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惊婚:金主的挂牌正妻

更新时间:2021-03-18 16:30:35

豪门惊婚:金主的挂牌正妻 已完结

豪门惊婚:金主的挂牌正妻

来源:落初 作者:元墨清 分类:言情 主角:牧竞尧卓越 人气:

《豪门惊婚:金主的挂牌正妻》由网络作家元墨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牧竞尧卓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结婚两年,他完成了他完美的报复,让她从爱上到绝望。她在水深火热中觉悟,毅然对他投下离婚协议书。“牧竞尧,你简直就是我人生中的障碍,今天,我宣布跟你离婚,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若说她谢安然是什么人啊,她是一个走过钉板路,却能就地一滚,将钉板披在身上当武器的女人。再入豪门,她这次绝不再当被人拿捏的软柿子。他爱美女,她一个个给他送上,高矮胖瘦,任君挑选;公婆无良,别说她不是个好媳妇,统统都见鬼去吧;名义上的小姑子,险恶心思绝不让她得逞,总要叫你美梦破尽!所有所有,她只想对他说:前夫,妻本善良!你有你的旧爱,我有我的碧海蓝天。成全,是我唯一对你做的让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梦太久,会令人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在。

谢安然满头的冷汗还未干透,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呆呆看着窗外。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月上中空,天幕中繁星点点,树梢在夜风中微微晃动,昏黄的路灯将夜色衬得有些微暖。

很久了,有些记忆明明已经模糊,可是一踏上这片土地,一场久久的梦过后,又清晰起来,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醒了?”门被推开,贺寻一眼就看到那个站在窗边的女人,走过去从背后将她纤细的腰肢搂住。

“嗯。”谢安然的声音中还带着刚睡起时的沙哑。

“想吃点什么?”

“不了,还不饿。”谢安然转过身子,借着喝热可可的动作,悄悄将自己抽离他的怀抱。

贺寻怀中一空,胸膛很快被夜风乘虚而入,凉凉的,心中隐隐失落。每次这么亲近的时候,她都会悄然退开,他不是没感觉到。

“不舒服?”他伸手,捋了下她额头微湿的发。到了北城,知道她会有点感伤,会回忆过去,这座曾经深深伤过她的城,再面对,总需要勇气,他会是永远陪在她身边,给她支持的人。

谢安然摇摇头,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叹。“想过很多次回来是什么心情,近乡情更怯嘛。”她微微一笑,望着月亮,深吸一口气,再吐了出来,好像吸收了日月精华那样,很快恢复了精神,梦里的一切已被她压在心底。

她转过头,望着他,乌黑的眼润而亮,像是天上星星一般。“不过,好像没什么好怕的。你看,那棵丁香树,还是老样子,今年花还开得挺好。”

树影微动,空气里暗香浮来。

这栋房子,是她以前的老家,被卖出去过,贺寻有心,找到了当年的买主,又给她买了回来。

“谢谢你。”她是真心感谢他。这座庭院,里面一切都没改变过,或者曾经有所改变过,贺寻依着她的讲述,又恢复了原来的老样子。

望着她闪亮的眼,温和的颜,贺寻嘴唇动了动,还是将那句话问出了口。“都准备好了吗?”

明天会有一场新闻发布会,接下来是她第一家珠宝店的剪彩仪式,届时会有很多名流出席,包括那个人。他说的准备,更多的,指的是对那个人的心,她破碎的过去。

谢安然怔了一下,眼眸微垂,稍刻,她抬眼,眼眸依旧是明亮如星,笑颜对他,露出雪白的牙。

“嗯。”她点了点头,忽然微微侧过身体,往他身后看过去。

门口,机灵的小家伙骑在一只巨大的德国黑背身上,当是在骑马一样,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乌黑的眼笑得弯弯的,像是浸润在水中的黑珍珠,圆而大,亮亮的,见两人看过来,对他们做了个鬼脸,木质的走廊上很快响起“咚咚咚咚”的脚步声。

“小鬼头。”贺寻笑说了一句,对着谢安然道,“你再休息一会儿,小家伙看来很喜欢这里,我去看着。”长腿一迈,走廊上响起他温润而沉稳的声音。“谢谢,慢点跑。”

小孩子精力旺盛,在飞机上已睡过一觉,不像她,因着心境不同,愣是撑着眼皮,看了好几个小时的蓝天白云。

谢安然笑了一下,刚才的噩梦都在这简单平凡的幸福中被冲散。

*

谢安然出席新闻发布会,并不像时下那些明星名媛那般,打扮娇艳,吸人眼球,也不像海报中的那么震撼人心。

一件棉质的白衬衣,一件红黑色的格子裙,一块墨玉挂坠,却不会简单的让人以为她只是一个现场工作人员,令人注目的,是她本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独特的气质,看似温婉谦柔,眉眼间却又带着一种孤傲不逊,就连那抹身影都是看似娇弱如柳,又有着柳的韧,松的倔。

她面色带着微微的笑容,对着记者们从容对答。

她的背景,她在珠宝界的崛起,不止对各媒体,甚至对整个珠宝界来说,都是一个谜。

人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社交界各个明星名媛开始找一个叫“然”的设计师设计珠宝,以拥有她设计的一款珠宝为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带有“然”标签的珠宝开始出现在拍卖会上,屡屡贴上天价。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然”的珠宝跟珍藏的古玉等价。

一个星期前,这位神秘的“然”设计师终于公开,显眼的海报张贴于北城最高大楼之一的天安大厦前,犹如一颗石头,打入了平静的湖面,震起不小的波浪。

人们终于知道,这位神秘的设计师名字叫做——谢安然。

今日,这位神秘的设计师一改以往,终于要揭开神秘面纱,让人有得以一睹真容的机会。各路时尚媒体、财经、甚至主流的新闻媒体挤破了头,才取得一张进入会场的通行证。

从人们仅有的手头资料来看,这位谢安然主攻玉石,她雕琢的玉,被誉为跨越百年的传世之玉,其雕工的刀法、风格,与清时期的玉刻大师谢玉昌属同一脉,而谢玉昌的玉刻,传世极少,后世曾出现一个谢桐平,有其七分,但英年早逝,而今,再出一个谢安然,怎不令人遐想?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抛出,记者们似乎对她的兴趣无限多,期间有妙语连珠,也有正经八百的问答,直到一个记者突然问出:“谢小姐,有人说您结过婚,请问您这次露面,能否给我们解答?”

整个会场一时静寂无声,所有记者都紧盯着谢安然,等待这她的回答。到目前为止,她都是有问必答,但问到私人问题,都是看似解答,实则巧妙的绕过,但这个问题,只有两个答案,是或者不是。

谢安然望过去,只见会场中心,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站立着,脸上露着必须得到回答的态势。现场气氛随着他的这个问题而一改之前轻松,变得微妙起来。

在后台关注着现场的贺寻听到这个问题,倏地站了起来,紧紧盯着屏幕上。

“谢小姐,您不回答,是否代表了默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