铃声大概百折不挠的响了五六遍,这才让她有所察觉。

顾不得擦一下满手的洗洁精,这个是女王的专属铃声,两个手指头捏着手机,小跑到玺放君眼前,把手机扔给他,眼神示意他给划开。

“快点快点,我现在手湿”

玺放君不耐烦的抬起手从屏幕上潇洒一划。

“夏天你死定了!夏天你真的要死了!我打了这么多次电话你怎么不接!”

李沛蓝暴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玺放君浓眉一皱,估计是电话里尖锐的指责声让他的耳膜受了折磨,而他向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主,索Xing长臂一伸把电话移到好远。

默默忍受噪音凃茶的夏田跪在床上,感觉电话离开耳边默默的跟着玺放君移动的手做平移运动。

打电话的人是李沛蓝,她发小,是和夏田完全不一样Xing格的独立女Xing,娇媚、有心计、脑子活泛是所有人对李沛蓝的评价。

两个人打小就厮混在一起,小学时候李沛蓝带着她擦口红,初中拉着她在校门口堵校草,高中时候带她逃课去看演唱会。

所以两个人感情好的不得了,前阵子李沛蓝说受了情伤,自己一个人不吭不响的跑去了外地散心,前些日子给她打电话从来没打通过,今天倒是稀罕了。

“女王大人息怒,我前阵子一直不间断的给您打电话,这不是一直打不通嘛,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见日月可表”

夏田指手画脚表情非常生动,明明是素面朝天,却偏有轻易夺人眼球的本领,肤若凝脂、眼中波光粼粼,尤其是说到激动的地方,唇边的梨涡越来越明显。

她是那样的生动。

玺放君不动神色的把手机往胸前放了放,果然,那个女人感觉到手机方向不对,也只是撅着屁股努力弯腰,势必要和手机平行。

滑腻的皮肤时不时蹭到修长的手指,光滑似瀑布的头发就这么倾洒下来,柔顺的头发大半覆在他胸膛上。

“睡觉?我昨晚睡得很好啊,跟婴儿般睡眠一样一样的”

电话那头的女人含笑道:“真的?”

“真的”点点头,视线不其然和那个人碰撞,她心情大好的朝着他笑笑。

玺放君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是,心上痒痒的感觉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一般,如影随形。

电话那头的女人还在喋喋不休,玺放君看她神色认真,心里涌出一股不耐烦,猛地将电话挂断。

“我再过几天回……”电话那头清亮的女音戛然而止。

“喂?怎么断了?”夏田自言自语。

没等说完,电话那头急促的铃声再一次响起,夏田这才意识到电话被人挂断了。

“谁让你挂我电话的!”女人像是被人踩了一脚,声音猛地拔高。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玺放君眉头一皱,不怒自威。

夏田气势立马骤减,铃声不断响,她的心也突突的跳,看男人还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弱弱地拉拉他的袖子,祈求道:“快接吧,是我很重要的一个人”

他敢挂女王电话,她要死了。

“这是谁?”男人的声音突然陡然冷酷,面上也沾染了寒霜一般,料峭逼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